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18章
  • 下载
  • “这么贵?”苏月姬有点难以置信。

    “美人一笑值千金也,追哥只收五十贯,已是半卖半送。”雷长夜躬身道。

    “咯咯咯咯,这个随从倒是伶俐。”叶娘和苏月姬都捂嘴轻笑,花枝乱颤。

    齐可追陪着他们一起乐,却不知道在乐什么。

    就在这时,雷长夜脸色微微一变。他脑中界面里忽然出现了信息。

    褒姒十一级贵宾:妲己姐,齐可追盯上你了?

    妲己十五级贵宾:不像,大概是迷上我了。

    褒姒十一级贵宾:吓死我了。这些日子我可被追惨了,刘秀、董卓、吕布全都在带人堵我。听说孙策也要来。武盟的人追得更凶。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从乐云楼出来透口气。

    妲己十五级贵宾:得了我知道,不就是石大嘴零食嘛?你等着明天冬节,我保证让我的闺房被零食堆满,喂死你这头小猪。

    雷长夜看了一眼苏月姬,低下头不敢直视:此人就是艳绝殷商的苏妲己?

    苏妲己、褒姒都在这里,莫非这乐云楼竟然是妖神宗的秘密联络处?师伯夜萝婷一向心狠手辣,特立独行,加入妖神宗可谓相得益彰。

    雷长夜此刻有点后悔陪齐可追到乐云楼。刚才他替齐可追答话,过于抢眼,若是被妖神宗盯上,尤其是被师伯夜萝婷盯上,他真的有生命危险。此刻在苏州虽然围捕妖神宗的人马众多,但是真正值得依靠的只有薛青衣这一位七品巅峰高手。

    而夜萝婷正是所有八品以下高手的克星,在她神出鬼没的毒杀术面前,除非到达八品还丹境,修炼之体历经七返九还,心火肺水真正结成内丹,自此由内而外,自成境界,否则哪怕七品巅峰,也有陨落的危险。

    唯一能克制她的方法,就是暗杀。先把她杀了,自然毒功就用不出来。可惜,因为师娘的原因,雷长夜还不能动手干掉夜萝婷,这就非常难处理了。

    雷长夜暗暗下定决心,如果真的威胁自己,哪怕得罪师娘,也必然先下手为强,不惜一切办法先弄死这货再说。

    “难得追哥今天这么有心,不如今日就在乐云楼稍坐,容月姬单独为追哥献艺如何?”苏月姬一脸浅笑,娇滴滴地问。

    “啊呀”齐可追兴奋得几乎要蹦起来。

    “太遗憾了,追哥帮务繁重,无暇久坐,苏姐儿的心意只能辜负了,我等先告辞。”雷长夜接口说。

    “啊?”齐可追茫然望向雷长夜。

    雷长夜一拉他的胳膊,递给他一个“快走”的眼神。齐可追急得满脸通红,但是他的目光和苏月姬脱离接触后,顿时变得清明了一些,他任由雷长夜拉着,就这么恍恍惚惚地走出了乐云楼。

    等到出了乐云楼,齐可追一步三回头,一脸肝肠寸断的惨像。

    “大嘴,你把我拉出来干什么?”齐可追急了,“苏姐儿要为我单独献艺,这可是整个苏州的公子们梦寐以求的福缘!我就这么错过了!”

    “追哥,这只是苏姐儿的一番客套。”雷长夜低声道,“若是追哥答应,就尴尬了。”

    “是吗?”齐可追恍惚片刻,迟疑着说。

    “我就怕追哥你听了苏姐儿的曲儿,咱们合伙的生意就赚不到钱了。”雷长夜看他还是重伤未愈的样子,连忙给他打强心剂。

    “赚钱?!对对,对啊!”齐可追这才终于回过神来,“我听了苏姐儿的曲子,那可是价比千金,我的绣店就不敢收乐云楼姐儿们的钱了。”

    “追哥英明。”

    “我说大嘴,你可真是天生的生意人,面对苏姐儿那种人物,你还能想着赚钱,不像我差点连魂都没了。”齐可追感慨万千,“一包零食五十贯,你是说真的吗?”

    “当然。”雷长夜精神一振,“追哥,咱们卖的不是零食,而是心意。零食有价,心意无价,等到苏姐儿今晚上跟世家公子们通过气,明天绣店开业卖货的时候,咱们就等着日进斗金吧。”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冬节大发卖(感谢小鸟的新盟主)

    当天齐可追和雷长夜回到蜀绣零食店,立刻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准备。绣坊的伙计们一共带来了几十件绣品,雷长夜精选了十几枚最光鲜的绣袋,装好零食封装成苏绣佳人笑。

    等到楚小岳和两百个店员到齐之后,雷长夜照样给他们分装各种零食,但是让他们每人笸箩里多一袋苏绣佳人笑。

    齐可追也按照他的建议,调了两百个帮众到山塘街看护蜀秀店员,以免出现哄抢的可能。

    “小岳,记住了,这一袋标价100贯,无论谁买,绝对不能低于这个价格,如果卖出去,钱必须全部上缴,自己不能留,知道吗?”雷长夜反复嘱咐。

    “啊?”齐可追叫了出来。周围的帮众和店员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追哥,别吓我。”雷长夜摸着心口说。

    “大嘴啊,我知道你想替咱们两家赚钱,不过这也太贵了,卖得出去吗?”齐可追挠着头。

    “追哥,我并不是想要卖出去,这不是宣传吗?”雷长夜笑了,“明天才是正式发卖,这只是十几个到山塘街展示的样品,我的目的不是要卖,而是要让人买不到。等到了明天自有分晓。”

    “原来如此。”众人这才收回了疑虑。

    “所有人听好了,没有绣袋的店员一定要记住,有人问起你有没有绣袋,你别说没有,就说刚卖完,这一点一定要记住!”雷长夜又嘱咐了一句。

    他还故意让山塘帮派两百个帮众保护小店员,帮助营造一种小店员笸箩里的绣袋已经卖掉的假象。这会更加刺激山塘街贵客们的哄抢欲。

    “追哥,你稍等一下,我这里有个新的小样,可以为绣坊添一件新品,你等我片刻。”雷长夜忽然开口。

    “好,好,好”齐可追点头开始吩咐麾下亲随到山塘街的诸般事项。

    雷长夜趁机进入厨房,迅速进入请圣法阵,请圣上身,在早就准备好的浣花笺上画出了苏月姬的人物像。这就是他今天到乐云楼的目的。他想要话苏扬美女的人物像作为绣坊的拳头产品。

    苏月姬作为苏扬第一美女,当然是首选。但是,他委实没想到苏月姬居然是大玩家,而且氪力明显优于子辛之流。

    等到雷长夜拿着小样出门,齐可追已经把人都打发走了。

    “追哥,你看这个小样如何?”雷长夜问。他将苏月姬的人物画递给齐可追。

    “这这这不是苏姐儿?”齐可追惊喜地问。

    “是啊,我请了名画家画的小样,你拿去绣坊,如果能在年关之前赶制出一批绣帕,正好可以延续苏绣佳人笑,继续打响咱们绣坊的名号。”雷长夜说。

    “这不好做啊,我看看。”齐可追抓住小样不松手,两只眼睛就仿佛吸在上面一样。

    雷长夜请的这位画圣是张萱,专精人物画,尤善仕女图,这副小样无论构图设色都是上乘,自然让齐可追爱不释手。

    “重赏之下,必有名匠。”雷长夜低声说。齐可追兴奋地点点头,转身出门,一路施展轻功飞走了。

    当天晚上,一众小店员们在山塘帮众护送下欢天喜地地回来。这一次他们上缴的钱里混杂了金叶子。雷长夜连忙统计了一下,小店员手里拿的十几个苏绣佳人笑竟然都卖出去了。

    这说明有些公子哥儿不惜豪掷将近二十两黄金去买苏绣佳人笑。雷长夜感慨地叹息一声,二十两黄金够普通人家吃食十好几年,这世道真是富的富死,穷的穷死。

    当夜他完成分红之后,把自己的一份拿出来,赏给了每位小店员和护送店员的帮众半贯钱,同时将一铤黄金递给楚小岳。

    “大嘴叔,不用给我这么多。”楚小岳吓了一跳。

    “你不是想开店吗?这钱是大嘴叔借给你的,看看你将来的店面能给我多少回报。”雷长夜笑着说。

    “喔”楚小岳拿过金饼子左看右看,欣喜无限,“大嘴叔放心,若是开成了店,我定会还给你十铤这样的金饼子。”

    第二天早上,冬至已到。山塘街上香火萦绕,各家各户都在张罗正午时分的祭祖仪式。街坊邻居手提年货美食结交拜会,山塘街阊门市集更是十里飘香,各色美食争奇斗艳。

    这一天上午雷长夜的蜀秀零食店也异常繁忙,小店员们除了卖货还要帮助雷长夜送递去绣店的苏绣佳人笑成品。

    这一天齐可追投资的绣店正式开张营业,山塘街锣鼓喧天,南狮欢舞,一派喜气洋洋。齐可追又是一晚上没睡,盯着绣工们把最后一批苏绣佳人笑赶制出来,今日全都上架。

    店门正式打开之后,齐可追还想要在店前说几句场面话,向来道喜的宾客致意。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已经有一群公子哥争先恐后地挤开他冲进店里。

    齐可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五十贯一包的苏绣佳人笑已经一抢而空。

    他震惊地看着柜台前手忙脚乱整理金银玉器的掌柜和账房先生,半晌回不过味来。他开的这间三间绣坊供货的绣店里,足足有六百袋苏绣佳人笑。

    很多公子哥而来卖货都是随手把身上的金饼子,佩玉,宝珠,金饰放到柜台上,就为了要一袋苏绣佳人笑。

    齐可追转头望向店里的其他绣品,发现除了一件放在店里作为装饰的非卖品锦绣屏风,其它的都没了。

    “这我是在做梦吗?”齐可追用力打了自己一巴掌。最近他严重缺觉,真的感觉自己发了白日梦。但是剧烈的疼痛让他清醒了过来。

    “追哥”绣坊的掌柜颤巍巍地来到他身边,“伙计们粗略估算了一下,店里今日的收益是五万八千贯。”

    “嗯?”齐可追再次感觉如在梦中,这一次他打了自己屁股一下。

    这一天雷长夜的店里来了久违的贵客。聂莺莺和白荣父女两人再次来光顾。雷长夜自然是拿出最热情的姿态,奉上小馄饨和各色新款零食,供这两代美食家细细品尝。

    聂莺莺吃得眉开眼笑,喜不自胜。白荣却越吃越是忧虑。

    “白前辈何事烦恼啊?”雷长夜看在眼里忍不住问。

    “唉,大嘴啊,你这美食如此可口,怕会动摇了我在娘子心目中天下第一名厨的地位啊。”白荣满怀感伤地说。

    “阿爷,阿娘看上你又不是因为你会做菜。”

    “哈哈,我知道,我知道。”白荣挠头不好意思地一笑。

    “阿娘自然是看上阿爷炼宝的本事。”聂莺莺又说。白荣脸色顿时变了。

    就在这时,齐可追忽然风风火火冲到店内,连聂莺莺这样的姑奶奶都视如不见,直接一把抓住正在和人聊天的雷长夜。

    “大嘴,大嘴!”齐可追一进门就抓住了雷长夜的胳膊,“出大事了。”

    “嗯?”雷长夜茫然站起身。

    “咱们的绣坊今天不得不提前关门了。”齐可追着急地说。

    “怎么有人砸店吗?”雷长夜一激灵。

    “货啊,大嘴,咱们的货都卖光了。”齐可追激动得满脸放光,“六百袋苏绣佳人笑,再加上咱们这些日子鼓捣出来的一堆绣品,全都卖得一干二净。”

    “恭喜追哥,这是大好事啊。”雷长夜顿时大喜。

    他昨天放出去的一百贯一包苏绣佳人笑,就是最简化版本的饥饿营销,以供求失衡来增加商品的附加价值,让零食和苏绣的联动达到利益最大化。

    但是他没想到苏绣佳人笑的效果会这么好,齐可追今天绣店的关门,正意味着饥饿营销的后续效果还在持续发酵。到了年关的时候,绣店会迎来新的一波现金流。

    而且随着苏绣佳人笑的强刺激,他的零食生意也肯定会更火。因为吃零食并不是因为身体需求,而是精神需求,精神被刺激了,需求度会暴涨。

    “但是,就算绣坊连夜赶工,也供不上这么急的需求啊。”齐可追着急地说。

    “追哥,既然供不上,就打烊过节吧。”雷长夜欣喜地说,“公子哥们急着要买,那就让他们多急几天,到了年关之前再开业,也让咱们的宝贵绣工们歇口气。”

    “但是,但是”齐可追还在纠结着店面关门如何的不吉利。

    “追哥,收益如何?”雷长夜忍不住问。

    “五万八千贯,这还只是初步的估价。”齐可追顿时满脸堆笑,鼻涕都笑出来了,“那感觉就像钱忽然不是钱了一样,进门的公子哥把身上什么东西都丢店里了。我正找我麾下的当铺老板过来清算。”

    “厉害啊。”雷长夜说厉害,是说苏州富豪们的消费水准。当初在川西道兴建闪金镇,要最富有的三大世家出十万贯建镇筹,他们都要抵押田地。在苏州,公子哥儿们花在绣店里的零花钱就甩出成都府一条街。

    “是啊,绣店和绣坊的投入全都回来了,还有百倍的利润,大嘴,苏绣和零食简直太赚了。”齐可追激动得手直抖。

    “追哥,这只是一时的暴利,想要长久经营下去,绣坊里就要持续的出新的绣品。”雷长夜提醒他。生意他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创造了一个风口,接下来就看齐可追的了。苏绣的潜力无穷,但是绣坊主人不努力也是白搭。

    “你说得对,大嘴。今天反正绣店关门了,我这就去吴县,把能请到的资深绣工全找来,把你的新小样鼓捣出来。”齐可追激动地说。

    他说着就要风风火火出门,随即又想起什么,转过身来:“大嘴,绣庄和零食的收益,明面上咱俩五五分账,私底下的钱”他刚要继续说下去,这才终于发现店里还有外人,而且还是聂莺莺这位姑奶奶。

    “呃你的钱怎么处理?”齐可追把私底下的分账数给咽了回去。

    “追哥继续给我投在绣坊里吧。”雷长夜说。齐可追点点头,不再多说话,转身出门。

    第一百六十四章 情钟苏月姬(感谢小鸟的新盟主)

    齐可追一出门,白荣就追到门口偷看他的背影,越看越是满意,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