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4章
  • 下载
  • 这个人越走越近,马上就要走到浴场附近。

    “想不到还有同道中人。不过此人搜索得也太明显了。”薛青衣挑了挑眉毛。

    “如何才能让心不动?”宣锦追问。

    “心中无惊无惧,无恨无爱,不担心成败,生死置之度外,只有保持这种心境,才能心不动,形不落。”薛青衣微笑着说。

    “这太难了。”宣锦长叹一声。

    “这是红尘历练后才有的心境。只有在你走出家门惨祸的阴影,消解了为家族复仇的热望之后,才能拥有这样的心境。”薛青衣淡淡地说。

    “师父是说,我只有在复仇之后,才能拥有复仇的力量吗?”宣锦失落地说。

    “我的意思是说,你练错了路数。想要复仇,你不能做暗杀者,而要做领导者。在你的身边召集志同道合的战友同伴,雇佣肯为你效力的死士,通过合理地运用他们的力量,才能达到为家族复仇的理想。”

    “”宣锦的眼睛亮了起来,开始了积极的思考。

    “比如刺杀,何须自己动手。大唐不知多少帮派拥有拿钱办事的高手。比如川西一代,就活跃着十二衙门中的冥衙。冥衙冥巫最擅长的,就是变形术,有时是猞猁,有时是灵鹫,有时是狐狸,有时是猴子。一旦变形,整个人都成了畜生,人味没了,即使是高手都探查不到他们的行迹”

    “师父,你是说”宣锦身子一激灵,她想到了近日流传的偷窥狂传说。

    “当然,这种冥巫也有缺点,如果本人好色,变形禽兽之后,好色之性不但不会消失,反而会增强。”

    薛青衣说到这里,忽然伸出白藕一般雪白的手臂,将头顶扎住头发的玉簪拔了下来,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如瀑布般翻卷而下。她素手挽住头发,轻柔地一甩,一头乌发云卷云舒,曼妙多姿。

    宣锦同是女人,看在眼里都感到一阵下意识的脸红:太美了!

    就在这时,薛青衣玉手一甩,发簪电射而出。射到浴场山石阴影之处。

    “吱”一声惨叫传来,一只猴子从阴影中窜出来,犹如一道闪电划过长空,瞬间钻入浴场外的林莽之中。

    宣锦只来得及看到它的后心上精光一闪,那是薛青衣玉簪头上的玉光。

    “嘶”薛青衣秀眉微蹙,“移筋换脉!”

    “黑猴,黑猴,噜噜噜,出来有桃吃”雷长夜没精打采地在九岭岗之上的山林中走来走去,手里抱着几个刚摘的桃子。

    他找一天了。连根黑猴的毛都没找到。

    想着昨天他和黑猴在崇山峻岭之间,你追我赶的日子,恍如隔世啊。

    幸福总是在失去后才体会到

    眼看着这一天就虚耗了。雷长夜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该过于挑剔。随便捡只猴来刺不就完了。

    但是他既然决定学师父的养剑诀,就想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随便刺只傻猴交差,这不是雷长夜应该做的事。

    黑猴,就你了。

    雷长夜咬咬牙,决定冒一次险,再上洗象池,看看这死猴子是不是躲在池边那片山林。反正,紫馨和宣锦昨天已经洗过澡了,总不能天天洗吧?

    沿着山道刚走到洗象池附近,他突然看到一道电光冲出山林,朝他的方向射来。

    “黑猴!是你吗?”雷长夜大喜过望,睁大眼睛细看。

    砰、啪、嚓!

    三枚暗器扑面而来,一枚透骨钉打中了他的额头,一枚追魂镖刺中了他的咽喉,一枚柳叶飞刀射中他的心口。

    嗯?这黑猴终于成精?雷长夜吓了一跳,眨了眨眼睛。

    眼前的猴子突然化为一个细小的人形,披着一身猴皮朝他猛扑而来。

    噼里啪啦!一把铁蒺藜糊了雷长夜一脸。他被打得脸一扬,差点摔一跟头。

    猴皮人在他头顶一闪而过。

    “呸!”雷长夜吐出嘴里的一颗铁蒺藜,扭过身来,“妈的,打谁呢?”

    他蓄势待发了一整天的大郎剑骤然出手,剑光一闪,对着这个猴皮人左脚后跟就是一下子。

    剑尖刺在这人脚后跟上,雷长夜就感到有点不对。通过听劲,他发现这人肌腱和筋脉力道变化极快,剑刚碰到他的皮,穴位已经飞了。

    此刻,养了这么久的大郎剑元神突然一动。雷长夜来不及细想,跟着元神的抖动,长剑上挑,剑尖一颤,一剑戳在此人左腿后脚肚子上。

    点穴成功!

    猴皮人此刻正要用左腿纵身起跳逃窜,但是他的小腿肌肉瘫了,左腿关节猛然一错,嘎巴断了,整条腿对折过来,人咚地倒在地上,长声惨叫。

    “木哈哈哈哈哈”雷长夜感到一种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快感。那是一种只有前世玩绝地求生,甩枪盲狙,成功吃鸡才有的爽感。

    “疼吗?来来来,你跟我讲讲,怎么个疼法?”雷长夜蹲在这猴皮人身边,笑嘻嘻地问。

    猴皮人一脸惊恐狂怒地望着他。他横行江湖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吃了他两波暗杀,还能笑得出来的憨货。虽然他被薛青衣打中要害,功力失了六成,但是四成功力的暗器突袭也不是人能用脸挡下来的呀!

    而且,他的长剑刺穴竟然能打中他的移筋换脉?要知道他可是连心脉都能移到右边。

    这是魔鬼吗?

    第十八章 牡丹花下鬼(感谢永远的小鸟的盟主)

    被雷长夜点穴的猴皮人挣扎了几下,疼得昏死了过去。

    雷长夜望着他,索然无味。

    怎么才折腾这几下就晕了。这货打了他两波伤害,他恨不得这个猴皮人疼出翔来。

    就在这时,奔腾的脚步声从山路顶端传来。雷长夜抬头一看,吓得躬身到地,目不敢直视。

    来者是薛青衣和宣锦。她们师徒两个都没穿外衣,只是裹着浴衣就跑了出来。

    雷长夜知道,现在抬眼,就算去看星星,都要被制裁。

    “这人是你刺倒的?”薛青衣的声音传来。

    “弟子不才,书适福逢呜其虎会,呜”雷长夜想要解释,但是他感到嘴忽然变得不利落了。

    “你抬起头来!”薛青衣急切地说。

    “肚弟纸子不敢”

    “快!”

    雷长夜忙抬起头来。

    “吖”宣锦吓得抬手捂眼,胸前浴衣敞开。她又惊叫一声,用手拽紧衣服。雷长夜急忙闭眼。

    薛青衣神色严肃地望着雷长夜的脸:“南疆腐毒!你中了毒蒺藜?”

    雷长夜点了点头,下意识地摸了摸嘴,他的嘴已经肿成了香肠,舌头也大了,现在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快跟我来,我带你去峨嵋医师馆!”薛青衣走上前,就要夹住雷长夜的腰,带他向山下飞奔。

    雷长夜连忙伸手挡开薛青衣的手,深吸一口气,甩了甩头。他肿胀的嘴和舌头,突然消肿。

    “吖”这一次薛青衣和宣锦同时惊呼了一声。死并不可怕,复活才可怕。

    “薛宗主,宣师妹,我自小和师母花萝茵学习毒功,对于解毒颇有心得。”雷长夜忙说。

    实际上,他从小就练习用蜀山真气化解奇毒,如今已有十五年,经验丰富,效果惊人。再配合他精炼的体魄,真气一涌,百毒俱消,十分神奇。

    “哟,小花调教出个好徒弟啊。”薛青衣微微一笑。

    “谢宗主夸奖。”雷长夜继续躬身不抬头。

    “锦儿,你看,这就是为师说过的冥巫。”薛青衣走到昏迷的猴皮人身边,蹲下来看了一眼,“被雷师侄点了腿上穴位,施展轻功的时候自己把膝盖弄断了,真是自作孽,天收之。”

    “他是何昌派来刺杀我和弟弟的?”宣锦嘶声问。

    “嗯”薛青衣按住猴皮人的额头,闭上眼睛,伸手捏了个法诀,微微一算,“这是万化冥巫乌乾,他不是何昌所派,反倒是十二衙门自己的调遣。”

    “十二衙门要杀我?为什么?”宣锦心中一寒。

    “不知道。不过这个万化冥巫手下人命众多,还有不少良家妇女被他坏了清白。”薛青衣算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雷长夜,“雷师侄,你这一剑,可是积了大功德啊。”

    “弟子侥幸。”雷长夜乖巧无比地看着自己脚尖。

    “剩下的,由我打扫,你们散了吧。”薛青衣淡淡地说。

    “是!”雷长夜转头就走,此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慢!”薛青衣忽然开口。

    “嗯?”雷长夜低着头回身。

    “锦儿受了惊吓,现在峨眉危机四伏,我处理冥巫之后,要把此事秉明掌门,你护卫锦儿更衣回精舍去吧。”薛青衣淡淡地说。

    “宗主”雷长夜刚想以男女有别为由拒绝,突然闭上嘴。他意识到,薛青衣最恨的一句话,就是男女有别。

    “弟子敢不从命!”雷长夜脑子电转,迅速开口。

    “有劳雷师兄了。”宣锦红着脸说。

    “师妹客气,请。”雷长夜低头举手。宣锦用手紧紧裹着浴衣,走在了他的身前。

    片刻之后,一道火光冲天而起,伴随着猴皮人撕心裂肺的惨叫。雷长夜和宣锦扭头一看,却看到薛青衣以红莲符硬生生化去了猴皮人的身子,怕是连魂魄都被符火烧得干干净净。

    宣锦身子一颤,踉跄着躲在了雷长夜身后,靠着他的背,闭上眼不敢看这熊熊的火光。

    这火光让她想起了宣家灭门时那一场绝望的大火,她一生所爱的人,几乎全都死在了火场之中。

    感受到宣锦的颤抖,雷长夜没有急切地抽身,而是让她在自己背上靠了一会儿。直到红莲符火渐渐熄灭,宣锦的颤抖才终结。

    “对对不起。”宣锦红着脸和雷长夜分开。

    “天黑路滑,师妹扶住我的胳膊。”雷长夜低头伸出手臂,岔开话题。

    “谢师兄。”宣锦伸手扶住他的臂膀,意外地感到一丝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两人相扶相携,一路向洗象池浴场走去。

    夜很静,月光如水。雷长夜就算目不斜视,但是宣锦靠得这么近,眼角余光,总能看到一弯她脖颈到肩膀的优雅曲线,顿时呼吸有点不自然。

    “雷师兄,那冥巫似乎擅长移筋换脉,你竟然一剑刺中他的脚筋,这点穴截脉之术,当真神乎其技。”

    “侥幸而已。”

    “雷师兄硬功了得,剑法又好,本该扬名立万,却甘于平淡”

    “比起蜀山的同门来,我只是平庸之辈,师妹谬赞了。”

    “雷师兄”宣锦忽然停下脚步,勇敢地望着他。

    “宣师妹?”雷长夜茫然转头。

    “我不是要夸你,只是羡慕你。”宣锦哑声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