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30章
  • 下载
  • “当真?”洛修贤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只降妖葫芦就能产生一只巫神天吴,如果可以重复使用,还能融合创新的话,那不是要来一个妖魔兵团?这法宝的性能太逆天了。

    “如此的话,总好过永远练不出来。”洛修贤思索一番,下定决心说。

    “不过洛宗主,如果想要炼这个芥子袋,我需要在会川城开炉炼造。”雷长夜又说。

    “啊?为何啊?”

    “因为一旦开炉炼制,我需要持续地搜罗天材地宝。会川城周围洞天福地众多,宝物取之不尽,我会在武盟下悬红募集,就地取材。”雷长夜解释说。

    这就是他的第一步计划,通过武盟的悬红为会川府强行先拉一波人气,这是他对会川府先期的投资。等到大玩家们和各地江湖人物全都被吸引来了,再拿芥子袋做一番骚操作。

    “这件事还需要和掌门商议。”洛修贤思索再三,终于没有再断然拒绝。

    “当然,此间事了,我会和洛宗主一起回蜀山道宫参见掌门。”雷长夜沉声道。

    与洛修贤商议完毕,雷长夜看到宣锦和宣秀两人都已经离开船主室,站在飞鱼大娘船的甲板上同时和一群白银义从的高层说话。

    经过这两场大战,宣锦和宣秀都赢得了白银义从司里高层们的信赖,毫无保留听从他们的调遣。现在会川城内的居民安置和驻军工作正在他们指挥下,沉稳有序地推进。

    数万巴蜀工匠被南巫人驱来赶去,还经历了一场大战,都没有力气再长途跋涉,暂时被安置回了会川府原来的住房。很多巴蜀工匠回城后和会川府的妻儿团聚,不免一番欢喜哭诉。

    会川城各处的火头已经被江恣意率领的符师队用水符和土符扑灭。城内各处的巫兵尸体也被管亥和尚香带领一批牙兵出身的白银义从收敛起来,就地火化,以免瘟疫蔓延。

    庞恒毅将战利品点算清楚,派遣得力部将接管会川城防,并制定了安民细则,一切井井有条。

    雷长夜感到不需要再担心城内的整顿事务,可以开始处理即将回返蜀山需要准备的事宜。

    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黄鹤不见了。

    他急忙跑回操舵室门口到处寻觅,却看不到它的踪影。他四外望了望,飞快进了门,把门关紧,开启了幻真法阵,并检查了一下门窗上的幻真符,发现一切妥当之后,他取出了仙隐图,放大一倍,在图中寻觅片刻,终于找到了黄鹤。

    它在一处犹如水帘洞一般的洞天福地之中单脚站立,神色庄严,似乎在打坐休息。

    当它感觉到雷长夜注视它的目光,立刻睁开眼睛:“完事儿了?”

    “鹤兄,完事儿了。”雷长夜点头。

    “嗯,这种事儿以后多叫上我啊。”黄鹤开口道。

    “嗯?”雷长夜有些奇怪。黄鹤这位老兄可不好伺候,每次叫它驮东西都会喊太累,好麻烦,不舒服!怎么现在,它这么积极了?

    “跟着你打了这两仗,我功力竟然有了长进。”黄鹤美滋滋地说,“我现在可是小八品的品阶,每一分增长都万金难换呀。我发现和你打的这些仗,有大功德!”

    “原来如此!”雷长夜恍然大悟,难怪黄鹤开始变积极了。

    “对了,鹤兄,我只是充了十倍的法力,你的品阶回到画里,难道不会变回来吗?”雷长夜好奇地问。

    “变不回来了,一旦法力充到品阶异变,那就永久改变了我的魂核。”黄鹤得意地说,“所以我才要你充十倍法力给我呀,否则,我大概六七倍的时候就能拖动你那个大船。”

    “……”雷长夜抿了抿嘴,这鹤兄果然奸诈,完全就是个机会主义者。不过,也幸好多充了一点玉符,让它涨到八品,可以一嘴戳死火衙衙主,还能一脚把风衙衙主踢进降妖葫芦。

    “鹤兄,你最长能把这船拖多久?”雷长夜好奇地问。

    “你充了十倍法力之后,我拖的时间很长,拖个一天都可以。不过现在时效过了,我如果再出来,你不给我充法力,我顶多撑一个时辰,飞快一点,刚好可以把船给你带回嘉州。”黄鹤说到这里,头一缩,脚一抬就要继续打坐。

    “鹤兄,如果我找你出来带我回蜀山一趟,你能在外面坚持多久?”雷长夜忙问。

    “也是一个时辰。如果能像恩父一样本身的魂核是从外界进入画中的,我还能坚持时间长一点。”黄鹤道。它说的恩父就是将它画出来的吴道子。

    雷长夜这才想起了吴道子,他好像能坚持好几天的样子。

    “如果我给你充法力呢?”雷长夜问。

    “我可不是以前那只小黄鹤了。你怕是得充三四倍的法力才能飞五个时辰。”

    雷长夜计算了一下,大概又是1000玉符。请黄鹤加班工作,还是用它来拖大船比较划算,驮自己飞太亏了。

    他还有过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给吴道子充点玉符,他是不是能存在的时间长点?不过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黄鹤都需要1000玉符,吴道子大概没个1万玉符不行。

    雷长夜收起仙隐图,将操舵室里所有的阵图和黑科技装备都收在盟宝里,出门走到甲板上,赫然看到洛修贤等宗主都走了出来,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东方朔。

    “各位宗主,你们是准备回蜀山吗?”雷长夜忙躬身问。

    “我留在会川制造抗击巫王法术的结界,他们会回去,可以带你和东方师侄一起走。”董畴沉声说。

    “哦?”雷长夜有些好奇:这些宗主到达嶲州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洛修贤从袖中取出一枚天青色旗幡,迎风一掸,漫长的旗幡犹如一条青色的巨蟒在空中卷曲变幻,充满了光怪陆离的气息。

    这枚旗幡的形象和符宗流云幡有点像,但是旗幡上并没有绣有流云,却以丹墨画出了蜀山到嶲州的山河锦绣图。

    雷长夜在蜀山二十年,陆陆续续听说过这种法宝的称谓,这是只有九品至高之境的修行者才能以自身高超法力凝练而成的四品法宝——江山一跃幡。

    这种法宝可以把法阵之中的人瞬间传送到旗幡上所画的江山锦绣图标识的地点。这相当于一个可以瞬间游遍大唐锦绣江山的秘宝。

    可惜凝练这样一枚旗幡的法力十分惊人,就算是九品至高者也不愿意轻易耗费如此多的法力。而且,这枚旗幡只够用两次,刚好一来一回。用完之后,旗幡仙解成灰,无影无踪。

    这可以说是一张瞬间传送的超豪华机票。

    雷长夜看在眼里心中一阵感激。掌门嘴上说不想管凡尘俗世的事务,但是一旦巴蜀有难,他是真的舍得下本。尤其是当时的情况,他就算把四大宗主全都传送过去,也是输多胜少的局面。但他还是义无反顾,耗费法力挽救了嶲州战事。

    雷长夜在洛修贤的招呼下走进了旗幡之下闪烁的法阵。洛修贤挥臂一卷,青蟒一般的江山一跃幡在阵内众人周围一卷,瞬间缠绕了十七八环。

    雷长夜只感到周围一片天旋地转,脚下的飞鱼大娘船一下子缩成了一个不断旋转的小黑点,周围的蜀南丘陵和林地不断盘旋,化为不断变换花样的杂色万花筒。

    头顶天空上的流云飞絮化为一条条乳白色的圆环,碧蓝色的天空犹如一块青花瓷,对准他的头顶砸来。

    雷长夜感到自己就像坐上了螺旋失速,即将爆炸的航天飞机,眼看就要粉身碎骨。

    紧接着,天空化为青绿色的环形图案,一片旋转的青石砖在头顶出现。雷长夜连忙一个鹞子翻身,在落地之前用脚踩在了地上。剧烈的旋转之力让他在原地转了三圈才停下来。

    这里已经是蜀山道宫门前的广场了。

    雷长夜转头看了看,无论是三宗宗主还是东方朔都站得稳稳的。三宗宗主显然坐过不少次这种豪华飞行工具。东方朔则因为本身就是神之玩家,这种东西估计常见。

    “老雷,我这就下山去见节帅报备嶲州战事。”东方朔道。

    “小朔,全靠你了,一定要带欧阳雄烈和他的牙兵回嶲州,会川城必须在我们武盟的掌控之中。”雷长夜语重心长地说。

    “放心吧,有我在,一切都会尽如君意。”东方朔充满自信地拱手告辞。

    “回来了?都进来吧!”东方朔刚走,掌门的千里传音就在广场上回荡。

    三大宗主互望一眼,都露出惴惴不安之色。他们以鹿上清为先导,鱼贯朝道宫正门走去,雷长夜跟在身后最后一个进门。

    刚一进门,他就看到蜀山掌门又是背对着正门盘膝坐在蒲团之上,面对太上老君像沉思不语。

    “拜见掌门!”三大宗主同时恭声说。

    “拜见掌门师祖!”雷长夜跟着说。

    “嶲州大捷了吗?”掌门淡淡地问。

    “是!”四人齐声说。“莫非掌门师祖已经算出结果?”雷长夜忍不住问。

    “那倒不是。”掌门缓缓转过身来,双目睁开,眼瞳中神光灿灿,宛若神明。

    “恭喜掌门,贺喜掌门!”三大宗主脸色巨变,同时跪倒在地,狂喜地伏地大呼。

    第一百八十二章 报备嶲州事

    此刻的蜀山掌门的眼神深邃璀璨,犹如一片星辰大海,充满了浩瀚飘渺的神意。只要看上一眼,就会从心底生出一股顿悟超脱之感,仿佛在这深邃的眼神之中,蕴含着道法天地的终极奥秘。

    雷长夜只看了掌门的眼神一眼,就感到精神巨震,头昏目眩,心生敬畏,下意识地垂下头来。他体内的天一无极真气忽然涌动变幻,朝着大四品的境界迅速蹿升。

    他身边的蜀山三宗宗主身上的气息也在瞬息数变,不断地提炼升华。

    “现在你们知道了。”蜀山掌门抚须温言道。

    雷长夜和三宗宗主都伏在地上不敢抬头。蜀山掌门转过头来的时候,威势之强,气息之盛,令他们生出凡夫俗子面对真正神明的五体投地之感。

    看到他们趴在地上起不来,蜀山掌门也有点无奈:“直到昨日,我才知道,原来九品至高之境,并非修炼的终极,还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并无前人留下任何在此境界的记录,所以我也是一点点在自己调节。”

    雷长夜听得心头砰砰直跳,按照掌门的说法,九品至高之境并不是修炼品阶的封顶线,在此之上应该还有一品,那就是十品,也许那就是破空而去,白日飞升的仙品。掌门现在,踏破了小九品的桎梏,进入了中九品。

    “此乃蜀山之大幸,巴蜀之大幸,天下之大幸也!”雷长夜眼珠一转,立刻伏地大呼。

    “蜀山幸甚!巴蜀幸甚!天下幸甚!”三位宗主经他一提醒,顿时同声大呼,稍微年轻一点的黄功道甚至喜极而涕。

    蜀山掌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升华的气息就能带动千里蜀山的仙气,让在蜀山中修炼的弟子们得到可观的提升。身为宗主的他们,能从弟子的提升获得的功德会明显增长,甚至他们自己的境界也会被加持。

    从此蜀山在修行界的地位水涨船高,甚至有可能执天下之牛耳。这是何等光荣幸运之事。身为掌门的亲传弟子们,三位宗主与有荣焉,可以说是鸡犬升天。

    “哈哈,下次蓬莱之会,清夫兄的表情,必然精彩万分。”蜀山掌门忍不住仰天一笑。

    蜀山掌门立派九十余年,一向不苟言笑,深沉内敛,如今放声大笑,脱落形骸,显见对于品阶进入一派全新境界,喜不自胜。

    按照他的话来说,这中九品境界世上并没有任何前辈宗师留有遗训和字,那就等于是一片未经探索的全新领域。蜀山掌门身为进入这个领域的第一人,那欢喜程度估计和第一个来到美洲大陆的探险家有一拼。

    中九品的至高者能做什么事,发明什么符法,创造什么宝物,都有待进一步修炼和体验。雷长夜想到这里,也替掌门感到欢欣鼓舞,说不定掌门能弄个真正的六品传奇法宝出来玩玩呢?

    三宗宗主互望一眼,也是抿嘴偷笑。掌门所说的清夫兄,正是黄山光明宗掌门韩湐韩清夫。

    韩湐相传有两世宿慧,早在唐朝初年就已经修成九品至高之境,并在光明宗任宿老,潜心修行,功力高至返老还童,后来境界百年未有进益,困于童子之形。于是在光明宗前任掌门洪崖先生的安排下,他被河阳韩家认为从侄孙辈,重入红尘修炼。

    后来他巧遇蜀山掌门吕岩,两人一见如故。当时吕岩刚刚立派,正是锐意进取之时,韩清夫受其影响,和他很是做了几件积大功德的豪举,童子之形一夜而消,重回三十而立的模样。

    韩清夫投桃报李,也提点了吕岩道法上的修行秘诀,令其境界陡增。

    吕岩和韩清夫是忘年交,韩清夫比吕岩大出快一百岁。可惜两人因为容貌上有差距,江湖上传闻变了个个儿,都说是吕岩收韩清夫为徒,点化他进入九品至高之境。为此两人之间变得异常尴尬。

    几十年后这些事都成了笑谈,吕岩和韩清夫每次蓬莱之会都会攀比一下各自的修为,引为一乐。如今蜀山掌门吕岩率先进入中九品,这件事让韩湐知道,必然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尤其是,两人后来在蓬莱之会上又遇到了云香派掌门何琼,三人惺惺相惜,曾经一起在大唐行侠,在江湖上传出一连串的绯闻。此后,两人互相攀比,未尝没有何琼这位大唐第一女神的影响。

    现在吕岩功力陡增,韩清夫脸上泛酸那是肯定的了。

    “嶲州大捷怎么打的,怎么赢的,赢了几成,来,功道,你口舌利索,与我细细讲来。”蜀山掌门笑着开口说。

    “是!”黄功道立刻口若悬河,将嶲州大战前因后果,几番大战的细节统统讲述一遍。

    蜀山掌门听到雷长夜竟然以八品黄鹤拖曳飞鱼大娘船赶到战场,古井无波的面容上罕见露出惊容。

    因为八品之境在大唐江湖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处于脱俗与出世之间的中间状态。升入八品之后,必须加速修行,趁着突破的余势冲入九品。这有点像高三下学期的学生,眼看着大考将至。

    这样的人物在八派之中,会以宿老的身份在山中修行。这样的异兽也因为有进化为人的可能性,而隐居各大仙山洞府,甚至被八派掌门度化,在门内清修。

    很少有八品高手和异兽在江湖上到处跑的。

    “长夜,看来你是得了不少机缘啊。”蜀山掌门深深凝望着雷长夜,抚须感叹。

    “弟子侥幸!”雷长夜伏地大声说。

    “继续说。”掌门看了一眼黄功道。

    黄功道立刻将雷长夜驱策阴将阴死冰衙衙主,黄鹤杀死火衙衙主,洛修贤的降妖葫芦收了风之巫魔的事情一一讲述,最后讲述了雷长夜和永强合力收复会川府的战事。

    蜀山掌门听得连连点头:“难怪难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