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37章
  • 下载
  • “哦?什么法宝?”紫馨急着问。

    “这个先不说。不过洛宗主炼成的法宝给了我不少灵感,我在飞鱼大娘船里炼制不少同样的法宝,咱们白银义从司人人有份。”雷长夜眼珠一转,朗声道。

    “哇,又是盟宝袋那样的宝物?”紫馨眼睛亮了。

    “更好。馨儿,你让米竹查一下最近大家猎杀巫兽的战绩,找出战绩最好的一批人,我先给他们配备这个法宝。”雷长夜沉声说。

    “好嘞!我就知道跟着咱们坛主有肉吃!”紫馨兴冲冲地转身去找米竹了。

    雷长夜在厅里看了一圈,余怀仁和宣锦等人都不在,应该是去猎杀巫兽了。他坐到主厅的桌案前,看了一下账本,发现这十天之中,又有数千二品巫兽和数百三品巫兽的巫核入账。他的资金只剩下几千贯,怕是只能撑一两天了。

    “是时候来一波操作回血了。”雷长夜暗自下定决心。

    当天下午,雷长夜根据米竹找出来的战绩最好的名单,勾选了一百名在猎杀巫兽上有天分的白银义从。这里面几乎全都是大玩家,除了宣锦、宣秀、毕三泰一家以外,只有五六个牙将,其中还包括欧阳雄烈。

    经过几个时辰的把玩加上之前吴道子的讲解,他已经基本上了解了芥子袋的用法。

    它和山河仙隐图一样,可以化身千万,这是五品法宝的共通之处。化成小芥子袋之后,它的外形还可以千变万化,乔装改扮成任何模样,同时收敛宝气,化为没有品阶的宝物。

    将妖魔打倒失去抵抗之力后,只要没有断气,就能收进芥子袋里待用。

    芥子袋由天地熔炉图炼化而成,法核和精魄合为一体,再由吴道子炼成了乾坤法核。这个乾坤法核中绝大部分是吴道子身上洋溢的精魄,所以在炼成之后与吴道子的灵魂形成了链接,而吴道子也化身芥子袋的主核。

    所以芥子袋虽然化身千万,但所有的小分身都会应和主核的召唤,随时回到他身边聚合为芥子袋。这也是吴道子为什么一定要帮雷长夜把芥子袋搞到手的原因。除了他个人对此宝的喜爱之外,也因为他和芥子袋已经难以割舍,成为灵魂相连的整体。

    这个消息对雷长夜来说更是个好消息,有吴道子作为芥子袋主核,这宝物是怎么也不可能丢了的。这也给了他大胆使用芥子袋万千分身的底气。

    芥子袋化身回归主核之后,所有收服的妖魔会随之回到芥子袋主体的天地熔炉之中炼化。芥子袋乾坤无限,有容乃大,可以装得下成千上万的妖魔,并将它们的魂核取长补短同时炼化。

    一旦有魂核炼制得令芥子袋感到满意,它会主动吸收周围的天材地宝进行魂核重生,将其凝练成全新的天地灵兽。

    雷长夜求吴道子把芥子袋的分身变化一下,变化成类似于盟宝袋一般用麻布缝制的模样,伪装成雷长夜特制的小法宝,收在盟宝袋中。他则坐在分坛主厅喝茶解乏,耐心等待米竹和紫馨把人找齐。

    直到天快黄昏的时候,紫馨和米竹才好不容易叫齐了所有的人。并不是因为这些人怠慢。而是他们毫无例外全都在会川城外杀巫兽杀得昏天黑地。就算是被召唤了,也得先把巫兽杀死才能脱战。

    等到这一百个最能打猎的白银义从全部来到分坛主厅听令,雷长夜立刻扬声道:“各位,最近在宝宗洛宗主帮助下,我炼出了新的法宝,就是这种吞妖袋。”

    他将一枚小芥子袋举到空中,让厅内所有人都看得分明。

    “雷兄,这袋看起来和盟宝差不多啊。”紫馨略感失望。

    “这宝物不是用来装钱,而是用来装妖的。”雷长夜微微一笑,用手一弹袋面。

    “咦?”厅内的众人都感到一阵新奇。

    “各位大概都看到毕一珂收伏天吴的经过了吧?”雷长夜慢条斯理地问。

    “喔————!”经他这一提醒,众人顿时全都睁大了眼睛。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全境大狩猎

    毕一珂的巫神天吴有多强劲,众人有目共睹,那真是做梦的时候都会想着。这十天以来,毕一珂坐着巫神天吴,跑遍了会川城附近的名山大泽,追着大小几十股的巫兽群到处乱窜,威风不可一世。

    宣锦、宣秀、毕三泰和花萝茵肝都悔青了,干嘛要跟着她出去打,只能跟在后面追着跑。

    后来就算毕一珂的亲爹亲娘都不和她一块,自己去找巫兽了。

    但是,大家都在想,自己要是有一个哪怕弱个三四品的巫兽随身带,那该有多好。毕一珂的表现,让整个会川城都燃起了一股成为驱灵师的热望。

    可惜,所有兽类里,巫兽是最桀骜不驯的,绝对属于养不熟的典型。在巫兽眼中,所有物种都是食物,为什么要对食物产生感情呢?

    现在如果能把巫兽用吞妖袋收了,难道说能够产生镇妖葫芦的效果?

    “像镇妖葫芦那样直接变巫神是不可能的。”雷长夜看着众人期待的眼神,连忙在他们信以为真之前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可是连品阶都没有的法宝。”

    “唉”众人齐声叹气。大家都知道这是异想天开,但是没想到雷长夜连让他们想想的机会都不给。

    “我的意思是,这吞妖袋和降妖葫芦一样,是用来装巫兽的。”雷长夜尴尬地咳嗽一声。

    “但是巫兽什么名字我们也不知道啊。”紫馨无奈地说。

    “你把巫兽打个半死,趁着还喘气的时候用此袋举过头顶,巫兽自会被卷入其中。”雷长夜说。

    “人能装吗?”汪芒忽然问。

    “不能!”雷长夜瞪了他一眼。其实这芥子袋人也能装,但是太反人类,雷长夜决不想开这个头。幸好装回来的东西他还可以监管,不会糊里糊涂把人也给炼了。

    “简单粗暴啊。”尚香吐了吐舌头。

    “雷兄,你装了这许多的巫兽,莫非还有后续的手段?”宣锦转念一想,突然惊喜地问。

    “正是。”雷长夜点了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累,“我还在洛宗主帮助下,找到了一种炼妖的方法,不过需要的妖魔数量有点多,大家尽量多抓巫兽。每一只巫兽,我会按照品阶和类型算给大家绩点。这个我会与馨儿、米竹和余帮主共同商议。如果日后我真的炼出了灵兽,我会将它优先发给绩点最高的成员。”

    “喔!”主厅顿时被一片惊呼声淹没。

    “雷兄,灵兽很难驯服的,万一发给了我,我驯服不了怎么办?”紫馨竟然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馨姐,你很确定你能得最多绩点啊?”汪芒忍不住问。

    “你觉得我不能吗?”紫馨转过头来笑嘻嘻地问。

    汪芒一哆嗦:“当然能。”

    “放心,我既然发给你,就有信心你能驯服它,不服包换!”雷长夜淡定地说。

    “耶!”厅里一百个最能打的白银义从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大家都是手里有着几十条兽命的英雄好汉,谁也不会服谁,大家都觉得绩点最高的人必然是自己。

    “大家先排队领吞妖袋,锦儿,你帮我发一下。”雷长夜对着宣锦招招手。宣锦眼睛一亮,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桌案前。雷长夜把装着一百只吞妖袋的盟宝递给她:“一人一个。记住提醒大家,每个袋子只有一天期限,必须在当天还回来,否则会自动消失。”

    “放心,我会对每个人反复叮嘱。”宣锦点头道。

    “嗯,你的话,他们会认真听的。”雷长夜欣慰地说。宣锦作为白银义从在嶲州的指挥官,这些日子已经在成员们心中建立极高的地位。

    在宣锦发吞妖袋的同时,雷长夜与紫馨、米竹和余怀仁坐到一起,开始讨论起这些日子大家见到的巫兽种类和珍稀程度。

    余怀仁麾下一大批敢战的帮众元老,足迹遍布会川城各处洞府,见到了不少恐怖的巫兽,有的能变幻人形,有的能生吞魂魄,有的能喷火吐冰,驾驭雷电,都非常厉害。他聊起这些巫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紫馨和米竹因为在神之共享空间里见到了无数的攻略和游戏日志,所以了解到的巫兽种类更丰富,更系统,更有对比性。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把巫兽分为阴阳五行,以及功能性、变化性的巫兽,很巧合的是,阴阳五行的强弱顺序和十二衙门中的排序十分相似。不过公认最珍贵的则是具有功能性的巫兽,例如寻宝型,生宝型,采药型,解毒型,预警型的巫兽。

    最难对付的则是变化型的巫兽,它们千变万化,甚至可以变成人形接近目标,再把人吞噬掉,十分恶心。

    根据珍贵性和战力等级,雷长夜把这些巫兽分门别类,详细分配了绩点数目,做了一张简明易懂的表格。

    这个时候宣锦已经发完了吞妖袋,看到雷长夜制造的表格,立刻找来一张巨大的巫兽兽皮,用笔蘸上丹墨,在上面把这个表格誊抄了一份放大版的。然后她把兽皮挂在主厅正中央,让人一目了然。

    兽皮一挂出来,顿时引来了所有领了吞妖袋的白银义从围观,大家看着表格上的绩点,都忍不住咽口水。

    当天晚上,会川城南门不关。上百个精挑细选出来的狩高手连夜出城,在会川城附近又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晚上正是各种珍贵巫兽活动时间,本来乘夜出门和他们战斗是一件极高风险的事情,但是这些高手都是杀巫兽杀成精的人,每个人手上都有几十条巫兽的命,他们自然知道如何趋吉避凶,灵活与巫兽战斗。

    晚上能遇到更多更好的巫兽,这才是求之不得的。到了白天,不知道多少菜鸟和他们抢怪,他们才没这个闲工夫应付。

    即使如此,雷长夜也不太放心,他请出了画中身永强,让他穿上黑符甲,拿上黑锥枪,跟在这群大玩家身后出城,时时暗中保护,尤其重点保护那几个牙将、宣锦姐弟和余怀仁,生怕他们一不小心被巫兽群围死。

    做完这些安排,雷长夜感到自己精神有点萎靡。他连熬十天十夜,虽然补了一觉,但是还没过瘾,在大娘船的船主室卧榻上继续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他早早起床,一边啃着肉松饼,一边快步赶到会川分坛,等待消息。一进门他就看见了余怀仁和米竹。两个人都已经是两只熊猫眼,一看就知道一晚上没睡。

    看到他进门,余怀仁欣喜地站起身:“主上,昨晚上大丰收啊。大家所获良多。”

    “坛主,所有人的进帐都在这里记录好了。”米竹立刻把账本递给雷长夜。

    “大家忙了一晚上啊。”雷长夜一边看账本,一边感慨地说。

    “为了绩点,大家都快把命给拼没了。”余怀仁笑着说,“本来所有人都要一直杀到下午才罢手,不过因为大家杀得太凶,昨晚上引出来几只六品巅峰的巫兽族长,永大侠将它们击败之后,强制所有人回城休息。”

    “原来如此。”雷长夜本来也感到奇怪怎么大家这么早就来交任务。原来是被自己潜意识控制的永强赶回来的。

    “永大侠还救了我一命。”余怀仁惭愧地说,“我因为贪杀高阶巫兽,差点被围死。”

    “余兄,你可要珍重性命啊,会川府的未来,全在你和巴山帮的维护上。”雷长夜语重心长地说。

    “主上说的是。”余怀仁见雷长夜对自己如此关怀,脸上露出感动之色。

    雷长夜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头又看了看账本,微微一惊:“这么多四五品的巫兽?”

    “夜里出没的,都是最凶狠的巫兽。大家为了达到绩点,专找这些难杀的巫兽捕,都玩了命了。”米竹有感而发。

    昨天夜里,蜀山萌公会公布了雷长夜发吞妖袋捕巫兽的消息。所有没上线的大玩家全都回来了,一起旁观事态进展,等待第一位得到灵兽的幸运儿。

    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期待中,蜀山萌被选中的几十名大玩家把命都豁出去了,哪怕充玉符也要多抓几头巫兽回来,就要争头一个驱灵师的名号。

    雷长夜来到桌案之前,此刻宣锦和宣秀正在点算吞妖袋的数量。看到他到来,宣锦抬头一笑:“雷兄,大丰收啊。这里正好是一百个吞妖袋,每个袋子都是十几只巫兽。”

    “我看过账本了。远超我的预计,看来我要好好努力炼妖啊。”雷长夜笑着说。

    “是啊。万一你炼不出需要的灵兽,大家怕是不会给你好脸色。”宣锦捉狭地笑了。

    雷长夜拿出盟宝袋,把一百枚吞妖袋收入囊中:“我这就去大娘船炼妖,锦儿,宣师弟,你们有时间的话,帮我在大娘船外护法,以免出事。”

    “好!”宣锦和宣秀神色顿时肃穆起来。修行者炼制法宝和妖兽,对于护法之责非常看重,一般都是拜托生死之交。雷长夜让他们护法,可以说是放心把命交给他们,这让他们深感责任重大。

    雷长夜微微一笑,掂了掂手中的盟宝。一夜之间捕捉了足足上千只巫兽,这么丰富的素材,芥子袋应该会给他一些惊喜才对。

    临走之前,他又让米竹把库房内收藏的巫核全部提取出来。这些巫核作为天材地宝,可以用来架构芥子袋炼制的全新妖魔的身躯。他心里暗暗好奇芥子袋炼出的灵兽会是什么样子,是否会和巫兽一样凶残暴虐,六亲不认,还是通过灵魂融合,产生新的变异。

    无论如何,第一只灵宠,必须足够新奇有趣,能够引爆玩家的占有欲才好。

    第一百九十三章 炼妖出奇迹

    操舵室内,吴道子不知什么时候又从仙隐图中钻了出来。

    自从仙隐图炼制成功,雷长夜就一直把仙隐图分成数个分身,藏在各个隐秘地点,自己随身只带一个。这样万一仙隐图分身被发现甚至被夺,他都可以用剩下的分身召唤吴道子收回宝物。

    吴道子就是从留在操舵室的仙隐图分身中钻出来的。他看来是炼宝消耗极大,而且不喜欢吃宝宗十子图里面画出来的吃食,跑到雷长夜的盟宝里偷拿蜀秀零食配烧春酒狂吃。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和他抢酒喝的,就是那只躲到仙山洞府里修炼的黄鹤。吴道子比较烦它总是抢自己喝的酒,于是转头一个缩小术将黄鹤变得像只耗子大小,然后一脚踩住,自己则举起酒坛仰天痛饮,好不逍遥。

    看到雷长夜进门,吴道子才发现这个样子不太雅观,连忙松脚放开了黄鹤。

    “喂喂,主人,你答应我的三十六坛酒才给了六坛啊。”黄鹤看到雷长夜,立刻欢快地拍着翅膀跑过来。

    雷长夜连忙从一个墙角的盟宝袋里又取出三十坛烧春酒,给黄鹤一字排开:“鹤兄嶲州一战辛苦了,请尽情痛饮。”

    “哈哈,你比恩父强多了。”黄鹤大喜过望,立刻凑到酒坛前张嘴就吸。

    “真是个臭儿子,我把你画出来,用我精魄将你铸成,还比不过几坛酒?”吴道子坐在卧榻上,一口酒,一口零嘴,十分惬意。

    “老吴,昨日一夜之间,我白银义从司收伏了一千多只巫兽,你看……”雷长夜望向吴道子。

    “噗——”吴道子一口酒全喷了出来,“多少?”

    “一千多只……”

    “赶鸭子都没这么快吧。”吴道子惊了个呆。吴道子毕竟只是一个画圣,并没有管理大型组织的经验,自然不知道经过合理的动员和奖励机制,人作为一个群体所爆发出来的合力会有多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