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21章
  • 下载
  • 按理说宣锦作为主线的指挥能力不该如此拉胯,而且还有庞恒毅和匡章辅佐。

    雷长夜连忙查看论坛里的相关帖子,片刻之后,他从紫馨和江恣意发布的各种战况直播帖中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一切就发生在几天之前。

    白银义从军在宣锦指挥下且战且退,本来已经即将撤出嶲州战区。但是,战区内的探子突然陆续打听到风声,说是南巫国因为连日征战,死伤惨烈,国内暴动,很多巫国人想要杀死被俘的巴蜀工匠泄愤。

    本来南巫国攻略嶲州,是准备将嶲州建成对抗大唐的桥头堡。所以在改建完会川府之后,他们就押解全部蜀中工匠到嶲州前线参与攻城工事的建造。

    在押解过程中,一群会川府的巫国暴民追上了南巫国的押解部队,试图将所有蜀民虐杀。在押解部队和暴民的冲突之中,蜀国工匠挣脱了枷锁,纷纷朝嶲州逃窜。

    两三万人的大逃窜当然引来了白银义从探马的关注,他们了解到详情后立刻报之于宣锦和宣秀。

    十几年前被劫掠的蜀国工匠一直是雷长夜乃至整个蜀山派念念不忘的心头大恨。雷长夜也在临行前反复叮嘱宣锦,如果可能,尽量多救一些蜀国工匠回家。

    宣锦再三权衡之下,决定集中全部白银义从军,在嶲州组成多个机动部队,分头引走追击蜀民的南巫部队,并同时通知嶲州守军支援。

    没想到巫民的暴动,根本就是南巫国自导自演的一场大戏。暴民其实是十二衙门的蛰伏在蜀南的部队假扮的。这一次傀、宝、金、风、火、冰六衙总共六十名上巫,一百八十名巫师,一千巫士、两千罗苴子,五百傀儡兵,三千火巫箭手和一万巫兵齐聚嶲州,兵锋锐不可当。

    就在白银义从军和押解部队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十二衙门军悄悄撒了个大网兜,把白银义从和两三万蜀国工匠包了饺子。

    幸好宣锦在决定救援的时候,已经做好被围的预期,在营救蜀国工匠的时候,第一时间驱散押解部队,迫使他们完全和蜀国工匠脱离接触,然后宣秀带着蜀山派匠造坊弟子来到蜀国工匠中间,指挥他们原地停下,听候调遣。

    蜀国工匠这十几年在南巫国被军事化管制,已经习惯了听命令,而且白银义从军的名号最近特别响亮,他们一听是白银义从,全都心甘情愿接受指挥。

    宣秀带领的蜀山匠造坊弟子,每人一个盟宝袋,里面装满了制造战地工事机关的原材料,一上来就人人打开袋子,把原材料在地上堆了一圈。

    宣秀立刻学着雷长夜动员川东牙营的方式,派匠造弟子们分别去找工匠首领谈话,说明当前形势,对所有人发出紧急动员。

    在宣锦率领几只机动部队拖住周围不断涌上来的南巫国大军时,宣秀成功动员起所有蜀国工匠,原地建造防御工事和蜀山派匠造坊特有的机关符武器,简易弩炮,简易火符机关人,简易雷符机关人,简易飞器人,甚至简易持宝人。

    宣锦随即率军进入防御工事,然后派出三只由轻功最好,飞器最好的白银义从担任的突击队,不断迂回出击,骚扰南巫国大军,令其无法成功合围。

    与此同时,汪芒也用“传音法宝”通知了坐镇闪金镇蜀武盟的紫馨。紫馨立刻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求爷爷告奶奶刷玉符,拉了一大帮蜀山的长老们,率领蜀武盟几乎全部的成员向歙州进发。

    东方朔接到消息,立刻以崔钰之名,调动了两千本也是白银义从的川东牙兵,亲自率领他们去嶲州接应。

    眼看着蜀山派和蜀武盟凑起来足足一万人就要和南巫国的数万大军来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

    十二衙门军自然希望趁着蜀武盟的援军到来之前,先把白银义从军这块硬骨头啃下来,于是围着这条临时防御工事发起了好几次冲击。

    六衙的巫师和上巫加起来高手足足两百人,几乎是毁天灭地的存在。他们本来应该一个冲锋就能把这片纸糊一样的工事撕个出口。

    没想到的是,宣秀组织了一只不怕死的盾坦队,里面除了他,全都是大玩家,他们举着最大的盾牌,穿着最厚重的防具,顶着上巫和巫师的狂轰滥炸稳守防线,宁死不退。他们挡在前面,身边白银义从中的远程火力手就舒舒服服地玩命输出。

    再加上上巫和巫师都是一群自以为了不起的高手,不屑于列队战斗,一个个都是自己打自己的,上来一阵疯狂攻击,发现没效果,只能硬生生被怼回去。打了一上午,愣是一个都没冲上来。

    白银义从不但守住了阵地,而且没死人。

    虽然大玩家们一个个至少死了三四次,但是都氪金又活过来了。只有宣秀被打得比较惨。不过第一大玩家们都刻意保护他,令他好几次涉险生还;其次他自己的防御已经到了变态级别,上巫的火力都怼不死他。

    南巫国白天攻势受阻。晚上的时候,宣锦又带领一只突击队偷营劫寨,一刻不停地进行夜战。与此同时,汪芒、尚香、匡章、庞恒毅还发动蜀国工匠和匠造坊弟子挖地道,一直挖到火巫箭兵的营地,把他们的箭营仓库给劫了。

    这些火巫箭兵其实就是普通的巫国弓箭手。不过他们的箭全部是由火衙的火巫请来巫魔祝融附灵过的巫箭,迎风起火,击打物体产生的震荡可激发一道五尺火圈,点燃敌军营房工事,甚至将人点成蜡烛,十分厉害。

    本来这些火巫箭手是攻克防御的王牌部队,但是白天被宣锦的突击队牵制了一天,晚上又被夜袭了一晚上,等到天亮一切终于安静下来,打开仓库一看,箭没了。

    第二天早上,当白银义从万箭齐发,箭箭带火的时候,南巫国士兵全都破口大骂,气得七窍生烟。火巫之箭被认为是南巫国得到祝融祝福的象征,白银义从这番举动,无异于渎神渎魔,反正就是很气。

    但是困守防御工事的蜀国工匠和白银义从们全都士气大振,整个阵地都淹没在欢呼声中,本来被敌人四面合围所带来的精神打击,迅速恢复了过来。

    宣锦和宣秀立刻抓紧时机做战争动员,将所有人的士气都提振到极致,严阵以待南巫国更狂猛的进攻。

    这也是紫馨在论坛上趁机发动蜀山萌动员令,并把公会库存玉符全都拿出来搞事情的原因。因为这一次战斗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就看谁肯多下注。紫馨就是个喜欢ain的人。

    雷长夜逛完论坛,知道自己必须立刻回巴蜀主持大局。

    这一场不期而遇的白银义从与南巫国之战,将会决定未来十年内巴蜀的命运。他没想到南巫国居然下了这么大决心拔除白银义从这根钉子,几乎将三分之一的国力都投注了进来。

    但是,这也是一个检验他实力的机会,如果白银义从能在这场战争中浴火重生,大获全胜,那么这只禁受过大战洗礼的军队,将会成为他平定整个大唐的王牌!

    第一百六十八章 千里回巴蜀

    雷长夜迅速思考最快速度到达嶲州前线的方法。

    “大嘴!”齐可追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

    “嗯?”

    “发什么呆,高兴傻了?”齐可追一脸通红地用力摇着雷长夜的肩膀。

    “呃,是啊,追哥,这一次赚了足足两千五百贯。”雷长夜半晌才回过神来。

    “切,何止,我们的苏绣佳人笑也卖出去不少,各种绣品加起来,足足一万贯,虽然比不上冬节那一次,但也足够在苏州打响名号。”齐可追兴冲冲地说。

    “追哥,存货还可以卖半个多月。”雷长夜笑着说。

    “嗨呀。”齐可追激动地一拍雷长夜的肩膀,身子直抖。

    “追哥,这几天我有些累了,可能不会再到乐云楼来,绣坊和绣店,就靠你来张罗了。”雷长夜沉声说。

    “没事,万事有我,还有小岳那小子帮我,你只管看店吧。”齐可追笑着说。

    “追哥,目前的三间绣坊只是小打小闹,如果想要扩大苏绣的规模,必须投入大量资金经营绣庄,将吴县所有绣工抢到手中。这些就靠追哥你的手段了。”雷长夜语重心长地说。

    “明白,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过,大嘴,你这语调怎么像在托付后事一样?”齐可追奇怪地问了一句,随即呸了几口,“晦气晦气,我是说你好像语气挺沉重。”

    “追哥说笑了。”雷长夜勉强笑了笑,此刻他心事重重,已经没有心思打点苏州,只想要回巴蜀,无意中语气里已经有了离别之意。

    “大嘴,你放心吧。因为有你的帮助,我才能和薛坛主搭上线,成为武盟麾下,干起正经生意,最近山塘帮因为你的点子才在苏州站住脚跟。你是我的福星和恩人,你的建议,我会当自己的事一样办。”齐可追忽然严肃地说。

    “追哥,你语气也沉重了。”雷长夜笑了。

    “唉,在这鬼世道,大喜的日子也说不出笑话。”齐可追苦笑着叹了口气。

    想到巴蜀的近况,雷长夜深有同感地叹息点头。

    当天夜里雷长夜回到厨房,立刻打开山河仙隐图,请出了正在练功的吴道子。吴道子来到他的厨房,先抓了一把香酥黄豆,才朝他说:“小雷,这么晚找我出来?”

    “老吴,我记得你好像会画龙啊。”雷长夜小声问。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要我在仙隐图里画条龙玩玩。其实,大家都说世上有龙,但是我是一条都没见过,没见过自然画不出来,更画不像。所以很多关于我的传闻,都不是真的。”吴道子摇头道。

    “哦”雷长夜一脸遗憾。他本来想着乘龙回巴蜀,这多酷?

    “你不会也是那种好龙者?可听过叶公好龙之说?谁也不知道龙吃什么,这种东西还是保持距离,不见为好。”吴道子严肃地说。

    “嗯,所言甚是。老吴,那你会画什么样能飞的东西?”雷长夜忙说。

    “能飞的东西?你想干什么?”吴道子好奇地问。

    “这些能飞东西应该也和我的画中身一样,可以脱画而出吧?”雷长夜问。

    “哈,山河仙隐图已成五品法宝,只要我在画外作画,这些画中物都沾了我的仙气,能略微扭曲结界法则,自由出入。不过”吴道子说到这里摸了摸胡子,“你的画中身石大嘴,只是一个凡人,不需要损耗太多加以维持,但是如果会飞的神物,就需要大量的法力维持。”

    “具体需要多少法力?”雷长夜追问。

    “这个嘛,比如我画一个石大嘴,那可以存在一个月。如果我画一个会飞的神兽,那么维持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左右。”吴道子抚须道。

    “到了时间,仙隐图提供的维持法力就会涣散?”雷长夜问。

    “正是。除非你可以续上仙隐图的法力。这个方法也很简单,就是让他们回仙隐图去补充法力即可。不过在消耗尽法力之后回画卷,就需要待上至少一个月恢复法力。”

    “这样啊。”雷长夜感到有些头疼,“老吴,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在画外直接为他们补充法力?”

    “那可就需要凝聚天地精华的先天一气之力,这是真正的神明之力,或者天地灵气于一身的五品法宝,我只是个画中仙,无能为力啊。”吴道子遗憾地说。

    “先天一气?”雷长夜眼睛一亮,还可以这样吗?

    自从来到苏州以来,他陆陆续续又花了不少玉符启动食坊图、新移山阵等黑科技,还升级了替身符、金甲符等符咒,现在脑中界面还剩下9980枚玉符。

    吴道子口中的先天一气和神明之力,不就是支付玉符吗?现在时间如此紧急,是时候氪一把玉符解决旅行问题了。

    “如果我有了增加法力维持时间的方法,怎么才能看出来神兽还可以维持多久?”雷长夜忙问。

    “哪有这种方法?不过如果神兽无法维持形态,身体会发出一道白光,持续一炷香左右,如果在这柱香时间内不回画卷休息,就会消散。”

    “老吴,要不你先画一个能飞的神兽,我想办法解决法力维持的问题。”雷长夜仔细思考了一下,感觉有一柱香的反应时间,还来得及。

    “小雷,你可想清楚了,万一你解决不了,神兽从天上掉下来,你可会摔死。”吴道子提醒他。

    “不用担心这个。”雷长夜摆摆手。

    吴道子摇了摇头,闭目思考片刻:“嗯,世人多言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昔人已成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之神形,我还略知一二。”

    “还请老吴赐下墨宝。”雷长夜拱手道。

    “嗯,笔来!”吴道子摊开仙隐图,瞅准一处云高风聚之处,一展袍袖。

    雷长夜双手奉上蘸满了墨汁的狼毫笔,吴道子一把抢过,笔落如云烟,片刻之后,一只活灵活现,形神兼备的巨型黄鹤出现在画卷之中。

    吴道子捏住画卷上的黄鹤,往画外一甩。

    “吖”一声清脆的鹤鸣从画卷中响起,接着一双翅展足有六米的黄白色翅膀破卷而出,罡风呼啸,气流翻滚,卷得厨房内一地狼藉。

    盆倒锅翻之中,一只一人多高的巨型黄鹤站在厨房内,掸掸羽毛,顾盼若神。

    “好了,小雷,接下来看你的了,无论你怎么搞事情,千万别弄丢了仙隐图,我可不想落入邪道手中。”吴道子用袖子在厨房里卷了一圈各种零嘴,喜滋滋地返回仙隐图中,无声无息了。

    雷长夜将仙隐图缩小成手掌大小,在图上划拉几下,找到画中石大嘴,将他从里面抽出来,化身真人。

    他双目注视着画中石大嘴,思索着100玉符数,然后启动近先天一气,片刻之后,一道青光注射入画中石大嘴的眼中,他的全身毛孔散发出点点青星,无数基因碎片般的法阵结构在他身上此起彼伏地闪烁。

    雷长夜以潜意识控制画中石大嘴,顿时感到石大嘴身上洋溢的蓬勃法力气息。这种支付玉符加强法力储备的方法果然有用。他感觉石大嘴身上的法力应该能够支撑足足五个月左右,这正是他再回江南的时间。

    他欣慰地控制石大嘴清理厨房,把目光转到眼前仍然在傲视自己的黄鹤身上。

    他双目凝视黄鹤,思索着100玉符数

    “你瞅啥?”黄鹤突然开口。

    “嗝”雷长夜吓得打了个嗝。吴道子画的黄鹤还带语音的?

    “我给你充点法力,呃乖?”雷长夜不知道怎么跟神兽打交道。

    “酒”黄鹤扬声说。

    “是同意吗?”雷长夜问。

    “酒!不给酒,不飞!”

    “你还酒驾啊。”雷长夜吓了一跳。

    “酒!”

    “来了来了!”雷长夜没功夫坚持原则,只能从厨房里搬来一坛竹叶春,放在黄鹤面前。黄鹤用嘴凿开酒封,嗞嗞嗞贪婪吮吸,过了好久才把嘴依依不舍地从坛子里拔出来,打了个酒嗝。

    “你瞅吧!”黄鹤昂起头,做了一个你随意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