•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54章
  • 下载
  • 这和巫兽们眼中“你们都是我的食物”那种光芒不一样。巫兽的眼神是残暴。人类的眼神则是非常单纯的邪恶。

    很多骑狼被力大无穷的玩家钳住脖子直接往吞妖袋里装,装不进去就狂踢它们的屁股。石刺狈全身的刺都射光了,还是被人捡起来,兜头一装,就被装进了吞妖袋里。

    狼狈组合瞬间崩溃了,它们都生出后悔生在这乱世的痛感。

    “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一定要记住,你只有彻底制服妖魔后,才能成功将它们装入吞妖袋。”

    “不要互相抢,巫兽很多,人人有份!”

    “请不要攻击自己人,如果再犯,我会调动白骨兵团射杀。”

    “找不到巫兽就去山里,别在这里骂街!”

    “有吵架的功夫多抓几只巫兽啊!”

    雷长夜站在小亭上以千里传音之法对着战场上的玩家们不断训话。毕竟是五湖四海来的大玩家,没经过训练,纪律太差,互相之间还内耗,非常让人头疼。

    幸好白银义从司带了个好头,六千多白银义从进退有序,结阵而战,分工合作,犹如一个个装箱工人,把打成半死的巫兽成批成批装袋。

    其他的大玩家在雷长夜喊话之后,有所收敛,然后又看到周围白银义从的战术,纷纷临时学习起来,渐渐提升了装袋效率。

    这数万人在城前这顿忙活,把一波波杀过来的巫兽吓得纷纷转头夺路而逃,无论躲在山林里的兽王、族长如何疯狂嘶吼,都不回头。

    “杀呀”城外的白银义从和蜀武盟临时成员追在巫兽群尾巴后面,穷追猛打,围追堵截,一直追到山林之中。

    巫兽奔逃的大潮也裹挟了押阵的巫兽族长和兽王们。当黄鹤和天吴双双冲天而起,准备飞到山林上空保护会川城士兵的时候,兽王和巫兽族长的气息一个接一个的消失,跑得飞快。

    太可怕了!人类太可怕了!

    “唉,什么玩意儿,一个能打的都没有。”雷长夜无奈地拍了一下栏杆。巫兽逃得这么快委实超出了他的预料。他还以为有几位兽王坐镇,会有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可以帮他多多消耗一些各路大玩家的玉符,令他们在江南对付他的时候,少一点火力。

    没想到这才坚持了一小会儿,兽王们就拍拍屁股跑光了。作为上古巫族的尊严呢?

    他扶栏而立,开始思考如何在收拾战场之后,好好消耗一下这帮大玩家的玉符。

    薛青衣等人看着他凭栏而立的样子,都是一阵肃然。雷长夜之前确实说过一切都安排妥当的话,但是他们没想到雷长夜连兽王、族长,十二衙衙主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他设计的法宝,居然随手一炮,搞定了一头兽王。这样的威风,八派多少年来都没人做到过,包括他们的掌门。

    可以说,如果不是他们出人意料地到来,或者毕一珂没有冲过去浪一波,他甚至连最后的底牌都不会暴露。或者说他的底牌之一不会暴露。天知道这家伙有多少底牌。

    薛青衣和聂莺莺都想起来雷长夜在江南一连串层出不穷的骚操作,计赚鬼王蛆,兴旺零食店,带飞山塘帮,控制乐云楼他的底牌估计还有不知道多少。而她们只是他一连串计划中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

    站在飞鱼大娘船上,看着如潮水般你追我赶的大玩家和巫兽,雷长夜的形象在她们心中变得越来越神秘莫测。

    此刻雷长夜趁着轨道枪一炮解决兽王的兴奋劲儿,再次冒出了之前那个疯狂到极点的想法。

    巫兽和大玩家的拉锯战没发生,他计划中大玩家相继战死消耗玉符复生的美妙场面也没有出现。这让他感到极大的遗憾。

    他的遗憾根源,就在于刘秀这股势力上。

    刘秀手上按照他的计算,该有430万左右的玉符,这可是足以改天换地的巨额财产。如果在未来和他作战的时候,天降陨石来一发,他的命运不会比王莽好多少。

    他记得刘秀手上也有一个主线,据称其貌不扬,到底是谁,值得刘秀去投效?这个主线的可怕程度,远远超过妖神宗的神秘宗主和药师,因为他手下是刘秀。

    雷长夜觉得必须找个机会把刘秀这厮手上的玉符消耗一些。想要这么做,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乔装神秘货郎,卖给他最想要的东西。

    但是这中间需要操作的东西太多了,也非常危险,必须仔细思索得失,一步步小心尝试。

    现在会川城与南巫国之间的战争已经告一段落,然而玩家之间的公会战争将会如火如荼。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雷长夜想清楚了巫兽之潮的后续后,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来,赫然发现周围的薛青衣、聂隐娘、聂莺莺、白荣、钱幂和鱼玄机都愣愣地看着自己。

    “呃,抱歉,两位宗主,各位前辈和师妹,会川城防御战即将告一段落,还请各位移步到会川府主厅一叙,我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要做。”雷长夜连忙躬身道。

    “嗯”众人心中有感慨万千,但是都一时不知如何说起,只能默默点头。

    第两百一十九章 彩蛋解恩怨

    飞鱼大娘船缓缓降落,停在了城南护城河外,挡在会川府前,形成一道新的城市防线。雷长夜让阴将兵团看守好各处要隘,就带着薛青衣、聂莺莺等从江南来的武盟人士进了城。

    城内的巴蜀工匠和会川百姓们已经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不少百姓把家里的存粮都搬了出来涌到军营酬军。他们当然又扑了个空,所有白银义从和蜀武盟临时成员都在城外满山遍野地追巫兽呢。

    会川府官衙的武盟分坛主厅里,只有米竹带着一批巴蜀工头待命,随时准备计算绩点。

    雷长夜带着众人进入主厅,和米竹与巴蜀工头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向他们介绍了一下武盟在会川主要做的业务,包括悬红收购巫核,巫兽尸体,以绩点收购活巫兽等各种项目。

    听说雷长夜向上万人发放了一种叫做吞妖袋的新法宝。白荣立刻兴致勃勃地要来一个看了看。雷长夜立刻给了他一个,并向他介绍了一番吞妖袋的功能。

    白荣来回翻看了一番,又问了一番吞妖袋的功用,不禁大为叹服:“雷师侄,你这法宝的制造手法果然高明啊。”

    “白前辈的如意炉也自成一格,另辟蹊径,弟子在上面领悟良多。”雷长夜连忙从怀中取出白荣的如意炉,“弟子的吞妖袋中就用了如意炉的创意。如今当物归原主。”

    “哦?还有此事?”白荣眼睛顿时亮了,他凑到雷长夜耳边,以传音入密问:“师侄莫非会走笔成真术?”

    “正是。”雷长夜知道这已经不是秘密,所以直言相告,不过请圣法阵就不会说了,“可惜弟子不是画圣,否则效果更好。”

    “唉,已经很不错了。”白荣看了一眼雷长夜还回来的如意炉,突然一惊,“这如意炉已经二品了?”

    “正是。弟子炼宝小有心得,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动用宝材为前辈的如意炉升了品。”雷长夜沉声说。

    “”白荣端着如意炉左看右看,默然半晌,随即废然叹息一声,“唉,雷师侄,这如意炉于我如鸡肋,于你却如神助,此乃天命所归,我既然当初送给了你假扮的石大嘴,那么今日我就正式将它送给你吧。”

    “阿爷,你也太大方了。”聂莺莺狠狠瞪了雷长夜一眼,非常不满。明明这厮从头到尾都欺骗他们一家人,凭什么阿爷还对他客客气气的?

    “多谢白前辈相赠,弟子无以为报,却不知前辈一家,可有人想做驱灵师?”雷长夜觉得聂莺莺这件事还是要摆平一下。这位小姑奶奶迟早有一天要升入七品,到时候怕不是另一个聂隐娘?

    在苏州他伪装蒙骗聂莺莺长达数月,辜负了她对“石大嘴”的一番情谊还是其次,最主要是伤了她作为刺客后代的尊严。人身七宗罪,傲慢是首罪。尊严被伤,很容易让人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更不用说女人还是感情动物。

    云香派在未来是可以倚重的重要势力,掌门何琼还是蜀山掌门的红颜知己,这层深到骨子的关系可不能因为他和聂莺莺而误了。

    “什么嗯?什么?”白荣以为自己听错了。

    “雷师侄,我聂家从不挟恩图报,这件事不要再提。”聂隐娘淡淡地开口,断然拒绝了雷长夜的示好。

    “娘子且慢,”白荣连忙拉住聂隐娘的手,“娘子,你也常说,小辈的事,还是让小辈们自己解决,咱们不要插手干预。女儿大了,我们还能管她多久,你说是不是?”

    “这会儿你倒放得开了?”聂隐娘哭笑不得,“你倒是别三天两头催她嫁人啊!”

    “那不一样。”白荣连连摆手。

    聂莺莺完全没听见白荣和聂隐娘在说什么,而是两眼发直地看着雷长夜肩膀上坐着的小虺娇。

    这个时候小虺娇脖子上正戴着雷长夜刚给她装好的美食圈,雷长夜在圈里倒了一圈烤巫牛排和鶡鸟肉串,她的一头蛇发正垂头埋在美食当中,大快朵颐。她的嘴里正含着一根巫鹰胸骨,咔咔地嚼着,小脸红扑扑的,娇俏可爱。

    她好像要一个啊!她本身天赋异禀,武功超凡,可以说是同辈无敌,并不是特别需要灵宠辅助,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不想要个灵宠宝宝朝夕相伴。行走江湖,孤独寂寞冷,谁试谁知道,若是有灵宠相伴排遣寂寞,岂不美哉?

    更何况,虺娇的实力恐怖如斯,有这样的灵宠保护自己,安全感也爆棚,比有个男人不是强盛百倍?

    “这、这样的还有?”聂莺莺脱口问了出来。

    “这个”雷长夜看着聂莺莺的手指,就知道她想要个小虺娇这样的。

    可惜啊,这只灵宠可以说是天上地下独一份:不但可以在寒冰洞府以强大生命里破壳,还可以自行进化,虽然最后卡在最关键的环节,雷长夜不得不倾尽最好的巫核,以芥子袋将她二次炼化,但是光是自行进化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它魂核的强悍。

    “同款的肯定是没有了。不过我可以炼出灵宠蛋,至少出生就能达到四品。”雷长夜小声对聂莺莺说。

    “什么?!”薛青衣、钱幂、鱼玄机、聂隐娘和白荣都惊呼了起来。一出生就是四品灵宠蛋,这种炼妖的手法,也太逆天了。

    “这都靠如意炉给我的启发,所以聂师妹若是想要,我当相赠一枚,答谢白前辈的启发之德与聂师妹的相助之情。”雷长夜沉声道。

    “”聂莺莺的俏脸激动得通红,但是天生的羞怯却让她厚不起脸皮答应。

    “聂师妹,苏州之时,在下无意冒犯,只是迫于形势,不得不乔装改扮。蒙师妹不弃,干冒奇险,多番相助,在下心中承情感激,深感内疚,若是聂师妹赏脸拿一枚在下炼出的灵宠,多少纾解一下在下心中愧疚,吾当喜不自胜矣。”雷长夜躬身道。

    “哎呀,女儿,你也不要这么小气,就是不肯原谅你雷师兄,这样不好。所谓冤仇宜解不宜结”白荣急切地劝道。接着他的耳朵就被聂隐娘揪了起来。

    “刚才谁说的要让女儿做主的?”聂隐娘冷冷地问。

    “疼、疼,娘子,我知错了!”白荣缩着头说。

    “那就好吧。”聂莺莺低下头细声细气地说。她心中对雷长夜的气愤毕竟没有强烈到抵消掉灵宠诱惑的程度。拿人手短,她顿时又做回了她第一次见到雷长夜时的模样。

    “多谢聂师妹。今日事毕,我会亲至聂师妹落榻处送予灵宠。”雷长夜微笑着说。

    解决了与聂莺莺的“恩怨”,雷长夜长长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去,却赫然看到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都站在画着计算绩点清单的兽皮前,出神地看着,嘴里还喃喃自语,一点点计算着什么。

    “宗主,钱师叔,鱼师妹,可是对灵宠蛋也有兴趣?”雷长夜连忙凑上去小声问。

    “”三人看了他一眼,都没说话。她们的脑子还沉浸在绩点的计算中。

    片刻之后,鱼玄机终于回过神来:“师兄,这绩点累积也太难了吧?”她好不容易算过账来,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城外那群武盟的成员那么疯狂。

    雷长夜无奈地一笑,这都怪紫馨把达标线撑得太高了。不过也幸亏她舍得砸玉符撑高达标线,这才让灵宠生意如此爆炸性地增长。

    “三位都是自己人,弟子炼出的灵宠蛋,已经预留了三位份额,今夜我会带灵宠蛋到三位下榻处,任君挑选。”雷长夜以传音入密道。

    钱幂和鱼玄机毕竟是把整座空空儿宝藏都托付给他的人,山河仙隐图和芥子袋的成功,都有她们间接的功劳,自不待言。

    薛青衣身为蜀山第一姑奶奶,最近刚被洛修贤赶超,估计肚子里攒的气绝不比聂莺莺少,雷长夜还想要她今后以苏州武盟坛主身份支持自己登临武盟盟主之位,一定要把她伺候好了。

    他只希望薛青衣选到一个可爱的灵宠宝宝,能够把一肚子怨气化为无形,以免殃及自身。

    “这不合规矩吧?”薛青衣不动声色,淡然拒绝。但是雷长夜看到她脸上的神色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缓和了一丝。

    “绩点就是对武盟的贡献。说起贡献,三位的贡献绝不比任何人少。武盟最大功臣没有奖励,反而坏了规矩。”雷长夜低声道。

    “你倒能自圆其说。”薛青衣冷笑一声,背着手缓步走出了主厅,言下之意却是认可了雷长夜的话。

    “嘶”钱幂和鱼玄机对望一眼,眼睛全没了。驱灵师这可是江湖中的梦幻职业。不拍前辈宿老和掌门的马屁,想要拿到灵宠,门儿都没有。这就是对钱幂和鱼玄机绝缘的梦。没想到这个梦却在会川府实现了。

    送薛青衣等一行人进入官衙的客房暂时安顿之后,雷长夜心情紧张地来到分坛主厅坐下,静静等待着出城狩的白银义从们回城。

    他现在还有十九个彩蛋。刚才刚送给聂莺莺等人四个,现在只剩下十五个灵宠蛋。他还想要给宣锦和宣秀留一个。只剩十四个灵宠蛋能发出去。

    却不知道这一次巫兽狂潮里有多少巫兽被装进了吞妖袋中。

    第两百二十章 彩蛋大放送

    雷长夜在主厅里一坐就坐到日薄西山。天吴终于飞了回来,立刻去找毕一珂的镇妖葫芦休息去了。与它一起飞去保护白银义从的黄鹤不见踪影。

    半晌之后,黄鹤才从他在会川府的居所中溜达了出来。原来早在上午它的活动时间就到了。它飞回大娘船钻进了船中藏匿的仙隐图分身中,休息到黄昏才终于又从居所的仙隐图分身钻出来溜达。

    随着黄鹤和天吴的出现,头一批蜀武盟临时成员和白银义从一脸疲惫地回城。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武盟分坛主厅交还吞妖袋。所有人都聚集在城门口,叽叽喳喳地吵闹着议论着。

    雷长夜闭上眼睛看着脑中界面。

    “半死巫兽大甩卖,三品巫兽50玉符,二品巫兽5玉符,四品巫兽300玉符,五品巫兽1000玉符。”

    “珍稀型五品巫兽竞拍了,起价4000玉符,有意者私聊,拍一炷香,一炷香后价高者得。”

    “海量巫兽尸体大甩卖,有巫核,有骨头有肉,10具二品巫兽尸体4玉符,1具三品巫兽尸体8玉符,1具四品巫兽尸体80玉符”

    雷长夜叹了口气,这帮大玩家果然凶残,估计城外的巫兽尸体和活巫兽全都被他们扫荡得干干净净了。

    不过,这也是他想要的效果。毕竟他开启这个狩巫兽的盛宴,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守住会川城。有这么多凶残的大玩家四处扫荡,巫兽群别说来祸害会川和巴蜀,就是到这儿露个头都不敢。

    到了二更时分,回城的人才是出城人数的一半。各种各样黑市买卖还在南城门前的集市热火朝天地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