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33章
  • 下载
  • 于长老和王长老连忙扶起方长老出门去推拿活血,以免他们影响到雷长夜的操作。

    “我出去看看方师弟。”洛修贤感到自己也承受不了这个刺激,背着手出门。

    “好了。”就在洛修贤刚出门的时候,雷长夜终于用力两根长针挑开线头上的死扣,用手一扥一条缝线,将它从芥子袋上抽出来,芥子袋的袋皮张开,犹如裂开的石榴,露出里面的光华。

    屋外的洛修贤和于长老、王长老同时钻进门来,伸着头观看。

    芥子袋里面露出的光华赫然是八卦炼化炉中常见的宝焰之光。

    “喔……”除了方长老以外的宝宗八子同时发出了由衷的惊叹。

    雷长夜挑开一条缝线,信心大增,手也变得更灵活,迅速挑开剩下的几个线头,拆掉缝线,一根根摊在长桌之上。芥子袋犹如剥开的橘子皮,被摊在桌面上,形成了一幅辐射状的画卷。

    宝宗八子和雷长夜挤在一起贪婪地看着芥子袋内部的图样。

    果然和雷长夜预料的一模一样,芥子袋内部的图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本来是一方混沌未名的天地,如今却化为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热气蒸腾,烈火焚烧,零星有地狱的恶兽和冥府的刑官从烈焰中冒头,怒目横眉,喷吐火焰,宛然一派天地熔炉的气象。

    这些影像和图案以水墨画的形态出现,形象和纹路非常模糊,只是隐隐约约,犹如晕染的景致。

    在这副天地熔炉之上,还有一个小小的空间,出现了隐隐约约的仙人居所。在仙人居所之上,宝气冲天,宛若无数宝焰在画卷上燃烧。芥子袋打开之时的宝光,都是从仙人居所处放射出来的。

    蜀山掌门和宝宗诸君七八十年来不断消耗海量天材地宝锤炼芥子袋,这些宝焰之力催生了芥子袋原始图样发生了一连串的变化。但是,因为芥子袋进化方向与宝宗诸君念诵的炼宝咒文不符,令图样朝着两个方向演变。

    符合芥子袋特性的变化令整个图样成为一幅天地熔炉的景象,不符合芥子袋特性的变化凝聚为一处小小的仙人居所图样,在这上面的凝聚了大量没有发挥作用的宝焰之力,这些宝焰之力化为冲天宝气,终日燃烧。

    看到这种两极分化的现象,宝宗八子无不发出了恍然大悟的惊叹。雷长夜的猜测果然是对的。芥子袋根本不适合炼成仙山福地。这才是芥子袋七八十年都没有炼成的原因。

    “受教了,长夜师侄,你果然法眼无误,判断正确。这几十年……唉呀!”洛修贤一想到几十年苦炼至宝却用错了力气,顿时感到一阵掏心挖肺的难受。

    “雷师兄见解独到,出手不凡!”五福星同时拱手,心悦诚服。

    “……”点金两仙看着九色鹿皮上那一处巴掌大小的仙人居所,都摇头叹息。他们何尝不是花费了几十年心血却一无所获,更不要提他们消耗的惊人宝材。真要较真算起来,他们宝宗就是蜀山的金钱黑洞啊。

    雷长夜抿嘴不语。他觉得这件事其实不应该怪宝宗九子。他们也不知道上古至宝并非五品法宝,而是人间没有存货也没有记录的六品。这就像掌门也不知道至高者其实只是小九品,世上竟然还有中九品的境界。

    “长夜师侄,我们果然炼错了,这芥子袋就该成为降妖葫芦一样的宝物,你看还有挽救的可能吗?”洛修贤虚心地问。

    “我们需要把这块仙人居所抹消重画,再以走笔成真术将这副隐隐约约的天地熔炉描画分明,令整副画卷浑然一体。最后缝合芥子袋,重新炼制。”雷长夜沉声说。

    “这个……走笔成真术,我们……都不会。蜀山会走笔成真术的恐怕只有掌门了。”洛修贤为难地说。

    蜀山祖师书画双绝,下笔如神,那是有了名的,走笔成真术是他天生就会的法术之一。所以他才有本事做出芥子袋的雏形。

    “不用劳烦掌门师祖,我也会走笔成真术。”雷长夜笑着说。

    宝宗八子顿时用无比异样的目光看着雷长夜,一副“你是不是掌门私生子”的表情。

    “洛宗主,我已经把整个炼制过程说清楚了,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我立刻开始依照我的方法炼制。”雷长夜拱手道。

    “这一整套炼制手法光是听着就让我觉得思路顿开,云开日现。我觉得按照这个方法炼制下去,必有收获。不过……长夜师侄你不需要我们从旁协助吗?”洛修贤关切地问。

    “因为我需要动用走笔成真术和特殊的炼制手法,外人插手反而会弄巧成拙,所以在炼制过程中,我会独自进行,绝对不能有任何打扰。洛宗主如果不放心可以在大娘船外为我护法,但是万万不可进入我的炼宝之所,一旦有任何打扰,前功尽弃不说,很可能会毁掉宝物。”

    雷长夜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严肃之极,令宝宗八子悚然动容。

    “既如此,我会率领宝宗弟子在船外护法,谁也不会放进来,你尽管全力炼制。”洛修贤干脆地点头。

    剩下的宝宗七子面面相觑,都是无奈点头。明明是宝宗的嫡系,却在炼制手法上不如符宗弟子,这件事让他们感到有点丢脸。不过,想到雷长夜也许是掌门“亲儿子”,他们心里多少好过些。

    与宝宗九子敲定炼宝事宜,雷长夜走出船主室,此刻已经天光大亮,到了第二天。他又是一夜未眠。

    来不及睡觉,他直接赶到了会川府官衙这个临时武盟分坛所在。此刻欧阳雄烈已经在官衙中找了房间做自己的临时刺史府。雷长夜和他见面之后,立刻拿出价值半年军饷的金饼子作为军饷,以安军心。

    欧阳雄烈还不知道万兽传檄令的事,看到这丰厚的军饷,心中大定,当即宣誓与会川府共存亡。

    雷长夜勉励他几句,立刻和他一起来到官衙中作为武盟分坛总部的主厅。此刻武盟的高层们都聚集在主厅之中,仍然对于未来巫兽的袭击议论纷纷,各抒己见,见到雷长夜和欧阳雄烈前来,都转过头来。

    “雷兄,昨夜休息的可好?”宣锦关切地问。

    “尚可。”雷长夜苦笑一下,随即将两枚盟宝袋放到主厅桌案上,“从今日起,会川武盟悬红南疆巫兽的巫核。二品巫核赏二十贯。三品巫核赏一百贯。四品巫核赏新天雷符一张。五品巫核赏新天雷符十张。如果有人打到六品巫核,武盟负责给他们弄一件等同于二品法宝的宝物。”

    “喔?”听到他这句话,屋子里正愁眉不展的众人都惊喜地睁大眼睛。

    重赏之下全是勇夫啊!刚才还在担心万兽传檄令的众人顿时把未来的危机忘得一干二净。在嶲州这么久,他们的新天雷符都损耗得差不多了,现在杀四品巫兽就有一张,这岂非可以就地取材,省去不少钱?

    要知道因为新天雷符功能强大,持续时间长,市井之间,新天雷符已经炒到千贯的高价。

    六品巫核就可以拿到二品法宝,这也相当不错。很多大玩家都自学了炼宝之学,如果有了二品法宝,再攒点天材地宝,找个炉子炼一炼,三品法宝不就入手了?三品法宝足以在大唐横着走了。就像雷衙衙主的喜怒无常,多厉害?

    “雷兄,你这是冲着万兽传檄令去的?”宣锦灵机一动,顿时猜到了雷长夜的用意。

    “没错,巫王既然想要让巫兽祸害巴蜀,我们就用悬红祸害巫兽,看看谁才是更大的祸害。”雷长夜笑着说。

    “哈哈哈,那当然是我们啦。”紫馨仰天大笑,随即尴尬地闭上嘴。这确实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雷兄,你损耗如此之多的法宝和金钱对抗巫兽,又能够坚持多久,要知道巫兽无穷无尽,金钱却是有限的。”宣锦担忧地说。

    “锦儿无需担心,这些巫核我转手就能获取更多的利益,到最后这万兽传檄令只会让我们赚得盆满钵满。”雷长夜笑嘻嘻地说。

    “哇……雷兄,真的没什么能难倒你!”宣锦关切地看着雷长夜的表情,发现他确实胸有成竹,忍不住赞叹道。

    “那是……,雷兄可是主……”紫馨咳嗽一声,“……可是我看好的人,会川府这点地方,难不倒咱们坛主。”

    “各位,”雷长夜来到余怀仁身边,“从今天起,余帮主会成为会川分坛坛主,总管各项事务。悬红一出,各地黑道高手必会纷至沓来,有的图谋悬红,有的图谋巫核,更有人会图谋咱们武盟的宝物。大家需全力帮助余帮主应对。”

    “仰仗各位了。”余怀仁拱手朗声道。

    “属下遵命!”众人诚心诚意地齐声回答。

    第一百八十七章 老吴求充值

    在发布悬红令之后,雷长夜当天回到大娘船上,开启车间图,通宵赶造白银套装,自己则抓紧时间睡了一个美美的长觉恢复精力。

    第二天早上他一觉醒来,发现四百副银符甲已经制造完毕,堆满了他的船主室。他连忙将它们统统收入盟宝袋,赶到会川分坛主厅。

    这一天里,余怀仁已经在宣锦和紫馨协助下,将武盟悬红令的消息发布到了整个会川城,军营里面养精蓄锐多时的白银义从们顿时不安分了。

    不少野心勃勃的牙兵牙将成群结队来到主厅接悬红,拿辅金,按照白银义从司经典的配置,十五人凑一个小队,蜂拥而出会川城,结伴去寻找落单的巫兽。

    而大玩家们也都被紫馨组织起来,准备集体杀出会川城南门,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狩猎,让那群散兵游勇般的牙兵牙将见识一下玩家的威力。

    就在这时,雷长夜正好赶到主厅,拦住了一身银装准备出去浪的紫馨等人。

    “雷兄,哎哟喂,你的黑眼圈没了!”紫馨看到他就乐。

    “咳咳!”雷长夜就当没听见,“馨儿,当初答应兄弟们的白银套装我带来了,由你发给大家吧。”

    说完,雷长夜把装得满满的几枚盟宝袋递给紫馨。

    “嘿,妙极妙极!”紫馨大喜,“我正要带大家出去围猎巫兽,有了这些白银套装,我们的威力又增了一分,米竹,拿小本本儿来。”

    “是司库名册!”米竹纠正道。

    “对对,念!”

    随着米竹端起名册,大玩家们在主厅围成一圈,都兴致勃勃等着发装备。

    雷长夜悄悄退出主厅,却迎面撞到了宣锦、宣秀、毕三泰、花萝茵和毕一珂五人。

    “师父,师娘,你们这是要出门?”雷长夜一惊,连忙问。

    “那当然,我替你想过了,徒儿,咱们也不富裕,二品法宝哪有那么多。所以决定给你省点钱,出去把所有六品巫兽扫荡一圈,免得你破家啊。”毕三泰语重心长地说。

    “师父有心了。”雷长夜忍着笑没有点破。师父这是又要出去浪了。

    “放心,我看住他,必不叫他乱来。”花萝茵也显得兴致勃勃,眼珠乱转。雷长夜一看就知道师娘是想要捞个二品法宝玩玩。

    “小师妹,你的镇妖葫芦呢?”雷长夜看了一眼毕一珂。

    毕一珂得意地把从怀里一把掏出紫红玛瑙般漂亮的镇妖葫芦:“放心吧,我的宝贝天吴,我收得可好了。”

    “嗯。”雷长夜一脸放心了的表情。看得毕三泰和花萝茵很是尴尬。现在,毕一珂因为一件法宝,已经成为比他们更强的存在,这让他们心里颇不是滋味。

    “锦儿,宣师弟,你们也要去?”雷长夜看了一眼宣锦和宣秀。

    “嗯,撤下嶲州分坛主的职责,我和阿弟一身轻松,想要出去试试剑。”宣锦拍了拍腰间雷长夜帮她练的二郎剑,俏脸兴奋得微红。

    “千万小心,宣师弟,保护好你阿姐。”雷长夜随口说。

    “嗯!”宣秀用力点头。

    看着宣锦一行人和数百银盔银甲的大玩家们有说有笑朝着会川城南门走去,雷长夜心中一阵欣慰和踏实。有这么一群人为他收集巫核,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持续不停地大炼法宝,芥子袋炼成之日,就在眼前啊。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先把九色鹿鹿皮上的天地熔炉图重绘描新,令在芥子袋中分散的宝气,凝练如一,聚于精魄核心,成其胜品。

    做这件事的最佳人选,当然是吴道子。

    他回到飞鱼大娘船,与守在船外的宝宗九子打过招呼,就进入了操舵室,将门窗关闭,召唤数十名阴将防护甲板周围和舱顶,以幻真符和幻真法阵进行双保险防护,随后点起电烛灯,将山河仙隐图打开,唤出吴道子。

    吴道子一出来就用力伸了个懒腰,在屋内小几上看了一圈。雷长夜连忙把盟宝里准备好的零食和闪金镇买来的蜀中美食放了一桌。吴道子顿时喜笑颜开,盘膝坐到小几旁的卧榻上,手抓口嚼,不亦乐乎。

    “老吴,你这几天损耗颇大啊?”雷长夜好奇地看着他。

    “哼!那个鹤儿子居然敢挑战我在仙府的地位,我一连揍了它好几天才终于把它打老实了。”吴道子眉飞色舞地说。

    “……”雷长夜脑子里浮现出黄鹤被吴道子骑在身上胖揍的样子,画面太美。

    “它刚到八品有点膨胀啊。”雷长夜笑了。

    “是啊。我揍完它之后它才知道天高地厚,躲进深山修炼去了。”吴道子笑着说。

    “老吴,我有一幅画作要让你点评一下,不知能否赐教?”雷长夜问。

    “哼哼,你小子请圣上身,不算真功夫,我不看。”吴道子笑着摆手。

    “非也,这是我蜀山祖师吕岩之作。”雷长夜从怀里掏出缝制芥子袋的九色鹿皮。

    “嘶……”吴道子看到九色鹿皮上瑰丽迷人的九色之光,倒吸一口凉气,“好强的宝气!这……九色鹿?”

    雷长夜连忙把这鹿皮的来历说了一遍。

    “给我看看,如此神迹,必有说法!”吴道子一把抢过雷长夜的九色鹿皮,推开桌面上的美食,空出一片区域,将鹿皮铺开,仔细观看。

    芥子袋内的天地熔炉图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此乃天地熔炉之景,可惜,只有地府没有天庭。这一方仙人居所,委实碍事,挡了天庭的显形之地。”吴道子贪婪地看着鹿皮上的景致,食指大动。

    “果然如此!”雷长夜长舒一口气。虽然他凭借自己炼制山河仙隐图的经验对芥子袋做了一些判断,但是准不准他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如今听到吴道子的话,和他的认知互相验证,终于有了十足的自信。

    “这幅画是从一位大能者的画作中生发出来的。可惜这位大能者在作画时,心底深意未成于画中,而藏于画意之外。数十年炼制令其画得天地灵气所钟,成为天成之作。但是炼制者不得其法,此画精魄与法核竟然没有合为一体,此实弥天之憾。”吴道子摇头叹息道。

    “老吴,还能挽救吗?”雷长夜忙问。

    “就是这一处仙人居所太过于碍事,若是能够抹去,那就好办多了。”吴道子看着这处仙人居所不断摇头。

    雷长夜心头一沉:“老吴,莫非你也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