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19章
  • 下载
  • “大嘴啊,这小伙子挺精神,谁家的孩子?”白荣转头问。

    “启禀白前辈,这位爷是山塘帮帮主齐可追,据说是孤儿出身,至今未婚。”雷长夜闻弦歌知雅意,立刻说。

    “哎呀,门第是差了些,但是人精神,还很有能力,确是佳婿之选。”白荣眼珠直转。

    “阿爷,莫非你看上了他的五万八千贯,你女儿就值这点?”聂莺莺咬着半枚肉松饼问。

    “我岂是如此浅薄之辈。”白荣不乐意地说,“女儿,你没算好账,人家一天就赚了五万八千贯,一年呢?”

    聂莺莺翻了翻白眼,有了这个活宝阿爷,她真是不用嫁了。

    “阿爷,我看啊,最厉害的还是大嘴哥,齐可追只是个黑帮老大,哪有做生意的头脑,都要多亏大嘴哥带他入行,是吧,大嘴哥?”聂莺莺笑着问。

    “聂姑娘说笑了,我虽然有些做生意的头脑,但是没有追哥的门路和资源,我也搞不出这么大的局面。”雷长夜一边应酬一边思索白荣的照妖镜该怎么利用。

    如今他已经知道了妖神宗的老巢在乐云楼。这是他们在苏州最后一个据点,如果把这个据点拔了,妖神宗就会全部收缩到光明宗在扬州的黄山会馆。等到明年他二下江南,就可以第一个拿妖神宗全体祭旗。

    可惜的是,坐镇乐云楼的叶娘,却是毒手蛇心夜萝婷,师娘之外,江湖首席毒王。作为威慑力来说,她几乎和鬼王蛆是一个级别。她只要不露面,躲在暗处施展,苏州城的高手,有多少就要死多少。

    雷长夜反复思考着如果白荣带着照妖镜去乐云楼转转,夜萝婷是会一怒之下大杀四方,还是放弃经营多年的地盘,乖乖撤走。

    “大嘴哥,刚才听齐可追说,苏绣佳人笑什么的,不会是那个现在苏州最流行的绣品吧?”聂莺莺忽然好奇地问。

    “是的,聂姑娘,不过苏绣佳人笑里面装的其实是我的零食。”雷长夜说。

    “我还以为只是绣品。”聂莺莺看了一眼白荣。白荣此刻眼睛已经亮了。

    “大嘴,还有没有剩的?”白荣忙问。

    “倒是有。”雷长夜柜台上还剩下最后一个苏绣佳人笑,他本来是想要作为商品记录归档的。

    他将柜台里的那袋苏绣佳人笑拿出来,放到桌上。这一袋的绣样是李思训的青绿山水图,看起来格外青葱可人,配合里面散发出来的零食香味,让人闻之欲醉。

    “阿娘定然喜欢,阿爷,这礼物正适合给阿娘贺寿!”聂莺莺兴奋地说。

    “正是正是。娘子最心仪的就是李将军的山水图和天下一流的美食。”白荣下意识地伸手摸兜。

    “前辈,日前刚获前辈所赐如意炉,无以为报,大嘴绝不敢收你一钱。”雷长夜拱手道。

    “承情了。我本不该挟恩图报,只是这物件格外合我娘子心意,不得已只能厚着脸生受了。”白荣颇为不好意思,因为他掏了半天,铜子只得几十枚。

    “哪里哪里,世上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嘛。”雷长夜随口说出句广告词。

    “正是,大嘴,你真是我人生知己啊。”白荣兴奋地一击掌,眉飞色舞。

    就在这时,雷长夜忽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乐云楼对面,正是苏州最有名的酒楼松鹤楼。既然聂隐娘生辰将至,何不趁机利用。

    “白前辈,既然夫人大寿,何不在松鹤楼摆一桌酒席为夫人贺寿,趁机让夫人尝尝苏州名菜?”雷长夜忙问。

    “哈哈,松鹤楼?”白荣摇了摇头,干脆地说,“请不起。”

    聂隐娘和白荣虽然是云香派显赫之辈,但是除了炼宝所需,行走江湖一向少带盘缠,如今在苏州过了这些日子,已经颇为捉襟见肘。

    “”雷长夜暗中叹了口气。难怪当初武盟如此声势,却维持不下去。武盟最显赫之辈都穷成这样,没有资金和利益的支撑,光靠江湖口碑和朝廷大义做凝聚力,最终还是难逃垮台的厄运。

    最绝的是,就这种非盈利型组织,内部还能斗成一锅粥,薛青衣居然还被排挤走了,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白前辈,这顿酒席自然算在晚辈名下,当做感谢前辈相赠如意炉,以及聂姑娘的救命复仇之恩。”雷长夜躬身行礼。

    “大嘴哥,你何必如此客气,我们难道还图你的一顿酒席吗?”聂莺莺反而有些不满。

    “我也就是说说,其实我是倾慕夫人的威名,想要亲眼见见江湖上这位传奇人物。”雷长夜道。

    “啊,原来你也是我阿娘的崇拜者。”聂莺莺顿时释然了。

    “江陵府谁人不是。”雷长夜淡淡地说。

    “松鹤楼一席酒宴不便宜啊。”白荣咧着嘴摇头。

    “阿爷,大嘴哥现在和齐可追做生意,一天就是五万八千贯,还在乎那点钱嘛。”聂莺莺抱住白荣的胳膊,“大嘴哥想见阿娘一面,就了他一个心愿便是。”

    “我当然是没意见的。”白荣笑着说,“正好我可以到松鹤楼去露一手,让他们见识见识我白荣的金齑玉脍。”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年关将近,雷长夜一点点把零食店的工作移交给画中石大嘴,以潜意识控制他和楚小岳、齐可追甚至有时候和聂莺莺打交道,都无惊无险,平安度过。经过一段时间测试,他终于可以放心把店彻底交给这位替身。

    日子临近聂隐娘的寿辰,雷长夜以石大嘴的身份在松鹤楼订了一桌大宴,白荣、聂莺莺、聂隐娘、薛青衣、鱼玄机、钱幂、齐可追等人都在邀请之列,可谓群英荟萃。

    他特意选了一个对着乐云楼正门的雅座,坐在雅座上就能直接俯瞰乐云楼前的一切,谁出入乐云楼,一目了然。

    他的计划非常简单直接,酒宴当日,聂隐娘一行人大张旗鼓浩浩荡荡来松鹤楼就餐,肯定会被乐云楼夜萝婷看到。其他人也就罢了,但是聂隐娘一出现,必然会震慑夜萝婷。

    聂隐娘是绝代刺客,感官之敏锐到了神一般的境界,她本身来松鹤楼饮宴,就是一种无声的威慑。夜萝婷看到聂隐娘到了门前,有很大几率做出夜奔扬州的抉择。

    因为她与聂隐娘的对决,她吃亏的可能性更大。她出手下毒也许能毒死聂隐娘,但是聂隐娘只要发现她,她是必死的。

    为了保险起见,雷长夜在这场寿宴开场之前,又提前两个时辰到附近踩盘子,看看会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

    但是他刚一到乐云楼就发现大事不好。脑中界面突然间信息狂涌。

    妲己十五级贵宾:宝妹快变身躲出去,白荣来了。

    褒姒十一级贵宾:我天啊,这位爷跑这儿来干嘛?

    妲己十五级贵宾:叶娘要他的照妖镜,对他下了情蛊,他现在迷上我了,非要进乐云楼。

    褒姒十一级贵宾:白荣来了,聂隐娘还会远吗?

    妲己十五级贵宾:咱们抢先拿下照妖镜,趁聂隐娘还没来,立刻跑到扬州去。

    褒姒十一级贵宾:完了,扬州没零食怎么活?

    雷长夜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夜萝婷的情蛊是苗疆三大奇蛊之一,情蛊的蛊虫是一种可以散发强烈催情物质的奇特虫子,由养蛊人以心血饲养,成长后在短短的三年生命期间,可以分泌大量强烈催情物质。

    这些物质被情蛊的蛊虫搬运在一起,形成珍珠型的球体,称为情珠。蛊虫就在球体中生下幼虫。而幼虫本来会吃情珠长大。但是养蛊人以心血取代情珠喂食幼虫,再把情珠碾成粉末,配合各种其他催情药引,制成情蛊。

    情蛊的施放也需要特别手段。夜萝婷手中有一种被她心蛊感染的飞蚁。她会在飞蚁翅膀上沾上一丝情蛊,令其飞入人的鼻孔之中,掸一下翅膀,这样这个人就被情蛊感染。人在被感染的时候,意志削弱,会被心蛊影响大脑,爱上夜萝婷指定的目标。

    这种情蛊的治疗方法雷长夜倒是知道,但是必须赶紧施救,如果错过治疗期,大罗金仙都救不回。夜萝婷让白荣爱上苏月姬都算厚道,如果让他爱上一只狗,一条鱼,甚至一块石头,那就悲催了。

    “幸好提前两个时辰来”雷长夜脚底下加劲儿,一溜小跑冲到乐云楼,正好看见白荣正神魂颠倒地朝乐云楼正门冲。

    “白前辈,你这是去哪儿?”雷长夜赶紧冲到他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

    “月姬我要去见月姬”白荣神智迷糊地喃喃说。

    “前辈走错了,苏姐儿不在乐云楼,她在我的零食店买零食,我带你去见她。”雷长夜急忙撒了个谎。

    “当真?她竟然去你的店,你和她是何关系,她是否倾慕于你!”白荣急得抓住雷长夜的衣襟。

    “当然不是,苏姐儿只是想买点便宜的零嘴。不过她如果尝到白前辈的金齑玉脍,对我的零食自然不屑一顾了。”雷长夜忙说。

    “正是,我今天来,就是要做金齑玉脍。”在白荣脑子里,金齑玉脍的制作是最重要的事,甚至超过了情蛊的影响,一经提起,就念念不忘。

    趁着他想着这个事情,雷长夜连忙连拉带拽,把白荣拉回了蜀秀零食店。

    第一百六十五章 巧解情蛊毒

    “月姬,月姬!”

    白荣一进入蜀秀零食店,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到处搜索苏月姬的踪迹。雷长夜趁着他东张西望的功夫,偷偷走进了厨房。

    情蛊之所以称为情蛊,因为是情珠和心蛊的结合。心蛊控制中毒者钟情的目标,情珠则将中毒者的情爱渴望无限放大。

    情珠的影响会随着时间加深,如果时间拖过一个时辰,那是神仙也救不了了。情蛊最难解的就是情珠之毒,只要情珠之毒解除,心蛊的控制也自然涣散。

    但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情毒往往是天地间最难解的奇毒。因为它看似无关生死,实则生死攸关,任何解毒良药对其都束手无策,唯一能够解毒的方法,就是断了情爱之根。

    花萝茵的解法异常霸道,那就是用一种药性强猛的清心药在中毒初期硬灌入中情蛊之人的胃中,再以内功辅助催化药物,令其以最快速度在奇经八脉中化开,彻底消解人体内所有情爱之欲。

    这法子立竿见影,可以让中毒者在一天之内就摆脱情蛊烦恼,但是同时也终身不孕不育,以及不举。

    当然,如果来不及凑齐药物,花萝茵还有物理解法,但是因为太过于血腥,就不再累述。

    这些方法雷长夜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不过看在白荣给了自己关键法宝如意炉的面子上,他觉得白荣下半辈子的幸福还是值得挽救一下。

    花萝茵曾经跟他说过另外一种极端的解法,那就是让一个人经历一次生死轮回,在阴阳两界走一遭,在看破世情,大彻大悟之后,人会短暂摆脱七情六欲,精神受到一番洗礼。这个时候情珠之毒就会自动失效,心蛊更是烟消云散。

    不过这种经历可遇不可求,要让解毒者强行制造这一番际遇,实在强人所难。所以当年花萝茵教导雷长夜之时,也只是当成趣闻跟他提了一句。

    但是如今雷长夜根据花萝茵的建议,想到了一个可以解毒的妙法。不过时间紧迫,他只能冒着被白荣发现的危险,紧急把山河仙隐图中躲着的吴道子给找了出来。

    吴道子一出来就感到了白荣的存在,连忙躲到厨房暗处,以传音入密问:“小雷,怎么有外人在?”

    “此人中了情蛊之毒,危在旦夕,现在只有你才能救他。”雷长夜忙说。

    “我是画圣,不是医圣啊。”吴道子瞠目。

    “老吴,你当初在京都景云寺画的地狱变相图,可还记得?”雷长夜问。

    “哈,当然,这是昔年旧作,笔法张扬,如今已经改进了很多。”吴道子听人提到地狱变相图,脸上露出怀念自得之色。

    “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再画一张给我救救急。”雷长夜连连作揖。

    “画过的东西都在我脑子里,不用再画,直接拿去就好。”吴道子伸手在额头一点,随即在耳侧轻轻一拉,一卷颀长的画卷倏然从他耳中冒出来,凌空展开,化为一副大如墙壁的壁画。

    “这画卷只能存在一刻钟,好好利用,我去也。”吴道子身子一转,倏然消失,隐入画中。

    就在这时,白荣的声音从店里传来:“月姬?她在哪儿?大嘴?大嘴!”

    雷长夜连忙从怀里的盟宝里取出一粒药丸。这是他从花萝茵那里取来的毒门秘宝断肠丹。

    花萝茵专门用这副丹药来处置和她作对的江湖人物。吃了这断肠丹,人会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精神恍惚,全身酸软,犹如身入阿鼻地狱,苦不堪言。

    雷长夜拿这断肠丹就是专门为了对付那些不怕死的大玩家的。他们不怕死,但是不等于不怕疼啊,这断肠丹给他们试试,估计能把他们的玉符榨个一干二净。

    不过,如今这好药只好便宜白荣了。雷长夜觉得自己欠白荣那点人情,到今天算是还清了。

    他走出厨房,来到白荣身边:“白前辈,苏姐儿躲进厨房不出来,她说如果前辈爱她,就吃了这枚丹药。若是不敢吃,还是终生不要相见为好。”

    “咕咚!”白荣二话没说,一口就吞了这枚断肠丹。雷长夜虽然知道被情蛊控制的人,往往会失去判断力,但是他没想到白荣这么干脆。这也说明白荣本身就是性情中人,对情蛊就更加难以抵挡。

    “行了,我吃了,月姬,我来喽。”白荣双眼放光,推开雷长夜,就要朝厨房里冲过去。但是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哎哟,肚子疼,大大嘴,附近有茅厕否?”白荣捂着肚子问。

    “这心是真大啊。”雷长夜咧着嘴。

    “等等等等,不是那种,哎哟,有毒,竟然有毒,疼疼疼”白荣闭上眼睛,按住肚子,整个人缩成一团,倒在卧榻上。

    “前辈,你看到什么了?”雷长夜蹲下来,附在白荣耳边小声问。说完这句话,他猛地将地狱变相图一张,罩向白荣。

    “我我看”白荣疼得神智恍惚,哆哆嗦嗦地转过身来,却看到眼前一片地狱轮回之景,仿佛整个人身入黄泉,直达地府,忽而入砧截地狱,生杀活剐,尸块横飞,忽而入寒冰地狱,冰山环抱,寒霜扑面,忽而入饿鬼地狱,阴魂萦绕,饿鬼环伺,忽而入浓血地狱,肌肤溃烂,筋骨成泥。

    白荣看得腋下汗出如浆,汗毛倒立,全身一片通透,甚至连体内断肠裂腹之痛都感觉不到,只感到自己死期将至,却竟然贪恋起一个不相干的人,忘了自己心爱的娘子聂隐娘,真是罪该万死,难怪要入地狱轮回。

    想到这里,他醍醐灌顶,用力一拍额头:“我莫非癫了!?”

    听他把这句话喊出来,雷长夜长出一口气。白荣果然对聂隐娘情根深种,这么快就摆脱了情蛊的控制,也不枉他一番相救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