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25章
  • 下载
  • “呃”洛修贤拿出降妖葫芦,犹豫了一下,递给了雷长夜,“雷师侄,这葫芦不总灵啊。”他说完这话,脸腾地就红了。这葫芦不是不总灵,是总不灵。只要是蜀山人,都知道。

    他身边的黄功道和鹿上清一个看天,一个看地,都替他尴尬。

    “没事,洛宗主”雷长夜差点脱口说出:哪怕是坏了的钟,一天也会准两次。

    雷长夜转过头来,望向毕一珂:“小师妹,想不想用一用三品法宝?”

    “我吗?”毕一珂诧异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是啊,可好玩了。”雷长夜晃了晃葫芦。

    毕一珂在众人注视下,战战兢兢地来到雷长夜身边。雷长夜把葫芦递给毕一珂。

    “这么用吗?”毕一珂举起葫芦。

    “把口拔了。”洛修贤连忙提醒一句。

    毕一珂笨拙地扒开葫芦塞子,将葫芦口对准天吴。

    “小师妹,你走近一点,大声对天吴喊他的名字。”雷长夜说。

    “好嘞!”毕一珂鼓起勇气,朝小丘前方迈了几步,对着激战中的天吴大吼一声:“天吴!”

    天吴根本不回头,还在和黄鹤拼命厮杀。

    “不管用啊,大师兄!”毕一珂茫然回头。

    洛修贤用手点住额头,低下头去。

    “一珂,试一试冰衙衙主的名字,南巫人叫他水庭均。”宣锦突然灵机一动说。

    “水庭均!”毕一珂放声大喝。

    “嗯!?”天吴猛然回头,怒视毕一珂。

    就在这时,毕一珂手上的降妖葫芦突然闪烁出耀目的金色光芒,一圈圈降妖法阵和符陆续激活,在空中形成旋转变幻如钟表齿轮的阵法幻象。

    “灵了!灵了!”洛修贤激动得嘶声大吼。

    随着他狂热的吼声,一股金光从降妖葫芦中喷吐而出,呼啸着罩住天吴。

    “吖”天吴发出惊恐万状的嘶吼,拼命挣扎扭动身躯,试图摆脱降妖葫芦的禁锢。黄鹤趁机冲过来,一鹤脚踹在它的屁股上:“走你!”

    天吴被踢得飞上天,脚一离地,没有了借力挣扎的地方,它的整个身体被金光裹住,嗖地吸进了葫芦嘴。它在葫芦嘴边还想要挣扎,却被黄鹤追过来,一嘴给怼进了葫芦。

    “放我出去”葫芦嘴里传来天吴狂怒的嘶吼。毕一珂飞快地把葫芦塞子封上,然后手忙脚乱地把葫芦丢还给了雷长夜。

    雷长夜连忙把葫芦又递给了洛修贤。洛修贤高兴得一张脸笑成了菊花:“哈哈,这降妖葫芦果然有潜力,本来万中无一的事情,竟然就让它应验了。”

    “洛宗主,诸位宗主,这降妖葫芦只有三品,侥幸降住天吴,若不是及早炼化,它怕是要逃出来祸害人间啊。”雷长夜连忙提醒。

    “各位师弟!”董畴毅然开口,“今日咱们就在这里炼化了天吴,给洛师弟的葫芦增一层道行!”

    “也罢!”黄功道和鹿上清互望一眼,干脆地在地上盘膝坐下。董畴也做到他们之间,形成品字形。

    洛修贤感激地朝他们拱拱手,夹着葫芦来到中间,把葫芦摆在众人之间,然后自己坐到旁边,形成四方阵。四个宗主一起催动法力,形成四道金光,轰在降妖葫芦之上,整只葫芦立刻被染成烫金色,凌空悬浮了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雷长夜来到宣锦身边,看了她一眼,一别几个月,她看上去清瘦了很多,皮肤也晒黑了,但是英姿飒爽,俨然一副巾帼英雄的模样。

    “锦儿,你清减了。”雷长夜感叹道。

    “雷兄,你倒胖了些。”宣锦看了他一眼,噗嗤一笑。

    第一百七十四章 重建嶲州城(感谢书友数字君的盟主)

    土丘之上,洛、董、黄、鹿四大宗主合力炼着降妖葫芦,悠扬悦耳的吟唱声在空中回荡。

    吟唱声中,白银义从们在紫馨和东方朔的指挥下,开始打扫战场,轻点战利品,并把所有的缴获都交给白银义从司司库米竹来整理点算。

    宣秀、宣锦、毕一珂在雷长夜的陪同下,怀中无比好奇的心情进入飞鱼大娘船中参观。

    雷长夜带着他们在船里船外走了一圈,他们犹如探险的少年,几乎把每一个房间都探索了一个遍,无比满足。

    “雷兄,这艘船你花了多少钱才弄成这样?”宣锦抚摸着操舵室的虚室生风阵阵纹,好奇地问。

    “这艘船还只是个空壳,后续还要花天价装修一番,才能正式派上用场。”雷长夜平静地说。

    “啊,还要装修?都这么厉害了!”毕一珂忍不住惊叹。

    “当然,将来咱们武盟要在扬州重建,这艘船就是武盟的新总部,当然要建得越豪华越好。”雷长夜深吸一口气,郑重地说。

    这是他第一次将这艘船的终极目的说出来。

    听到他的话,宣锦、宣秀和毕一珂都愣了。

    “雷兄,你要以一己之力,重建整个武盟!?”宣锦失声问。

    “正是如此。”雷长夜不动声色地说。

    “雷兄,此实乃石破天惊之举,不知你背后有何深意?”宣锦急切地问。

    “只是有感天地将倾,不行此举不足以破局,说到底,我只是想要在这个世上,活得长久一些。”雷长夜微微一笑。

    “大师兄,我还以为你做这些是为了给我和我姐报仇呢,原来你还有这么深远的目标。”宣秀忍不住开口。

    “什么呀,宣师弟,这报仇的事,不是应该你自己来吗?”毕一珂嘴一嘟。

    “是是!是我想错了。”宣秀的脸腾地红了。

    “我和阿弟复仇之后,雷兄可有用到我们的地方?”宣锦精神一振,昂然问道。

    “看看,还是锦儿姐有担当!”毕一珂开心地笑了。

    “到时候,我自然会跟你说。”雷长夜神秘地一笑。

    宣锦和宣秀互望一眼,都充满期待地深吸一口气。这是自从家变以来,他们的思维第一次真真正正穿过了复仇的铅幕,想到了复仇之后的未来。这种甲光向日金鳞开的感觉,太过迷人,他们都有一丝情难自控。

    “雷兄,多谢你给我们在嶲州指挥白银义从司的机会,我和阿弟都已经到中四品,也有了宝贵的历练,今年五月下江南之时,必不会让你失望!”宣锦严肃地说。

    “是,大师兄,你看我们的吧!”宣秀也用力点头。

    “大师兄,我也中四品了,这次杀了好多巫师,可厉害了。”毕一珂可怜巴巴地说。

    “带上你。”雷长夜伸手糊撸了一把她的头发,高兴得她尖叫着跳了起来。

    雷长夜笑着看了一眼宣锦腰中佩戴的二郎剑,忽然感应到二郎剑上鲜活的元神。

    “锦儿,你的二郎剑上元神有长进了?”雷长夜惊喜地问。

    宣锦、宣秀和毕一珂都神秘地笑了起来。

    宣锦一脸浅笑,抽出手中的二郎剑,挽了一个剑花,然后突然将剑抛上天空,手上闪电般变幻七八个手诀,犹如兰花绽放。

    空中旋转的二郎剑清啸一声,沿着精奥的螺旋形轨道在宣锦和雷长夜之间风驰电掣地转了七八个圈子,一时之间,满室生辉,剑气纵横,冷芒横空,雷长夜的浑身上下都被下意识生发的冷汗浸透,冰寒彻骨的同时,心头狂热。

    铮!二郎剑从空中回旋而下,轻盈入鞘,发出悠长的剑鸣,震人魂魄。

    雷长夜忽然想到裴旻为吴道子演示的剑舞:“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室而入”。

    宣锦的剑法,已经隐约有了当年剑圣裴旻的风韵。

    当初他在陈家老宅中曾经看到玉虚子使出类似的御剑之术抵挡鬼儿镖,神乎其技。不过他御的是小青玉剑,而非真正的长剑。如今宣锦的御剑之术虽然变化不及他,但是威力和大小都胜他一筹。

    雷长夜觉得像这样用真正作战用长剑领悟御剑之术,比起走捷径用小型法宝小青玉剑来炼要更扎实。

    “恭喜锦儿回风舞柳剑大成,终于可以使用御剑之术了。”雷长夜笑道。

    “还不是很熟练,在战场上用很可能会甩丢,不过已经有了初步的模样。”宣锦喜滋滋地说。御剑术正是她一直憧憬的绝学,如今实现梦想,心里的欢喜如何都遮掩不住。

    “雷兄,锦儿姐的飞剑可厉害了,在战场上曾经飞剑杀了一个特别凶的巫师。你是没看见那巫师的死样子,就像见了鬼一样,哈哈哈。”毕一珂笑着说。

    “那是当然。”雷长夜想到这情景也感到好笑。南巫国的人恐怕是没见过中四品就能使出飞剑的人,这就像看到麻雀能喷火一样,肯定要吓一跳。

    就在这时,急促的脚步声从甲板上传来。众人转过头去,只见紫馨和米竹喜气洋洋地走进门。

    “雷兄,点算请了,这次在嶲州的作战,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啊,那个呃”紫馨扭头去看米竹。

    米竹连忙举起手中的账本大声说:“这一次斩杀巫师九十三人,上巫十七人,巫士五百七十人,罗苴子一千五百人,火巫箭手两千人,巫兵八千人,三名衙主,缴获粮草两万石,火巫箭矢十万只,重甲三百具,刀枪剑戟不计其数”

    “这么多!?”雷长夜惊喜万分。三大衙主的陨落可以预见。但是巫师和上巫都死了这么多,这下子等于去掉了三分之一十二衙门的高阶战力。

    南巫国的兵力需要同时面对东线交州唐兵和北线巴蜀两道唐兵,还要陈兵西线,随时准备抵御西胡的入侵,他们能在巴蜀投入的最大兵力也就是三分之一。这一战之后,巴蜀南方可以高枕无忧了。

    “那当然,这一次咱们白银义从军在嶲州打得相当完美,这么大一仗下来,人只死了不到两百人,这战损比能让南巫国哭死。”紫馨笑嘻嘻地一边说一边抖眉毛。

    “咳咳!”米竹忍不住咳嗽一声。

    “那个当然啦,咱们坛主最厉害,光是坛主的阴将就干掉了两个衙主和几千巫兵,救了所有人的命。这个大家伙都合计过了,这一次的悬红,咱们都不要了,就当感谢坛主的救命之恩。”紫馨一脸谄媚地望着雷长夜。

    “悬红还是要发的。”雷长夜当然知道她打什么主意,“这是规矩。今年五月,我还要下江南办事,大家都是我的得力臂助。”

    “嘿嘿,雷兄果然够意思。这一次下江南,是不是要带上这艘大船?”紫馨贪婪地望着船内的设备。

    “嗯,在装修之后,咱们到江南重掌武盟,用这艘大船一统江湖。”雷长夜淡淡地说。

    “一统什么?”紫馨眼睛变成了两枚电灯泡。

    “一统江湖!”雷长夜肯定地点点头。

    “你等等!”紫馨转头就对米竹打了个响指,两个人兴冲冲地窜出操舵室,朝船下飞奔而去,显然是想找没人的地方发帖子。

    “雷兄,这一次缴获这么多物资,还有救下这么多巴蜀工匠,你是否又有什么计划?”宣锦忽然开口问。

    雷长夜微微一愣,他感觉宣锦已经开始一点点跟上了他的思路,是接上脑回路了吗?

    “嶲州城因为战火大半已经被焚毁,如今又经历了十几年与南巫国的拉锯战,破败不堪,还不如就此放弃。”雷长夜干脆地说。

    “但是如果废弃嶲州城,嶲州一代,无据点可守,反而给了南巫国长驱直入的通道。”宣锦皱眉道。

    “既然蜀山派四位宗主都在,我们兵马齐全,士气又旺,干脆把会川府占了。反正南巫国已经把会川府建好了,我们趁着大胜之势,把它夺回来当做新嶲州城即可。”雷长夜微微一笑。

    这一次大战他可是消耗了三千玉符才得到如此战果。趁着黄鹤的形态还在,他必然要把这笔投资利润最大化才好。

    会川府已经临近南巫国腹地。南巫国一向号称山国,境内山峦众多,大雪山、点苍山、蒙乐山、小昆仑山、西乌龙山、凉山、玉墟山都是大唐境内名头极响的洞天福地。

    传闻因为这些名山大泽之中隐藏着上古巫之世界的遗迹,所以被南巫国奉为巫境秘地。而且,因为大唐境内宝师被南巫大军所阻挡,无法到达这些名山探险,所以这里宝藏异兽极多,宇内称冠。

    大唐黑道上有这样的传言:若求无价宝,埋骨点苍山,想得长生药,舍命南巫国。大唐的宝师们一直对南巫国境内的各种宝地垂涎不已。

    可惜南巫国是一个的巫国,十二衙门和巫王占有了所有资源,绝不和任何外部势力分享。正因为南巫国众多名山大泽的灵气浇灌,所以才让十二衙门涌现出层出不穷的高手。

    会州府附近就有一处南巫国极其珍视的洞天福地玉墟山。玉墟山传闻是上古巫之世界遗迹最多的宝地,拥有存活了上万年的各种极品巫兽。

    巫兽死亡后遗留的巫核,是十二衙门巫士们练功的最大依仗。万年巫核更是顶级的练功宝物。

    所以玉墟山被十二衙门设为禁区,奉为秘境之尊,只有巫王、衙主和巫主能够在特定时间进山修炼。

    这个地方平时是宝师们常会谈论的神秘所在。从未有宝师进入玉墟山还能活着出来。很多人说有宝师在玉墟山成仙。不过更多却说玉墟山是宝师的埋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