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52章
  • 下载
  • 就在此时,视力惊人的薛青衣、聂隐娘、白荣和钱幂等人都已经看清楚了第一波飞到船前的巫兽。

    第一波巫兽是南疆鸣蜥。这些鸣蜥通体玄黑色,只有脖颈处的鸣膜是赤红色的。它们身上长着两对肉翅,翅展达到一丈,飞行速度极快。

    它们依靠赤红鸣膜发动震天动地的音波攻击,如果让它们靠近,只要任何一只鸣蜥一张嘴,都会产生足以致聋甚至致晕的音浪。

    这些鸣蜥已经张开了嘴,对准飞鱼大娘船鼓动鸣膜,进入了攻击模式。

    然而,天空中一片静寂,只有三棱白骨刺刺破空气发出的轻微摩擦声。

    飞鱼大娘船数十栋贵宾楼的亭台之上,底层船舱数十间暗室之内,射出数百股银白色的电光,犹如在船中突然升起一轮无情烈日,光芒照耀天地。

    飞在最前面的鸣蜥,鸣膜突然破裂,肉翅被切断,胸腹被剖开,最后脑袋被戳飞。整个躯体在空中化为一朵淋漓的血花。

    这样的惨剧发生在所有飞到白骨兵团射程之内的鸣蜥身上。第一波鸣蜥群甚至没有一只能够有机会叫出声,它们寂静无声地在空中被射成筛子,犹如一袋袋血包,轰然落地,在会川城前堆成一条长长的血墙。

    “啊哈哈哈哈哈哈”虺娇张开血盆大口,放声浪笑,满眼都是心神荡漾,“阿爷,我厉不厉害?”

    “厉害,谁都没有我家娇儿厉害。”雷长夜笑了,“下一次离近点再打。”

    他的阴将兵团射程没这么远,这一波上万只鸣蜥竟然没有一个阴将开张,雷长夜也失落啊。他总不能比女儿差吧。

    “嗷”虺娇兴奋地仰天狼叫,吓得周围的聂莺莺、鱼玄机和钱幂忙不迭后退。

    第二波冲过来的是羽毛鲜艳的鶡鸟,南巫鶡鸟以善斗见长,鲜艳的羽毛会让人产生无法遏制的战斗渴望,会身不由己地冲向鶡鸟群,从而被啄成血泥。

    可惜,这些鶡鸟都是近战巫禽,在空中遇到白骨兵团,那就是一个大写的惨字。

    数万只鶡鸟淹没在阴将的金雷和白骨兵团的三棱白骨刺中,其惨状已非言语可以形容。

    本来阴云滔天的天空,露出一抹刺目的宝石蓝。气势汹汹的飞兽之海,竟然被打出了一个窟窿。

    本来对于雷长夜的布局多有不满的聂隐娘和薛青衣此刻回头再看雷长夜,脸上已经难掩惊容。

    两波兽潮过后,南方的深山大泽中传出了隆隆如雷鸣的巫兽怒号,声音震天动地,摄人心神。这是巫兽族长们的怒吼。

    随着这些兽嚎,一股股颜色更绚丽的飞兽之潮从远方的山林中升起,朝着会川城扑来。

    这一次扑过来的飞兽都是三四品的高阶巫兽,种类也千奇百怪,很多都是只有在米竹的巫兽纲目中有过记录的上古巫兽,连人类的记录中都没有明确的记载。

    在这些强猛的飞行巫兽中,有身备五色,扁头巨嘴,两颊布有六道毒腺,可以喷毒的四翅飞蛇,有三头两翅,一头喷火,一头喷电,一头喷冰棱的三头飞蜥,有马头鹰身,翅展两丈,双眼可以放射奇光,瞎人眼目的当扈鸟,有可以抛掷爆裂火丸的火飞猴

    千奇百怪的飞兽飞禽你争我夺,疯狂涌向飞鱼大娘船,誓要冲破船上的防御网。

    虺娇的白骨兵团稳稳站在亭台之前,面对层出不穷的怪异巫兽群,只是简简单单白骨炮轰击,把一切都交给无坚不摧的三棱白骨刺。

    雷长夜的阴将终于逮到了攻击的时机,大片大片的金雷、水雷和火雷层层叠叠地糊向满空的巫兽。

    金雷炸出一片片金雷网,阻滞了巫兽群的突进,炸得它们血肉横飞。水雷凌空爆炸,麻痹效果让空中的巫兽禁受不住,纷纷坠落。火雷疾如闪电的轰击,将无数巫兽炸成了渣,同时也点燃了无数巫兽的毛发。

    整个天空被五颜六色的彩光照耀,令雷长夜想起了蓝海星位面节日的礼花。

    虺娇冲到小亭的栏杆前,两脚叉开,双手抱臂而立,身背后的八根白骨架同时架起白骨炮,这一次她的白骨炮不再喷射银蛋,而是对着前方冲过来的巫兽喷射出连天的银焰。

    连绵不绝的三棱刺戳得一天巫兽血肉横飞,惨叫连连,一个个在不断的轰击下七扭八歪从空中栽落,尸身堆积在会川城南墙之外。

    “阿爷,我打得准不准?”虺娇兴奋转过头来望向雷长夜。

    “当然准。”雷长夜连连点头,“娇儿,你能每门炮都瞄准一个不同的目标吗?”

    “当然能!阿爷,看!”虺娇突然一甩身,八台白骨炮分别瞄准一只不同的巫兽,同时开炮。八根三棱白骨刺无情地刺入这八只巫兽咽喉要害,它们的喉管撕裂,喷血坠落,死得惨不忍睹。

    “打得漂亮!”雷长夜兴奋地用力拍着栏杆。

    “咯咯咯咯”虺娇忘乎所以地大笑起来。

    钱幂和鱼玄机互望一眼,都惭愧无比地低下头。她们都号称暗器无敌,但是从未有过同时瞄准八个移动目标,同时出手击中的准头。最强的程度也只是以漫天花雨阵的手法打出暗器,以手感和片杀伤击杀大片敌人。

    虺娇这一手,比她们要强得多。而且,她还不只是自己厉害,数百人的白骨兵团一样厉害。这简直是毁天灭地的存在。

    薛青衣和聂隐娘对望一眼,都有一种江湖后浪推前浪的感怀。

    第两百一十六章 斩首小分队

    三四品的飞行巫兽们相继在白骨刺和五行雷雨中饮恨坠落。密密麻麻的巫兽尸体铺满了会川城南郊旷野。

    天空上想要飞到飞鱼大娘船上来作妖的巫兽,一下子不见了。巫兽的智力都不差,一看这火力,都知道趋吉避凶。很多飞行巫兽机智地压低了飞行高度,试图从飞鱼大娘船和南城墙之间的空间飞过去,绕开大船正面最强的火网。

    但是,它们刚一压低高度,飞入大船与南城之间的空隙,就发现犯了更大的错误。它们暴露在大船和城墙的交叉火力网中。

    大船暗室中的阴将和白骨姬们将五行雷法和白骨刺雨吊射而下。南城墙上数千弓箭手以火巫箭齐射,上千符法师和持宝人则以手中符法剑和法宝上下乱射。

    从大船与城南墙之间穿过的飞行巫兽群犹如一群试图钻过火堆的飞蛾,被上下夹击的交叉火力烧成了渣渣。

    隆隆的震地声越来越近,那是地面上狂奔的巫兽群开始接近。先冲过来的是善于攀爬的铁鳞钻山猴。这些猢狲一身奇异的铁石质鳞片,不怕箭矢,同时攀岩走壁功夫了得,铁拳威力凶猛。

    南巫国边境为祸最凶的就是铁鳞钻山猴,他们专门袭击过境的行脚商和贩夫走卒,喜食人脑,性情残忍。因为他们性喜群居,一荣俱荣,一辱俱辱,所以就算是被他们杀害了亲人,巫人和汉人也不敢反抗,生怕惹翻兽群,会危及一村甚至一镇的居民。

    这些铁鳞猴奔跑速度快逾奔马,胆子也最大,所以冲在所有巫兽前面。跟在他们身后的是狼头马身虎爪的骑狼。骑狼乃是大胃王,最是贪吃,所以又被称为贪狼,嗜血凶暴,贪得无厌,集群得势之后,往往吃空一村一寨的山民。

    在南巫大泽之中,生存竞争极其惨烈,骑狼虽然凶残,但是和其他物种的竞争中还是频频处于劣势。所以它们与一种奇异生物结成了共生关系。那就是石刺狈。

    石刺狈前腿极短,平常只能趴在地上,靠后腿拱着身躯前进,但是它的背上却长满了犹如刺猬一般石刺,一旦遇到物,就连发石刺将物击杀。

    但是它们击中物后,物却会拖着残躯跑上很长一段距离才死。它们行动缓慢追不上,或者追上了物也被别的捕食者叼走。所以它们与骑狼共生,平常捕时,凑成一对。石刺狈骑在骑狼背上,骑狼驮着它追捕物,袭杀之后,狼吃肉,狈吞内脏。

    这一次攻击南城墙,铁鳞钻山猴负责攀爬,骑狼驮着石刺狈负责骑射,再加上天上的各式猛禽异兽,会川城本来唾手可得。

    没想到天上掩护的巫兽群全军覆没。地面上的铁鳞猴承受满城墙的符法火力,被炸得抱头鼠窜,尸横遍野,骑狼和石刺狈刚到城下,还没立稳脚跟,就被成吨的白骨刺和五行雷法打得狼狈逃窜。

    “嗷嗷嗷嗷”

    南巫山野之中,响起了悠长的狼嚎。那是充满威严和恐怖的兽王咆哮。仿佛有强震来袭,会川城墙和旷野被剧烈的震动覆盖。那是数十万上百万的巫兽脚爪踏击地面发出的巨响。

    天空中溃散的飞禽飞兽,地面上落荒而逃的铁鳞猴、骑狼和石刺狈眼中都露出血红色的凶光。

    “吖”疯狂的兽鸣几乎震破所有人的耳膜。

    所有溃散的飞禽走兽全都转过头来,不要命地扑向会川城,即使面对恐怖绝伦的防御火力也绝不回头。与此同时,在它们背后新的一波兽潮终于涌现。

    这一次千奇百怪的五品巫兽纷纷涌现。这些巫兽都比之前的巫兽要大出好几号,有些巫兽本来体型就大,在升为五品之后,身子更如小山一般。

    这些巫兽中有百年道行的南疆食火象,有千年道行的巫山食鹰龟,有吸食天地精华数千年的山魈猿,其他变异成妖的巫魔飞虎,双翅蝎尾豹,飞天蜈蚣,风行闪电豺等等,应有尽有,每一只都有自己保命和扑食的绝技。

    五品巫兽周围往往围着一大群作为他们亲眷的各式低品阶巫兽,所以数百五品巫兽出现之后,等于出现了数百个自成一体的小兵团。

    这数百个小兵团汇合在城南,形成巨大的猛兽洪流,无情地冲向会川城南城墙。

    “点名”雷长夜一边对着虺娇大喝一声,一边拔出二郎剑,对着天空一举,一道金色的手生金雷符升入天空,爆出金灿灿的光华。

    “好嘞”虺娇转身冲进船主室。片刻之后,她骑着黄鹤从船主室蹦跶了出来。

    “真的吗你让你女儿骑我头上作威作福咱们认识多久了,你说”黄鹤驮着她跑到雷长夜面前一脸哀怨。

    “听说你最近练功又卡壳了”雷长夜反问。

    “你说啥是啥呗,主人”黄鹤态度立刻变了,它积极无比地张开翅膀,驮着虺娇飞向天空,朝着漫山遍野的五品巫兽冲去。

    与此同时,会川城头上,另一条凶猛的身影也冲入高空。那是巫神天吴变化成虎形,驮着毕一珂飞入空中。

    天吴和黄鹤比翼齐飞,朝着五品巫兽们扑杀过去。刚一接近,虺娇就会先来一顿白骨火箭炮,喷得兽群血肉横飞。毕一珂趁机驾驶天吴飞身冲下去,银枪一卷,在五品巫兽没回过神的瞬间,一枪夺命。

    杀完一只五品巫兽,黄鹤和天吴就犹如战斗机一般拔地而起,朝着下一只五品巫兽飞去。

    片刻之后,数十只五品巫兽就尸横就地,它们麾下的兽群顿时陷入了混乱。

    这就是雷长夜设计的点名战术。毕一珂和虺娇骑乘天吴和黄鹤,形成恐怖的杀小队,在空中回旋出击,专找大妖厮杀,打乱巫兽的阵型,激怒兽群情绪,把一直躲在阵后的族长,甚至兽王引诱出来。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战术的效果过于强烈,他的战术小队只是刚刚伸展了一下拳脚,一股滔天的杀气就扑面而来。十来只六品巅峰的巫兽族长同时从乌云中冒出头来,朝着天吴和黄鹤所在的方向杀来。

    这些巫兽族长品阶已经接近大能的等级,刚一出场就以碾压般的气势威慑全体。首先感到不适的,就是骑在天吴身上的毕一珂。她难受得喷出一口鲜血,伏在天吴背上直不起身。

    “小师妹回来”雷长夜立刻用传音大声号令。

    但是毕一珂不服气。因为雷长夜的女儿小虺娇还在神气活现地骑着黄鹤疯狂扫射兽群,甚至把一只巫兽族长打得抱头鼠窜。她身为大师兄的正统小弟,怎么能输给小一辈怎么也该有点小师姑的威风才对。

    尽力忍下巫兽族长气势压迫下的不适,伏在天吴背上,挺起长枪,准备假装虚弱,等到巫兽族长临近,给它们一下狠的。

    “小师妹,我知道你要干什么,别闹,回来”雷长夜无奈地再次传音。

    “哎呀,哎呀,晕了晕了”毕一珂用传音入密回答。

    雷长夜抹了一把脸:晕了还知道用传音入密,你挺行啊。但是,天吴不是隶属于他的护法,没办法指挥,只有毕一珂才能发布号令。她装晕,雷长夜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了让毕一珂不至于冒险,雷长夜决定,还是尽快解决这批巫兽族长为好。他从怀里掏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充值神霄五雷符。这里每一枚符箓都是耗费了25玉符制成的小规模战略核武器,可惜他的符法还只有中四品的品阶,根本打不远。

    幸好他有贴近发射的方法。

    “黄鹤兄,带我女儿回来一下下”雷长夜传音道。

    “正打得欢实呢”黄鹤大叫。

    “你想不想拿点大功德”雷长夜问。

    “等会儿,马上回”黄鹤带着正疯狂扫射的虺娇转头往回飞。

    虺娇干脆来了个张果老倒骑小毛驴,背朝着黄鹤的头坐着,八架白骨炮对着路过的五品巫兽疯狂点射。她的血腥扫射太过于犀利,五品巫兽连带着它们麾下的兽群,全都被射趴在地上。

    黄鹤好不容易拖着已经杀红眼的虺娇飞了回来。雷长夜连忙赶到它的面前,把手里的神霄五雷符递给它:“黄鹤兄,这些巫兽族长不好对付,你拿着这些符箓,丢到它们身上。”

    “这个怎么丢啊。”黄鹤为难地说。

    “你可以含在舌下,然后对准巫兽族长吐出来。这就像吐痰一样。”雷长夜介绍的方法,是江湖中常见的舌下含星,喷吐连珠的方法。邪派中人以此达到暗杀高手的目的。黄鹤身为八品,一口痰的距离比起邪派高手要远得多。

    “还可以这样试试。”黄鹤张开大嘴。

    雷长夜小心翼翼地把十几枚符箓都塞到它的舌下:“黄鹤兄,小心点,别吞了,这东西在肚子爆炸,可是很疼的。”

    “哎哟,你个中四品的符师,还能制出炸疼我的符箓。”黄鹤嘿嘿一笑,闭上嘴。

    雷长夜又望向虺娇:“乖娇儿,等到鹤叔叔喷完符箓,立刻对准符箓炸出来的地方来一梭子那个,来上几炮,一定要保证巫兽族长断气啊。”

    “放心吧,阿爷,鞭尸什么的,最喜欢了。”虺娇用娇滴滴的电子音说。

    雷长夜望了一眼天上的天吴。它还在满场游曳,毕一珂伏在它身上,正在等待机会。

    “对不起,小师妹,你没机会了”雷长夜微微一笑。在他身后,黄鹤冲天而起,驮着虺娇,朝着十几个巫兽族长冲去。

    第两百一十七章 猎杀巫虺王

    黄鹤以飞马般神骏的姿态朝着正气势汹汹扑来的巫兽族长们冲去。这些凶猛异常的巫兽领主们纷纷用金黄色的兽眼锁定了它和虺娇。

    巫神天吴看到黄鹤飞过身边,也是浑身一炸,似乎感到了它身上充斥的煞气。毕一珂更是难受异常,因为八品黄鹤决意杀敌的气场更加强大,对她的压迫更强。

    她只能继续趴着,手里紧紧攥着虎头亮银枪,咬牙坚持。

    第一只巫兽族长突然动了。这是一只巨大的金雕,翅展十丈,犹如一只真实体积的小型飞机,它金眼一睁,全身金羽乍起,犹如无数只金矛对准了正在扑来的黄鹤。它全身金羽的威力和虺娇的白骨炮估计很接近,煞气逼人。

    “呸!”黄鹤张嘴一喷,身子一扭,战术迂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