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49章
  • 下载
  • “老吴,我教你怎么做盟宝袋呀”雷长夜问。

    “不是特别想学。”吴道子嫌弃地说。

    “老吴,艺不压身啊。”雷长夜连忙劝慰。

    “小雷,你是不是又有什么计划”吴道子对雷长夜太了解了。没好处的事,他哪儿有这么热心。

    “是这样,我要炼飞鱼大娘船。”雷长夜只好老实交代。

    “再见”吴道子瞬间钻进了仙隐图。他的确是工具仙,但是超纲的事情他可不想干。

    “老吴唉”雷长夜只好把神识钻入仙隐图中的雷长夜分身,追着吴道子跑了过去。

    “你别过来,我脚踩祥云,瞬间就能甩你十万八千里。”吴道子连忙小跑起来。

    “老吴,你先听我说,我的盟宝袋是以走笔成真术画一方静室,然后嵌入移山符,形成连接现实和虚空的通道”雷长夜举着盟宝袋一边跑一边解释。

    “这法子不错,但是静室太小,能装多少东西,你想装船不是异想天开。”吴道子一边小跑一边回头说。

    “我三品之时只能装两贯钱,四品之时却能装二十贯”雷长夜追到吴道子身边。

    “那你九品也就装两百万贯”吴道子终于停下了脚步。

    “是啊,两百万贯就是大概两三千万斤铜。”雷长夜也停下了脚步。

    “嗯差不多是这艘船的重量。”吴道子摸着下巴开始了严肃的思考,“这幅画如果由我画,装的只能更多,因为毕竟大九品”

    “正是如此。”雷长夜抚掌道。

    “不过静室肯定是不行了。”吴道子嫌弃地摇头,“要”

    “画船坞”雷长夜问。

    “没错,我记得当年晏公在扬子做盐铁转运使时,曾造十大船坞,兴建千石之船,我猜这大娘船也是在这种大船坞造出来的,当年盛况空前,我也曾亲到现场观看,可惜晏公遭人陷害,昏君无道,误尽国运。”吴道子说到这里,感慨地叹了一口气。

    “若是能将晏公兴建大船的盛况重现,也是对晏公的一番缅怀啊。”雷长夜趁势说。

    “嗯不过最好用一种比较适合炼制法宝的东西来画船坞。在一个有纵深的空间勾画,这样才更有船坞的观感。”吴道子沉思着说。

    “老吴,你是说这种”雷长夜抬起头来,指了指头顶。

    吴道子抬头一看,发现他不知不觉已经带雷长夜来到一片挂满了葫芦藤的林地之中。这里的林地上落得到处都是已经变成金黄色的干葫芦。

    “就是这种”吴道子顿时用力点头。

    “这种画中葫芦能做宝物吗”雷长夜挠着头问。

    “这种画中仙物,本身没有品阶,在外界存在时间长达十几天之久,之后放入图中充法力就又可以拿出来,虽然麻烦一点,但不是不可以。”吴道子顿时来了热情了,“而且这种可是仙山土壤中生发出来的仙种葫芦,炼制起来事半功倍,极其好用。”

    “既然如此,我们就选一个吧。”雷长夜低头就要在地上的葫芦里选一个顺眼的。

    “别捡这些啊,没啥起眼的,跟我来,跟我来”吴道子拉着雷长夜来到这一片葫芦林的深处。

    穿过阴暗的林地,他来到一片林中空地。这一片密林中的空地犹如天井一般,只有一束阳光穿透林梢,注入林地之上。在阳光聚集的地上,躺着一只赤红色的大曲腰葫芦,犹如一团滚动的火焰。

    “这葫芦是最早的果实,在这片林地里吸收了一百年的日月精华,我早就想要拿它做点什么,今天你既然提出这个念头,就把它用了,看看能出什么好东西。”吴道子眉飞色舞地说。

    “妙极”雷长夜大喜。

    第两百一十一章 炼成宝葫芦

    夜深人静的飞鱼大娘船船主室中,雷长夜点上了最亮的电烛灯,吴道子则以宣城诸葛笔蘸上画天地熔炉图时用剩下的颜料,在切成两半的大红葫芦内壁上,勾画出一副深邃逼真的扬子船坞图。

    他借用红葫芦内壁的凸凹和圆穹来展现船坞的开阔空间和景深。当两片葫芦合在一起时,整幅壁画犹如一张三维立体的照片,把当年刘晏兴建千石巨舰的船坞栩栩如生地再现了出来。

    画完扬子船坞图,吴道子等到颜料干涸后,将葫芦重新以黄鱼胶黏在一起,并以道法下了一层封印,令两片葫芦严丝合缝贴合一处,连切开的缝隙都看不见。

    雷长夜将一枚移山符从葫芦口塞入葫芦内,以内力吸附符箓贴于葫芦内壁。

    片刻之后,躺在桌面上的红葫芦自然而然直立了起来,仿佛葫芦底端被填了铅块,成为了按不倒的不倒翁葫芦。

    “这就成了?”吴道子难以置信地问。

    “还差一步。”雷长夜从怀里取出一枚新天雷符啪地糊到葫芦壁上。天雷符顺着光滑的葫芦壁滑落在桌面。

    吴道子斜眼看着雷长夜,一副“就这”的表情。

    雷长夜强忍尴尬,从桌面上捡起天雷符,折成一个小竖条,从葫芦口塞了进去。

    啵!片刻之后,这一小条天雷符被葫芦吐了出来,还弹到了雷长夜的脸上。

    “小雷,这葫芦怕是有了情绪啊。”吴道子忍着笑说。

    雷长夜预估到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毕竟,想要装下一座飞鱼大娘船的葫芦,一张电池符估计很难启动。应该像启动飞鱼大娘船的法阵一样,对准阵心玉符充值。

    不过,这个红葫芦上并没有法阵核心,只有一副吴道子画成的走笔成真图。如何对准走笔成真图的精魄充值,对雷长夜来说还是个比较头疼的问题。

    他抱着葫芦左看右看,不断地提聚体内近先天一气,试图找一个充值的入口,但是连试好几次都没成功。

    “你是要充法力吗?”吴道子问。

    “呃对!”雷长夜想起自己曾经对吴道子充过法力,他也知道自己的这项能力。

    “你对准葫芦口试试。”吴道子提议。

    雷长夜楞了一下,葫芦口对准的是两片葫芦的切线,切线上应该不会有精魄在吧。不过既然其他地方试过不行,他决心试一试。

    他凝目对准葫芦口,运转近先天一气,头脑中想着1000玉符,然后提聚真气。倏地一声,他全身功力犹如被一只贪婪的巨兽疯狂吸吮,一下子被吸了个一干二净。他的人犹如面口袋一般拍在地上,差一点昏厥过去。

    “好厉害!”雷长夜趴在地板上呼呼喘气。

    这是一只饥饿的葫芦!雷长夜记得吴道子曾经说过,这只葫芦在山河仙隐图内吮吸了一百年的日月精华,对于如何吸吮先天一气,应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喂喂小雷,有反应!有反应啊!快看!”吴道子扶着雷长夜直起身来。雷长夜放眼望去,桌上直立的红葫芦身上突然泛起一阵青金色的光芒,移山符的符箓纹理和走笔成真画的道纹交错涌现,不断地闪烁变化。

    一股冲天的宝气突然扑面而来,一品法宝!?

    雷长夜斜眼看了一眼船主室的门窗。他每次进入船主室都会下意识地布上幻真符和幻真法阵双重结界,所以此刻红葫芦喷涌出冲天宝气,只局限于房间之内。

    “小雷,你这充法力的本事应该是天授之术吧?一眼之下,竟然就把这只百年葫芦娃充成了一品?”吴道子又惊又喜。

    “应该是它本身吸收日月精华,又是画中仙葫之种,所以才会在充法力的瞬间进化。”雷长夜虚弱地说。

    “这么说这法宝应该是大成了?”吴道子从桌上拿起红葫芦,对准桌子一举,“收!”

    桌子纹丝不动。

    “怎么这样?”吴道子感到不解。

    雷长夜虚弱地吐了口气。吴道子身为大九品天师,他所画的走笔成真图之内蕴含的精魄,非同小可,和雷长夜请圣所画的静室天差地别。光以1000玉符激活,怕是无力启动。

    莫非雷长夜脑子迸现出一个令他绝望的数字。莫非要1万玉符?毕竟,这是一枚要吞下整座飞鱼大娘船的葫芦。

    就在这时,一股醇厚无比的近先天一气从雷长夜的背后传来,却是吴道子用一只手掌抵住他的背心,将自己身上浑厚的道家真气输入他体内。

    雷长夜仔细品味着吴道子输入过来的道家真气,这股真气已经达到九成以上的先天一气纯度,可以让他的输入效率提高近十倍。

    “老吴,你这功力好精纯,先天一气啊!”雷长夜震惊地说。

    “我都大九品的人,有先天一气是很正常的。”吴道子得意地一笑,“不过小雷啊,你的先天一气也很纯正,虽然还是混有六七成蜀山天一无极真气,但已经非常难得了,练功的路子非常对头。”

    雷长夜微微一笑,吴道子当然不知道他是融合了吞雷符里电真气而成的混合真气,与大九品修行者们自身的先天一气还是有区别的。如果他全部提炼出电真气,威力将会更大更纯正。

    “老吴,你帮我再输一口真气,我再充充看看!”雷长夜精神一振。

    “行啊。”吴道子用手抵住雷长夜后背,又输入了一点真气进来。

    雷长夜凝神启动充值,一道青光射入葫芦,被葫芦贪婪地全部吞噬。这一次他脑子想的是9000玉符。

    倏地一声,脑中界面没了差不多7000多玉符,充值就停止了下来。他体内的吴道子之真气没了一大半。

    红葫芦外的青金色符箓道纹开始发生了异变。全新的青金色纹路在符箓道纹之间如鲜花般盛放,勾连出一片奥妙精深的符箓法阵,犹如青金色蛛网裹住了红葫芦全身。

    这些符箓法阵的结构有点像雷长夜制造的移山阵法盘上的结构,但是根据吴道子走笔成真图葫芦画进行了大幅的调整,同时还含有各种在墨子五行记上有记录的多种奇阵,甚至有几个大型玄阵的部分法纹。

    雷长夜记下这些奇阵和玄阵的名字,以待将来制作法宝时可以作为参考。

    这是他氪金以来,氪得最疯狂的一次。光是看着脑中界面上玉符滚滚的流逝,就是一种极大的刺激,令他脊背冷汗直流。

    这种超大规模的氪金,导致红葫芦内自行生长出全新的法阵符,同时以起到了炼制和稳定扬子船坞图精魄的作用。

    红葫芦上的宝气变得略微内敛,表皮从赤红色变成了红底青金纹,俨然一副极品法宝的模样。

    “这是”雷长夜拿起葫芦仔细观看。

    “你这一次充法力,直接把它变成了三品超凡级法宝,可喜可贺。”吴道子笑着说。

    雷长夜抱着红葫芦仔细端详,越发觉得这只葫芦英华内敛,非比寻常。

    “要不试试?”雷长夜转头问吴道子。

    “先出去!”吴道子兴奋地从地上一跃而起。

    两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屋子里的东西,抱着葫芦就跑出了飞鱼大娘船。此刻已经是四更天,飞鱼大娘船外只有阴将把守,其他人都不在。

    雷长夜举起红葫芦对准飞鱼大娘船,底喝一声:“收!”

    一股淡淡的青光从葫芦内部喷吐出来,在空中化为犹如北极极光一般美丽的淡青色光芒,缓缓覆盖住了整座飞鱼大娘船。

    巨大无朋的飞鱼大娘船忽然一点点缩小变矮,先变成犹如一只楼船,再变成乌蓬船大小,又变成一叶扁舟,最后飘入空中,化为落叶大小,倏然钻入红葫芦的口中,消失不见。

    “成功了!”雷长夜和吴道子同时狂喜地低呼了一声。

    “如此便可用这只葫芦为核,将整艘大船放入炉中,放心炼制。”吴道子欣喜地说。

    “还是不妥,”雷长夜摇摇头,“这样炼宝太过于张扬,硕大一只巨船凭空不见,会引发多方警觉,万一炼制过程中被别有用心者打扰,于我不利。”

    他抬起手,一扬葫芦。飞鱼大娘船从葫芦中轻飘飘地飞出来,落到地上,倏然变大,重新恢复了原状。

    “你有何想法?”吴道子好奇地问。

    “老吴,你能在山河仙隐图中画一艘飞鱼大娘船吗?”雷长夜眼光一亮。

    “也好啊。我也想要在仙隐图里有艘船玩玩。”吴道子笑了。他其实早就想这么做,不过雷长夜没求他,他自己画出来必然遭到雷长夜和黄鹤的嘲笑。

    如今雷长夜既然开口,他当然就坡下驴,又花了半个时辰,在仙隐图中画好了飞鱼大娘船。

    雷长夜伸手进入画中,捏住飞鱼大娘船,然后往外一甩。一艘巨大的飞鱼大娘船三维投影图出现在空中,与真正的飞鱼大娘船重合在一起。

    “哦,原来如此。”吴道子恍然大悟。

    雷长夜举起葫芦,再次将飞鱼大娘船收入其中,只剩下飞鱼大娘船的仙隐图幻影留在原地。

    第两百一十二章 炼造大娘船

    自从炼成了画有扬子船坞图的宝葫芦,雷长夜一刻都没有耽误,立刻开始炼造大娘船的进程。首先他让阴将们在大娘船幻影周围设下警戒线,不让任何人接近大娘船。

    这当然是让人看不出这船是个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