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32章
  • 下载
  • “南巫国的巫兽千万年来都在深山大泽中出没,与南巫百姓并无太多接触,传说这是上古九黎之王蚩尤与南巫兽王们订立了盟约,并共同建立了巫族结界所致。巫兽部族一直试图突破结界,为祸人间。自从十二衙门建立以来,历代巫王都试图利用巫兽的这个心思,令巫兽为其所用”

    “这巫王难道不知道巫兽出世,不会分巫人还是汉人,只要是人,都是他们的食物?”宣锦难以置信地问。

    “巫王只认力量,只要能为其所用,巫兽吃谁,他根本不在乎。”董畴说到这里,也是一脸愤恨,“这万兽传檄令,是巫王研究出来的一种暂时松动巫族结界的法术,令各地巫兽可以肆意攻击指定区域的人族。”

    “他把万兽传檄令用在了会川城?”宣锦顿时想到了巫王的用意。

    “正是。这也是对我们杀死他三位衙主的报复。”董畴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这万兽传檄令虽然损耗法力极低,但是因为它会触动万年巫族结界,必须十分小心使用,所以巫王必须持续做法九九八十一天,才能以万兽传檄令完全打开结界。”

    “哎,我有一妙计可破这法术。”紫馨忽然眼睛一亮,大声道。

    “馨姐快讲。”宣锦大喜。

    “咱们立刻带上所有人离开会川府,躲进雷兄的大船里,让他的黄鹤带我们离开。等我们走光了,巫王看到会川府没人,自然会把万兽传檄令给停下来,然后我们再回来。他再施法,我们再走,溜死他!”

    “馨姐,你这溜的好像是我们啊。”汪芒开口道。

    “唉,你们这些小辈,尚不知天高地厚啊。万兽传檄令一出,说明巫王已经放弃北伐巴蜀,他是要在会川府开一道永久的结界之门,让源源不绝的巫兽群进入巴蜀两道,将整个巴蜀化为巫兽的场。”董畴叹息着说。

    董畴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半晌说不出话来。

    董畴看大家如遭雷击的模样,无奈地叹息一声:“百年之前,曾经有巫国部落反抗过这位巫王,结果整个部落被巫兽吃了个干净,巫王还美其名曰巫神降罪。当时巫兽之祸绵延到巴蜀,生灵涂炭。万兽传檄令也因此臭名昭著,传为诸派的禁忌。”

    “难怪我们的探马最近遭受惨重损伤,那是因为巫王在玉墟山做法之时,已经开始有接到感应的巫兽在会州府周围的原野活跃。”庞恒毅神色严肃。

    宣锦气得一拳砸在桌上:“想不到我们连杀三名衙主,大败南巫国,反而给巴蜀带来了无妄之灾。”

    “哎,我就不明白了。巫王做这种事,就不怕巫国臣民造反吗?”紫馨摸着下巴摇头。

    “南巫国以力为尊,巫兽部落冲出结界,大快朵颐,修为精进,自会对巫王言听计从。巫王会因为巫兽的拥戴,实力大增,更受教众拥戴,就算巫国平民再如何愤恨,也只能默默忍受。”董畴闭目叹息。

    “阿姐,事到如今,我们怎么办?如果退出会川府,南疆防线失守,巫兽涌入巴蜀境内,必然死伤遍野。”宣秀颤声道。

    “但是留在这里,我们就没了!”汪芒插嘴说。

    “事到如今,敌强我弱,不如暂退雅州从长计议。”毛遂忍不住说,“在这里死撑于事无补,于人无益。”

    “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控制,暂退也是无可奈何。”匡章沉重地叹了口气说。

    “锦儿,撤退吧。这件事就算是掌门,怕也难以解决。”尚香轻叹一声说。

    宣锦看了看紫馨。

    紫馨脸色阴晴不定,也没了主意。

    “各位,现在就撤,我白银义从司所做的所有义举都成泡影,相信大家也无法甘心。既然万兽传檄令需要九九八十一天才能完全启动,我们还有一点点时间筹谋。等到坛主和东方师兄带兵赶来,我们再一起商量对策。”宣锦沉思片刻开口道。

    “此中庸之举也。”匡章点头道。

    “我同意,说不定坛主有妙计也不一定,不要这么早绝望。”紫馨连连点头。

    “我也不是说反对啊,但是我们没有八十一天,只有七十一天。”汪芒连忙说。

    “那个,小莽子,要不你今晚上做探马到玉墟山探探吧,要是真的危急,咱们立刻走?”紫馨斜眼看着汪芒。

    “不用了。还有七十一天,来得及走啊。”汪芒苦着脸说。

    就在这时,在城墙上巡逻的管亥带着一帮白银义从兴奋地冲进官衙:“宣坛主,好消息,雷坛主回来了,还带来了一千白银义从司的牙兵,大局已定啊!”

    他还不知道万兽传檄令的事,所以言语间满满的开心。

    “唉”官衙里的众人都是一阵叹息。

    雷长夜率领军队运粮草进城之后,庞恒毅第一时间与他交接,承担了所有转运粮草,安置牙兵之责,同时凑到他耳边,迅速将当前困境复述一遍。

    雷长夜听完后点点头,率领余怀仁、东方朔、洛修贤等宝宗九子行色匆匆地赶到了会川府官衙。

    官衙之内,宣锦等人早就在等着他,见面寒暄之后,众人都是眉头深锁,束手无策,全都眼巴巴看着雷长夜。现在,如果还有谁能带领大家走出这个大坑,必然是他无疑。

    “居然有万兽传檄令这一手,巫王果然深不可测。”雷长夜也是第一次听说万兽传檄令这个恐怖巫法,顿时对于十二衙门层出不穷的手段心生寒意。

    “雷兄,锦儿无能,此事思来想去,完全没有破局之法,只能等你回来商议,委实惭愧。”宣锦无奈地望向雷长夜。

    “无妨,我虽然没想到巫王这么狠毒,但是既然决心夺下会川府,我早就料到十二衙门有手段要出,所以也备下了后手,大家不必着急,过得两月,我等就可高枕无忧矣。”雷长夜神色不动地说。

    “哦?!”一屋子人都看上帝一般看着他,包括宝宗九子和董畴。

    雷长夜虽然智计绝伦,但什么时候连巫兽狂潮都不怕了?这是不是有一丢丢膨胀呢?

    见到众人这副表情,雷长夜心里也是有点想笑。他想要利用会川城炼芥子袋,本来就想要借助南巫国诸多名山大泽的天材地宝炼制芥子袋。

    而吸收名山大泽阴灵之气的万千巫兽,则是宝中之宝。它们的巫核之内蕴含的天地日月之精华,纯度比大唐境内诸多异兽还要纯粹很多。

    它们自己送上门来,那自然再好没有了。

    根据董畴的描述,在巫王施法的九九八十一天之内,巫兽会陆续得到感应,聚集到会川城附近,等待杀人类的时机。这个时候,正是雷长夜悬红高挂,大肆收购巫核的好机会。

    巫王,谢谢!

    第一百八十五章 巧炼芥子袋

    在回返会川府的当晚,雷长夜就在大娘船宽阔的船主室与洛修贤等宝宗九子连夜商议芥子袋的炼制。

    洛修贤把芥子袋装在雷长夜给的盟宝里,外面还加了重重叠叠的禁制以及隐匿符文。在他的重重加持之下,外人看盟宝不但不会知道里面装着芥子袋,连这是不是盟宝都不知道。

    在拿出芥子袋之前,洛修贤和点金三仙还特意为雷长夜的船主室布置了隐匿法阵。这个隐匿法阵就是直接传承自成公兴的隐匿之法,效果相当不错,可以完美遮蔽芥子袋的宝气。不过比起雷长夜的幻真法阵还是差了一点。

    雷长夜当然不会拿出幻真法阵来扫他们的面子,还适时夸赞了几句,令点金三仙脸上都是自得之色。

    洛修贤看着这三个的脸色,摇了摇头,从盟宝里小心翼翼取出一个宝匣。这个宝匣上也有里里外外数重禁制,严防有一丝一毫的宝气泄露,引来外贼的窥视。

    洛修贤小心翼翼地打开宝匣,雷长夜清晰地感到屋子中的宝宗九子都屏住了呼吸。他微微感到奇怪,按理说宝宗九子天天在天机殿内见到芥子袋,也算老熟人了,何至于如此。

    宝匣的盖子一开,雷长夜的眼前顿时一花。九道奇异的柔和彩光从匣中冒出,分别是鸡血红、和田青、珍珠灰、金桔橙、蜜蜡黄、宝石蓝、樱花粉、木槿紫、翡翠绿。

    这九道光晕交相辉映,令整个船主室的采光都变得梦幻迷离。

    洛修贤颤巍巍地将芥子袋从宝匣中捧出来。雷长夜凝目一看,他手中的芥子袋并非他想象的镶嵌无数金银玉宝法饰,而只是简简单单以一张兽皮构成。

    这是这张兽皮毛分九色,质地类似唐三彩,光滑如镜,又仿佛夜明珠,熠熠生辉。这分明是一张楼兰神兽九色鹿的鹿皮。

    “这……”雷长夜有些震惊地望着洛修贤。敦煌壁画中有鹿王本生的传说,据说九色鹿为鹿王所化,重视良知与真理重于生命,是人间圣兽。蜀山掌门不会去猎杀神兽了吧?这可是会种下滔天罪业的。

    “莫要惊慌,这只是一张楼兰梅花鹿的鹿皮,在经过掌门和我共七八十年的炼化过程中,竟然一点点转化为九色鹿皮,其间种种变化堪称神奇莫测,每次观之都让我等感到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洛修贤连忙说。

    “还有这种事。”雷长夜恍然大悟,这才是宝宗九子见到芥子袋会屏住呼吸的原因。芥子袋本身就是一件奇迹之物。

    难怪无论是掌门还是洛修贤,以及宝宗八子都坚信这件宝物必然可以被炼成上古至宝——炼妖壶。连一匹普通楼兰梅花鹿的鹿皮都能炼成九色鹿的神兽皮,还有什么是炼不成的。

    洛修贤将芥子袋轻轻放在众人围坐的长桌之上,芥子袋犹如一枚重心在底部的不倒翁,在桌上竖直而立,巍然不倒,看起来有点像宝葫芦,又有点像大茶壶。

    宝宗九子看着芥子袋的眼神都变了,完全是一群宅男看女神的模样。作为宝宗弟子,法宝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生所爱。

    雷长夜心里一阵恶寒和担心,因为他接下来说的话,估计会让宝宗九子把他围殴致死。不过再担心他还是要鼓足勇气说出来,反正他们还打不死他。

    “洛宗主,各位师叔师弟,我的炼制手法可能和你们的方法有一点不同。”雷长夜抹了一把自己的光头,小心地开口。

    “长夜师侄,我把芥子袋带到会川府,早已经做好了大开眼界的准备。就让我们见识一下你别开生面的炼制方法,这也可以让我们宝宗多一些炼宝的思路和灵感。”洛修贤笑着说,一脸广开言路的决心。

    五福星连连点头,雷长夜最近在巴蜀的表现,已经让他们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

    点金三仙却都下意识抱臂在胸,面无表情。他们长年累月在宝宗炼宝,两耳不闻窗外事,对于雷长夜的大名并不感冒,但是他们对于自己的炼宝技术,却信心爆棚。

    不客气地说,他们吃过的盐多过雷长夜吃过的饭,走过的桥多过他走过的路。他们不信雷长夜能让他们长什么见识。

    “嗯,第一步我会把芥子袋拆了看一眼。”雷长夜吸了一口气说。

    此话一出,屋子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惊了个呆。

    “嘶……”点金三仙中年纪最大的一位颤巍巍地伸出手,想要指着雷长夜大声斥骂,但是他却一直在吸气儿却说不出话来。

    “方长老岔气了!方长老岔气了!”五福星反应快纷纷惊得大叫起来。

    炼气之士因为激怒而岔气,非常危险,随时会导致走火入魔。雷长夜刚才说的话远远超出了点金三仙的认知范畴,方长老在惊恐和狂怒中爆发,体内真气暴走,在他想要喝骂的时候走岔了经脉,导致岔气。

    “快,快,快!”洛修贤和另外点金二仙也来不及叱骂雷长夜,纷纷坐到方长老身边,助他调息运气,赶紧把岔了的真气运转回丹田气海保存。

    半晌之后,方长老才终于缓过这口气,他闭上眼睛,不去看雷长夜,以免一看到他立刻又岔气。

    “这个……”雷长夜虽然计算到自己会被暴打,不过没想到方长老会岔气,也是略微尴尬,“洛宗主,要不先让两位长老扶方长老出去调养一下?”

    “不!绝不!”方长老挣扎着推开点金二仙的搀扶,“我要留在这里,听你还有何大逆不道之言。”

    “方师弟,你莫要太过于急躁。长夜师侄炼制芥子袋,是由掌门大人亲自定的,他的炼宝之法……确实特异,咱们先听听他如何解说,不要急着发火。”洛修贤一边说一边斜眼看雷长夜,显然心里也充满了质疑。

    “各位稍安勿躁,洛宗主,之前我们讨论过。芥子袋可以的炼法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做一方洞天福地,一个是做一枚降服妖魔的炼妖葫芦。我认为它具有炼妖的潜力,是因为当初我做蜀来宝的时候,曾经收服过一只鬼王蛆的鬼儿镖。”

    雷长夜于是把自己收服烧化鬼儿镖中伥鬼的经历说了一遍。

    听到他娓娓道来收服鬼儿镖的惊险过程,宝宗九子都一阵阵的冷汗直冒。鬼王蛆的威名响彻大唐,鬼儿镖内伥鬼的厉害他们感同身受,想到雷长夜居然以蜀来宝收了鬼儿镖,并将其烧化,灭了伥鬼,这岂非也是一种降妖?

    “蜀来宝的制作,其实也是我试图仿制芥子袋的一种尝试。用的方法应该和掌门当初缝制芥子袋的手法大同小异。我根据我自己的方法认定,芥子袋鹿皮之内,画了一方暗藏变化的天地。经过这么多年炼化,鹿皮内的天地形态,必然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雷长夜说到这里,用眼神扫视了一圈众人。点金三仙原先怀疑的目光现在减弱了不少。他们都是技术型的修行者,心思单纯,谁有比他们更强的本领,那么他们就认。雷长夜量产的蜀来宝一向被认为是蜀山之奇迹。

    他们想到蜀来宝和自己正用的盟宝,再和芥子袋联系起来,顿时感到一丝自愧不如,心态也变得宽容了起来。何况雷长夜毕竟是掌门钦点的炼宝人。

    “我认为拆开了芥子袋,看清楚芥子袋内鹿皮上产生的变化,可以让我们更加确信炼宝方向正确与否。同时,我们可以根据鹿皮上变化的形态,相应加上新的图样,改变芥子袋原始图样结构,让炼宝的进程加速,缩短炼宝时间和耗材。”

    雷长夜说完拿起桌上的煎茶喝了一口。他说完这番话也很紧张。这芥子袋毕竟是宝宗的镇宗之宝,他想要在炼宝上获得主导权,必须将宝宗九子说服。

    “这么激进的方法,我们从未试过啊。”点金三仙中的于长老忍不住开口道。

    “正因为没试过,所以才炼制了几十年一无所获。”洛修贤摸着下巴沉思。

    “万一拆了再也缝不回去可怎么办?”三仙中最年轻的王长老问。

    “各位都是宝宗百年未见的奇才,我想就算一件四品法宝破碎,只要法核未损,各位就有办法将其修复。更何况我只是拆下芥子袋的缝线,改变芥子袋形态,而非破坏,我相信以各位的能力,将其缝合,轻而易举。”雷长夜一脸胸有成竹,信心十足。

    虽然,他心里其实也有一点担心,但是现在万兽传檄令之下,他已经无路可退,必须把芥子袋朝着他想要的方向炼制,担心已经于事无补。

    看着他的表情,再想到掌门和洛修贤的支持,点金三仙面面相觑,都开始觉得这方法可以一试。但是他们过于保守,这句话实在说不出口。

    “我看可以!”“要不试试?”“谁拆?”“我倒是可以试试,我针线活尚可。”“呸,你缝补的袜子穿进去本来露一个脚趾,现在露俩。”

    五福星毕竟年轻,已经开始跃跃欲试。点金三仙看着他们就像家长看一群小屁孩讨论怎么玩蹦极,一脸惊悚。

    “各位师兄师弟,我缝制过成百上千的蜀来宝和盟宝,这拆线工作,交给我好了。”雷长夜微微一笑,颇为自得地说。

    第一百八十六章 重构鹿皮画

    飞鱼大娘船的船主室内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宝宗九子围在长桌之上,屏息静气,胆战心惊地看着雷长夜以两根细针挑着芥子袋缝合处的线头。他要把结成死扣的线头挑开,完整地把缝线拆下来。

    这些缝线都是以同一头梅花鹿身上的皮毛拧制炼造而成,与芥子袋鹿皮浑然一体,共同构成芥子袋稳固的结构。在宝宗九子看来,任何一点改动破坏,都会破坏宝物的完整性,更不要说把缝线拆了。

    “哟……”雷长夜的两根长针一划,从线头上滑开,屋子里所有人同时吸了一口气。

    咚地一声,刚缓过口气来的方长老仰天昏倒在地,直接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