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34章
  • 下载
  • 吴道子摆了摆手:“我当然有办法。说起改画,我乃当世第一人。这鹿皮画卷上的天地熔炉图,一看就需要用壁画之法斧正,若是任何当世胜品,我自然可以用颜料覆盖仙人居所,另做新图,但是这副仙人居所乃是炼制者损耗数十年功力凝练而成,自成一体,若只用颜料覆盖,只是掩耳盗铃罢了,必须直接抹消。”

    “莫非此画精魄与法核没有合为一体,正是因为这一处仙人居所的存在?”雷长夜追问。

    “应该是了。”吴道子看着这处仙人居所,怎么看怎么碍眼,嫌弃得直咧嘴。

    “如果用道法可否抹消?”雷长夜忙问。

    “自然可以,但是这道法怕是要真正的天人之法才可以。当然,用颜料覆盖也可以抹消的。”吴道子说到这里微微一乐。

    “哦?用什么颜料?”雷长夜大喜。

    “那就是用女娲补天的五彩石做成的颜料,天都能补,何况是这一处仙人居所。”吴道子说完又是一乐。

    “老吴,你别逗我!”雷长夜无奈地说。

    “小雷,你这小子手里宝贝不少啊,这副鹿皮要是缝成袋子,那可是内有乾坤,潜力无穷!”吴道子眉飞色舞,一脸狡猾。

    “老吴,你莫非有事相求?其实这并非我的法宝,而是我蜀山派宝宗镇宗之宝。我只是想要为本派做些贡献,所以答应了宝宗宗主为其炼制。”雷长夜一看就知道吴道子明显知道抹消之法,却在这里逗闷子。

    “哦?竟然还不是你的?”吴道子不感到失望,反而格外惊喜。

    “是啊。”雷长夜点头道。吴道子能掐会算,说谎是没有意义的。

    “嗯,小雷啊,你真是福缘到了,你我相遇,果然是百世的缘分。”吴道子大喜,“如果你想要抹消这仙人居所,我确实知道方法。我还可以帮你画成完整的天地熔炉图,助你炼造绝世之宝。但是想要做到这一切,我必须拥有真正的天人之力。”

    “果然在这儿等着我呢。”雷长夜微微一笑。自从知道吴道子和黄鹤打架,他就猜吴道子肯定想要也来这一下。

    “莫非老吴需要我给你充一充法力?”雷长夜问。

    “正是如此!”吴道子精神一振,连忙说,“小雷,我必须再升一个境界,才能施展天人之法,抹消这一处仙人居所,重构整幅图画。而且,我升入大九品……”

    “大九品!?”雷长夜失声道。这岂非比掌门的境界还要高?这世上果然有中九品、大九品、九品巅峰和……十品?

    “没错,大九品就是天师之身,足以施展天人之法。而且,如果小雷你想要把这件宝物从宝宗手里拿过来,我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吴道子自矜地说。

    “哦?”雷长夜有些惊喜。虽然他对芥子袋的利用,只在会川府。不过这件可以反复降妖的宝物如果能够随时调用,倒也是一件可以利益最大化的好事。

    “你要知道,大九品已近仙,可以行托梦之事,凡是被仙人托梦者,都是有求必应的。”吴道子淡淡地说。

    “原来如此……”雷长夜点点头,那只黄鹤果然是你的鹤儿子啊。

    第一百八十八章 筹备传世画

    雷长夜并不是一个喜欢冲动消费的人,虽然吴道子说的天花乱坠,但是他却需要听一听吴道子全盘的计划,包括成为大九品仙人后,需要准备什么材料才能开始构图作画,完成画品之后,如何才能炼制芥子袋。

    吴道子知道雷长夜生性谨慎,在他追问之后,索性把自己对于重构炼妖图的所有设想都详细说了一遍,而且当即用白描的手法在一张竹纸上画了一份粉本。

    雷长夜看完之后,顿觉大开眼界。国人作画,自宋之后,以寡淡为美,色彩逐渐单调,寄情山水之作大盛,人物画势危,但是在唐代。浓烈的色彩,丰满的人物却是每一个画家都重视的绘画技巧。

    吴道子所画的粉本构图大胆,想象力丰富,人物和异兽形象鲜明,暗合佛道两家的典籍叙事,将一副天地为熔炉,时光为火焰,万物为素材的太古巫妖人繁衍进化之景,一画收之。

    雷长夜感到,如果此画完成,其鲜活生动,栩栩如生处,尚要远远超过吴道子的地狱变相图。

    看着这幅画卷,雷长夜终于下定了决心,哪怕用光了玉符,也要让吴道子把这幅画画出来。如果他拿到这枚内嵌此画的芥子袋,这中间的价值足以和山河仙隐图等量齐观。

    退一万步说,哪怕吴道子说的都是骗人的,光是把这幅画画出来传世,就足以价值连城。

    雷长夜迅速思索了一下吴道子作画的步骤和材料,决定先帮助吴道子把画笔和颜料搞到手。

    吴道子要涂改芥子袋鹿皮上的天地熔炉图,就必须在原画基础上再创造,很多原画的模糊晕染之处需要涂抹、遮蔽、修改,这都需要类似壁画的颜料。

    吴道子对于色彩极为敏感,要求的颜料品质都极高,全都是极为稀有的矿产,而画笔则需要宣城诸葛氏特制的各式兔毫笔。这些都是雷长夜手头上根本找不到的东西。

    这些都需要先解决,然后才能开始做犹如马拉松一般艰难的玉符充值。否则充值之后,他累成半个死人,根本没办法去办货。

    与吴道子敲定细节之后,雷长夜立刻走出操舵室,纵身跳下大娘船,直接去找宝宗九子。

    这群蜀山第一流的匠造高人自然是一刻也闲不住的,在左右无事的这段时间,自己找来茅草和木材,在大娘船前做了一个精巧的草庐,九个人就在草庐内打坐修行,倒也颇为自得其乐。

    雷长夜刚进入庐中,宝宗九子立刻都从打坐中睁开眼睛。

    “洛宗主,我已经做好了全盘的炼宝计划,不日就要开炼。但是在炼制之前,我需要将天地熔炉图勾画完全,改去仙人居所。我需要一些非常难以寻找的矿石和材料做颜料,还需要一些特制的画笔……”

    雷长夜将吴道子所提出极品矿石和画笔种类详细叙述了一遍。

    宝宗九子犹如在听天方夜谭,都张大了嘴半晌合不拢。

    “长夜师侄,这宣城兔毫笔我这里有全套的,是我多年的珍藏,有笔有刷,专门用来勾画修复一些西胡旗幡画类的法宝。如果你想要的话……”洛修贤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舍之色。

    雷长夜知道作为宝宗大师,勾画法宝的画笔可以说是他的命根子。幸好,他也预估到洛修贤等人的反应。

    “洛宗主,我已经依照修改的计划画了一个粉本,还请宗主和各位师叔师兄斧正。”雷长夜立刻从怀中拿出吴道子亲笔所画的粉本,双手呈上。

    “长夜师侄尽管放手施为……”洛修贤虽然嘴上这么说,身体却诚实地拿过了粉本,低头细看,这一看就把他迷住了。

    点金三仙和五福星也好奇地凑过来,凑在一起观看。吴道子大胆离奇的想象力和气势磅礴的构图瞬间俘获了他们的全部心神。九个人同时伸手拖住粉本,犹如托住一枚至高无上的圣杯,仿佛朝圣般的虔诚慎重。

    洛修贤缓缓跪坐在地,与众人一起托着粉本仔细观看,此时他们已经不是在检查粉本构图是否合格,而是因为心神被这副神之画卷摄住,怎么也挣扎不出来。

    雷长夜跪坐到他们面前耐心等待。直到两炷香之后,围观此画的宝宗九子每个人的额头都渗出一丝丝细汗,终于从粉本的情景中挣脱了出来,人人脸上都有一种两世为人的澄澈感。

    “长夜师侄,请受我一拜!”洛修贤放下粉本,突然对着雷长夜躬身拜下。

    “洛宗主,万万不可!”雷长夜吓得扭开身子不敢受礼。

    “我在宝宗苦修数十载,从未见过如此出世又入世,天庭地府,人间万世一画而成之作。如若将此卷画成,即使芥子袋未能炼成五品法宝,长夜师侄当与此卷名垂千秋矣。”洛修贤激动无比地说。

    “雷师兄(雷师侄)当为吾师矣!”宝宗八子也激动地同声道。

    “各位师叔师兄,此画实为掌门承天所授而作,我只是以粉本将其呈现全貌,当不得此赞啊。”雷长夜连忙说。

    “长夜师侄谦逊了。不愧是掌门的……”洛修贤差点把“亲儿子”说出来。

    “那个……”他咳嗽一声,“我愿意把珍藏的宣城诸葛九竹笔赠予师侄,请一定要把此画完成。至于颜料,更不是问题,成师弟!”

    点金三仙中的成长老立刻拿出随身的盟宝袋:“雷师侄。你所要的石膏、涪陵丹砂、金粉、金箔、上品点黛、雌黄、孔雀石、锅烟子、玳瑁、白胡、蜃灰、炭黑我们这里应有尽有,至于天材地宝……”

    “所有的天材地宝都给长夜师侄,在如此法宝之前,任何一点保留都是对天地的不敬!”洛修贤严肃地说。

    “宗主师兄所言甚是。”成长老、于长老和王长老同时把自己保管的盟宝袋呈上。

    “多谢洛宗主和各位师叔师兄,我必不会辜负大家所托。”雷长夜拱手行礼,将盟宝袋收好,与他们道别后,快步回返操舵室。

    这一次与宝宗九子的会晤,比他想象得还要顺利,宝宗因为修补西胡旗幡画宝,正好有了吴道子想要的所有极品颜料,甚至连最难搞到的宣城诸葛笔也搞到手。再加上宝宗收藏的海量天材地宝,炼宝成功的可能性大大提升了。

    他回到操舵室,拴上门,再次检查了一番幻真符和幻真法阵之后,来到吴道子面前,把宣城诸葛笔,和几个盟宝袋都堆放到他的面前。

    吴道子将盟宝袋里的东西倒出来,找到了他所需的所有矿石原料,满意地点点头:“想不到蜀山宝宗对于壁画和旗幡画研究精深,殊为不凡。”

    “老吴,一切准备就绪,我要开始充法力了,你做好准备。”雷长夜神色严肃起来。这可能是有史以来他最豪华的一次氪金,简直等同割肉,还要面对可能氪光家底还一无所获的风险。这让他难以轻松应对。

    吴道子的脸色也严肃起来。他的修道之路可谓异常艰辛,好不容易画出山河仙隐图,结果没有画自己就钻进画卷,作为一点神识修炼了足足百年到达中九品。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主人,有了画中身。如果这位“神通广大”的主人竟然能以先天秘法为他的画中身充法力,让他更上一层楼,那么他梦想的仙人之身,就近在眼前了。面对如此人生重大机遇,他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雷长夜双眼紧紧盯住吴道子的眼睛:“无论发生什么,万万不可闭眼。”

    “嗯!”吴道子睁圆了眼睛。

    雷长夜默默思索着支付数“1000玉符”,提聚体内近先天之气,一道青光从他额间冒出射入吴道子眼中,一股气势磅礴的法力瞬间在吴道子身上洋溢开来。

    雷长夜身子一软,躺倒在地。他对于这种耗尽真气的感觉已经熟悉。躺在地上休息了一炷香,他又爬起来,盘膝调息理气,默默恢复真气。

    雷长夜对面的吴道子此刻正在闭目潜修,迅速消化这突如其来涌入的神奇法力,感受着自身境界的快速提升。

    两人相对无言,默默运功。五个时辰之后,雷长夜调息完毕,再次启动支付程序。

    又是1000玉符转眼耗尽。

    雷长夜再次摊倒在地。吴道子又进入了漫长的法力消化期。

    五个时辰的漫长时间过去,雷长夜发现天又亮了。他再次经历了一天一夜未曾合眼的忙碌。

    他闭上眼,再次充了1000玉符,随即躺倒在地,这一次他实在太疲倦了,直接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他突然感到有巴掌打在自己脸上,啪啪作响。他顿时心头一惊,怎么睡过去了。他猛然睁开眼睛,发现吴道子还坐在他的面前。

    “老吴,我睡了多久?你怎么还在?不需要进画补充法力吗?”雷长夜连忙一咕噜坐起身。

    “嘿嘿,暂时不用。”吴道子笑嘻嘻地看着他。

    雷长夜看了看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白光闪烁,显示他在外面一天一夜并没有尸解而化的迹象。

    “老吴,我需要再调息五个时辰才能再补充法力。”雷长夜疲惫打了哈欠。

    “不需要了。”

    第一百八十九章 重构炼妖图

    吴道子的话让雷长夜浑身一颤,不知道是喜是忧。他才给吴道子充了3000玉符。他给黄鹤充了3000玉符,它从小七品升入八品。但是吴道子的情况可是从中九品升到大九品,从七品到九品,跨越两个大境界,修行者的消耗是呈几何级数递增的。

    雷长夜早就做好了充光14500个玉符,却还需要补充的困境。现在只充了3000枚玉符,怎么就不需要了。

    雷长夜顿时想到了两个可能:一个最大的可能是吴道子看到自己消耗如此之大,知难而退,一个可能当然是他到了大九品,不过不该这么简单才对。

    “老吴,怎么不需要了?”雷长夜担心地问。

    “嗯,因为我有点累,来不及吸收你的法力。”吴道子愁眉苦脸地叹口气。

    “啊?”雷长夜咧了咧嘴。这吴道子不就是运气消化法力吗?他这么辛苦都没叫累,他只管吃还嫌吃得太饱?不能忍!

    就在这时,吴道子从小几桌案上拿九色鹿皮朝雷长夜一展:“没想到天人之力消耗如此之大,我为了抹去这仙人居所,差点把自己榨干,唉。”

    “嗯?”雷长夜瞪圆了眼睛,扑到九色鹿皮前,急切地查看。

    天地熔炉图之上那个最为碍眼,最为占地方的仙人居所神奇地消失了。它所占的地方隐隐约约出现了天庭与神将的形象。在仙人居所之上无法消散的冲天宝气,如今在天庭附近晕染变淡,化为五彩祥云笼罩天地。

    整副画卷自此宝气均匀分布,与各处景致完美融为一体。雷长夜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九色鹿皮发生了奇异的变化。景色变得更加深邃,隐隐约约有了浸淫之感,神将与刑官的形象似乎随时会破卷而出。画卷上流云,似乎真的在流动。

    看着这幅奇异的画卷,雷长夜感到自己的心神处于一种宁谧安详的境地,再也没有了犹疑不妥之感,仿佛在看着一幅自天地初生就存在的理所当然之物。

    “精魄与法核融为一体了!”雷长夜冲口而出。

    “哼哼,你光看出这个吗?”吴道子不满地问。

    “呃,哦!恭喜老吴,贺喜老吴,如今该是大九品了吧?”雷长夜惊喜交集地脱口问。

    “哈哈哈哈……”吴道子仰天大笑,欣喜异常。雷长夜看着他得意忘形地大笑,暗自惊叹,这厮果然已经是天师了。一般人这么笑,又笑这么久,一定会笑出猪叫声的。

    雷长夜闭上眼睛看了看自己的脑中界面,玉符数竟然还有11500个。他真的只花了3000玉符,这可能吗?

    “老吴,你是不是卡在中九品边缘很久了?”雷长夜灵机一动,忙问。

    “那当然。要不然我也不会厚颜求你来为我充法力。我在这个境界卡了足足一百年,后来得了画中身,一直在苦心求突破。”吴道子说到这里感慨地叹息一声,“本来光是充法力,是不可能帮助我突破的。不过你这些日子用我的鹤儿子做了好多大事,救下数万巴蜀工匠……”

    “哦,积功德了?”雷长夜恍然大悟。

    “没错,我最近一直遥感大九品之境就在眼前,连做梦都在想这件事。现在借着你身上的先天一气,我终于一鼓作气冲上了这个境界。”吴道子心满意足地揉着肚子,“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