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51章
  • 下载
  • 在讨论过程中,基本上的情况是这样的,雷长夜和宣锦你一言我一语,思维合拍,心意相同,互相启发,很快就布置出了一个精细周详的空天防御网。

    屋子里的其他白银义从则在两人中间,负责左右转头,雷长夜发话就转头望他,宣锦说话就转头望她。当他们开始揉脖子的时候,计划已经制定完毕。

    “雷坛主,宣坛主,两位安排巧妙,在下等人十分佩服。”庞恒毅仔细检查了一番雷长夜和宣锦的布置,找不出任何漏洞,只能叹服。

    “老雷,宣师妹,两位心意相通,合作默契啊。”东方朔笑嘻嘻地说。其他白银义从则露出心照不宣的怪笑。

    “东方师兄莫要说笑,只是雷兄曾经给机会让我指挥过会川之战。”宣锦偷看了雷长夜一眼,俏脸羞得通红。

    “小朔。”雷长夜斜眼看着东方朔,“难道我亏待你了?你可是东川首席幕僚。莫非”

    “啊啊!那个雷兄自然一直是铁面无私,是我失言了!”东方朔吓得连忙说。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

    “各位,这番布置之后,会川城应该高枕无忧。但是大家还是要打起精神,巫兽狂潮结束之后,并非大战结束,真正的较量才刚开始。”雷长夜严肃地说。

    众人立刻肃穆起来。

    “我手里又出货了,新的彩蛋等着你们来领,你们可千万不要被城里其他黑道出身的临时成员抢走风头。好东西,自然要留给自己人。”雷长夜淡淡地说。

    “嗷”他的话音刚落,整个议事厅顿时被白银义从们疯狂的呐喊声淹没了。看到雷长夜的灵宠小虺娇,没有得到灵宠的大玩家已经快要疯掉了。

    这种极品中的极品,他们做梦都想要。哪怕死上几百次,充多少玉符,都不在乎。只要能够刷到这个彩蛋,一切都是值得的。

    战备会议结束后,整个会川城都被动员了起来。所有持宝人、飞器师和符法师都被宣锦调集到东、西、南城墙上。她还组织了一队由蜀武盟临时成员组成的弓箭队作为补充的弓箭手,以火巫箭矢为主要打击力量,死守南城墙。

    其他的白银义从和蜀武盟成员都被调集到了南城门作为后备突击队,一旦城墙上压力过大,突击队会冲出城外进行浪战,冲退巫兽大潮。

    飞鱼大娘船上全部由雷长夜的阴将和灵宠占据。在底层船舱数十个暗室中,雷长夜每个暗室都配备了五个阴将和五个白骨姬。分别以白骨刺雨和五行雷法的混合火力与城墙上的火巫箭和符法组成交叉火力网。

    在大娘船的甲板上,雷长夜以二十多个阴将与一百个白骨姬组成火力网,专门拦截高空飞行的巫兽。

    他还制造了不少全新的神霄五雷符。在制作这些符箓的时候,他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什么自保,把全部的念头都集中在杀伤力上。他画出来的神霄五雷符,经过试射后,还是威力堪忧。

    不过经过这几次收割大玩家的好感度,他的玉符已经非常充裕。所以他可以在自己的神霄五雷符上充值。他一连准备了十几枚每张充值25玉符的神霄五雷符。

    这些神霄五雷符的内神五气全部被玉符点亮,闪烁着淡淡的青玉之光。雷长夜试射过一枚神霄五雷符,会川演武场的地面留下了一个一丈宽,五尺深的巨坑。

    雷长夜目测了一下这个火力大概相当于重装火炮,非常值得信赖。

    一切准备就绪,雷长夜心情舒畅地期待着兽潮来临。

    然而,兽潮没来,麻烦却先一步找上了门。

    第两百一十四章 麻烦来敲门

    这一天,玉墟山上翻滚的黑云和惊天乱舞的巫禽突然消失了踪影。在玉墟山的天空穹顶,一道道黑幡从虚空中缓缓飘落。天空中闪烁出淡淡的,充满皱褶纹路的暗色光芒。仿佛这些黑幡把一道帘拢般的透明结界,揭开了一角。

    会川城内外,充满了死一样的寂静。巴蜀工匠和会川百姓躲在家中,焚香祷告,默默为会川城和白银义从司祈福。所有聚集到会川的白银义从和蜀武盟成员纷纷踏上城墙,或者在数个城门洞前列队集结。

    雷长夜在飞鱼大娘船的议事厅内,和白银义从高层们进行了最后一次碰面,最终敲定了传令信号的各种标记,以方便快速调动部队。

    宣锦作为城南指挥官全权调度城墙上的防卫队。宣秀作为突击队指挥官,带领士卒跟随永强永大侠出城浪战。

    余怀仁带领所有巴山帮众组织百姓支援前线并解决城内出现的一切紧急状态,包括火灾、暴动、趁火打劫之类的黑道常见操作。雷长夜则负责操纵飞鱼大娘船的空中防御与进攻。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船去城中各就各位,雷长夜一把抹光头顶上蓄了好几天的头发。他的肚子现在非常疼。丹田气海里面充斥着惊人的电真气,快要把他引爆了。

    这些电真气都是他辛辛苦苦积攒出来启动飞鱼大娘船用的。送走了所有人后,船上只剩下小虺娇和他自己,他终于可以握住舵盘疯狂充电,把自己体内快兜不住的电真气一股脑倾泻到飞鱼大娘船的电池阵中。

    就在这时,轰地一声,操舵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雷长夜扭头一看,吓得微微一哆嗦。聂莺莺气势汹汹地闯进了门,后面紧跟着看热闹的钱幂和鱼玄机。

    雷长夜这才想起来这些天都忘了启动小五品阴将的内视观察聂莺莺一行人的动静,没想到她们竟然在巫兽狂潮的当天到了会川城。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把他堵船上。

    “雷长夜,今天姑奶奶要和你算算江南的账!”聂莺莺理直气壮地厉声说。

    “聂姑娘,你是要来结你欠蜀绣零食店的账吗?”雷长夜闭上眼睛一边给大娘船传输电真气一边说。

    “你我我那能叫欠吗?”聂莺莺如虹的气势一下子矮了一半。她和白荣在石大嘴的店里连吃带拿,捞了不少便宜,本来他们心安理得,因为毕竟是他们帮石大嘴报了仇。

    但是现在石大嘴竟然是雷长夜扮的,那这仇就白报了,他们反而要感谢雷长夜帮助云香派清理门户,查出了一个用妖炼的败类。

    现在这蜀绣零食店的账就是一笔糊涂账了。再加上苏绣佳人笑的大礼包,松鹤楼的酒席,还有白荣的救命之恩,算来算去聂莺莺差点忘了自己为什么把雷长夜恨得咬牙切齿了。

    “你骗了我好几次,还骗我阿娘和阿爷,这就该死!”聂莺莺瞬间走出雷长夜带的节奏,找到了关键点。

    “在下迫于无奈,屡次相骗,却是不对,甚至说死罪亦不为过。”雷长夜一边凝神充电,一边思索对策。

    “哼!你倒光棍得很,那就要吃本小姐一刀!”聂莺莺撸起袖子。

    “但是在下也侥幸解了令尊的情蛊之毒,众所周知,白前辈对令堂情根深种,若是因为情蛊而失德,虽百死而恨难消也。聂姑娘也是性情中人,当知我所言非虚。我以令尊之百死,抵我数次相骗之罪,不知可否抵过?”

    “你”聂莺莺张口结舌。她自诩武功才智无一不是上上之选,不到二十岁到达中五品,八派之中当之无愧的天纵之才,但是遇到第一次遇到雷长夜,就被他拐走了宣家姐弟,第二次遇到雷长夜,被他乔装的石大嘴所骗,骗了整整几个月。

    而且还和他在你来我往的日常交谈中产生了淡淡的情谊,虽然说不至于两情相悦,海枯石烂那般天雷勾地火,但是勉强也算得上蓝颜知己。如今却全然变成了另一个人。她因为石大嘴的身世和才干生出的感佩之心,全都错付了。

    这一切都让她对雷长夜充满了怨恨和愤怒。但是经过雷长夜这么一说,她反而说不出什么了。难道说她自己感情受伤,比老爹死个一百来次要重要?还是说老爹背叛阿娘,不至于死一百次赎罪。

    “要不这样,聂姑娘你砍我一刀就当解气,但是不要使全力,我还要留下有用之躯,为会川府挡下万兽传檄令。”雷长夜终于充完了电,长舒一口气,把手从舵盘上暂时松开。

    “哼”聂莺莺拿出匕首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想要吓吓雷长夜,但是却把雷长夜肩膀上的小虺娇吓着了。她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看着聂莺莺:“不准你对阿爷动手,吃了你哦!”

    “哎耶”聂莺莺吓得连退两步。她身后的钱幂、鱼玄机等人也叫了起来。能说话的灵宠,太罕见,太珍稀了。

    “哼,长夜师侄,你瞒着我私自到会川府来做事,未免不把我这个气宗宗主放在眼里了吧?”操舵室门口传来薛青衣冷冷的声音。

    “弟子拜见宗主,宗主恕罪!”雷长夜连忙躬身朝薛青衣施礼。

    这个时候,白荣、聂隐娘还有四个五品阴将已经全都走进了操舵室。

    “哼”薛青衣这个时候正在左右打量飞鱼大娘船的内部装修。她虽然知道雷长夜在嘉州买了一艘大船,但是她还是第一次进入船中观看,脑子里立刻有了一连串的诧异。这么大一只渡船,是怎么开到会川府南城护城河上的。

    “阿爷,锦儿姨发信号了!”小虺娇突然一指窗外。雷长夜连忙伸头去看。只见南城最东边的烽火台上,冒起一连串的火红色红莲符。

    “兽潮来了!”雷长夜赶紧冲到舵盘前,用力一拉。整座飞鱼大娘船爆发出隆隆的震动,青花瓷般曼妙的法阵阵纹充斥整个船体,船底冒出大量的五色祥云。

    “哎哟!这、这、这”白荣把头探出船舱窗口,“这是飞天宝船!能飞的!”

    “什么?”船舱里来找雷长夜的众人都傻了。

    “大家有没有想要下船的?我要在空中拦截兽潮中的飞兽,非常危险!”雷长夜连忙说,“现在船就要升空了,趁现在有机会,快下去吧。”

    “”众人没有一个挪窝的。就算是白荣也固执地站在原地,眼神狂热地望着船底的祥云。飞天宝船是任何炼宝师都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白荣这辈子也只是偶尔想想,连做梦都没想过自己真的会站在宝船之上,飞入苍穹。

    “来不及了,虺娇,变身布阵!”随着飞鱼大娘船的震动越来越强,雷长夜大吼一声。

    虺娇嗖地从他肩膀上跳下来,游到甲板的开阔地带,猛地蹿起来,打了个前滚翻,落在地上,双手一展,化为成年虺娇的高挑模样。数百只白骨姬凭空出现,纷纷跑到上层甲板和底层船舱的暗室中戒备。

    雷长夜的一百多名阴将也跟着白骨姬们各就各位,连跟着薛青衣等人来的小五品阴将也跑到甲板上列阵去了。

    与此同时,飞鱼大娘船扶摇直上,顶着一天长风,在五色祥云的托举下,冉冉升入天空。

    “飞了!飞了!整艘船,娘子!整艘船!”白荣嘶声大吼。

    聂隐娘狠狠捏他的胳膊,让他小声点,免得在外人面前露怯。聂莺莺扑到窗口,目瞪口呆地看着会川城的南城墙渐渐和舷窗齐平,然后一点点沉入地下。城墙上奔跑列阵的弓箭手和符法师们,渐渐变成老鼠大小的人影。

    “哇”“天啊”钱幂和鱼玄机大呼小叫。她们虽然号称南圣手,飞檐走壁是家常便饭,但是那只是短暂滞空,和这种直接上天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她们都曾经想过,如果勤修苦练,练轻功练到极致,是不是可以像这样飞上天,事实证明跟对了领导,也是可以的。

    “雷师兄,难怪永大侠愿意和你平辈论交!”鱼玄机激动地尖声叫道。

    雷长夜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身边的聂莺莺,此刻的她伸着头望着窗外,浑身僵直,不再回头看他。他撇撇嘴,用力转动舵盘,调整了飞鱼大娘船的方向,让它正好悬停在会川城南城墙的正上方。船上所有白骨兵团和阴将兵团严阵以待。

    隆隆的轰鸣声在会川城南的旷野中响起。南方的天空卷起满天的黑云。一重重黑、灰、银、棕四色的乌云犹如风暴大海的狂涛,此起彼伏地卷动,气势摄人。

    无边的杀意在天地间荡漾,令人透骨生寒。

    “巫兽潮!?”薛青衣和聂隐娘同时脱口而出。

    “是的,两位宗主。”雷长夜将舵盘重新放回原来位置,固定好飞鱼大娘船的位置,“南巫国巫王万兽传檄令已成,南巫国千山万岭的百万巫兽会在今天扑袭会川城,把巴蜀两道化为它们的场。”

    “你你们要凭一城之力硬抗巫兽潮?”聂隐娘大惊。

    第两百一十五章 喜迎巫兽潮

    “百万巫兽不是说能灭一国吗?百年前南巫国那场惨祸,雷师侄,你不会不知道吧?”白荣也惊了。

    “弟子知道,所以才不能让巴蜀百姓被巫兽潮所害,我已做出万全部署,今日就是收网之时。”雷长夜松开舵盘,朝虺娇一招手,就要带她上甲板。

    “胡闹!”薛青衣忍无可忍地厉喝一声,挡在他的身前。

    “弟子惶恐!”雷长夜听到这位蜀山第一姑奶奶发怒,吓得连忙躬身行礼。

    “雷长夜,平日里你也算是机灵谨慎,没想到生死关头,却是个痴人。我知道你打下会川府自以为做了件了不起的事。但是人有失算,马有漏蹄,没有人完美无缺。巫王之恶,谁都没有想到。现在不是和巫兽潮斗狠之时,而该利用你的宝船,多救一些百姓离开会川城!”薛青衣厉声说。

    “正是如此!”聂隐娘接口道,“逞匹夫之勇,固然能全一人之名,然,令会川城百姓为你陪葬,则殊为不智!为侠者当以民为先,自身之荣辱,皆粪土也。”

    “两位宗主所言振聋发聩,弟子受教。他日若遇没顶之灾,自当谨记两位教诲,以民为先,趋吉避凶,绝不逞匹夫之勇。”雷长夜大声道,“然,今日之战,一切尽在掌握,有请两位宗主随弟子同去上层甲板,指点弟子布防缺失之处。”

    说完,雷长夜来到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雷师侄自便,我们就”白荣连忙摆手,却被聂隐娘揪住胳膊,直接拎着第一个走出门。

    “好,就看你如何布防!”薛青衣怒哼一声。她刚才的指责,一半都是发泄。现在想要走也是晚了,但是雷长夜做出如此不智的布局,委实让她万分失望。她总觉得,雷长夜在蜀山也算个少有的聪明之辈,怎么关键时刻如此糊涂。

    唉,人只有在绝境中才能露出他真正的成色。

    薛青衣走过雷长夜身边的时候,狠狠扫了他一眼,一副怒其不争的肃然表情。在她们身后,聂莺莺、鱼玄机和钱幂也脸色苍白地跟了出去。

    她们都被眼前铺天盖地的飞兽之海给吓着了。这里足足有十几万只各式各样的飞禽和飞兽,都是南巫国深山大泽中栖息的妖魔,久吸日月精华,身上巫法精深,肉身之力达到巅峰,每只都不好惹,更何况还满天都是,源源不绝。

    飞鱼大娘船此刻悬空停在会川城南城墙之上,船身顺着东西方向横展,上层甲板大观园几十栋贵宾楼的一侧,正好对着南面。这些贵宾楼都分有好几层亭台。雷长夜在每一层亭台上都安插了四五个白骨姬和两三名阴将。

    他自己则和众人来到一处突出船体用于观景的小亭之内,眺望着南方的飞兽云海。

    “雷师侄,你这大船是用来打仗的吗?怎么感觉像是过日子的?”白荣扶着栏杆朝大观园内观看,看得直流口水:此真神仙之地也!

    “也过日子也打仗,多功能的。”雷长夜解释了一句。

    就在这时,雷长夜站在小亭上的身影被南城墙上的白银义从和蜀武盟成员们看到,顿时引发了一阵震天的欢呼。

    城墙上士兵们的欢呼诱发了城墙洞里面等着冲杀的士卒的欢呼。整个会川城南顿时陷入一片喜气洋洋的欢呼雀跃之中。

    小亭中的人,除了雷长夜和虺娇,全都一脑子浆糊。怎么面对足以灭国的巫兽潮,会川城的人就跟过年一样?

    “阿爷,看,第一波巫兽已经飞入射程了,要它们飞近一点吗?”虺娇兴奋地凑到雷长夜身边问。

    “飞近一点干嘛?”雷长夜奇怪地问。

    “可以看到它们被打成筛子的样子,多过瘾?”

    “开火!”雷长夜悍然下令。

    虺娇双手高高举起,笔直地伸向天空,然后犹如两枚移动火炮的炮管,一点点耷拉下来,平指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