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23章
  • 下载
  • “没错,就是要混战。”宣秀眼睛发亮,“只要混战一生,四宗宗主和六衙衙主打成一团,战场之上我军和敌军绞在一处,我和四十个精选战士趁机围住一个最弱的衙主,合力厮杀。只要战局能撑住片刻,我们就有机会手刃一个衙主!”

    “但是,以四宗宗主和六衙衙主的实力差距,怕是等不到你形成合围,我军就要死伤遍野啊。”宣锦略微计算了一下损伤,无奈地摇头说。

    “阿姐,如果坐以待毙,坐看六衙衙主与四宗主对决,就算掌门也来增援,到最后天塌地陷,敌我携亡,我军全军覆没的可能性只有更大。”宣秀满脸悲壮,“只有趁着还有一线生机,拼死一搏,才有保住一部分人的希望。”

    “嗯”宣锦双手撑住桌案,仔细看着桌上的地图。屋子里一片沉默。宣秀的方法,其实很多人都在心里偷偷想过。包括庞恒毅、匡章甚至尚香。但是,他们都有这一丝侥幸心理,觉得也许最后南巫国会知难而退。

    “我以三十年功力温养一剑,名为千夫所指,可以一剑洞穿七品者要害,只需他露出破绽。六衙衙主,正是让我试剑之人。”毕三泰忽然开口。

    “老头子,你那是黄蜂尾后针,射出去自己也搭上,当年你斗巫主就干过这蠢事,今天遇到衙主,你又想要发浪。”花萝茵吓得大叫一声。

    “阿爷,你死了我受不了,自己死了阿爷,还要被大师兄骂!”毕一珂嘴一瘪就要哭。

    “哎哎哎,你们忘了我已经六品,不再被五品巅峰的品阶压制,这一剑使出来,我有七成把握存活。”毕三泰连忙说。

    毕一珂和花萝茵都闭上了嘴,但是两脸嫌弃。毕三泰的养剑诀在她们看来,也就那样,在雷长夜的十五阴将阵里被打得一鼻子血。这种形象上的损失,是毕三泰杀多少上巫和巫师都弥补不了的。

    “各位,这一次为了拯救巴蜀工匠,我带着大家冒险,如今身入困境,这都是我的过错。”宣锦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说。

    “宣坛主,解救巴蜀工匠是大家一致同意的,所有人都有责任,请坛主不必自责。”匡章沉声道。

    “没错,这件事我有思虑不周之过,最该检讨的是我才对。”庞恒毅叹息着说。

    “我觉得没人有错,最错的是南巫国的十二衙门。”尚香愤愤不已,“明明我们打得很好,他们偏要靠绝顶高手来欺负人,不公平。”

    “我这么说,并非要大包大揽,而是要大家放下包袱,不要草率应战。”宣锦沉声道,“四宗主和六衙主的对峙,是大能间的较量,旷日持久,并且会有斗和武斗两种。如果走运碰上斗,持续的时间更久,现在如果盲目出击,只会自乱阵脚。”

    “但是,阿姐,坐以待毙,并非出路。”宣秀忍不住说。

    “没错,但是你们都忘记了,我们蜀武盟还有两大王牌没有到场。”宣锦沉声道。

    “”众人面面相觑。

    “你是说大师兄和永大侠?”毕一珂第一个反应过来。

    “没错!”宣锦欣慰地点点头,“雷兄留话说是为永大侠疗伤。但是我们在嶲州打出这么大动静,他必不会坐视不理。雷兄到来之日,才是我等行动之时。”

    “永大侠也会来的!”毕一珂信誓旦旦地说。

    “雷兄失踪了这么久,看来永大侠伤势比较重啊。”宣锦想了想,“至于永大侠的助战,我们还是不要太乐观才好。”

    “宣坛主,恕我直言,坛主虽然智慧高超,麾下阴将了得,但是品阶所限,就算来了,也起不到大的作用,还是要做好最坏的准备。”庞恒毅沉声说。

    “雷兄善出奇制胜,能思旁人不敢思之事,他化解两川危机的手段,相信各位都见识过了,我知道,你们都认为永大侠的作用至关重要。但是我却认为没有雷兄的运筹帷幄,永大侠一个人断然做不到如此成就。”宣锦抿了抿嘴,沉默片刻,整理了一下思路。

    “他既然敢把我们派到嶲州做事,必然已经留下后招,绝不会在战况如此危机之时,迟迟不现身相救。他一定会来,而且必有扭转乾坤的手段。”宣锦的眼中神光闪烁,信心百倍。

    “阿姐,我信你!我也信大师兄!”宣秀大声说。

    “我也是!”毕一珂高举手臂,用力挥了挥拳头。

    众人纷纷点头,本来严肃阴沉的表情都变得柔和起来。

    “我的计划是这样,阿弟,你立刻去亲自挑选四十个最能打的白银义从,按雷兄的安排组成战阵,锁定最弱的冰衙衙主。”宣锦沉声道。

    “是!”

    “各位回归各队,饱餐战饭,枕戈而眠,随时备战。”

    “是!”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宣锦一拳砸在作战地图中蜀民防御工事的所在,“一直等到雷兄的支援到来,我们再按照阿弟的战法,锁定一个衙主,全力厮杀。这一战,无论成败,我们必要杀一个衙主立威,让南巫国永不敢北顾!”

    “是!”指挥所内众人群情激昂,士气高涨。宣锦的话,让他们重新燃起了对蜀武盟坛主雷长夜的信心,也让他们有了存活甚至求胜的热望。

    会议解散之后,宣秀立刻被毕一珂、花萝茵和毕三泰围住了。

    “师父,师娘,你们肯定入选,但是一珂”宣秀有点含糊。

    “秀儿,让一珂上吧。”花萝茵叹了口气说,“要是让她错过这个大场面,她怕是要自杀的。”

    “这,师妹,我知道你武功高强,但是这一次你一定要藏在我的身后,否则我怕保护不了你。”宣秀无奈地说。

    “放心吧,我可不想比大师兄早死,我可是放出豪言,要比他先到长生的。”毕一珂得意地说。

    “死老头子,秀儿,一珂,你们都听好了!”花萝茵忽然严肃地说。

    三人同时望向她。

    “我珍藏有一瓶暗毒,名字叫做翠叶膏,专门散人功力,修为越高,效果就越明显。你们一人抹在兵器上一点。”花萝茵低声说。

    “哎呀,娘子,这么好的药,怎么不早用?”毕三泰大喜。

    “给。”花萝茵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药盒,用长长的指甲把药盒抠开,露出里面小小的一坨药膏。

    “这么点儿?”众人脱口齐呼。

    第一百七十一章 巨船显神威

    嶲州战区之上,阴云密布,黑雾腾空。环绕蜀山工匠们建造的防御工事,是数十杆黑幡,黑幡之下,一千名黑甲罗苴子排成整齐厚实的阵列,以巨盾构成阵锋,缓缓朝着工事开进。

    “十二衙门听着,你等军阵再往前走一步,我的飞剑之下,绝不留情。”嶲州上空回荡着剑宗宗主鹿上清的厉喝。

    无人回应。傀、宝、金、风、火、冰六衙衙主的旗幡无声无息地飘动到分割白衣银从援军和白银义从嶲州部队之间的南巫兵线上。

    傀衙、宝衙、金衙、风衙四衙衙主的身上开始闪烁出紫、橘、金、青四色彩光。火衙衙主和冰衙衙主身上突然放射出迫人的杀气,强大的杀意犹如冰冷的磨盘无情压在在场所有士兵身上。

    这是傀、宝、金、风四衙公然要召唤各衙主事的巫魔上身,而冰火两衙作为护法,守护左右。

    傀衙主事的巫魔是翕兹,传说上古巫之世界中,有西海名为大野泽,泽中巫魔翕兹统御一切,为西海之神。这巫魔人面鹰身,耳挂青蛇,手握红蛇。传说此魔擅长掌控万物之灵。

    上古巫族认为万物有灵,哪怕土木石金,都有灵气在身。翕兹擅长的是用手中乾坤双蛇形成乾坤结界,点化万物。一旦结界形成,它可以指定特定的物体作为它的傀兵,为它而战。

    傀衙这一次并没有出动十二衙门核心战力傀儡兵团。因为这个兵团还没从东边的交州前线撤回来。不过,在这个战场上,蜀国工匠和匠造坊弟子们建造了许多机关人和机关弩。

    一旦翕兹上身傀衙衙主,他的品阶直升七品巅峰,手握乾坤双蛇,形成乾坤结界,以巫魔之灵点化机关人,抹掉所有蜀山弟子对机关人的控制,直接把防御工事上所有机关部队接管过来。这样只需傀衙衙主一人,就可以荡平白银义从的防御。

    宝衙主事的巫魔是后土娘娘,女性化身,人身蛇尾,手握腾蛇,头戴宝冠,传说中巫土之主,掌控上古世界所有传世之宝。

    她的存在就是一种纯粹无比的增益。她身上佩戴的宝冠、宝甲、宝杖、宝靴都可以大幅度增强周围巫族的战力。她自己更是无坚不摧,刀枪不入的巫魔战士,无法被先行干掉。所以她一出现,必然会出现战局逆转。

    金衙衙主事的巫魔是蓐收,传说中巫之世界掌管刑罚和冶炼的神,人面虎身,全身金鳞,背生双翅,左耳盘金蛇。

    蓐收在战斗时会转化为两种形态,虎形扑杀,人形砍杀,化为人形的时候,金蛇化为金乌钺,每杀一人,便会增强一分威力,万人斩时,金光万道,一挥可灭一城。

    风衙主事的巫魔是天吴,虎身人面,五彩之身,八首十尾,传说是上古巫之世界朝阳之谷的守护神。后来上古巫之世界因为大灾变而毁灭,天吴因为生命里顽强,又在随之诞生的妖之世界中存活下来,化身为开明兽,继续在世间开枝散叶。

    与天吴对战,必须在极短时间内斩下它的八颗人首,才能将它彻底杀死。如果战况持续过长,它会越战越勇,直到毁天灭地。

    翕兹、后土、蓐收和天吴四大巫魔一旦上身傀、宝、金、风四衙衙主,他们产生的联和破坏力,可以达到一个蜀山四宗宗主难以企及的极致。

    不过这种特定的召唤需要满足极其苛刻的条件才能成功。现在显然这种奇异的召唤仪式需要的条件已经满足,于是他们不顾一切启动召唤,逼迫蜀山宗主们抢先出手。

    “看剑!”虽然万般无奈,但是鹿上清却不得不抢先下手进攻,他知道一旦召唤仪式完成,这里来多少人,就要死多少人,四宗宗主也不例外。

    “看拳!”拳宗宗主黄功道也爆喝了出来。

    “看符!”符宗宗主董畴怒吼一声。一道五霄神雷符倏然而出,抢在拳宗宗主和剑宗宗主之前射出。但是,这道神符在飞翔于空中的时候,突然噗地冒出一道光花,消失不见。

    三宗宗主同时望向董畴。董畴羞惭地低下头。这枚五霄神雷符又突然失效了。他咬牙忍痛拿出雷长夜给他画的一枚天人合一符。这一符出去,符宗的库存又要清空一半啊。

    “啾啾啾”宝宗宗主洛修贤拿出了他的三品超凡级法宝七宝玲珑巢。这是他自己设计制造的青鸟之巢,里面栖息了以法宝化成的一百零八只小青鸟。只要吹动口哨,就可以诱动一百零八只青鸟攻击目标敌人,十分神奇。

    这个宝物有个致命缺点,那就是遇到翕兹,这一百零八只小青鸟都会被反控制。所以洛修贤必须趁着翕兹还没降世,赶紧出手。

    当然,洛修贤身为宝宗宗主,也非浪得虚名,他还有一个三品超凡级降妖葫芦,只要念出翕兹的名字,如果它应了,就有一定几率把它收了。可惜,这个几率非常非常非常的低。

    冰衙衙主和火衙衙主同时爆喝一声,一道绵延数百丈的冰墙突然竖在正在召唤巫魔的四大衙主之前。接着一道火光从天而降,炸在阵前,左右滚动,形成一道火墙。

    鹿上清的飞剑被烈火一烧,顿成橘红色,被鹿上清飞快召回。拳宗宗主的百步铁线拳的拳罡轰散火墙,撞在冰墙上,只砸出了一个蛛网般的涟漪,就被完全化解。

    洛修贤的一百零八只小青鸟根本无法接近到冰墙的近前,因为冰克火,它们的攻击力发挥不出来。

    蜀山宗主们的攻击受阻之后,南巫国战阵传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四大衙主紫橘金青四道召唤之光变得更加灿烂,眼看着召唤就要完成。

    在蜀民防御工事之中,一直在严密观看战事的宣锦果断地转身对宣秀说:“阿弟,集结精锐团!”

    “是!”宣秀朝着身后用力一挥手,四十名白银精锐同时出现在他身后。

    “锁定冰衙衙主!”宣锦厉喝一声。

    江恣意立刻冲出战阵,对准冰衙衙主所在的方位射出十五道火符。火符在空中悬停,化为红莲之灯,围着冰衙衙主所在的方位打转。

    “全体瞄准冰衙衙主,把所有符箓、箭矢和飞器都打出去,不给翕兹留下一根铁钉!”宣锦大吼。

    “是!”各个阵地中的蜀山弟子同时怒吼。

    一时之间,阵地上符机关人、机关弩喷射出千万道夺目的七彩光芒,火符、雷符、火箭、机关弩对准冰衙衙主疯狂集火。

    “杀”宣秀挥舞盾牌长剑,纵身一跃,第一个冲出战壕。在他身后,四十个大玩家高手加上毕三泰一家同时跟进,朝着冰衙衙主奋勇扑去。

    “老天保佑阿弟,活着回来!”宣锦看着宣秀一马当先的身影,她双手攥紧,默默祷告。

    就在这时,远方突然出现一片巨大的乌云,呼吸之间,半个天空都被阴影遮蔽了。

    一艘犹如飞来峰般巨大的大船被一只铺天盖地的巨鹤拎着,鼓动着隆隆的风雷,气势如虹地从北方呼啸而来,对准四大衙主召唤巫魔的核心敌阵撞去。

    震天的呼吼声和惊叫声在南巫国的战阵中传来。挡在四大衙主之前的冰墙火墙被巨鹤双翅扇碎。

    巨鹤双脚一松,它脚下的巨船靠着惯性,势如破竹地碾碎冰墙残渣,撞破三重罗苴子组成的阵型,碾压了一大批巫士,撞飞了几十个巫师和上巫,在一片血雾中,无情地砸向正在召唤巫魔的四大衙主。

    耀眼夺目的紫橘金青之光倏然熄灭,四大衙主的身子凭空消失,与此同时巨船沉重地碾过他们原先站立的地方,横穿了整个战阵,硬生生将南巫国阻隔白银义从援军和围困部队的阵地穿了通透。

    震天动地的欢呼声在南北同时响起,紫馨和东方朔指挥的援军迅速朝着南方靠拢,加入了混战的战团。

    在巨船的阻隔之下,冰衙衙主和火衙衙主被船身隔离开,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西面的火衙衙主迅速组织大军迎击巨船。而东面的冰衙衙主却被淹没在白银义从军一波又一波的箭雨和符箓轰炸之中。

    冰衙衙主自己当然不会有事,但是周围为他护法的上巫和巫师却死了不少,他的亲卫阵型被撕出了个大大的缺口。

    宣秀就在这个时候,高举盾牌,以一鹤冲之姿奋勇杀入阵中,对准冰衙衙主一盾牌闷了上去。他的盾牌上特别安装了四排精钢兽牙,一盾砸去,能在人身上啃出四道血槽,凶残异常。

    “死!”冰衙衙主狂怒地一挥手,一百零八枚长五尺,粗五寸,尖端锋利如枪的冰矛被他瞬间凝聚在空中,对准宣秀。

    但是,另一个让他震惊的景象让他彻底忘了宣秀的盾牌。

    在撞毁了整个南巫战阵的巨船船舷上,出现了一排阴将的身影。

    这些阴将排成数列,一排排跳下船舷,在空中摊开四肢,手挽手,脚靠脚,互相勾连,在空中排成了一个整齐划一,触目惊心的图形,一个由一百名阴将组成的菱形大风筝。

    风筝上每一个阴将都将手中符剑对准冰衙衙主的要害,符剑上金雷滚滚。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扬威嶲州城

    “死死!”冰衙衙主让一百零八枚冰矛中的一百枚转向,对准天空上的一百名阴将闪电射去,与此同时,他手指一弹,剩下的八枚冰矛射向宣秀。

    冰矛射出后,他身子闪电后撤,脚一跺地。一道冰纹迅速以他为中心向周围扩散。宣秀的双脚被冰纹击中,顿时在鞋底上凝出坚硬无比的玄冰,阻止了他继续向前冲锋的动作。

    八根冰矛接二连三地射来,宣秀深吸一口气,定住身形,沉稳巨盾,左右左上下,上下左,牢牢将八枚冰矛挡住。借着冰矛一下又一下沉重的撞击,他的双脚轰地脱离玄冰的桎梏,重获自由,他跳到冰面上滑行后退,将冰矛的冲击力轻松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