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2章
  • 下载
  • 这一天他支撑到了第二个时辰,但是累得直接昏倒。

    第三天,他再度微调阴阳二气,试图和精铁条共振,又增加了半个时辰。

    到了半个月后,雷长夜感到自己似乎和这根铁棒子有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仿佛自己的元神分了一点进入这根铁棒子。

    又过了半个月,他已经能和精铁条内的二力阴阳合一,和谐共振,举着铁杆子一天一夜不休息,还精神抖擞。

    一个月后,毕三泰带雷长夜到了匠造坊,让他将精铁条切为九段,打造九把长剑。

    雷长夜对于锻造兵刃并不陌生。他在修炼金钟罩铁布衫的时候,就曾经被师父训练打铁锻造,观察铁块在炉火中的变化,以此领悟硬功的诀要。

    因为他脑子活泛,心灵手巧,他不但学会了金钟罩铁布衫,还顺便练了一手出色的铁匠活儿,为他今后在匠造坊的活跃打下了基础。

    况且,蜀山弟子为自己打造兵刃,也是一个优良传统。就连掌门的十八名剑中,也有八柄是他自己打造的。

    不过,以前雷长夜从未为自己打过兵刃,因为防御至上才是他的哲学,不能增加他肉度的东西,他不需要。

    在打第一把剑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元神仿佛也在铁砧上被锻打,成了一块烧红的铁块,在自己的捶打中一点点变得锋锐犀利。

    打第二把剑的时候,他的感觉更加明显。他的眼睛仿佛看东西更加清晰,对于事物的纤毫变化更加敏锐,甚至熔炉中火焰的颜色变化都更加有层次感,丰富而细腻。

    打第三把剑的时候,雷长夜感到心情意外的沉静安详,仿佛经受了业火洗礼后的灵魂,有了重生一般的清新感。

    第四把剑,第五把剑他明显感觉到这是修行剑道的妙法。他融入剑中的部分元神,在烈火中得到了升华,并给了本体积极无比的反馈。

    他感到了精气神全面的提升,甚至小三品的境界都在蠢蠢欲动。

    当他打完九柄剑时,他的内家品阶已经不知不觉间从小三品,进化到中三品,再过一个大三品,就可以和小师妹巅峰三品并驾齐驱了。

    “师父,我境界提升了!”雷长夜忍不住对毕三泰说。

    “很好,我没看错,你果然适合练剑。接下来,我教你养剑诀第二段:闻敌而动,因敌而变。”毕三泰满意地点头。

    “是!”雷长夜振奋地说。

    毕三泰让雷长夜挑了一柄刚炼好的长剑,跟他一起来到练功场。

    “第二段养剑诀,重视的是望、闻、走。

    望望的是敌人之衣着,气色,眼神,猜测他的门派,性情和心境。

    闻闻的是敌人的气息,猜测敌人的攻击习惯。

    走迂回、抢位。重在腰腿和轻功,对敌之际,抢中线,找准攻击距离最近的路线,抢占制胜点。”

    毕三泰拿过一把木剑,对雷长夜一挑剑:“来,咱们练一手。”

    “是!”雷长夜拿起自己刚炼好的剑,做好蜀山天一剑法的起手式。

    “第一步,我望!雷长夜,一身横练,唯一的弱点在眼睛,耳朵和嘴。蜀山弟子,练的是天一剑,重防御反击。闻,此人是新手,没有经验,攻击习惯是进攻对手的手腕。走”

    毕三泰迅速抢到雷长夜的正面,单手一剑刺向他的面门。雷长夜连忙竖剑推开木剑的进击。毕三泰身子猛然向前,伸手一下就抓住他的剑,右手木剑趁势猛进,剑尖一颤,点在雷长夜两眼上。

    “看到没有,我抢了中线,攻击最快,你竖剑防御慢了,剑上没力,被我抓中,趁势进击,一剑就弄瞎了你两只眼睛。为什么?因为我在望、闻、走上全方位压制了你。”毕三泰沉声说。

    “师父威武!”雷长夜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的眼睛也练过,不过师父这剑法真是霸道啊,一点活路不给,他好喜欢这调调。

    “斗剑,先走脑子,再走心,最后才是身随剑走。当今天下八派七十二馆,加上南巫十二衙门,每一个门派都有无数绝技。绝技分两种,摆在明面上的明招,还有藏在私底下的阴招。想要克敌制胜,不但要猜到明招,更要算出阴招。”

    “每一派弟子都有一套连招,明暗结合,杀伤力很大,往往是克敌制胜的法宝。但是,对我们养剑流的剑客,痴迷连招的对手最好对付,光靠望闻走,再多少知道一点八派武学特色,就能彻底压制他。”

    “今天先就到这儿,我这里有一本小册子,大致讲解了不同门派武馆弟子的武学特色,以及如何利用养剑诀的望闻走克敌制胜。”

    毕三泰将一本就二十几页纸的小册子丢给雷长夜。

    雷长夜接过之后如饥似渴地翻看了一下,忽然愣了:“师父,这全是索引啊。”

    “对!”毕三泰都给他一把钥匙,“索引中的书目都在我屋后的库房中,这是钥匙。”

    PS:感谢封七月大大的盟主。一发入魂,帮助本书荣登签约榜前十,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出手不凡。大家若是书荒,通幽大圣可以让你找回江湖冒险的刺激感。

    第十五章 听取剑中劲

    每天傍晚时分,都是毕三泰修晚课的时间。他的丹田气海之伤只能靠口诵经,以道法之力荡涤体内气脉来逐步治愈。

    雷长夜轻手轻脚地走过师父的寝室,来到了屋后的库房。在他身后,小师妹毕一珂屁颠屁颠地跟着,为他打起心爱的电烛灯照明。

    雷长夜用钥匙打开库房大门,推开门板。毕一珂举起电烛灯往里一招。

    叮铃一声,雷长夜手里的钥匙掉地上了。

    库房里满满腾腾全是书卷,足足有数百卷。

    “大师兄,你要找哪本?”毕一珂不知厉害,问了一句。

    雷长夜咽了口口水,他可不太想告诉小师妹,他全要。

    “先从第一本找起吧。”雷长夜挠了挠头皮。

    在电烛灯的照明下,雷长夜翻开库房书架上摆的第一册手书的书卷。

    果然没错,这是师父写的比剑杂记,是按照时间线来分卷数的。第一卷书讲的是师父十六岁剑法大成后,挑战的第一家名武馆。里面名武者的武功家数,攻击习惯,人物心性,连招特性,还有明暗招思路,应有尽有。

    按照这里书卷的数量,师父当年浪得一逼,什么人都敢怼,几乎打遍了武林所有门派。当然,并非每一场挑战都赢,不过无论输赢,这些经验积累下来,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在毕三泰给雷长夜的小册子里,他把天下武功按照八派七十二馆分类,每一类别有一个与其对抗的武道总纲,总纲分为拳脚、刀剑、枪戟、鞭锤、法宝等项,每一项后罗列一堆范例,全都被索引号指向库房中的特定书卷。

    想要读懂小册子里的所有武道总纲,雷长夜必须读完整个库房的藏书。

    雷长夜可以想象师父在符宗这些年何等寂寞。一身剑法无人传授,只能躲在小黑屋里写回忆录聊以。

    难怪师娘如此美貌,却对师父死心塌地。师父当年任侠豪迈,也曾经风流倜傥,快意恩仇过。

    看来师父为了让毒娘子花萝茵改邪归正,结束了自己的游侠生活,与其一道投奔蜀山,寻求祖师庇护,是做出了相当大的牺牲啊。

    一个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放弃自己最爱的生活这么至情至性的事,大概只能在江湖之中遇到。

    这些书卷中一笔一划,写着师父对往昔的眷恋,又何尝不是他对师娘的挚爱。

    雷长夜忽然明白毕三泰想要传授自己剑法的心意。表面看,他是责怪雷长夜出山巷阵法里的阴将不够厉害,打不过紫馨。

    其实,他是渴望雷长夜能够学会他的剑法,下山历练,走上他昔年的豪迈江湖路,替他过他梦想的生活。

    “师父是真的把我当成亲儿子啊。”雷长夜感到眼睛有点热。

    “大师兄,你要在这儿待多久啊。长夜牌社你还去不去?”毕一珂问。

    长夜牌社每天夜里都开张,一般都是师娘或者雷长夜去主持。今夜轮到雷长夜了。

    “小师妹,要不你帮我去看一下吧,我今夜想读一下师父的书卷。”雷长夜说。

    “嘿嘿,行啊。但是我只有一套新手牌,怕镇不住场子。”毕一珂顿时眉飞色舞。雷长夜发明的雷公牌超级好玩,里面八大门派,七十二武馆,四十八藩镇,西胡五茹六十一岱,南巫十二衙门,牌面无比丰富。打起来花样翻新,连招套路无数,格外让人上瘾。

    “给你这个符牌。”雷长夜把一枚小卡片塞给毕一珂,“找看门人调出我的套牌,痛痛快快大杀四方吧。”

    “大师兄最棒了!”毕一珂把卡片塞怀里,蹦蹦跳跳地跑出了库房,朝着山下飞奔而去。

    雷长夜看了一眼库房里满满腾腾的书卷,知道自己又要有无数个不眠之夜。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距离掌门规定的三个月时间只剩下不到一个月时间。雷长夜靠着彻夜苦读,终于读完了毕三泰给他的那本小册子和数百本索引书卷。

    越是读得深入细致,越是感觉毕三泰对天下武学的分类还有大量残缺。在与毕三泰的对练中,雷长夜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当然残缺。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毕三泰理所当然地说,“给天下武学归类,本来就是一个艰巨无比的事。以我的经历,只能看到天下武学的一星半点。你想要阅尽天下武学,学到无敌于天下的剑法,那就要走出去历练,自己去体会世间武学的奇妙。”

    “啊,原来如此。”雷长夜点头,“那么就待弟子他日学成下山,自己去体会一下。”

    “”毕三泰挑了挑眉毛。这还是雷长夜第一次透出口风,想要下山历练。毕三泰心花怒放,但是却要强行忍住。

    “那个,不急在一时,你的功夫练得还不够。嗯今天我们开始养剑诀第三段:敌进我进,听劲破敌。”

    “师父?这么快?我第二段还有很多疑点”雷长夜忙说。

    “这些你自己下山历练一下就明白了,我说也说不透彻。咱们赶紧进入第三段”毕三泰急切地说。

    “师父,你不是说不急在一时吗?还是先打好根基为上。”

    “劣徒!没见到出山巷的大较就在眼前,你那些阴将打一珂还要使出吃奶的劲儿,怎么去打紫馨?你不会把自己的使命忘了吧?要赢!听懂没有?”毕三泰瞪眼。

    “啊,师父教的养剑诀如此迷人,徒儿竟然忘了出山巷的事,该死该死。”

    “你就是没脑子不准拍师父马屁!”

    毕三泰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听劲的手法,是内家最精髓的功夫。你这种整天想着外炼的货,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幸好你底子扎实,现在捡回来还来得及。”

    “是啊,徒儿就是想着芝麻西瓜都要。”

    “天天想美事。剑养了阴阳二力,有了弹性,能够蓄力,犹如柳枝,这剑就活了,可以生出自己的精气神。你可以把自身阴阳二气与剑身阴阳二力合为一体,仿佛真气凝成的触手,与你自身形成一个大阴阳,有了自己的感官”

    “听劲靠人剑合一,以心之眼,剑之神,骨之感,皮之触感知敌人的来招。世间兵器法宝千变万化,大部分脱不开以力而为的规律。只要判断力来的方向,大小和着力点,万招如一,一听就破。”

    毕三泰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雷长夜:“养剑诀第三段说起来也就这些,但是练起来难如登天。因为,养剑诀最强之处,就在于攻防合一,不动则已,动则如雷霆霹雳,一招制敌。可惜,这种剑法,和人求存的天性相违。人练起来,首先要压制求生欲,让求胜之心强于一切,绝大多数人做到这点难如登天,你嘛”

    雷长夜秒懂:他浑身上下练得精钢一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压制求生欲比普通人强百倍,抢攻发浪,舍我其谁?

    “师父,徒儿这二十年苦练,原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是来继承师父养剑之衣钵也。”雷长夜躬身说。

    “你这话好吧。不过话说回来,你不用回防,不代表你刺得到高手。养剑诀没什么漂亮的招式,但是师父当年剑挑天下,却不知道迷倒多少名门淑女,为何”

    “师父,你迷倒多少什么?”

    “唉,你问这个干嘛?难道要为师跟你说连皇亲国戚,天之贵女都对我围追堵截,让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呃,对了,万一你哪天去了长安,万万不要报出师父的名号!没什么好关照!”

    “”

    “说回养剑诀,养剑诀遇强越强,妙招的生成靠的是对手的提携,对方攻击越狠,咱们出招就越妙。所以对手越强,你心中就越要尊敬感恩,与人争斗,决不能心意不正。出剑之前,行剑礼,得胜之后,行谢礼。如果你对剑诚心正意,那么你每败一个敌人,剑中养的元神就会鲜活几分。”

    “徒儿记住了。”

    “很好,明天先去峨眉山,上树给我刺下只猴儿来。”

    “啊?”

    第十六章 峨眉刺猴人

    峨眉山的猴儿,说好听点,灵性十足,颇似人形。说难听点,贼性十足,比人还凶。尤其是掌门来到峨眉,建立蜀山派,又以佛道一家为名,收留了不少从中原跑到川西避祸的中原僧侣。

    整个峨眉山,佛道两家香火相传,无数修行者在寺院和道场中练功修身,灵气环绕,浸染山林峰岚,让峨眉山一切的生灵都有了仙气。

    峨眉山的猴子,基本上都快成精了。雷长夜丝毫不怀疑,等到他能活着看到互联网,峨眉山孙悟空出不来,六耳猕猴能来一个连。

    如果有选择,他宁可去虎也好过去招惹峨眉的猴子。

    况且,峨眉山现在格外不太平,宣锦宣秀两姐弟在峨眉山,一见到他,免不了拉他寒暄几句。这就会让他引起王莽、子辛和东方朔的注意。

    同时不知多少个各宗大弟子为了宣锦暗自较着劲儿呢,宣锦老拉着他说话,平白让他被这帮家伙惦记上,颇不值得。

    但是,师父的命令下来,他也只能照做。他也知道,以剑刺猴,是一个极好的练习。猴子在杉树林中穿梭,身轻如燕,矫健灵活。追上它就是一种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