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17章
  • 下载
  • “追哥,你看这袋零食你愿意出多少钱买?”雷长夜问。

    “不就是零食,加上这个绣袋,按照原价来说六百?”齐可追犹豫着问。

    “啧。”雷长夜摇了摇头,“不如这样,追哥,请问你在苏州最心仪的姐儿是哪一位?”

    “哎,我事业未成,哪有心思去烟花柳巷胡混!”齐可追义正言辞地一摆手。

    雷长夜也不说话,就是看着他。

    “”齐可追尴尬地咳嗽一声,“当然是山塘街乐云楼的小真娘苏月姬。”

    “哈哈,追哥真是风流。这样,我今天本就要去山塘街一趟。就陪追哥去见一见这位小真娘。”雷长夜提议。

    “见什么见,就我?”齐可追笑了,“苏姐儿可是苏州连续三年的花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是直言敢断的苏扬第一都知,她作席纠的酒席,没在乐云楼花上百两黄金,根本连边都沾不上。就算上了她的酒席,行得她的酒令,没那份儿才学,也是灰头土脸。我可不敢见她!”

    “哎呀,追哥,不需要见面,咱们就是去送个礼呗。”雷长夜举起手中的苏绣佳人笑晃了晃。

    “就这?拿得出手吗?”齐可追瞬间一头汗,又是兴奋又是担心。

    “送不出手,顶多被笑话一顿,没啥,万一送出去了呢?”雷长夜问。

    “咕咚”齐可追眼神立刻不对了,“那难道说我能让苏姐儿跟我说几句话?你可是不知道,苏姐儿的嗓音就像黄鹂鸟一样,啧啧啧,别提”

    “追哥,何不一试?”雷长夜趁机问。

    齐可追一把将这袋零食收进怀里:“对啊,试试!不就是不收吗?我送过多少次东西,她没一次收过,我也没掉块肉,走!”

    他飞也似地出了门。

    雷长夜连忙把他带的绣坊伙计都请出去,然后将店门上好板,锁好门,请随着绣坊伙计一起前来的山塘帮众帮他看个门,自己一溜小跑去追齐可追。

    齐可追带着雷长夜轻车熟路地在山塘街最繁荣的青楼巷里左转右转。一路上几乎所有沿街的小贩和巡查的差役看到他都热情地打招呼。

    齐可追一脸尴尬地看着雷长夜:“这都是快刀盟的时候认识的,自从山塘帮成立以来,我就没再来过这儿。”

    “追哥,昨晚上你不够意思,那么早就走,我们席上没了斛录事,全都开始乱吟诗,闹成一团,简直荒唐啊。”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公子哥,一见到齐可追,就一把揽住他的肩膀,醉眼惺忪地说。

    “抱歉抱歉,陆公子,下次一定奉陪到底。”齐可追忙说。

    “呃”陆公子伸直了脖子,打了一个酒嗝,熏得周围一圈人纷纷后退。齐可追趁机拉着雷长夜挤入人群溜了。

    “应酬应酬!”齐可追红着脸说。

    “追哥帮务沉重啊。”雷长夜赶到他身边感叹。

    “到了!”齐可追来到一处红墙绿瓦,造型雅致玲珑的滨河楼之前,停了下来。这赫然是一座跨越山塘河的桥楼,楼宇犹如一片巧云,卧在绿如碧带的山塘河之上。

    楼宇之间一条廊桥链接河两岸,廊桥之上,雅座歌台,错落有致,贵客坐于桥上,遍赏七里西塘之景,别有风味。

    “这就是当年真娘献艺的乐云楼啊。”雷长夜感慨地望着这设计精美的楼台。

    “不好,我们来早了。”齐可追挠头。

    雷长夜抬头看了看天色,时日已近晌午时分,这个时候正是青楼红姐儿们刚起床的时候,楼台之上可以依稀看到几个披头散发,犹如幽魂一样的姐儿在窗前一闪而过。

    “无妨,追哥,咱们只送礼,又不喝花酒。”雷长夜忙说。

    “确是如此。那你跟我来。”齐可追此刻已经兴奋得一脸通红,额头泛油光,就仿佛蓝海星大学里要到女神楼下唱情歌的愣头青。

    “哎哟,这不是追哥吗?”乐云楼内传来一个甜腻腻的声音。

    雷长夜抬眼观看,只见从楼内走出一个红衣绿衫,花枝招展,风韵犹存的娘子。她一双销魂的桃花眼似眯非眯,伸手挡在齐可追面前,嘴角似笑非笑:“追哥,这是哪阵风把你这么早吹到乐云楼啊?姑娘们可都刚起床,追哥这么急吗?”

    “叶娘,我不是来喝花酒,冬节将至,我是来送礼。”齐可追忙说。

    一旁的雷长夜望着这位叶娘总感到哪里不对。她看起来一丝一毫武功都不会的样子,但是身上总透出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气质。这种气质,只有在师娘花萝茵生气的时候,他才能体会到。

    他看了一眼叶娘的手指甲,九只手指甲都染成了胭脂红,但是左手的小指却是墨绿色。

    他的眼皮一跳,和师娘的指甲颜色一模一样。这一瞬间,他有了想要拔腿就走的冲动。莫非此人是她?!

    “追哥,这位是”叶娘此刻也看到了雷长夜。

    “小人是追哥的随从。”雷长夜忙躬身说。

    “追哥选随从的眼光,当真独特。”叶娘捂嘴咯咯笑着,举手一引,“既然是送礼的,就请进吧。不知追哥是要把礼送给谁啊?”

    “我这一次”齐可追一边跟在叶娘身后,一边开口。

    “谁都没问题,追哥现在可是山塘街新贵,街上姑娘小伙儿都在聊追哥最近的风光。楼里的小厮都在聊要不要去山塘帮当差。除了一个人”叶娘也是边走边说。

    “莫非是”齐可追顿时失魂落魄。

    “对啊,除了苏姐儿,这位姐儿可是山塘街第一清倌儿,谁的礼都不收。”叶娘叹息着。

    齐可追心里一着急就转头去看雷长夜,却发现身边没人了。他回头一看,雷长夜站在乐云楼门口没进去。

    “喂,大嘴,快过来呀!”齐可追着急地说。

    “啊?追哥,我还要进去吗?”

    “你不是我的随从嘛,赶紧过来。”齐可追急得连连招手。雷长夜终于提起勇气,小跑到他身边。

    “叶娘,你看你能为我美言几句吗?”齐可追把一铤金饼子从怀里摸出来,往叶娘的手里塞。

    “哎哟,我这个见钱眼开的人还会不要金饼子吗?”叶娘连忙把金饼子往回推,“我是真的指挥不了苏姐儿。人家早就筹足赎身钱了,待在乐云楼,只为了找一个一心人。她不归我管,我归她管!”

    “唉”齐可追长叹一声,仿佛三魂七魄都被他吐出来一半。

    “叶娘,这其实不算是礼物。只是那一日苏姐儿叹息说吃不到可口的零嘴,追哥夸下海口为她置办,这不置办好了,特意送过来。你帮着送一送,若是不合口味,退回来给我们就好。”雷长夜强忍颤栗,沉声开口。

    “哎哟,早说啊。月姬这几日果然嘴里没味,吃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我拿去给她看看。”叶娘伸出手来。

    齐可追诚惶诚恐地将苏绣佳人笑放到叶娘手上。叶娘转身而去,腰肢摇曳若柳枝。

    看着她的背影,雷长夜手脚冰冷,从心底里冒寒气。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笑醉人心(感谢小鸟的新盟主)

    齐可追紧张兮兮地坐在乐云楼正厅的卧榻上,拿着小几上的煎茶紧张地喝了一口,又吐在一旁的花盆里。乐云楼现在的小几上放的都是隔夜的陈茶。

    雷长夜陪他坐着,只有比他更紧张。这位乐云楼的老鸨叶娘,并非别人,正是他师娘花萝茵的师姐夜萝婷,号称毒手蛇心,其下毒的本领已经超过她们的师父苗疆蛊神苗成贵。

    花萝茵和夜萝婷闹翻的原因就是她们在出师的时候,必须要过师父苗成贵这一关。结果夜萝婷在和苗成贵较量过程中下手过重,把师父给活活毒死了。

    花萝茵在教导雷长夜毒术的时候反复强调,遇到夜萝婷,她的解毒术可能不灵。

    可以说雷长夜一身横练,再世华佗的本领,在夜萝婷面前,不一定有用。她是当世不多的几个有可能杀死他的人。

    “大嘴,大嘴,大嘴!”齐可追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地穿如雷长夜耳际。

    “嗯?”雷长夜茫然转头。

    “发什么呆呀,叫你那么多声!你真的有把握苏姐儿会喜欢你的零食?”齐可追口干舌燥地问。

    “有把握。放心追哥。”雷长夜有点心神不宁。

    “怎么大嘴,啊哈,我懂了。你喜欢叶娘那种型?”齐可追嘿嘿笑着,砸了一下雷长夜的肩膀。

    “绝无此事。”雷长夜声线都颤了。

    齐可追还想追问几句,叶娘却在这个时候从楼上下来,对着他和雷长夜招手。齐可追和雷长夜同时站起身,诚惶诚恐地走过去。

    “恭喜追哥,贺喜追哥,苏姐儿一看到你的绣袋,就爱不释手,打开绣袋看到里面的东西,就乐得的跟只喜鹊一样喳喳直叫。你且稍后,她这就下来,亲自向你道谢。”叶娘眉花眼笑地说。

    “哈哈,邀天之幸。还得多谢叶娘成全。”齐可追笑得合不拢嘴,连连拱手。

    叶娘、齐可追和雷长夜一起回到正厅客席,这一回有叶娘陪坐,雷长夜不敢再坐在齐可追身边,只能像真正的随从一般站到他身后。

    “追哥,这一次送的礼物可是别致得很。不只是苏姐儿,其他的姐儿看着都眼热得很,却不知是哪里买来的?”叶娘好奇地问。

    “这个”齐可追望向雷长夜。

    “好叫叶娘知晓,这是追哥绣坊里的新玩意儿,冬节那天正式发卖。”雷长夜忙说。

    “哦?这么说这样的礼袋竟还有?”叶娘惊喜地问。

    “正是。”雷长夜躬身道。

    “追哥,你真是会做生意啊。难怪最近我看追哥你印堂发亮,红光满面,这是要发达啦。”叶娘媚眼如丝,伸出大指,夸得齐可追差点从卧榻上飘起来。

    就在这时,轻盈的脚步声倏然传来。

    从二楼通往正厅的楼梯上,显露出一只光洁雪白的玉足,随之而来的是火红色的裙裾,犹如天上流火,裹着玉足而下。两只玉足犹如玉兔,在滚动的红裙之中钻进钻出,时隐时现。

    等到石榴裙露出一半的时候,一段橙金相间的轻纱花笼裙飘然而现,裙上绣着金鸟戏花的图案。随着花笼裙主人轻盈的迈步,裙上的花鸟摇曳生姿,栩栩如生。

    片刻之后,石榴裙主人已经走到一楼。大红石榴裙之上系着天青色九丝罗,显得腰肢不盈一握,上半身红裙半裹酥胸,外罩青白牡丹烟罗衫,香肩半露,腰肢摇曳,满是沉睡初醒时的慵懒闲适之姿。

    “啊”石榴裙主人用一枚团扇遮着半张脸,伸出胳膊,打了个悠长的哈欠,烟罗衫从手臂上滚雪而落,露出一段白皙匀称的玉臂。

    她用来遮脸的团扇上画着一幅美人倚窗图,上面提着诗人万楚的名诗:眉黛夺将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

    雷长夜很怀疑,这墨宝就是万楚的真迹。

    团扇一开,露出石榴裙主人的芙蓉玉面,头梳半髻,发丝拢面,眉峰如黛,杏眼含春,玉鼻娇俏,红唇半笑,脸颊上镶着精巧别致的如泪花黄,眉目间透着楚楚有致,说不尽的雍容典雅,宛然一位天上皎月般的丽人。

    齐可追口干舌燥,两只手伸出来想要抱拳施礼,却因为看着这位美人发呆,双手抱在空中,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雷长夜连忙从后面按住他的胳膊,往中间一合,这才让他顺利抱住拳头。

    “是山塘街的追哥吗?”一股清亮纤细,宛若山泉般清澈的嗓音传来,听得连雷长夜都心头一颤,这真是绝世妖姬的声音。

    “呃,嗯,在下,小人,不才,正是!”齐可追脑子一片混乱,嘴巴直打磕巴。

    “追哥真的有心了,当日月姬定是无意中说了一句,却叫追哥听了去,上了心,竟真的找到了我最喜欢的零食。月姬这里有礼了。”苏月姬眯眼一笑。

    齐可追靠到雷长夜身上,雷长夜用力推了他一把,让他自己站好。

    “苏姑娘,太客气了,我、我、我这个”齐可追嘴巴拌蒜,什么话都说不利落。

    “苏姐儿,这是追哥绣坊的新玩意儿,若是你以后想要,就到山塘街绣店里采购即可。”雷长夜无奈地替他补上广告词。好不容易来这一趟,不能白来。

    “难得追哥能做出如此精致的冬节礼物,月姬却之不恭,定然会推荐给楼里别的姐妹,有空一起去追哥店里捧场。”苏月姬微笑着说。

    “多、多、多”齐可追看着苏月姬美若天仙的模样,脑子里全是浆糊。

    “月姬姑娘,追哥为了准备这份冬节大礼,足足筹划了三个月,煞费苦心。如今能得姑娘的喜欢,不枉追哥一番心血。”雷长夜沉声说。

    他真有点后悔扮演的是石大嘴,不会武功,要是能扮演个江湖高手,这个时候用传音入密提点一下就更完美了。

    不过这一次的宣传效果算是出来了。

    “却不知去了山塘街绣店卖这一包苏绣佳人笑,所费几何?”苏月姬好奇地问。

    “一包五十贯。”

    “啊?”齐可追、叶娘和苏月姬都惊讶地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