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22章
  • 下载
  • “呼!”雷长夜摇摇头,这脾气啊。他深吸一口气,凝视黄鹤的眼睛,调动了200玉符,激发近先天一气,一道青光射入黄鹤的眼睛,同样的法阵符之光在它全身的羽毛上闪烁生辉。

    “吖舒服!”黄鹤打了一个酒嗝。

    “你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的感觉?”雷长夜忙问。

    “别废话了,去哪儿?”黄鹤问。

    “川西嶲州你知道在哪儿吗?”雷长夜问。

    “一天。”黄鹤干脆地说。

    “好,那”雷长夜看着它的背。

    “六坛酒。”黄鹤开口道。

    “好,好,好。”雷长夜感觉这口气老熟悉了,他在厨房里搬来六坛竹叶青,依次放进他的盟宝袋里,然后把他置办的年货苏州小玩意儿也全都装好。一切收拾利落之后,他带着黄鹤走出厨房,悄悄开门,走上深夜的山塘街。

    在他身后,画中石大嘴关上了店门,上好木板,留守店中。

    他左右看看,街上静寂无人,于是他想要纵身跳上黄鹤的背。但是黄鹤伸出翅膀,啪地把他扇下来。

    “你是傻的吗?脸不要啦,就这么上来?”黄鹤问。

    “嗯?”

    “我一天之内就能到嶲州,一个时辰飞三百里,风吹脸上多疼你知道吗?”

    “哦,懂了。”雷长夜无所谓地撇撇嘴。他的脸皮可是很厚的。不过考虑到要被时速七十五公里的顶头风吹一天,他还是穿上了永强的黑符甲,带上面罩。

    当他坐到黄鹤的背上,黄鹤用力一拍翅膀,在地上飞奔数步,纵身腿一跳,双翅一展,直上云霄。

    嗡地一声,猛风扑面,永强的面罩死死贴在了雷长夜的脸上。他紧紧用手抱住黄鹤的脖颈,整个人平趴在鹤背上,脚必须十分用力才能夹住鹤腹。

    他心里不由抱怨起古往今来所有写下骑鹤诗篇的诗人。骑鹤下江南之后,直接去义庄吧,这太难了。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能来蜀南

    坐在鹤背之上,一路向西,穿云破雾,沿着长江河道飞行,雷长夜在五个时辰之内就从苏州飞到了江陵府。

    从江陵府到嶲州还需要大概七个时辰。这个时候,黄鹤的身上开始闪现出白色的光芒。这是黄鹤快要散架的前兆。

    “快快,还愣着干嘛?给我充点法力!”黄鹤一边飞一边叫唤。

    “且慢!”雷长夜想要探过头去看黄鹤的眼睛。玉符支付法需要他看着法阵的阵核,或者灵魂之窗眼睛。

    “哎呀,你脖子好短!”黄鹤无奈地扭回头来,看雷长夜的眼睛。

    就在这时,黄鹤的身子一歪,在空中螺旋打转,失速了!

    “喂喂喂!”雷长夜吓得犹如八爪鱼一般抱住黄鹤的身子。

    “快充!快充!”黄鹤一边打转,一边惨叫。

    一人一鹤就这样紧紧抱在一起,在空气的漩涡中疯狂旋转惨叫。

    雷长夜在一片天旋地转中勉强振作精神,奋力瞪视黄鹤那不断晃动的眼睛。一道青光从他额心射出,准确刺入黄鹤的眼珠子。

    一片青色的法阵符之光在黄鹤身上乱闪。雷长夜的玉符又没了300枚。

    黄鹤身子一震,翅膀撑开,稳稳地再次飞上长空。雷长夜也艰难地从它的肚子上一点点趴回背部,重新牢牢抱紧它的脖子。

    “别把这事儿跟外人说。”黄鹤狼狈地低声说。

    “不会说。”雷长夜也感到很尴尬。

    在一片死一样的寂静中,黄鹤驮着雷长夜朝嶲州箭一般飞去。雷长夜无聊中闭上眼睛,进入神之共享空间,在论坛上看看嶲州战事的进展。

    这一看让他大吃一惊。紫馨和东方朔带着援军已经星夜兼程到达嶲州,却被十二衙门分兵包围,宣锦率领的白银义从军试图突围营救,却遭遇了十二衙门六衙衙主的拦截。

    十二衙门傀、宝、金、风、火、冰六衙衙主都是大七品往上的高手,南巫国顶级战力,大能级别的人物。

    蜀山和十二衙门有一个不成的约定,双方大能不能出手介入世俗战局,一旦毁约,必然会演发成大能之间的对峙和厮杀。这意味着毁天灭地的大决战。

    一觉察到十二衙门衙主的调度,蜀山还在山上坐镇的四宗宗主齐齐出动,以掌门所赐的法宝迅速降临嶲州战区,与六衙衙主隔空对峙。

    现在嶲州一场小规模的游击战最终演化成了蜀山派和十二衙门的大能对决。一旦蜀山派失败,巴蜀之主必将易手。

    最要命的是,十二衙门还没有出动所有顶级战力,一旦十二衙衙主同时现身,再加上南巫国的巫王,就算是蜀山掌门出手,都会有陨落的危险。

    雷长夜的心揪了起来了。蜀山掌门曾经跟他说过,武盟一开,八方风雨,一朝而至,就算是他自己都有没顶的可能。

    想不到,当日一句话,如今即将应验。也许,雷长夜决心重启武盟的时候,蜀山掌门已经预见到了今日的一战。

    雷长夜迅速思考着破局的对策:按照他之前的计划,他会以撒豆成兵符、驱灵符和鬼域启灵阵制造大批阴将上阵杀敌,以高质素的军队配合白银义从反冲锋,杀出重围,和援军汇合一处,取得这一次大战的全胜。

    但是,现在这个计划遇到了重大的阻碍。因为南巫国不惜动用大能参战,也要确保消灭白银义从军。这说明白银义从已经成为了连巫王都忌惮的力量。

    现在南巫国的总体高阶战力优于巴蜀,他们就是想要靠这个优势,强行扭转战局,毁灭巴蜀的抵抗,哪怕把蜀南打成平地也在所不惜。反正这本就不是他们的国土。

    想要破局,找蜀山掌门肯定是不可能的,这只会让巫王和全体十二衙衙主参战,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但是,如果想把被围困的白银义从救出来,也不是非蜀山掌门不可。

    雷长夜灵机一动,突然对黄鹤大喊:“不去嶲州了,去嘉州,快!”

    “九坛酒!”黄鹤大吼。

    “让你喝个够!”雷长夜放声喊着。

    黄鹤空中一个转折,朝着嘉州飞去。

    几个时辰的飞行对雷长夜来说,就仿佛过了几年。当黄鹤在他的指引下,落到嘉州船厂飞鱼大娘船上的时候,他迫不及待地冲入操舵室,将一叠电池符贴在虚室生风阵上。

    整个飞鱼大娘船被一片清丽迷人的玉光笼罩,虚室生风阵瞬间启动,四座飞台自动转动,百里神通阵转移飓风风向,喷吐在大娘船的船体底部弧面上,形成气垫,整座巨船在水面上冉冉升起,犹如浮在水上的气球。

    “鹤兄,如果我要你帮我把这艘船提起来,拖到嶲州,你能做到吗?”雷长夜问。

    “我需要变大。”黄鹤摇头说。

    雷长夜思索着要不要请吴道子再画几头黄鹤。

    “你想要仙师再画几只黄鹤吗?”黄鹤问。雷长夜惊讶地望向它,点点头。

    “几只黄鹤倒是能抬起这只气充的大船,不过你需要花点时间训练我们飞同一个方向。我算是好脾气的,其他的黄鹤怎样,我是不知道。”黄鹤傲然昂着头,斜眼看着雷长夜。

    “你需要变多大?”雷长夜真的没训练黄鹤的时间,只能问。

    “再给我充十倍的法力。”黄鹤顿时眼睛一亮。

    “啊?”雷长夜心里一急,这可是3000玉符啊。

    “你充十倍的法力,我的修为会到达八品之境,好处享之不尽。你要知道,我可是仙鹤哦,有了八品之身,我足以威慑群小,诸邪避易。”黄鹤得意地说。

    “嗯,你明明是黄鹤”雷长夜撇着嘴。但是他觉得黄鹤所说极为有理。黄鹤变大变强,不只是能不能拖动飞鱼大娘船的问题,而是它本身的实力会得到成倍的加强。

    它现在的气息是小七品异兽,所以才有带他飞跃千里山川的潜力。如果充了法力,让它一跃而升为八品异兽,这将会改变蜀南战局的平衡。

    因为八品是一个很特殊的品阶。它远远高于宗主和衙主级别的大能,却又不及九品至高之境,处于宗主们打不过,掌门巫王不能打的区间。

    一旦八品黄鹤出现在战场上,六衙衙主必然被震慑。巫王就必须选择是否出手。他一出手,接招的就是蜀山掌门,六衙衙主则会被黄鹤和蜀山派彻底压制。这样大能比拼结果会朝着对巴蜀有利的方向转化。这是巫王绝对不想看到的。

    “拼了”雷长夜盘膝坐下,气运丹田。他现在已经是中四品的品阶,一口气充1000个玉符还可以做到,要连充三次的话,就需要现在就开始。

    他咬紧牙关盯着黄鹤,启动了支付程序。1000玉符顺着近先天一气涌入黄鹤身上,它的全身都被青光笼罩,华美无比,犹如一枚青花瓷做的黄鹤雕像。

    雷长夜瘫在地上喘息片刻,立刻开始运功回复。与此同时,他下达调令,把闪金镇的十五个阴将全都调到嘉州船厂听命。他现在需要所有能够用得上的武力。

    连续又充了两次玉符之后,雷长夜几乎累得趴在地上起不来。

    此刻的黄鹤带着一身耀目青光冲出操舵室,在露天的甲板上连续转了三圈,每转一圈身子就大了四五倍。等它转到最后,整个身子遮天蔽日,巨翅一伸,可达数十丈。

    它仰天发出痛快的鸣叫,振翅高飞,两只鹤脚牢牢抓住飞鱼大娘船的两翅链接到甲板上的铁架,接着飞台的飓风辅助,轻而易举地将飞鱼大娘船抬到半空。

    随着虚室生风阵持续不停地运行,巨大的飓风托举船体轻盈地划过江面和地面,吹过路边的丛林和草原,朝着南方嶲州的方向加速飞去。

    趁着黄鹤带着飞鱼大娘船朝着嶲州疾飞的功夫。雷长夜拖着疲惫的身子靠在舵室窗前,从盟宝袋里取出鬼域启灵阵,用电池符激活,然后拿出自己仅剩的六十多枚撒豆成兵符和一把黄豆,将它们全都变成了阴将。

    加上从闪金镇赶来的阴将,总共有三百多个阴将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是他第一次同时运用如此之多的阴将。

    他一张张地给他们贴驱灵符,幸好他储备充足,刚好够用,临时现画的话,他恐怕会油尽灯枯而死。

    所有阴将的武器都是简单的符剑,他也没有别的武器给他们。这一次是他五霄神雷法的大检验,就看三百个小四品阴将能否创造奇迹了。

    他控制着所有三百多阴将站到甲板之上,顶着凛冽的狂风,望向远方。通过他们的视野,雷长夜看到飞鱼大娘船犹如在风中行进的大帆船,轻盈地扫过无边的灌木和原野,越过起伏不定的山川丘陵,迅捷地扑向嶲州前线。

    雷长夜舒服地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找到一丝昔年在蓝海星开快车的感觉,没有烈风扑面,眼前的景物迅速向后倒退,远方的地平线不停接近,不断变化,仿佛一个个新的世界在眼前不断展开。

    嶲州,我来了!雷长夜闭上眼睛,紧紧调息,温养着体内几乎干涸的丹田。

    第一百七十章 宣锦定军策

    在蜀工匠临时搭建的指挥所中,白银义从司最高层的人物聚集一堂,正在紧张地商量对策。

    宣锦拿着自己的画战场临时地图,反复核对着援军,白银义从军,蜀山宗主与六衙衙主所在的位置,试图找到一个把所有人救出包围圈的方法。

    “阿姐,现在只有一个方法。”宣秀忽然严肃地说。

    “嗯?”宣锦茫然望向他。

    “我们必须干掉一到两个衙主!”宣秀毅然说。

    “啊?!”在指挥部中的所有白银义从高层都吓了一跳。宣秀作战勇猛,但是平时说话的时候羞涩腼腆,温声细语,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观感。

    但是今天,宣秀一开嗓就语不惊人死不休,比屋子里最莽的毕三泰和花萝茵都莽。

    “阿弟,你还好吧?”宣锦觉得宣秀好像受了刺激。

    “不,阿姐,我并非脑热,而是分析的结果。”宣秀沉静地望着宣锦。

    “嗯,说说看。”宣锦鼓励地点点头。

    “南巫国这一次依靠的是绝顶高手比我巴蜀多,想要强行吃掉我们白银义从军。我蜀山派自然绝不屈服,掌门以下必竭力应战。说句难听的话,掌门和巫王势均力敌,麾下四宗宗主,却比六衙衙主要弱上很多。”宣秀说到这里抿了抿嘴。

    这是一个相当难以接受的事实,但是却无法否认。在座全体高层,包括毕三泰和花萝茵都沉默了下来。拳宗宗主黄功道是大七品,新任宗主之位,年富力强,潜力极高,但是目前战力尚不及董畴。

    气宗宗主鹿上清功力最高,剑法极强,七品巅峰,然而最近因为练功太急出了一点岔子,一身功力只能使出七八成。

    董畴就不用说了,七品巅峰,拥有正面叫板衙主的实力,但是十多年前重伤至今未愈。

    宝宗宗主洛修贤算是最稳定的,巅峰七品的实力,配合独树一帜的法宝系统,让他的战力十分坚强。但是他是个工匠型宗师,后勤保障一把手,战斗经验极其匮乏。

    这四位宗主站在一起,可以组一个天残地缺组合,人人都有短板。蜀山最值得信赖的七品巅峰高手是薛青衣,但是她却没在巴蜀。

    就算她在,五宗宗主之力也只是与六衙衙主堪堪拉平差距。

    蜀山派想要镇住巴蜀,本就极其勉强。

    “阿姐,大师兄教我们的列阵配合之战,不只可以出动十五个人,他曾经说过,遇到绝顶高手,可以组一个四十人团,由靠得住的盾剑手扛住正面攻击,其他人配合攻击高手弱点,无惧死伤的话,有可能做出越品杀敌的奇迹。”宣秀沉声说。

    “但是,敌人不会让我们舒舒服服地围住一位大能厮杀的。”宣锦思考片刻摇摇头,“这只会引发一场大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