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31章
  • 下载
  • 鹿上清和洛修贤这几天关心挂怀的繁杂事情太多,经历了几天激战后,还没来得及整理思绪,理清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如今听黄功道娓娓道来,他们才恍然发现,雷长夜这两天全程高能,做了无数之前蜀山弟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偏偏他们看他做起来,有条不紊,举重若轻,一点都没感到什么难度。现在深思一番,委实可怕!

    等到黄功道把嶲州战事详详细细说了一遍之后,蜀山掌门摸着胡须,掐着手指不断地演算,总是废然摇摇头,觉得哪里不对。

    “功道,嶲州所有的事,你都说了吗?”掌门忍不住问。

    “都说了,我看到听到的就这些。”黄功道此刻已经说的嗓子冒烟。他前后想了想,嶲州战事的亮点他几乎说遍了,连没亲眼看到,只是耳朵听到的细节都详细说了一遍。

    “嗯”掌门沉吟不语。

    “掌门师祖,弟子承蒙永大侠、薛宗主、钱师叔和玄机师妹的帮助,已经在苏州截杀鬼王蛆,并将鬼王蛆悬首武盟。可惜蛆镖鬼祖被融妖炉炼化为饕餮,又被妖神宗药师所降服,薛宗主和永大侠还在日夜追踪妖神宗的下落。”雷长夜连忙开口道。

    “鬼王蛆已死?!”三大宗主和掌门同时惊问。

    “正是!”雷长夜沉声说。

    “此事,青衣为何迟迟不回报?”掌门长出一口气,掐着的指头也松开了,“刚才我算来算去,缺一点什么,就是在这儿了。”

    雷长夜欣慰地出了一口气。原来刚才掌门算的是自己得到的功德之数。没想到这个也能算出来,不愧是吕半仙啊。

    “启禀掌门师祖,因为薛宗主觉得鬼王蛆还没死透,留着个饕餮仔遗祸人间,事情没有办完,所以没有发回捷报。”雷长夜忙说。

    “嗯。”掌门点点头,“好,你们一路辛苦,去休息吧。修贤,你和长夜留一下。”

    黄功道和鹿上清连忙起身行礼而退。洛修贤和雷长夜依旧跪倒在地,等待掌门的下。

    “修贤,你看起来有话要跟我说。”掌门淡淡地说。

    “正是,掌门明鉴。”洛修贤如释重负。

    “让你如此牵肠挂肚的大事,怕不是芥子袋吧?”掌门微笑着问。

    “正是芥子袋。”洛修贤连忙躬身道,“启禀掌门,雷师侄在大娘船中炼制降妖葫芦,不但把三品法宝炼成了四品镇妖葫芦,还把里面的巫魔天吴炼成了巫神天吴,炼宝之法神乎其技。弟子炼制芥子袋数十年,一无所成。然,雷师侄几句提点,让我茅塞顿开,我有意让他帮宝宗炼制芥子袋,不知掌门意下如何?”

    “嗯,你有如此想法,足见你炼制芥子袋确实到了山穷水尽之地。”掌门沉声道。

    “弟子无能,望掌门责罚!”洛修贤脸色苍白地伏倒在地。

    “当年师尊给我芥子袋图纸,上面所画的,本该是一方混沌未名之天地。但是,你我当初野心都太大,想要把这方天地炼成上古至宝炼妖壶一般,既能炼妖,又能清修之地,徒然耗费大好光阴和宝材,几十年一无所获,可谓眼高而手底。”掌门苦笑一声。

    洛修贤脸色惊异地抬起头来。

    “我也是突破境界之后,才突然有的顿悟。你我皆是痴人,为了一个大而无方之梦,耗费了不少时光啊。”掌门感慨地说。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共炼芥子袋

    洛修贤望了一眼雷长夜,眼中全是惊佩万分之色。因为掌门顿悟而说的这些话,全都是雷长夜曾经跟他说过的。掌门身为至高者,还要境界有提升才能领悟到之前的错误,雷长夜一眼就全看出来了,这眼力甚至超过了掌门!

    雷长夜却是脸色平静。方向错了,就算付出百分之一万的努力,也只是错上加错,这道理非常浅显,只是洛修贤和掌门身在局中,暂时无法参透而已。

    “看来,长夜和我想法一样。”掌门眼中神光一闪。

    “启禀掌门师祖,我认为芥子袋适合做反复使用的降妖葫芦,同时兼做融妖炉,可以把两者的效用合为一体,朝这个方向炼制,必有所获。”雷长夜沉声道。

    “嗯,反复使用的降妖葫芦这个想法,倒也有趣。”掌门抚须一笑,“让我猜猜,你想要在会川城炼芥子袋?”

    “掌门师祖英明!”雷长夜心头一惊,连忙说道。

    “修贤,既然长夜有这个手段和心思,何妨一试?”掌门淡淡地说。

    “多谢掌门成全!”洛修贤和雷长夜大喜过望,同时伏地道。

    “这说不定是你们二人的一个大福缘,定要好好珍惜。”掌门深深凝望着他们,语重心长地说。

    从蜀山道宫出来,洛修贤和雷长夜都思绪万千。芥子袋对于其他蜀山弟子只是一件蜀山宝宗的镇宗之宝,但是对于洛修贤来说,却是他的本命至宝。

    数十年来,他把所有的心血和精力都融入了芥子袋的炼造之中,这件入神级法宝中寄托了他对于道家法器所有的理念和诉求。他想要以法宝济世,同时又想以法宝出世。在出世与入世之间,不断地挣扎思索,试图找到两者合一的途径。

    这也是他想要把芥子袋炼成炼妖壶的原因。因为传说中炼妖壶,就是这种既可以出世又可以济世的法宝。

    可惜,炼妖壶只是传说中的法宝,上古巫妖两族的造物,非人力可及,更不是五品法宝涵盖的范畴。

    数十年来洛修贤把自身所有法力和元神都消耗在芥子袋上,芥子袋上的元神养得几乎和他本体的元神炼成一体,犹如养蛊者和本命蛊,一荣俱荣,一辱俱辱。

    因为他把所有功力都加持到了芥子袋上,导致他的功力数十年未有进益。这一次掌门网开一面,准许他邀请炼宝小能手雷长夜在会川府炼制芥子袋,以他神奇的炼宝本领,说不定这一次真的有机会把芥子袋炼成五品!

    那么,按照掌门的说法,说不定洛修贤心头一阵滚滚热流。

    “长夜师侄啊”洛修贤忽然开口。

    “嗯?”雷长夜正想着掌门猜到了他会在会川府炼制芥子袋,是否已经有点了解他的计划,听到洛修贤忽然叫他“长夜师侄”,顿时一愣。

    洛修贤这是彻底把他当自己人了,跟薛青衣一样。

    “这次炼制芥子袋时日必长啊。”洛修贤神色严肃地说,“我决定把宝宗弟子全都带上,点金三仙和五福星都叫去,并让他们带上天机殿和宝罗司所有的天材地宝。这一次哪怕再用五十年,不把芥子袋炼成,我绝不回蜀山。”

    “洛宗主决心很大啊。”雷长夜一阵感慨,洛修贤这辈子是要和芥子袋耗上了。他在蜀山二十年,每次到瓦屋道窟,都会看到洛修贤躲在天机殿里,吟唱咒,苦苦炼宝。

    “掌门既然让你尝试炼宝,这一次我便让你主炼,我辅助你。希望你能有一些更好的炼宝方法。”洛修贤诚恳地说。

    经过镇妖葫芦的炼制,他对于雷长夜的炼宝手段信心十足,再加上掌门已经做了提点,他决心让雷长夜放开手脚,全力施为。

    “洛宗主,既然让我主事,我会做一些安排,但是我炼宝方法,不能传诸外人,所以我在炼制之时,需要无人打扰。”雷长夜沉声道。

    “你要一个人炼啊?”洛修贤有些吃惊。

    “是的。有的时候,并不是人越多越好。”雷长夜故作神秘地说。他的宝宗十子图可不能让洛修贤看到,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

    “”洛修贤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自己的本命法宝被人拿去关起门来不知道干啥,确实让他有些舍不得。

    “不如这样,我会把炼制的初步方法给宗主解说一下,然后具体炼制由我一人来做。如果洛宗主不满意,我绝不会开炉。”雷长夜沉声道。

    “如此也罢,我和宝宗八子正好趁此机会和长夜师侄交换一下炼宝心得。”洛修贤的脸色顿时和缓了很多。

    雷长夜立刻将身上的盟宝袋给了洛修贤几个,让他来装天机殿和宝罗司储存的天材地宝。看到这神奇无比的盟宝袋,洛修贤惊喜交集,对于雷长夜炼成芥子袋更有信心,兴冲冲回返瓦屋道窟而去。

    雷长夜趁机下山准备自己需要的东西。他答应了白银义从们要颁发白银套装,在会川之战之前,他发了两百套,还有四百套没发。他在蜀山匠造坊里搜集了足够的苗钢锭子和银锭,又找了一批上好的丹墨和纸甲,准备开动车间图继续造装备。

    会川府聚集了将近一万白银义从和东川兵马,人吃马嚼消耗极大。他还需要购买足够粮草运到会川府。

    另外,他的飞鱼大娘船也需要在会川府进行改造和装修,为下江南的大计做准备。他需要把大娘船的内部结构全部改变,将其打造成适合展示山河仙隐图最强功能的会场。为此他需要大量的木料和漆料,这些都需要他在嘉州和闪金镇购买。

    如今的闪金镇又在大兴土木,扩建闪金镇民居,以此容纳更多想要在这里居住养老的富豪和巴山帮高层。而相应的匠造坊、食肆、粮肆、布庄、酒楼和铁匠铺也越来越多。

    余怀仁和黄彦总揽大局,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雷长夜找到余怀仁立刻告诉他了会川府的好消息。余怀仁大喜过望。他很多的同乡在十几年前那场败仗中被掳去了南巫国,巴山帮帮众的亲友也有不少在那次战争中失踪。如今会川府重归大唐,数万巴蜀工匠被拯救,说不定能把当年失散的亲友找回来。

    “主上这一次功德无量,实是巴蜀之救星!”余怀仁大喜之下,由衷地说。

    “余兄客气,我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雷长夜沉声问道。

    “无有不应!”余怀仁眼睛一亮。雷长夜从未亏待过他和巴山帮,这一次有事相求,必有重大回报。

    “我会在会川府立武盟另一个分坛会川分坛,我想要请你兼任会川分坛坛主,总领会川府武盟事务。在资金上,我会全力支持。”雷长夜微笑着说。

    “会川府归我管?”余怀仁震惊地问。

    “正是如此。”雷长夜点头。

    “主上,我本是巴山帮的帮主,出身草莽,陡然成为武盟坛主,会否伤了武盟白道上的名头?”余怀仁担心地问。

    “余兄何出此言。巴山帮如今已经是武盟正式的成员。不少帮众都参与了会川府之战。巴山帮主坐镇会川府,实至名归。而且,我还需要你帮我开展一个关键的计划。”雷长夜压低了声音。

    “哦,是何计划?”

    “我近期会在会川分坛发起悬红收集南巫国的天材地宝。这种事会引起各地黑道人物的兴趣,想要控制和防备这些黑道人物,自然需要余兄这样手眼通天的人物。”雷长夜微微一笑。

    “主上在会川又有大计?”余怀仁顿时来了兴趣。

    “放心,到时候我必然会给你一个惊喜。”雷长夜胸有成竹地说。

    “我这就叫上得力兄弟准备启程。我也想去那里找找十几年前的旧友。”余怀仁兴冲冲地施礼而去。

    雷长夜待在闪金镇上办了好几天的货,把几个盟宝都装得鼓鼓囊囊的。洛修贤也带着宝宗八子来到了镇上,找到雷长夜。他们人手一个盟宝袋,脸上都是又兴奋又紧张的神色。点金三仙看着雷长夜却充满了怀疑之色。

    以他们在宝宗的地位,居然要听从一位符宗弟子的调遣,这让他们都感到不太服气。但是洛修贤的话在宝宗就是命令,他们不得不服从。

    此时余怀仁也带上了巴山帮武功最强,脑子最灵的香主和长老前来,还有数十个有亲友失散的帮众,所有人都带着盟宝袋,装着随身要用的物品,一副要远征的肃穆模样。

    雷长夜让他们在闪金镇上暂时住下,耐心等待。

    一天之后,他一直在等的东方朔终于来了,还带来了欧阳雄烈和他麾下的一千牙兵。这正是雷长夜正在等的好消息。

    崔辟知道了会川府光复之后,欢喜无限,当下就把东方朔的报牒抄了一份以加急快马送入长安。对于东方朔的提议,他没有质疑,全盘接受。

    欧阳雄烈虽然武力高强,但是并非他崔家的嫡系,如果能调到边境防守,皆大欢喜。

    欧阳雄烈听说永强也在会川,自然是兴冲冲地第一时间动员了一千牙兵老部下,全都拉去会川府为白银义从司壮声势。

    至此,雷长夜想要的东西和人全都到齐,他当即在欧阳雄烈、余怀仁和东方朔的追随下,令一千牙兵押运自己筹备的粮草,第二天清晨朝会川府进发。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万兽传檄令

    雷长夜离开会川府的这段日子里,会川城在宣锦、紫馨等白银义从司高层整顿下,渐渐从战乱中恢复了平静。南巫国兵马撤出的兵营,被白银义从司的成员们占领。城里的秩序由白银义从们维持。

    武盟占领了会川府官衙作为临时分坛,暂时充当了城内处理罪案和纠纷的缉捕司大堂。十几年来受尽委屈的巴蜀工匠们有了倾诉衷肠的场所,纷纷到大堂来控诉南巫国当地潜藏官吏及其亲族的罪孽。

    宣锦查明事实无误后,立刻对这些被控告的官员和亲族下达拘捕令。

    紫馨对这种事最喜闻乐见,痛打落水狗是她的天性和最大乐趣。

    她往往带着江恣意、汪芒纠集一大帮爱热闹的大玩家去抓这些南巫国的恶棍们,抓住之后还要一番逗弄调戏才押解到南巫国官衙,罪恶滔天的当众处决,从犯杖罚之后,丢到监狱里坐穿牢底。

    庞恒毅组织了一批大玩家成员担任巡逻和探马的工作,以此掌握方圆数十里内的动静。之所以选择任用大玩家成员,是为了保护土著免于战死。

    事实证明,他的这一安排果然救了不少牙兵的性命。在雷长夜率军攻陷会川府的第五天起,陆续开始有大玩家担任的探马被莫名其妙的干掉。

    到了第十天的时候,死亡人次已经暴增到一百多人次。紫馨和庞恒毅都感到大事不好,连忙召回了所有城外探马,并对会川府实行了宵禁。

    因为这些大玩家探马后来又都复活了,所以宣锦和宣秀完全没感觉到有何意外,他们看到紫馨等人关闭会川府城门还加了一倍的巡逻人马,都感到有些奇怪。

    面对宣锦和宣秀的询问,紫馨和庞恒毅等人都感到有些为难。这种事不太好解释,难道说探马已经被干掉一百多个,不过都复活了吗?

    就在这时,一直在构造会川府防巫结界的董畴一脸灰黑地来到了会川府官衙。

    “宣师侄,大事不好啊!”董畴来到官衙看到宣锦后立刻开口说。

    “嗯?”宣锦正等着紫馨和庞恒毅解释宵禁之事,听到董畴的话,顿时转过头来。

    “我这些日子在城楼上夜观天象,看到玉墟山方向星月皆无,只有黑气冲天,巫鸟回翔,滚滚阴云如海涛激荡,这是有人在玉墟山做法。”董畴急切地说。

    “做什么法?”宣锦忙问。

    “我本以为应该是巫王试图相隔千里召唤巫魔降世,毁灭会川府,不过这样对他的法力损耗太大,更会引发掌门大人的反制。我观察到现在,发现他使用的巫术很可能是万兽传檄令。”董畴说到这里脸色苍白起来。

    “万兽传檄令?”众人面面相觑。这个巫术他们从未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