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53章
  • 下载
  • 轰!一声巨响在金雕胸前炸开,它胸口坚硬如铁的皮骨血肉被炸出一个大洞。

    “嘶嘶嘶嘶”坐在正做战术回翔的黄鹤身上,虺娇保持着张果老倒骑小毛驴的姿态,白骨炮对准金雕胸前的血洞,一串白骨刺射进去。

    噗噗噗噗!金雕背后冒出一堆白骨刺尖。

    这是三棱白骨刺穿过金雕的身子,直接钉在了它后背的皮上。

    “呸!”黄鹤飞到了第二只巫兽族长的头顶。轰!这只巫兽族长的头没了。虺娇抱臂在胸,骑在黄鹤身上,目无表情地与这只倒下的巫兽族长错身而过,什么都没做。

    头都没了,没意思。

    很快地,黄鹤追上了第三只巫兽族长。

    “刚才是你瞅我吗?你瞅啥!呸!”

    这只巫兽族长的背部裂开了。它惨嚎一声趴伏在地。

    “嘶嘶嘶嘶”连串的白骨刺将它钉在地上,直接成了标本。

    巫兽族长们被神霄五雷符的攻击力吓傻了。这些千年巫兽因为九黎之王的结界,这么多年没吃足够的人,造的业不够,总也升不了品阶。如今万兽传檄令一开,它们以为机会来了,成群结队来享受人肉盛宴。

    没想到,结界一开才发现,九黎之王根本就不是为了保护人类,而是为了保护它们这群吃人的畜生啊。人类太可怕了,还不如吃素!

    看到黄鹤和虺娇魔鬼的身形,它们作为巫兽族长的尊严瞬间被丢到了天涯海角,充斥心间的,只剩下求生的本能。它们干脆地转过身来,惊慌逃窜。

    “你还敢回头!?呸!”黄鹤发起了冲锋。

    一个跑得慢,还喜欢回头的巫兽族长脖子开了花。

    “嘶嘶嘶嘶”它被白骨刺钉在了会川旷野附近的一棵古树树干上,悬尸示众。

    “呸!呸!哎呀,呸!”黄鹤连续吐了几口,但是巫兽族长们对于南巫山地地形太熟悉了,一跑进山里,立刻东躲西藏,黄鹤三口全空,炸出三个巨坑。

    “追追追!阿爷的符不能浪费!”虺娇用脚踢着黄鹤,兴奋地大叫。

    “有话好说,别动脚!”黄鹤也是兴奋异常。虽然它用的是雷长夜的符,但是杀了巫兽族长,自己也有一份大功德,这根本就是雷长夜给机会让它进化成人,它怎能不兴奋?

    它有一长串进化成人后想干的事,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好日子就在眼前。

    “哈哈哈,让我一个头呗!”就在这时,一个身影闪电般赶在了黄鹤的前面,赫然正是驾驶着巫神天吴冲锋的毕一珂。

    她看到黄鹤和虺娇大显神威,自己不甘落后,一心一意想着对着逃命的巫兽族长们来个背刺。众所周知,杀逃兵是最爽,最容易的,只要朝他们暴露的后背疯狂输出就可以了。毕一珂仿佛看到了巫兽头在前方在向她招手。

    “小师妹”雷长夜急得大叫。

    巫兽族长完蛋,战争并没有结束,还有兽王啊!但是毕一珂女承父业,在浪战士的职业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嗨呀!”雷长夜急得翻身抽出盟宝袋,伸手在里面拼命抓。

    在他周围,薛青衣等人已经看呆了。众人都非江湖小虾米,而是扬名立万多年的成名人物,但是在这一场全面战争中,他们只能目瞪口呆地旁观。就这样都感到全程高能,脑子转不过来。

    如今看到雷长夜如此着急,才终于有了一点战争临头的危机感。

    薛青衣突然双目圆睁厉喝一声:“鼠辈敢尔!”

    她怒喝的同时,聂隐娘的气势也一下子蹿升到极致。她们两位的气场犹如火山爆发,充斥全场。

    雷长夜无奈地叹了口气,终于来了。他一直害怕的景象。

    在薛青衣和聂隐娘出现之后,气机感应这一下,十二衙门的衙主们也会出现。而且这一次,来的是雷衙、阳衙、冥衙、妖衙四个南巫国最强大的巫衙之主。

    他们都开启了召唤模式,准备召唤各自衙门里最强的巫魔降世。

    被薛青衣一声喝骂所提示,雷长夜感到了他们的存在。

    他们就在兽潮之后,躲在会川城南郊旷野边缘的山林之中,远隔会川城和飞鱼大娘船。因为薛青衣和聂隐娘的出现,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施展召唤法术不会担心蜀山掌门的反制。同时,有兽潮为防御,他们更不必担心中原高手的突袭。

    可以说,薛青衣和聂隐娘的出现,让他们有了多一重的胜算。一旦四衙的巫魔降世,尤其是冥衙的烛九阴降世,那就是毁天灭地的效果,威力和饕餮吞世一般无二。

    薛青衣和聂隐娘看了雷长夜一眼,发现他正斜眼看他们,两人心中顿时一阵羞愧。她们自然知道巴蜀和南巫国之间的大能作战机制。

    她们的出现目前并没有为会川城带来任何增益,但是却引出了十二衙门的反制。而十二衙门出马的衙主,却可以降世巫魔,与巫兽潮天然契合,形成互补之势,威力强大了不止一倍。

    就在这时,逃跑的巫兽族长身前突然出现一堵黑黑的高墙。

    一道黑风扫过,这些逃命的巫兽族长都被扫成满天飞葫芦,狼狈不堪地落入林中各地。

    黄鹤何等机灵,一感到这股气息,就知道不好,连忙在空中刹住身形,迂回飞行。

    但是巫神天吴却忠心听命于毕一珂,一直在她的催促下迎头挺进,现在想刹车都来不及,直接朝着这股黑影撞去。

    “小心啊”黄鹤和虺娇都大叫起来。这道黑影的气势,即使他们都感到恐怖。这是修炼万年却因为结界所封久久困于七品巅峰无力寸进的绝世凶兽巫毒虺王。它对于这个人类世界的饥渴,无与伦比。

    “嘶”沙哑但是震耳欲聋的蛇鸣声响彻天地。

    乌云滚滚之中,一张大如小庭院的巨大蛇嘴大大张开,朝着毕一珂和巫神天吴扑来。

    碧绿的毒雾在它嘴中翻滚,眼看就要喷吐到天吴和毕一珂身上。

    “糟了!”薛青衣和聂隐娘同时激发真气,准备展开御空之术冲过去救人。但是正在施展召唤之术的四大衙主同时以气机压制。他们的合力远远强过薛青衣和聂隐娘,将她们牢牢摁死在飞鱼大娘船的小亭之内。

    雷长夜终于从盟宝袋里找出了想要的东西,将他直接拎了出来。汪芒为他制作的,一直没有经过测试的轨道枪,终于露出了它的全貌。

    所有人都被他的动作吸引。只见雷长夜将最后剩下的三张神霄五雷符用符法固定在一根巫鹰翅骨做成的白骨箭上,然后将这根白骨箭用力插入轨道枪的枪筒之中,以机括固定好。

    他用右手大拇指按住枪背,左手食指扣动扳机,眯起眼睛瞄准了半空中那恐怖的蛇头。

    “阿布拉达布拉!”雷长夜喃喃自语,动念启动电真气。

    “嗡”一股令人牙酸的颤音从轨道枪的枪筒中传出,白光一闪。

    万籁俱寂。突然出现在巫神天吴和毕一珂身前的巨大蛇嘴忽然闭上,这只万年虺王的蛇头和巨大如鸡冠般的毒冠清晰可见。

    “吖”毕一珂吓得连忙催促巫神天吴减速,但是因为惯性他们还是一起撞向了蛇头。

    轰!就在毕一珂和巫神天吴即将撞上蛇头的刹那,这只巨大的蛇头轰然爆炸,碎成一天乌黑的血污。

    毕一珂坐着巫神天吴穿过满空飞卷的恶臭血块,恶心得吐了出来。

    雷长夜轨道枪的撞击力配合神霄五雷符的爆炸力,一个合击瞬间灭掉了虺王之首。

    天吴带着毕一珂飞过万年虺王的断颈,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大的半圆,开始回航。

    就在这时,万年虺王的断颈处突然爆出一个巨大的血包。血包爆裂,一只中型的蛇头钻出来,朝着他们张开大嘴。

    “吖”毕一珂吓得用脚乱踢天吴,命令它绕飞。

    虺王的新蛇头张开血盆大口,再次发出嘶嘶蛇鸣,但是它没看到,在它的额头上,残留着两张还没引爆的神霄五雷符。

    轰轰!

    两张神霄五雷符同时爆炸。这颗新长出来的蛇头瞬间瓦解。

    “快跑快跑!”毕一珂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无论是这只杀不死的虺王,还是雷长夜炸蛇头的手段,都太可怕了,这里根本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巫神天吴听话地带着她安全飞向飞鱼大娘船。

    背后的万年虺王再次长出了一颗小小的新蛇头,但是这一次它并没再张开大嘴,而是灰溜溜地扭动巨大的蛇躯,钻入了密林深处。

    在会川城南郊附近的丘陵林莽中,一条巨大的蛇躯在丘陵顶部和山腰缠绕蠕动,令整片林莽树倒叶飞,过了好一阵子,这条兽王才终于消失了踪迹。

    第两百一十八章 开门放玩家

    在雷长夜击落万年虺王两颗蛇头的时候,十二衙门中的四大衙主突然同时停止了巫魔降世的召唤,相继消失得无影无踪。

    雷长夜的轨道枪配合神霄五雷符合击太可怕了。修炼万年的虺王都要跑,就算降世的上古巫魔威力无穷,但是衙主们都是肉体凡躯。即使雷长夜的神秘法宝打不死巫魔,甚至会被巫魔打败,他们自己的躯体被打个稀烂,凭什么?

    他们加入十二衙门不是为了为巫魔们奉献生命,而是为了自身的强大。活下来,才能强大啊!他们义无反顾地跑了。

    雷长夜看到毕一珂安全返回了船上,才终于放心放下了轨道枪。轨道枪的枪筒突然弯曲垂落。那是因为电磁枪发射后的热量令铜枪管融化了。雷长夜丢下轨道枪,高热点燃了枪柄,整杆枪淹没在火焰。

    这条巅峰兽王隐去之后,黄鹤告诉雷长夜,它还能感到另外三只巅峰兽王的气息。

    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如果这三只兽王不顾一切冲出来,他只能靠黄鹤和天吴来挡住。他不确定没什么战斗经验的黄鹤能当八品用,那么就是二打三的局面,到时候,没办法只能请薛青衣和聂隐娘出手了。

    不过这三只巅峰兽王都隐匿在林中不出来,只是驱策数十万巫兽继续冲击会川城的防御。它们想要检测会川城持续的防御能力。

    白骨兵团和阴将雷法阵,迟早有疲软的一天。那个时候,也许巫兽群还能够有便宜赚。

    如今之际,必须表现出无比的强势才能让这三只巅峰兽王知难而退。

    雷长夜看了一眼天空,空中的飞兽飞禽被绞杀得差不多了。飞兽飞禽中多的还是高品阶的巫兽。越是高品阶,越知道趋吉避凶。看到飞鱼大娘船的强大,聪明一点的巫兽都跑了。

    雷长夜转身回到了操舵室,操纵飞鱼大娘船缓缓降落,开始让白骨兵团和阴将阵对准满地狂奔的巫兽抵近射击,造成更多的杀伤,逼迫巅峰兽王们做出抉择。

    但是就在他操纵大娘船悬停在城门上空,并开始扫射的时候,城上城下全都山呼海啸。

    “雷坛主手下留情”

    “雷坛主,请收了你的神通吧!”

    “给我们留个机会”

    “别再杀了,好东西快杀没了!”

    “巫兽挺可怜的,求放过!”

    “放着我们来吧!”

    雷长夜站到小亭上,还准备再问问黄鹤巅峰兽王们的气息如何了,结果听到的全都是这种变态的叫声。小亭里的薛青衣等人都以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他们一致认为,不但雷长夜变态,他带的兵也变态。

    雷长夜看了看虺娇,她好像有点累了,站得直打晃。看来是时候让女儿休息一下了。

    雷长夜略有一些遗憾,看着白骨兵团打机关炮,贼过瘾有木有。

    他从怀中取出一叠红莲符,抖手释放到空中。红莲符组成了三组红灯形态。这是城南三道城门全部开启的号令。

    开门放玩家!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三道城门的门闩和千斤闸缓缓开启。

    “冲啊”银盔银马银枪的永强在城门洞前,只来得喊出一嗓子,他的声音就被成千上万的喊杀声彻底淹没。他的银飞马都只来得及让开城门洞。然后一大群张牙舞爪的大玩家就已经发了疯一般冲出来。

    满眼都是巫兽啊!

    这都是绩点!

    这都是走上人生巅峰的阶梯!

    这都是玉符,都是装备!

    这帮从五湖四海聚集过来的大玩家早就在城内等得快疯了,他们抓着吞妖袋,高举各式武器,合身扑向了满山遍野的兽群。

    最前排冲锋的铁鳞猴瞬间消失。闷头狂奔的巫兽群甚至没看到它们是怎么没的。城前的地上偶尔有一两只被撕成两片的铁鳞猴。

    这是几个大玩家抢同一只猴,互不相让造成的惨剧。

    第二排冲上去的狼狈组合,遇到了令它们毛骨悚然的一幕,成千上万的人类面目狰狞地扑过来,眼神中充满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