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3章
  • 下载
  • 同时在起伏的树枝上,以乐山专属的截脉点穴,一剑点中猴子身上的穴位,令其瘫痪而不受伤,绝对是极限训练。

    人有人穴,猴有猴穴。所谓的穴位,就是关节,肌腱,和肌肉的中点,打中,这条肌肉就瘫了。穴位作为人体运动的关键点,全在关节和肌肉的最里面,随时都在移动。

    所以解剖是看不到穴位的。

    毕三泰说的听劲功夫,就是要追踪敌人力道,感知他的弱点,一击中的。具体到刺猴,就是一剑刺去,刺中奔腾猴子后腿的要穴,令其腿部肌肉瘫痪。

    这就需要两方面的功夫。第一找准猴子后腿肌肉运动的关键点,也就是听劲认穴。第二,找准了刺得还得快,一剑刺去直击穴位,而不是砸了骨头,撞了肌肉,才找到穴位,那时候穴位早移到别地儿去了。

    雷长夜来峨嵋之前,特意选了一把跟他感情最深的剑,在练功场养了一个多时辰,还仪式性地给这把剑起名大郎,这就是有了真名,将来永远是自己的儿子。

    他到匠造坊为大郎剑配了一个蟒皮剑鞘,挂到腰带上,算是正式成了一名剑客。他深吸一口气,凝神正意,正视并尊敬对手。这一刻,峨嵋山的猴子,就是野爹,他要去刺爹。

    带着这股子肃杀的气场,雷长夜再次登上了峨嵋山。距离山口最近的猴群,在清音阁到洪椿坪那条一线天的山道上。

    雷长夜刺猴的首选也是一线天猴群,因为这帮猴子最贼,最气人。他早就想刺几只出气。这帮贼猴经常欺负他也就罢了,还经常欺负毕一珂,偷走了不少小师妹的零嘴,不能忍。

    这一日他上山来到一线天,走了好几里,没见到一只猴。仿佛一线天猴群感觉到了他身上危险的气息,早早就跑远了。

    雷长夜走了几步停下来,思考片刻,停了下来,在栈道边的一枚青石上盘膝打坐,将心中散发的杀气一点点化去。

    他从小修炼蜀山天一无极真气,炼气打坐极为熟练,很快就进入了冥想状态。他身上的杀气在真气运转之间,消融殆尽,他的人进入了和天地融为一体的短暂入神之境。

    但是很快的,他张开了眼睛,散了冥想。因为就在他入神的那一刻,他听到了动静。猴群回来了。

    他迅速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一群猴子正从一线天的峭壁上爬下来,一只神气活现的小黑猴被众猴环绕,仿佛猴王一般威武。

    “就你了!”雷长夜身子嗖地直窜而起,一脚踩在一线天峭壁凸起岩石上,扶摇直上两丈之高,对准这只黑猴直冲过来。

    猴群立刻炸了。三四十只棕猴一起朝他大叫,然后山果石块,犹如密雨一般朝他狂丢过来。雷长夜微微一笑,根本不尿。

    别说是山果石块,丢手榴弹他都不带怕的。

    但是他刚向黑猴冲到一半,就开始左躲右闪,狼狈不堪。这帮猴子为了护住黑猴,丢的居然是他们的粪便!

    趁此机会,黑猴掉头就跑,一道闪电般蹿上了山崖上的栈道。

    “哪儿走!”雷长夜身子左躲右闪中,腾跃如飞,跟在它身后,也上了栈道。

    黑猴纵身跳出栈道,旋身伸臂,抓住一条山藤,嗖地飞向空中,飞到高空,它一甩山藤,身子一扭,空中转向,长臂一揽,抓住另一条山藤,神奇无比地来了个飞燕回翔,跳回了原来的栈道。

    雷长夜跟在它身后抓着山藤起飞,但是在空中没能像它一样转体,手一松,人直接跌落悬崖。

    “吖吖”黑猴站在悬崖边上,嬉笑着直拍手。

    它还没有拍几下,却看到一个五花十色的大光头沿着百丈悬崖嗖嗖地往上窜,却是雷长夜又回来了。

    雷长夜一身精钢体魄,跳崖什么的,传统艺能。

    黑猴吓得转身继续攀爬悬崖,雷长夜在后面紧追不舍。一人一猴在浩瀚的峨眉林海开始了漫长的追逐战。

    黑猴穿林越岭,如履平地,雷长夜连摔带拌,锲而不舍。这场追逐战从天光大亮,一直持续到日落西山。

    雷长夜在漫长的追逐中连续五十八次向黑猴出剑,但是都没有打中黑猴后腿的穴位,令其挣扎逃脱。

    反倒是黑猴回头反抓,挠了雷长夜脸上好几下。一点不疼,连皮都没划破,但是面子全没了。

    雷长夜被挠了几下,反倒沉下心来,摒除了杂念,死追不放,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黑猴和它的后腿。

    不知道又追了多久,雷长夜已经不记得这里到了峨眉的哪个地方,只是紧追着黑猴不放。

    天已经擦黑,雷长夜知道追上黑猴的机会越来越渺茫,要是不抓紧现在的机会,明天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这只黑猴。

    突然间,黑猴落到山道上,一脚踩在了一枚山果上,身子微微一滑。

    “走你!”雷长夜纵身扑了过去,整个人以夸张到极点的弓箭步趋近黑猴,甩臂挥剑,大郎剑如一道夺目的死光,迅疾无比地点在黑猴的后腿肌腱关节交汇处。

    黑猴身子一颤,犹如木桩子一般横倒在地。

    “木哈哈哈哈”雷长夜仰天发出得意至极的笑声。

    此时到了蜀山气宗女弟子的沐浴时段。薛青衣把洗象池一带都设为禁区,男士免进。女弟子们都在洗象池附近的浴场沐浴。

    女弟子沐浴,往往是增进情谊的好机会。这些日子,紫馨借着大破出山巷的露脸机会,不但得到了掌门的眷顾,而且也得到了宣锦的看重。她趁机结好,不到一个月已经和宣锦成了形影不离的密友。

    此时此刻,宣锦和紫馨洗完澡,用白麻布裹着头发从浴室出来,谈笑风生。

    “锦儿,你可知道,最近峨眉山有偷窥贼,专门来洗象池偷窥女弟子出浴,伤风败俗,人神共愤啊。”紫馨神经兮兮地说。

    “有这种事?这贼子不怕死吗?要是被薛宗主逮到,那不要逼他从金顶跳下去?”宣锦惊讶地问。

    “哎呀,锦儿,你太小看江湖人的贼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知道多少轻薄小儿都在梦想着被薛宗主亲手杀死,那真是死了也不亏。”紫馨笑嘻嘻地说。

    “太可怕了。男人一想起那种事,都不要命的。”宣锦瑟瑟发抖。

    “所以呀,咱们姐妹要”紫馨刚要继续说下去。就听到一阵银邪的笑声从山道上传来。

    “男人!”宣锦和紫馨吓得互相握住对方的手。

    “你说,你跑得掉吗?你跑得出我的手掌心吗?嗯?来来来,你叫,随便叫。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哎呀,你看你,这啥表情?生无可恋?嗯?我我是那种人吗?”

    “有姐妹被制住了!”宣锦急得就要冲出去。

    “别别别,你功力尚浅,我来!”紫馨那能放过这个表演的机会,推开宣锦,自己冲了出去,“呔,何方歹人,敢在峨嵋行凶,快放开那”

    紫馨后退几步,直接回来了。

    “馨姐,怎么了?”宣锦大惊。

    “是是只猴子。”紫馨脸色苍白。

    “猴子也不行啊。”宣锦面带尴尬地说。紫馨神色严肃下来,她和宣锦对望一眼,同时点点头,两人一起蹦了出去。

    “快放开那只猴子!”

    雷长夜刚要把好不容易逮到的黑猴扛起来带回乐山,一抬头蹦出俩人。全是他最不想见的人!

    “哎,是你啊,你不是呃”紫馨一下子想不起雷长夜的名字。

    “雷师兄,你怎么跑到洗象池来”宣锦看了一眼地上瑟瑟发抖的黑猴,神色古怪。

    “啊?这里已经是洗象池了?”雷长夜当然知道薛青衣划下的禁区。但是他为了追这黑猴,一时没有看路,奔驰之下,竟然闯了女弟子洗浴的所在,这可是气宗的大忌。

    “你想对这只黑猴干什么?”紫馨走前几步,义正言辞地问。随即又退了回来,捂住鼻子。

    “怎么了?馨姐?”宣锦忙问。

    “好臭这货。”紫馨捂着鼻子。

    “我天啊,难道说男人一想那事,就”宣锦也捂住了鼻子。

    “不,这是猴子粪便的味儿。”雷长夜吓得连忙解释。这事儿要是这么传到掌门那里,他可就麻烦了。

    “别废话,先放了猴子。”紫馨捂着鼻子说。

    雷长夜连忙甩手一剑解了黑猴的穴位。黑猴喳喳一笑,做了个鬼脸,转身跳入悬崖峭壁之上,飞快地攀爬而逃。

    “姓雷的,你擅闯洗象池,今天这事儿我要秉明宗主,你等着处分吧。”紫馨大声说。

    “呃,馨姐,此人对我和弟弟有救命之恩,你看”宣锦捂着鼻子,红着脸对紫馨说。

    “哼,念在你救过我的好姐妹,今天的事,我就当没看见。下次你没下次啊!别让我看到你再跑到洗象池来。”紫馨说。

    “是!多谢宣师妹美言。多谢紫师妹网开一面。”雷长夜不敢多解释,他知道再解释也没用,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走。

    今天算是白忙活了。

    第十七章 黑猴你出来

    第二天,雷长夜起了一个大早,照例养了一个时辰的大郎剑,然后起身到峨嵋,今天他还要追那只黑猴。

    经过昨天一天的追逐,虽然最后功亏一篑,被宣锦和紫馨放走了黑猴,但是他回去之后运功内视,发现无论是内家境界还是白鹤渡川的品阶,都有了长足的长进。

    对黑猴的追踪,激发了他一直压制的气海电真气,电真气开始与他自身的天一无极真气融合,形成具有混元和电双重属性的真气。

    带有电流的真气流转四肢百骸,刺激他奇经八脉穴位,激发体内沉睡的巨大潜力,令他越跑越快,气力越来越悠长。

    虽然每天只能融合一点点电真气,但是这样的融合对他的身体机能开发,有着难以想象的收益。

    运动是让人上瘾的。而这种融运动健身和真气开发为一体的训练,更让人上瘾。

    所以,雷长夜怀着兴奋激动的心情再次踏上了峨眉山。

    他特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希望能找到黑猴躲藏的位置。但是,今天绝非他的幸运日。虽然满山遍野都是猴子,但是那只黑猴就是找不到。

    其他猴子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搔首弄姿,但是雷长夜目不斜视。

    开过兰博基尼的男人,还会去骑木兰车吗?

    雷长夜失魂落魄地在一线天,洗象池与九岭岗之间的山林,还有雷神殿上的山林转悠,到处找那只黑猴的踪迹。

    黑猴,你在哪儿?

    连续几天,峨嵋山上关于偷窥贼出没的谣言愈演愈烈。青城、天台、瓦屋也传出了偷窥贼现身的消息。

    但是各个山头传出的版本都不一样。青城山的偷窥贼似乎是一只狐狸形态的怪物。天台山则是灵鹫一般的飞贼。瓦屋山则是有着猞猁皮的怪物。而峨嵋,则是一只猴一样的怪物。

    各路消息集中在薛青衣的桌台前,令她渐渐有了自己的判断。

    这一天,她偷偷散出话去,今天她要去洗象池浴场洗浴。这个消息一出,峨嵋女弟子们都取消了今夜去洗澡的安排。

    因为,谁也不想和薛宗主一起洗澡,这就像下级不想和领导一起吃饭一个感觉。而且,和薛宗主一起洗澡很有挫败感。

    除了,个别急求表现的人除外。

    所以在天擦黑的时候,薛青衣披着浴衣,施施然进入浴场的时候,看到只有宣锦一个人在浴场中洗浴。

    “师父”宣锦看到她立刻礼貌地从水里站起来。

    “不必拘礼,今天你我师徒好好放松一下。”薛青衣微笑着坐入水中,将神念散出方圆百丈。

    “是,师父。”宣锦深吸一口气,放松精神,强忍着心中升起的强烈挫败感。

    “我看你最近在努力练习蹑足潜踪术?”薛青衣问。

    “是,师父。我对潜踪术有很多困惑不解之处。”宣锦立刻说。

    “如果你只为了去刺杀何昌,我怕你永远到达不了潜踪术至高境界无形。”薛青衣淡淡地说。

    “还请师父指正!”宣锦心中一阵激动。这就是她等待的机会。

    “嗯。看你如此努力,我就稍微说一下。”薛青衣微微一笑,“真正的高手,哪怕相隔百丈,通过气机感应,就可以闻出心怀不轨者的气息,让杀手无机可乘。潜踪术达到无形之境,首先自己的心境要立于无形。”

    “敢问师父,什么才是无形之心境,又如何到达这一心境?”宣锦热切地问。

    “首先心不能动。情绪不能被心绪左右,复仇者,无法成为刺杀者,因为看到仇人,心动了杀意,气息产生变化,就会被高手察觉。所以,心动,则形落。”

    说到这里,薛青衣眼珠一转。在浴场百丈之外,一个人在林间钻来钻去,寻找着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