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24章
  • 下载
  • 在嶲州这几个月的奋战,他的战斗经验已经量变到达质变,可以举一反三,因地制宜。冰衙衙主这八根冰矛的攻击,换任何一个中四品的高手都只能剩下半条命,但是宣秀却稳稳接下,毫无损伤。

    冰衙衙主的注意力被宣秀的表现彻底牵制。这种生存能力的中四品汉人高手,如果让他继续活下去,未来南巫国就要面对另一个薛青衣式高手!

    这是冰衙衙主绝对不想看到的。

    杀意在他心中滋长,令他完全忽略了另一边的情景。

    他的一百根冰矛全部命中了天空中降落的一百名阴将。这一百名小四品阴将被冰矛刺了个对穿,但是他们的身上却闪烁出夺目的雷光。

    如果冰衙衙主能够看到这雷光的颜色,他也许还能以遁法瞬息百丈,逃开这致命的雷击,但是他没看到,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这一百个阴将是雷长夜专门用来干掉冰衙衙主的手段。黄鹤将飞鱼大娘船砸入南巫国阵地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掌控了飞鱼大娘船的控制。此刻的飞鱼大娘船就是一个上了陆地的气垫船,在平地上还能开。

    此刻的雷长夜已经把石大嘴的人皮面具收起来,用自己的本来面目来操纵舵轮。

    他通过阴将们的眼睛很快看到了宣锦在冰衙衙主头顶上的标记。江恣意用火符点的红莲之火。这是白银义从司内定的标记主攻敌人的手法。在战场上非常管用。他一看就知道冰衙衙主是主攻目标。

    他操纵飞鱼大娘船侧转船身,让一百名阴将以最短时间跳船,组成空中菱形人阵。每一个阴将都被雷长夜发了一枚库存中的雷甲符。跳船之前,阴将们首先将雷甲符捏碎拍在身上。

    当他们在空中组成大风筝时,雷甲符已经被完全激发。他们对冰衙衙主发射的金雷,只是诱饵,引诱冰衙衙主对他们下杀手。

    冰衙衙主果然中计,用一百枚冰矛分别瞄准每一个阴将,一招洞穿一百人的身体,威风一时无两。但是他遭受的雷反之力,也是一百个阴将反馈回来的合力。

    当他感到不好的时候,势如山洪暴发的雷反之力已经及体。他仓皇中启动保命巫术不周山甲。他的身上瞬间布满玄冰重甲。但是,他启动得还是迟了一点,一百道天雷穿过不周山甲数道未及合拢的缝隙,狠狠刺入他的体内。

    与此同时,一百道天雷的内外合击,令不周山甲粉身碎骨,强大的雷反贴身轰炸,冰衙衙主什么事都来不及做,整个人被炸得螺旋升天,全身散功,危在旦夕。

    “我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矫健如飞燕的身影。

    一道清亮的剑光贴在了他的脖子上。冰衙衙主扭过头来,赫然看到一个须发花白的剑客,双眼发亮,脸膛鲜红,喜笑颜开地以剑砍他的脖子。

    “该死”冰衙衙主的脖子上出现了青白色鳞片,这是共工之鳞,他本命的防御,在生死关头可以挡住敌人的致命杀手。

    但是,这名剑客的剑快如闪电,剑刃犹如一只滑不留手的泥鳅,在几片冰鳞中扭曲躲闪,沿着一道肉眼看不到的细缝钻进皮肉。剑刃上突然散发出一丝暖洋洋的热流,迅速沿着奇经八脉奔行。

    “有毒!”冰衙衙主还想要挣扎,但是他体内的巫力沾到热流,就仿佛冰雪遇到太阳,纷纷融化消失。他的护体神功彻底消亡。

    “噗!”剑客的长剑流畅无比地切过他的脖子,冰衙衙主头颅飞起,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轰地一声,冰衙衙主的无头尸体沉重落在地上,无声无息,一代十二衙主,殒命嶲州。

    切下他头颅的剑客飞身落地,杀散围攻他的上巫,笑哈哈地重回白银义从司本阵,他正是矢志要用温养之剑杀敌的毕三泰。

    “阿爷!”“死老头子!”两声娇呼传来,接着就是两顿小拳头伺候。却是毕一珂和花萝茵不顾战况,冲过来就是一顿乱打。

    “叫你不要浪,你就是不听。你不会用了你的温养之剑去杀个必死之人吧?”花萝茵气得柳眉倒竖。

    “没有没有,只是养剑诀。”毕三泰忙说。

    “而且那货分明是大师兄的阴将干掉的,你偏要抢人头,不地道。”毕一珂嘟着嘴。

    “唉,我这不是保证他落地就死吗?而且,我杀和长夜杀不都一样嘛。”毕三泰笑嘻嘻地说。他一直梦想杀一个南巫国衙主来出口恶气,今天梦想成真,格外高兴。

    “大家整队!继续冲啊!”宣秀精神大振之下,举剑高呼。

    “杀”在他身后,四十名士气大振的白银义从精锐簇拥着他杀向乱作一团的南巫大阵。

    自从四名衙主消失,冰衙衙主被杀,南巫国包围白银义从军的十二衙门军就陷入了越来越大的混乱。各个部队的调动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失误。

    但是白银义从们却在宣锦居中指挥下,在战场上以前所未有的锐势疯狂斩杀南巫兵团,不断扩大优势。

    蜀山派四宗主在战场上四处驰骋游曳,杀敌的同时也在不断探查衙主们的去向,时刻准备与大能恶战。

    雷长夜用了一百名阴将换了冰衙衙主之后,立刻指挥一百名阴将去围杀剩下的火衙衙主。剩下的一百名阴将则站在飞鱼大娘船甲板之上,居高临下不断向战场上狂奔的南巫部队发射金雷轰炸。

    雷长夜自己则在操舵室控制飞鱼大娘船在战场上横冲直闯,看到一个刚刚集结整齐的兵团,就开船直接撞过去,撞得人仰马翻,尸横遍野,穿过敌军军阵之后,船上的阴将们再来一阵天雷地火,留下一地焦尸。

    在他控制飞鱼大娘船大杀四方的时候,他围攻火衙衙主的阴将们却传来不好的消息:火衙衙主以他的无双火雀之法烧杀了将近三四十个阴将,势不可挡。

    火衙衙主显然已经看到了冰衙衙主的惨状,所以他杀死阴将的方法是以巫法召唤了上古祝融麾下的火雀。火雀每杀一位阴将,自己就承受一记雷反,死了就再召唤一只。

    靠这种方法,火衙衙主不但赶得追杀他的阴将到处乱跑,还对白银义从军产生了巨大威胁。

    “鹤兄?”雷长夜用传音之法呼唤。

    “干啥?”黄鹤此刻正在最南方的战场上来回跑来跑去,驱赶增援的南巫国士卒抱头鼠窜。

    “要不,你来搞定这个火衙衙主?”雷长夜问。

    “早说啊!”黄鹤一飞冲天,几个振翅就落到了火衙衙主的头顶。火衙衙主知道不好,立刻施展遁法试图钻地而逃。

    但是,雷长夜迅速指挥阴将们施展水之走地雷。五六十道滚地雷犹如五六十个雪球滚到火衙衙主身边炸开。火衙衙主以火盾化解了所有的水雷,但是几十个水雷爆炸时带来的麻痹效果却让他身子僵了一下。

    黄鹤从天而降,长喙如剑,闪电般插入火衙衙主的胸口。

    “一起死吧!”火衙衙主狂怒地伸出手抓住鹤嘴,体内的火之巫灵被他瞬间引爆,他的身体化为橙红色。

    “滚!”黄鹤一甩嘴。火衙衙主的身子被它从嘴上甩出去,射入天空,轰地爆炸,炸出一个犹如蘑菇云一般巨大的火球。

    冰火两衙衙主殒命,彻底击溃了南巫国军队的士气,数万大军争相南逃,连带着嶲州前线的南巫国原驻军也抛弃原来占领的城镇,跟着逃亡。

    雷长夜开动飞鱼大娘船,一马当先追在南巫国逃亡军队的身后。战场上存活的阴将相继跳上船,追着敌军疯狂施展手中金雷。渐渐的,这场白银义从军和南巫国大军的总决战,变成了雷长夜一个人的追击秀。

    他开着大船一会儿在这阵逃兵头顶碾过,一会儿在那阵逃兵身边掠过,无论大船开到哪儿,必然有千百道金雷为他开路。

    这个情景犹如他在操纵宇宙战舰绞杀未开化的土著,格外过瘾。雷长夜玩得忘乎所以,乐不思蜀,一路向南。

    “喂,别往南边去了,你不是想要去那儿见见大能吧?”黄鹤突然传音过来。

    “差点忘了!”雷长夜这才终于从杀戮的快感中清醒过来,再往南走个几十里地就要踩过南巫国的边界,巫王很可能在那里。

    他扭动舵轮驾驶飞鱼大娘船稳稳地返航。一路上,嶲州战场上的白银义从们看到他,无不跟在船后面飞奔,狂喜无比地欢呼雀跃,举臂致意。

    “哈哈哈!”雷长夜自从穿越以来,还从未像今天这样威风,忍不住高举手臂,透过舷窗向外面的白银义从们打招呼。

    “蜀武盟!蜀武盟!蜀武盟!”

    整个战场被蜀人狂野的欢呼声淹没。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天吴巧成囚(感谢书友数字君的盟主)

    雷长夜把飞鱼大娘船停在巴蜀工匠们打造的防御工事之前,船刚停稳,就被成千上万的白银义从和牙兵团团围住。大家怀着无与伦比的崇敬心情,伸长脖子打量这艘从天而降的宝船。

    当雷长夜从操舵室里走出来的时候,顿时引发了又一阵震天动地的欢呼。

    他看到师父一家人果然也在欢呼的人群之中,赶忙从船上跳下来,落到毕三泰的面前,向他抱拳施礼。

    “师父,徒儿来晚了。”雷长夜扶住毕三泰的胳膊关切地上下打量:毕三泰一向喜爱浪战,这一次嶲州大战,没打出内伤,没少个零件吧?

    “我没事,没受伤,没缺胳膊少腿。”毕三泰看着雷长夜关切的眼神,心中感动,不由感慨地说,“长夜啊,你没来晚,来得太及时了!”

    “大师兄!”毕一珂激动地一头冲过来,紧紧抱住雷长夜,“你太了不起啦!”

    “小师妹,别唉!”雷长夜给她抱了个满怀,无奈苦笑。

    “大师兄!”一个沉静而略显羞涩的声音在毕一珂身后响起。雷长夜伸头一看,赫然是一身银甲的宣秀。

    “宣师弟,你中四品啦,看起来很精神。”雷长夜来到宣秀的面前,一把按住他的肩膀,用力捏了捏,铁一般结实。

    “大师兄,你是没看见,宣师弟可是正面跟冰衙衙主交过手的,虽然只有一招。”毕一珂得意地说。

    “但、但是真正击败冰衙衙主的,是大师兄的阴将阵。”宣秀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瞪视他的毕三泰,“还有师父!”

    “师父!?你没用你温养的千夫所指吧?”雷长夜吓了一跳。

    雷长夜因为一百个阴将同时被干掉,所以毕三泰最后一剑砍掉冰衙衙主的人头那一幕,他没看见。

    “当然没有,只是普通的养剑诀。”毕三泰不满地皱起眉头,“怎么都以为我这么浪?你都把人打得半死了,我还用温养之剑是闲撑的吗?”

    “雷兄!”紫馨甜得发腻的声音越过众人传入雷长夜的耳朵,那熟悉的味道让他再次忍不住一激灵。

    “让一让,让一让!”东方朔和汪芒分开众人,护卫着紫馨挺胸叠肚地来到雷长夜面前。

    “馨儿,你救援得很及时啊。”雷长夜几个月没见到紫馨,此时见到这张熟悉的面容,心头一阵温暖。

    “哎哟,当然啦,我不跟你说了我能把整个蜀山派都叫来吗?除了掌门,我可是全都叫来了。”紫馨得意地一摆手。

    “”虽然雷长夜知道蜀山四宗主是冲着六衙衙主来的,不过他也没有戳穿紫馨的大话,只是微微一笑,“锦儿呢?”

    “阿姐刚才还在这儿”宣秀忙说。

    “锦儿在那儿!那儿!”紫馨连忙指向远方。雷长夜放眼一看,赫然看到宣锦正在和匡章等白银义从高层,站在一个土丘上看着什么。在土丘之前,霞光万道,彤云滚滚,似乎在发生一场激烈的大能之战。

    “嘶”雷长夜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分开众人,朝着土丘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

    周围的白银义从们也跟在他的身后,飞快地冲上土丘,来到宣锦周围。

    “锦儿!怎么了?”雷长夜冲到宣锦身边。、

    “雷兄!”宣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飞快转过头去,用手一指前方,“麻烦了,风衙衙主的召唤仪式完成了,现在天吴已经上了风衙衙主的身!”

    雷长夜心头一惊,连忙顺着宣锦的手指所指方向观看。

    他们所在的土丘之前是一片炸出来的浅坑,看起来像是陨石坑。陨石坑的中心地带,一只八头虎身十尾的风之巫魔天吴正以手上的八刃虎爪,向黄鹤疯狂进攻。

    黄鹤双翅振动,长腿翻腾,在地面上来回跳跃,连续闪开天吴电光火石般的进攻,同时以锋锐的长嘴雨点一般啄向天吴。

    巫魔和黄鹤打得不可开交,互不相让。

    雷长夜微微皱眉,思索原因。风之巫魔天吴生命力强盛,同时以速度见长,召唤仪式的耗时也比其他巫魔要短一点。

    他的飞鱼大娘船虽然看上去像是打断了傀、宝、金、风四大巫魔的召唤,其实风之巫魔的召唤已经完成。

    雷长夜又看了一眼土丘前的浅坑,这有点像是火山喷发造成的火山坑,莫非是天吴刚一召唤成功,就被飞鱼大娘船给压到了地底,这会儿才爬出来。

    “长夜师侄!”董畴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连忙转过身来,朝他鞠躬行礼:“宗主!”

    “唉,长夜师侄,这个天吴相当厉害啊。”董畴说完这句话,看了一眼身后的黄功道、鹿上清和洛修贤,“我们想要上去帮一下你的黄鹤,但是却又担心以多欺少,胜之不武,损了蜀山的名声这个”

    董畴说到这里,鹿上清等人都纷纷点头,面露难色。雷长夜看了看他们这几张老脸,也是替他们为难。

    他们不是担心胜之不武,是担心打不过啊。这天吴上了风衙衙主之身,就是七品巅峰的内家品阶,而天吴本身又是上古巫魔,战斗经验之丰富,除非同样是巫妖之祖,否则人类这点寿元的对手是难以企及的。

    战斗经验加上品阶合在一起,就足以和小八品的绝代高手一较高下。所以天吴和黄鹤打得难分难解。而且雷长夜也看出来了,黄鹤兄虽然能打过天吴,但是也要吃点小亏才行。而这位黄鹤兄,却是个不吃亏的主儿。

    “喂!快点快点,我快撑不住了,你再不找帮手,我回老家了!”黄鹤一边打,一边用传音入密说。

    雷长夜一脸尴尬。这个氪金变大的黄鹤就是靠不住,让它打打顺风仗,捡点小便宜,它绝不落后,让它扛点压力就要撂挑子。

    “你撑住,我在想办法,你敢回老家,我让老吴给你抹了!”雷长夜忍不住霸气了一次。

    “哎呀,这次打完,你欠我十八坛酒!”黄鹤急了。

    雷长夜没答话。他三千玉符都出了,还在乎那点酒吗?

    就在这时,雷长夜瞥见了洛修贤腰上别着的降妖葫芦。

    “洛宗主,这降妖葫芦能借给师侄用一用吗?”雷长夜忽然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