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35章
  • 下载
  • “老吴,如果你帮我炼成这个芥子袋,后续功德应有尽有。”雷长夜适时地提醒一句。

    “嘿嘿,我也非常好奇,炼成这芥子袋你要用来干什么?”吴道子笑着说。

    “老吴,你什么时候开始重画天地熔炉图?”雷长夜趁机问,“等到炼好此宝,我的安排你自然就会知道。”

    “我在做画之前,需与天地神明沟通以得神性,方可完成此天成之作。你该知道我需要什么吧?”吴道子双手一抬,袍袖翻飞,一副楚中狂士的恣肆之态。

    “不就是想喝酒嘛。”雷长夜撇了撇嘴,“我这就去给你拿。”

    雷长夜再次走出操舵室的时间,已经是他悬红三日之后。当他来到会川分坛主厅里的时候,紫馨、宣锦和余怀仁全都围了过来,人人神色严肃。

    “怎么了?”雷长夜有些吃惊。

    “钱快不够了。”余怀仁苦着脸说。

    “啊?”雷长夜略感震惊。悬红不过三日,他可是带了足足十万贯金饼子,还有数百新天雷符,足够撑一阵子了。

    “是这样,这一阵子小巫兽出来的比较多,我们收到大量的二品和三品巫核。消耗的全是钱。现在分坛里存了上千二品巫核,数百枚三品巫核,钱已经花出去快6万贯了。”宣锦沉声说。

    “四五品巫核呢?”雷长夜忙问。

    “还没有收获。”宣锦摇头道,“我到处找过了,看来四五品巫兽还没被动员起来。”

    “看看有没有白银义从想要兑换新天雷符,我们可以用内部价三百贯一副新天雷符暂时赚点钱周转,放心,不久之后,我们的资金就会回笼。”雷长夜笑着说。

    “也只能如此了。”余怀仁沉重地叹了口气。他当了巴山帮帮主这么久,从未在这么短时间花出去过这么多钱,感觉人都老了好几岁。

    “余兄不必过度担心钱财,有我在,蜀武盟只会越来越富,不会越来越穷,再过一段时日,便可见分晓。”雷长夜用力拍了余怀仁的肩膀一下。

    “当然。我绝对相信主上。”余怀仁终于笑了出来。

    “雷兄,你的二郎剑相当好用,我用它以一敌五,效用若神,从未打过如此畅快的仗。”见雷长夜解决了困难,宣锦也轻松了下来,忍不住开口道。

    “这剑已经快要进阶三品,你多打些巫核自备,等我忙完这阵子,帮你再炼一炼这把剑,争取把它炼上三品,这样这把剑就不用换了,可以一直用到你完成复仇大业。”雷长夜随口说。

    “雷兄……”宣锦深深看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郑重拱手道,“有心了。”

    “雷兄~~~~~~!”一旁的紫馨突然一把拉住雷长夜的胳膊。雷长夜浑身汗毛倒竖。

    “我听说你还有三郎剑,四郎剑,五郎剑什么的?”紫馨紧紧抱住他的胳膊。

    “那些都只是准法宝……”

    “准法宝我也要。我要把它炼成二品法宝,然后让它们生小的!”

    紫馨的话让余怀仁和宣锦都转头走开,找没人的地方凌乱去了。

    雷长夜很想抬起脚来,把紫馨踹到天花板上去。但是他的脑中界面突然一动。他闭上眼睛揉揉眼皮,趁机观看,赫然发现紫馨居然又向他刷了354玉符的好感度。

    无奈,委实无奈!

    “馨儿,既然如此,给!”雷长夜从盟宝里找出他随身带的三郎剑。

    “雷兄,不如你帮我把它炼成二品法宝吧。”紫馨眼睛顿时亮了,立继续得寸进尺。

    “嗯……”看着她火热的目光,雷长夜突然发现军心可用啊。如果他能够把这位蜀山萌的会长积极性调度起来,等于让蜀山萌数千会员更积极地为自己打工。一个游戏里的玩家热情调度起来之后,他们产生的合力是非常恐怖的。

    “馨儿,其实你御剑之术上没有什么天分,就算得了一分为五的二郎剑,恐怕只会伤到自己啊。”雷长夜语重心长地说。

    紫馨顿时脸垮了下来。她确实遇到了这个问题。她使的回风舞柳剑和宣锦一比,那简直差得不是一个层次。宣锦领悟了回风舞柳剑的精髓,剑法大成,即使没有二郎剑,以一柄凡剑施展,也能御剑如神。

    同样使剑,紫馨就心浮气躁,无法沉心领悟剑道,脑子里总是一些飞扬跳脱的想法,与剑道很不相符。

    “馨儿,我看你玄阴鞭法使得反而更好,九幽白骨鞭用得出神入化。”雷长夜提醒她。

    “但是,使剑英姿飒爽,特别有感觉啊。”紫馨想到宣锦的剑法,一脸艳羡。

    “馨儿,有没有想过做驱灵师?”雷长夜问。

    “驱灵师?”紫馨偏头思索。驱灵师八派弟子都有人担当,大部分是为师叔、长老或者本派宿老看养驱策镇山灵宠的。在很多江湖上的门派争锋之中,本派长辈高手不好出手,驱灵师就会驱策长辈高手收伏的灵宠与敌人激战,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所以江湖上对于驱灵师表面上都是嫌弃和不屑,私底下满满的艳羡和嫉妒。

    每一个江湖弟子都有一个表面上想要做的职业,这些职业各式各样,而私底下大家都有一个最想要做,却说不出口的职业,那就是驱灵师。

    “雷兄,你是有门路让我做蜀山哪个宿老的牧童吗?多丢面儿啊。”紫馨扭捏着说,但是她耳朵已经大了一圈。

    “我的意思,给你一只属于你自己的灵宠。”雷长夜微微一笑,小声说。

    “嘶……”紫馨差点岔气。

    驱灵师之所以被江湖各大门派弟子表面上所不齿,就是因为他们驱策的都是别人收服的灵宠。这就像是暴发户的儿子拿钱来砸人,虽然人人羡慕,但是万人唾骂。

    如果驱灵师驱策的是属于自己的灵宠。那完全就是另一个档次。相当于自己创业又发家致富了的励志典型,只会赢得整个江湖毫不掩饰的崇拜。

    但是,自己驯服一只灵宠太难了。就别说各种桀骜不驯的山妖精怪,异兽巫兽了,找一只野狼来驯服成宠物都难得要死。不知道多少怀揣这个梦想的有志少年被灵宠搞成自闭青年。

    “雷兄,我宠物缘可不是很好。真的行吗?”紫馨的手指头差点插进雷长夜的胳膊里。

    “一切皆有可能。”

    第一百九十章 天地熔炉图

    雷长夜对于芥子袋升为五品法宝后的定位,就是降妖加上融妖,不算上里面的洞天福地,勉强算是个小炼妖壶。

    炼出来的妖魔如果都像镇妖葫芦里的天吴一样,那岂非可以随便送人。这也是雷长夜敢夸下海口的原因。不过暂时他不敢说太多,生怕立个fg直接把芥子袋的福运给消了。反正,如果真的失败了,顶多把三郎剑炼好了给紫馨就是。

    把紫馨打发走之后,雷长夜终于想起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他找到白银义从司司库米竹,从他保管的盟宝袋里拿出了一个专门放饮食酒水的袋子。

    这里面装的是雷长夜在闪金镇蜀秀食肆里办的酒食,包括足足几十坛烧春酒,还有配套的下酒菜,多为易保存的零食。本来这些美酒是为黄鹤兄准备的,不过它的画圣爹要,自然要优先给长辈喽。

    雷长夜拿好盟宝袋,回到飞鱼大娘船上。此时的吴道子已经通过土水两系道法将宝宗为他准备的作为颜料的宝材全都研磨成粉,用水过滤,以胶相融,制成了十来盆不同颜色的颜料,在地上排成四排,看起来五光十色,鲜艳迷人。

    雷长夜感觉这些颜料色泽之鲜亮,已经超过西胡旗幡之画,不禁感慨唐人对色彩的追求和热爱,也对吴道子画出天地熔炉图信心百倍。

    他从盟宝袋里取出烧春酒在屋子里摆了一排,又要取出下酒菜,却被吴道子拦住。

    “不用取菜,我一向以画下酒。”吴道子傲然道。

    雷长夜抿了抿嘴,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啊。

    吴道子来到雷长夜摆放的烧春酒坛前,拍开坛封,倒了一大海碗,举起来喝了一口,顿时砸吧砸吧嘴,发出满足的叹息:“想不到巴蜀中人竟有如此佳酿,此真神来之酒也。”

    他一口喝干海碗中的酒,双手捧起酒坛,咕咚咕咚咕咚一口气将酒坛中的酒喝了个干净。酒从他的嘴角哗哗漏出来,浸满他的前襟。他仰天大笑,竟然脱下蓝衫,攥成一团,在空中一拧,浸在衣衫中的酒水一滴滴挤出。他仰头张嘴把酒全部接住。

    喝得兴起之后,他抖手一甩,将蓝衫抛到一边,侧卧而躺,手拿粉本,开始构思。

    片刻之后,吴道子的脸色越来越白,刚才痛饮之时脸上浮现的红晕全部消失,眼睛越来越亮,神光灿然,令雷长夜不敢直视。

    吴道子甩手丢开粉本,用手一指平铺在小几桌案上的九色鹿皮。这张九色鹿皮突然浮空而起,在他的面前凌空悬挂。

    吴道子从他准备好的炭笔中选了两根细笔,一手一根,在鹿皮上飞快地绘制底稿。

    他的左右双手一手画天庭,一手画地府,人从左到右犹如奔驰一般走了一趟,一气呵成画完天庭地狱诸般形状。然后双手合拢,此起彼伏,犹如织布一般将人间万世巫妖人演进之景勾勒出来。

    等到三部分画稿画完,他又勾勒出环绕三界的祥云冥印,诸般幻境。

    如果换做常人制作这种鸿篇巨制,怕是经年累月都无法完成。

    但是吴道子出笔如神,兴之所至,龙蛇起舞,风飘雪卷,一张繁复精细,奇诡宏大的底稿已经在呼吸之间完成。看得雷长夜头昏目眩,两眼发花,连站着看都做不到,只能跪坐在地,屏息观看。

    等到所有底稿完成,他将宣城诸葛笔在桌案上从大到小排成一排,然后一只手抓起三杆笔,分别蘸上不同颜色的颜料,开始一点点着色。

    这个过程即使是神仙中人吴道子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过他仍然显示出了惊人的技艺,他竟然可以一只手使三杆笔连续对着不同景致、人物衣着和周围事物着色添彩,两只手就是六杆笔,速度是寻常画工数倍以上。

    即使如此,吴道子也足足忙了三天三夜才终于将天地熔炉图全部敷彩上色。幸好他身上有玉符的充能,否则以他以前的形态,早已经尸解三次。

    然后,吴道子拿出两根描笔开始勾勒画上天庭神将、地狱刑官、各种神兽妖魔的五官轮廓、手足、衣着外型。

    这番描画又持续了两天两夜。吴道子每到画得疲乏之际,就坐下来痛饮烧春酒。刚开始是一次喝一坛。但是在画作越来越接近完成之时,他一次要喝足足四坛,越喝精神越旺,仿佛有神佛在心,全身洋溢着无穷的活力。

    等到勾定完毕,吴道子将石膏打稀,装入雷长夜为他找来的皮囊之中,一点点挤成条状,堆到画卷的景致人物之上,展成图案线条,以一口真气吹干,再以金粉和金箔缀饰。

    这个过程虽不长,但是格外消耗精力,他持续做了几个时辰,从未在雷长夜眼前出过汗的他,此刻竟然大汗淋漓。

    到了最后完成之前,吴道子以笔在人物、神兽和妖魔的眼鼻嘴处勾描高光,点睛提神,这个步骤显然是整副画卷最关键的一步。吴道子神色肃穆,全程只用右手,手中只握一杆笔,手上青筋暴露,眼中神采飞扬,气势摄人。

    画卷之上,凡是被吴道子点过睛,勾过鼻的生灵都开始散发出威严肃杀的神明气息,令人望而生畏,俨然生出五体投地之心。

    雷长夜跪坐在地被一重重越来越强烈的气息死死压制,根本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如果他不是练过无数硬功,此刻已经被这气息压制得口鼻喷血,昏迷不醒。

    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了天地伊始,万物初生的光景。蛮荒之中,巫兽横行,上古大巫充斥人间。人间分为两界,明界巫神诞生,暗界巫魔降世。巫神化为诸天神兽,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妖神,巫魔化为地狱妖魔。

    妖神化为人界祖师,繁衍出人类,人间巫族转化为妖族。妖人两族开始竞争蛮荒的统治权,妖族与人族战与和,和与战,两相交替,恩怨纠结,漫漫数千年。

    最终妖族至尊随暗界坠入地府,成为刑官,人界祖师随明界升入天庭,化身神仙,人间只剩人族孤独地存在,茫然不知每个人在灵魂深处都住着一只妖。

    这个世界目前的主人人类,只是天地熔炉仍然在熬炼的半成品。天地之间,万物可炼,万物可变,万物相通,众生平等。

    这苍茫而宏大的图景,让雷长夜格外感到自身的渺小无依。

    当吴道子手指一卷,悬浮空中的九色鹿皮开始朝中间收拢,化为一枚大茶壶一般的外形时,雷长夜猛然感到,这大茶壶的形状竟然有一点像蓝海星的样子。

    “缝袋!”吴道子一声霹雳雷霆般的断喝。

    因为画卷收拢,刚才压制雷长夜的所有神明气息都消失无踪。他顿时从仓皇失措中清醒过来。

    他连忙从宝匣中拿出收藏好的鹿毛制缝线,以缝针穿线,动作灵活地将芥子袋的数个袋缝缝合。

    吴道子等到他缝好线,迅速将早已经写好的数个符箓贴到缝线之上。这数个符箓颜色鲜艳,制作精妙,犹如唐卡一般美丽。他将符箓贴到每一条芥子袋的缝合线上,这些缝线顿时化为五色烫金的封印,牢牢将芥子袋镇住。

    “小雷,这裁缝手艺相当好啊!”吴道子大声赞叹。

    “老吴,你的画才是真的好。”雷长夜由衷地捧了他一句。

    “不是我画的好。此画受命于天,以我手成之罢了。”吴道子感慨地说,“可惜,缝成芥子袋,却是只能给被炼制的生灵所见了。”

    “老吴,这天地熔炉图既成,是否可以开始炼造了?”雷长夜忙问。

    “哼哼,你还没发现吗?”吴道子微微一笑。

    “发现什么?”

    “我在绘制这天地熔炉图的时候,炼制已经开始了。”吴道子严肃地说。

    “什么?”雷长夜真的吓了一跳。他从未听说过不用炼炉和宝焰炼制法宝的事情。

    “此画因为多了仙人居所,致令数十年间炼制它的宝气聚集此地,毫无作用。我在抹消了仙人居所之后,这些宝气均匀覆盖在整副画卷之上,我们虽然没有起炉炼造,宝气本身的浸淫就是一种炼制。”吴道子笑道。

    “那么你在这画卷上作画……”雷长夜关切地问。

    “随着我的作画,这些宝气一点点渗透进了画卷的每一个角落,彻底融入了我笔下的天地熔炉图,不停浸润强化着的这副宝卷的精魄。等到我的画作完成,这副宝卷的精魄已经到了即将突破的边缘。”吴道子得意地说。

    “这么说,只要开炉炼制,这芥子袋的炼成近在咫尺?”雷长夜大喜。

    “嗯,不过这个过程,必须让我把控。因为在我作画的时候,九色鹿皮的原始主人精魄与我赋予此卷的全新精魄融合一体,我可以清晰地把握到精魄所在。让我去宝宗十子图中吧,以如意炉和八宝琉璃幡,我只需一天左右就有把握把它炼成。”吴道子自信地说。

    “好,我立刻准备!”雷长夜立刻从随身的盟宝中拿出移山阵和宝宗十子图,启动了阵法。然后他掏出了如意炉递给吴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