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28章
  • 下载
  • “永大侠!”

    “永大侠来了!”

    “好威风!”

    “耀眼,我的眼瞎啦!”

    永强永海川一身银甲银靴银盔,坐骑银鬃马,手擎银锥枪,傲立于营门之前,朗声道:“白银亲随何在?”

    “吖——”紫馨第一个飞奔了过去。宣秀、毕一珂、毕三泰和花萝茵都兴奋地跟着人潮涌到永强马前,无比倾慕地望着他,完全是一副随他赴汤蹈火的模样。

    还留在雷长夜身边的,只剩下宣锦、东方朔、江恣意、庞恒毅和米竹。宣锦并不在乎能不能跟着永强冲锋。而其他人则不是近身作战的高手,而是持宝人和符法师,没办法跟着永强一起冲锋陷阵。

    “剩下的人跟我上船。”雷长夜发出号令。

    第一百七十八章 进军南巫国

    蜀民防御工事环绕的营地里一片人喊马嘶。拥有白银套装的白银亲随们满营地里找马。这一次东方朔率领支援的东川白银义从军里确实有马。但是只有两三百匹,白马不过三十匹左右,瞬间就被白银亲随抢光。

    为了符合白银亲随的身份,这些大玩家开始找白灰把自己选中的各色战马统统刷成白色。他们的举动,顿时让其他没有白银套装的大玩家笑成一团。

    雷长夜一边控制着永强化身与亲随们作着战前准备,一边指挥剩下的所有白银义从登上飞鱼大娘船,并安排所有远程攻击手站在甲板侧面,和他残剩的一百多名阴将站成一排。

    蜀山派四宗宗主也走出指挥所,来到雷长夜身边。

    洛修贤神色中含着一丝决然,仿佛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他来到雷长夜身边,沉声道:“雷师侄,借一步说话。”

    “是,洛宗主。”雷长夜连忙来到洛修贤身边。

    “雷师侄,这个镇妖葫芦对我已经没有用了。”洛修贤不无遗憾地说。

    “嗯?”雷长夜吃了一惊。巫神天吴可是一个等同于黄鹤的存在啊。

    “镇妖葫芦里镇住的巫神天吴,并不听从我的号令,也无法成为我的护法。因为当初以降妖葫芦收服天吴的,并不是我……”洛修贤苦笑着说。

    “哟……”雷长夜以拳击掌。他这才想起来,当初收服天吴,是靠毕一珂手持葫芦,以她的逆天幸运值加持,强行收了巫魔天吴。如今巫神天吴成功炼化,脑中想要效忠的主人,正是毕一珂。

    “这个降妖葫芦我可以给你们符宗,不过……”洛修贤抚须沉吟了片刻,“我有一个条件。”

    “师侄无有不应。”雷长夜拱手躬身道。他心中笃定,洛修贤必然会求那件事。

    “雷师侄,你也知道,我宝宗镇山之宝,乃是芥子袋。”洛修贤沉声道,“这四品入神级法宝,我已经炼制几十年,却始终无法突破四品门槛,升入五品仙班级法宝。这已经不是我功力不行的问题。而是我的思路和境界不及。”

    “洛宗主言重了。”

    “不用安慰我。这些年来,我多少已经明白,以我的资质最终怕是炼不成这绝世至宝。但是,我今天看你炼制降妖葫芦,却只需几个时辰就把它炼成四品镇妖葫芦,炼宝之术高出我数筹。此间事了后,如果你愿意到宝宗为我提供一些炼制芥子袋的思路,镇妖葫芦我愿意无偿送给符宗。”

    “一言为定,也许我不但可以提供思路,而且可以帮助宗主炼成此至宝。”雷长夜沉声说。

    “哦?”这一回不但洛修贤惊讶地叫了出来,一旁的董畴、黄功道和鹿上清都伸长了脖子望过来。刚才洛修贤和雷长夜的谈话,他们早就偷偷在听,听到雷长夜的话,他们都吓了一跳。

    “各位宗主,我最近得了一些机缘,也做了些顿悟,对于炼宝之术,有了自己的见解,若能炼成芥子袋,也算回报蜀山养育之恩于万一。”雷长夜恭声道。

    四位宗主纷纷震惊地点头。如果说没有今天这场大战,雷长夜的话他们就当笑话听听。但是如今雷长夜带着八品黄鹤,驾着飞天宝船,一照面干掉十二衙门三衙衙主。这让他们对于他的话信了成。

    这位蛰伏符宗二十年的吊车尾弟子终于开始显露他全部的峥嵘!

    “各位宗主,既然大家都已经来了,就请随我上船,我们一鼓作气,打下本属于大唐的会川府,将南巫国彻底赶出巴蜀。”雷长夜肃然道。

    “善!”四位宗主神色庄重地一起点头。

    看到四位宗主鱼贯上船,雷长夜拿着从洛修贤手里接过来的镇妖葫芦,转头看了一眼毕一珂在哪里。

    此时毕一珂正在满营地乱转,试图找一匹白马,没想到不但白马没有,连白灰都没有了。正在她沮丧的时候,雷长夜的传音入密突然钻入耳朵。

    “小师妹,跟我上船,给你一个好东西。”

    “大师兄,是银马吗?”毕一珂冲口而出。

    “更好,来来来!”

    毕一珂看了一眼永强所在的方向,此刻白银亲随已经开始集结,两百匹白马汇成一条亮银色的河流,犹如在地面流淌的一条星河。她心头犹如火烧,急得七窍生烟。

    但是雷长夜的召唤最终还是击败了她渴望追随白银亲随的渴望,她咬牙跺脚,转身三下五下冲上了大船甲板。

    她刚一登船,迎头就扑来一阵疾风。她吓得下意识身后一抓,赫然抓住了一枚紫红色,精致如玛瑙般的葫芦。

    “给你的,喜欢吗?”雷长夜的声音从船头传来。

    “……”毕一珂抱着葫芦看了一眼,“这什么呀?”

    “镇妖葫芦,里面装着天吴的那个。”

    “吖——!”毕一珂放声尖叫,整个甲板的白银义从全都转过头来看她。

    毕一珂一溜小跑冲到雷长夜面前,一把抱住雷长夜的胳膊,拼命摇晃:“大师兄,这真的是给我的吗?你是骗我的吧?你骗我我不放过你哦!给了我就别想着要回去啊!”

    “当然是给你的。里面的天吴只认你做主人。”雷长夜笑着说,“不过,给了你这个四品法宝,待会儿要听我指挥!”

    “大师兄!我一定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杀谁就杀谁,打谁就打谁!”毕一珂大喜过望,可劲儿地点头,抱着镇妖葫芦不肯松手。

    “先站我身边吧,别去白银亲随团了。待会儿我保证让你成为沙场上最靓的仔。”雷长夜笑眯眯地说。

    “哎呀,我就知道有大师兄罩着我,其他人都是弟弟!”毕一珂乐得大嘴一咧,哈哈大笑。

    “雷兄,看来你对这一战成竹在胸啊。”站在雷长夜另一侧的宣锦笑着说。

    “嗯,锦儿,待会你接管指挥即可,我会控制阴将配合。现在,我们需要等待时机。”雷长夜朝着身后的黄鹤使了个眼色。

    “哎呀,又要来。”黄鹤略感不满地抱怨了一句,原地转身,倏然变成翅展数十丈的庞然大物,引发了大船上数千白银义从的惊呼。

    雷长夜眯起眼睛,利用内视之法,透过永强分身来观察白银亲随的集结情况。

    在白银义从军营门口的白银亲随已经全部集结完毕,每个人一身银甲,手里是银丝剑,背上背着一架弓箭,战马的侧鞍上挂着两个箭袋,袋中是缴获的火巫附灵箭。

    这是雷长夜通过永强分身向他们发布的号令。由永强率领的这只白银马队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挑衅,引诱会川府的大军出城作战。所以,雷长夜命令所有人都带弓箭和火巫箭。

    再也没有用火巫箭乱射会川府更让南巫国兵将怒气冲天的挑衅方式了。

    “随我来!”永强发出一声震天的高呼,操纵银天马朝着会川府的方向纵马而去。在他身后,两百名白银亲随放马而奔,勉强跟在他的身后,排成长长一道银链,朝远方飞射而去。

    会川府距离嶲州前线的距离不远,放马而奔大概一个时辰就能到。在永强的白银亲随们开拔之后几刻钟,雷长夜也指挥黄鹤抓起飞鱼大娘船升入天空,跟随在白银亲随队伍后面,向前飞行。

    等到了会川府附近,黄鹤在雷长夜号令下将飞鱼大娘船停靠在一片平坦的林野之上,静静等待冲锋的时机。

    在永强分身的视野里,会川城已经到了眼前。从嶲州前线到会川城,一路都可以看到南巫国兵将丢弃的辎重和兵甲。在嶲州一战,十二衙门军败得实在太惨了。

    雷长夜控制永强分身,策马来到会川城门前,仰头高喝:“南巫国小儿们听真,永强永海川率白银义从前来征讨,快快开城投降,否则破城之后,必将尔等杀个片甲不留!”

    永强的声音犹如洪钟大吕在整个会川府上空回荡,漆黑一片的城墙上片刻之后点起了明明灭灭的火把,上千的巫兵从城头上探出头来,用弓箭对准永强。

    “放箭!”永强不等他们开火,首先下令。

    早就准备好的白银义从们纷纷弯弓搭箭,一波齐射,将两百根火巫箭矢射入会川城。

    这帮白银义从都是大玩家出身,弓箭功夫打磨得非常扎实,这一轮火箭,准确无比地覆盖了会川城各个角落。火巫箭矢厉害之处不是射人,而是射物。他们这一波火箭都避开了巫兵,直接把火箭砸在城中防御工事上。

    火箭砸在工事上,一经震动,猛然炸出一个五尺火圈,顿时把能点着的所有东西都点着了。

    会川城北墙亮起星星点点的火苗。虽然火势不大,但是用南巫国自己的火箭点南巫国自己的城,这简直让南巫国兵将气炸了心肺。

    “再射!”永强高声大吼。

    又是一波火箭吊射上城头,星星点点的火苗化为燎原之势。两百个白银义从发出一阵阵阴阳怪气的欢呼和嘲笑,不断刺激着南巫国首领们早就不堪重负的神经。

    “南巫国的缩头乌龟们,莫再留恋这会川府,滚回老家,永世不要踏足巴蜀!”永强扬声怒吼。

    “大唐贼子,莫要猖狂!”一声怒吼从城头上响起。那是镇守会川府的南巫国皇室宗亲大将劝凤旻。他是忠于巫王的南巫世俗政权首领之一。

    嶲州一战,他没有亲自前去,虽然听说前线战况凄惨,但是没有眼见为实,心中有着一丝侥幸。他看到永强没带多少人马,立刻打开北门,派遣十数名上巫率大军掩杀了出来。

    第一百七十九章 会川城陷落

    通过永强分身的眼睛看到会川城打开了大门,雷长夜立刻招呼黄鹤带着飞鱼大娘船升空,朝着会川城北城墙上空飞去。

    趁着大娘船升空的时候,雷长夜从盟宝里拿出二郎剑递给宣锦:“锦儿,刚才忘了,这把剑在炼制镇妖葫芦的时候,被重炼过一次,如今已经是近三品的法宝,你看看合不合用?”

    宣锦大喜,连忙丢开手里拎着的备用长剑,一把接过雷长夜递过来的二郎剑:“我还以为炼妖之后,我的二郎剑被炼化了。”

    “当然不会,此剑有我元神,我可舍不得炼化。”雷长夜笑了。

    宣锦将二郎剑抛入空中,捏了个飞剑法诀,二郎剑突然精光一闪,一分为五,在空中布成一排。

    “哟!”雷长夜、毕一珂和宣锦都惊呼了起来。二品法宝确实有千变万化的能力,但是要不是变颜色,要不是变形状,突然一分为五的变化,少之又少,可以说是十分稀有。

    “恭喜锦儿姐,这剑可以一打五啊,待会儿一定要好好试试剑!”毕一珂兴奋地说。

    “正有此意!”宣锦转头深深望了雷长夜一眼,“多谢雷兄!”

    “顺手的事儿。”雷长夜摆了摆手。

    “雷兄,这一战你可以全心指挥阴将作战,战场调度,就交给我好了。”宣锦精神振奋地说。

    “好!我的阴将队也听你指挥,看你本事了。”雷长夜点点头。这一战他几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胜,除非巫王想不开,真的要在会川城冒头,那就是蜀山掌门和他一场大战,把会川城打成平地为止,反正不亏。

    他也很想看看宣锦指挥这种谁都不可能有经验的空天立体大作战是否有过人之处,也很希望趁此机会开发一下她作为主线的潜能,为未来江南之行做好准备。

    飞鱼大娘船在黄鹤的拖曳下,一点点接近了会川城。

    此刻永强的白银亲随团已经和南巫国的大军杀到一处。南巫国士兵以罗苴子为先锋,长枪大戟,军容严整,可惜总是追在白银亲随团后面吃尘。

    南巫国骑兵本来就不多,又在嶲州一战死伤不少,现在会川城内成编制的马队完全没有,只有上百骑的斥候。他们只要在战阵中冒头,必然被白银亲随们一轮集火秒掉。

    杀光了斥候,这出城的兵阵就成了遛着玩的二傻子,白银亲随跟在永强分身后面,一边跑一边射火巫箭,一箭下去就是五尺火圈,烧得罗苴子身上藤甲烈焰蒸腾,触目惊心。

    冲出城来的数千巫兵被一层层的零敲碎刮,不一会儿就死了二三百人,却连白银亲随的马尾巴都没碰到。

    十数名带队的上巫倒是能冲上来试图拦截,但是却被永强一一挡下。永强的枪固然厉害,最可怕的是他不怕打,反而是迎着他们竭尽全力的戳刺砍削和符法轰击一头撞来,长枪一卷,五品巅峰的上巫都要筋断骨折,狼狈逃窜。

    打了片刻,十几名上巫竟然被永强催马追着打,一个个只能全力防守,勉强保命。

    就在城上劝凤旻不得不鸣金收兵的时候,飞鱼大娘船已经趁着夜色飞到了会川城北墙上空。

    “瞄准城墙,全体放符!”宣锦站在甲板上手挥长剑,扬声怒吼。

    飞鱼大娘船甲板上一百五十多名阴将,近五百名会符法和持宝的白银义从同时对准会川北城墙施法。

    阴将的金雷,各式火符,寒冰符、石刺符、法宝攻击犹如一层又一层五颜六色的极光,笼罩在会川城墙之上。

    城墙上排成整齐队列的弓箭手阵列被打得人仰马翻,七零八落。

    黄鹤扑扇着翅膀,将高度一点点降低,飞鱼大娘船缓缓在空中转了个身,在甲板另一侧,一千名弓箭上乘的白银义从弯弓搭箭,对准城墙一轮齐射,一千枚火巫箭覆盖城头,炸出一道冲天的火墙。

    惨叫声响彻云霄。会川府整个北城墙陷入了冲天的火海之中。

    “小师妹,现在是你天吴露脸的时候啦。”雷长夜小声对毕一珂说。

    毕一珂莫名地看了看雷长夜。雷长夜伸手帮她拔下葫芦塞子。镇妖葫芦里青光一闪,巫神天吴已经从里面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