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14章
  • 下载
  • 事不宜迟,雷长夜立刻架起移山阵,挂上一品宝宗十子图,激活走笔成真图,将魔改如意炉、山河仙隐图和装着空空儿宝藏的盟宝全部送入了图中。

    图中的宝宗十子立刻将盟宝打开,取出空空儿宝藏,堆了一地,然后将山河仙隐图放入如意炉炉口,在炉门内投入法宝材料。洛修贤和白荣同时吹入南明离火,其余八子同时坐下,对着如意炉掐诀施法。

    如意炉如莲花般打开,宝焰腾空,山河仙隐图悬空而展,被宝焰环绕。周围的八杆八宝琉璃幡同时放射出八色宝光,与炉中宝焰连成一体,形成了一个三维立体的法阵,以山河仙隐图的精魄为核心,稳定运行起来。

    雷长夜知道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早上,宝宗十子还在炼制宝卷,雷长夜检查了一番幻真法阵的效果,发现万无一失后,才开店营业,继续他的零食大业。

    这一天齐可追来到他的店中,找他要了小馄饨和香干,却放着不吃,而是盯着他看。

    “追哥,怎么了?”雷长夜问。

    “大嘴,你到底是什么人?”齐可追忽然问。

    “追哥,我不就是个生意人?”雷长夜笑了。

    “但是,我们按照你说的把旗下店铺之间墙壁打通,做成店内街,让人从街这头一直逛到街那头,这头进店,那头统一收钱,一个月来,收益翻了好几倍。”齐可追兴奋地说。

    雷长夜给他出的主意,就是一个简单的购物商城山寨版,顾客因为要从头逛到尾,在强迫付出时间成分的同时,会下意识地想要多买东西追回时间的投入。

    在川东他已经测试过这个骚操作,收益相当不错。如今齐可追的山塘帮抢占了山塘街等几条最繁华街道的生意,正好可以来一手这个操作,积累点活动资本。

    等到明年飞鱼大娘船驾到,这些生意都是弟弟。

    “追哥,小人从小就喜欢动脑筋想些做生意的歪主意,只是碍于钱少,只能在脑子里想想,追哥现在生意做得这么大,才能真正把小人的主意落到实处,这都是追哥的厉害,小人只是个狗头军师。”雷长夜淡淡地说。

    “哈哈,你倒是谦虚。你可不是狗头军师,你简直是我的财神爷。”齐可追兴冲冲地说,“我今天来,是给你送钱来了。”

    “啊?”雷长夜微微一愣。

    “这是这个月我麾下七条街的收益两成,一百八十贯,你拿着。”齐可追从怀里拿出三铤金饼子砸到雷长夜手边。

    “追哥,这万万使不得!”雷长夜连忙把金饼子推回去,“小人只是出谋献策,当初也没说好如此重酬,这钱烫手,万万不敢拿。”

    “大嘴,我想要把苏州最好的生意全都盘下来,从此带着兄弟们洗白,踏踏实实跟着武盟薛宗主混,你帮我想想,苏州什么最赚钱?”齐可追热切地问。

    “这个嘛”雷长夜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苏州未来最有潜力的产业当然是苏绣。目前最火的产业首推青楼教坊业。

    青楼教坊业这可是各方老牌势力都投注了巨资的主流高端产业,齐可追从草根崛起,做中小型生意还可以,想要碰这块大蛋糕,无论是经验、背景还是实力上都差点。

    不过青楼教坊业并非孤立的行业,还需要与之配套的饮食业、胭脂行业、衣装行业、甚至保镖行业、黑道相关势力。

    如果齐可追能与石大嘴合作搞火蜀绣零食店,将零食业打入青楼教坊行里,进入大唐最高消费层,那就是日赚斗金的暴利。

    第一百五十七章 联手山塘帮

    看着雷长夜为难的表情,齐可追眼睛却亮了。这个石大嘴没有张口说不知道,只是为难,那就是说知道喽!?

    齐可追这一瞬间兴奋得满脸都是油光。这些日子跟着武盟做事,听着石大嘴的建议做生意,得的好处实在太多了。苏州北城七条街都成了他的天下,而且每条街的利润比以前都翻了好几倍。

    他的山塘帮总舵连续换了好几个地方,最后终于有钱开在最繁华的山塘街邻近的豪华会馆之中,比武盟分坛都气派,这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但是,投奔山塘帮的江湖好汉多了,实力壮大了,也多了好多吃饭的嘴。如果不趁着人强马壮的好时候多盘些好生意养人,到时候帮里没钱,自己兄弟打起来,大好的形势就没了。江湖上不知多少帮派都垮在缺钱上。

    齐可追知道想带兄弟们安安稳稳过上正派人的好日子,就必须在苏州城站稳脚跟。这就需要雄厚的资本。

    “大嘴,你是不是还没把我当自己人?”齐可追忍不住问。

    “并非如此。”雷长夜开口道,“只是不知我说的话,追哥可能相信?”

    “当然能!”齐可追诚恳无比地说,“别的不说,就说你让我避过的几次大祸,让我能有今天,就值得我信任。”

    雷长夜抿了抿嘴,齐可追避过的几次大祸就是和聂莺莺、薛青衣等人的相遇。虽然他觉得不值一提,但是如果他不提点一句,齐可追很可能死几个来回了,也不会有如今这么好的发展。

    “追哥,苏扬最火的生意自然是青楼教坊,世家公子,倚马斜桥,一掷千金,一日打赏的红绡数,就是苏北七条街一个月的生意。”雷长夜低声说。

    “这不很显然嘛。”齐可追无奈地说。青楼生意他真的插不进手,这都是江南世家大族做成精的生意。产业链错综复杂。从人口买卖,各种教坊艺伎的官方来源,琴棋书画训练,到与青楼相关的酒楼食肆行业,都需要朝廷与世家的支持。

    现在的苏扬两州青楼业是整个大唐最发达的,相当于两个超级娱乐城。全天下的名门望族每年都会顺着大唐发达的水路,从四面八方汇聚到苏扬两州来欣赏江淮花魁的风采。

    苏州青楼业的体量,此时已经远远超过了曾经风流一时的成都府。雷长夜知道就算把闪金镇搬到太湖之上,以现在的牌社规模和吸引力,想要和苏扬两州的青楼业抢客源,还是差了很多意思。

    就算在巴蜀一带一统黑道的巴山帮帮主余怀仁都不敢去抢四大名坊的生意,更何况还是个黑帮新贵的齐可追。他对于青楼业主们,永远高山仰止。

    “我的意思是说,除了青楼业之外,第二火的生意。”齐可追说到这里,苦叹一声,摇了摇头。这句话问出来,他的气势掉了一半儿,非常掉价。

    “追哥,第二火的,自然是我石大嘴的零食生意。”雷长夜笑了笑说。

    “噗嗤”齐可追乐了,“大嘴,别逗我。我跟你说正经的。”

    “追哥,这三铤金饼子是七条街一个月生意的两成?”雷长夜问。

    “是啊。我们这个月生意总共收入九百贯。”齐可追得意地说。

    “相当不错啊,追哥。”雷长夜微微一笑。只是苏州七条街的生意,有这么多进帐颇为难得。

    “这还不是沾了你的光,要搁以前,一个月能有三百贯就不错了。”齐可追说得爽气,忍不住还是端起了小馄饨,喝了口汤,一脸喝美酒的表情。

    “追哥,我零食店这个月进帐就是三百贯。”雷长夜说。

    噗!齐可追一口汤全喷了出来。

    最近石大嘴的零食因为武盟大典而打开销路,每天早上十几个店员一人上缴一贯钱,每天还回来的竹笸箩全都干干净净,什么都没剩下。在楚小岳的打点和管辖之下,十几个店员麾下近两百小乞儿没人敢偷吃偷拿或者漏缴进益。

    不到一个月时间进帐三百多贯,除去进货的消耗,正好是三百贯。当然,这样赚钱也是因为雷长夜没雇人,全靠食坊图来做零食,损耗极小。

    “三百贯?三百贯!”齐可追一边揉嗓子一边说。他开始有点明白雷长夜为什么为难了,如果他要收孝敬,这可是大肥羊。

    一间店铺的进益,比得上七条街的生意!?

    齐可追看着雷长夜的眼神都有点变了。

    “大嘴,你的零食这么赚?”齐可追热切无比地看着石大嘴。

    “还好吧,尚过得去。”雷长夜低着头擦着柜台上的汤汁,“其实还可以更好点的,只是我没有追哥你这么多门路和兄弟啊。”

    “大嘴,你说出这个数,就是信得过我。没说的,联手吧,从今以后我的门路和兄弟都是你的!”齐可追眼神锐利了起来。

    “追哥,我现在因为薛宗主的关照,在武盟的众位爷和姑奶奶里打开了销路,江湖黑白两道,都知道我石大嘴的零食美味。但是还有一批贵人不知道啊。”雷长夜低声说。

    “你是说”齐可追眼珠子转了转,“青楼都知和教坊艺伎?”

    “还有苏扬两州的富豪世家公子们。”雷长夜补充道,“这才是江南最深的钱袋子。”

    “确实如此。只是他们都被苏扬的名楼美食惯坏了肠胃,你的零食虽然美味,但是真的能打入他们的圈子吗?”齐可追有些担心。

    “只需要一些小小的包装,我可以向追哥打个包票,我的零食必然风靡苏扬。”雷长夜拍着胸脯说,“到时候,追哥得到的利润就不是一个月九百贯这点零花钱了。”

    “嘿呀。”齐可追心痒难挠地一拍柜台。随即他思索片刻,神色肃然地说:“大嘴,这盘生意,咱们联手,明面上,五五分账。不是我贪,而是不这么分,我不能服众。私底下,咱们三七开,我会把剩下的两成还给你。”

    “追哥仗义,不过这两成不如由追哥帮我投资再开一盘生意。”雷长夜微笑着说。

    “什么生意?”齐可追茫然问。

    “绣坊生意。”

    “绣坊?”齐可追摸着下巴思索着。

    “苏州得天独厚,阊门码头每日都有大量生丝交易,价格公道。咱们苏州的绣品自周朝末年就有记载,历史悠久,传承至今,手艺成熟,在苏州也流传很广,很多织女都有刺绣的本事,只是还没有形成大盘生意。”雷长夜解释说。

    “你让我投资绣坊把刺绣生意做大?”齐可追迟疑着问。

    “对,以苏州的绣工人数和传承上千年的技艺积累,现在正是把苏绣做大的好时机,以追哥对苏州的了解,当知道哪里最适合开绣坊。”雷长夜沉声说。

    “苏州的绣品略显单薄,不登大雅之堂,和蜀绣、粤绣比起来,技艺还是差上一些,打不开局面啊。”齐可追挠着头说。

    “追哥,正因为苏州的绣品尚未登大雅之堂,才是我们入场的好时机。”雷长夜趁机说,“如果你信得过我,现在开多少绣坊都不够。”

    “你莫非有何妙策?”齐可追好奇地问。

    雷长夜微微一笑,凑到齐可追耳边说了一番话。

    齐可追听完之后想了想,顿时愣了:“还能这样?”

    雷长夜耸了耸肩膀:“只要追哥帮我把我的零食打入苏州青楼教坊,我立刻推出后续新品,一定有机会同时把蜀秀零食和绣坊做大。”

    “这没问题,我山塘帮接管了山塘街,苏北城的青楼秩序都靠我的帮众打理,推销零食,只是一句话的事。”齐可追笃定地说。

    “追哥,我还有一个人想要介绍给你认识。”雷长夜说。

    当天下午,店铺打烊的时候,楚小岳带着近两百个小乞儿来到店铺门口。他从十几个店员那里收来钱款,整整齐齐垒在雷长夜柜台上,分不差。

    齐可追一直坐在店铺里旁观,看到楚小岳指挥两百个小乞儿,从容自如,条理分明,不禁连连点头。

    雷长夜照例打赏他额外的两百,然后带他来到齐可追面前:“小岳,知道这位爷是谁吗?”

    “知道。楚小岳见过齐帮主。”楚小岳连忙行礼。他在武盟大典上看过齐可追的南狮舞,很是倾慕。

    “明天你带上所有店员,跟着追哥做生意。”雷长夜说。

    “大嘴叔,那钱”楚小岳担心地望向雷长夜。

    “放心吧,追哥不会亏待我们。”雷长夜笑了。

    “没错,小岳,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收你做山塘帮帮众,你先在我身边做知应,做得好,让你管条街。”齐可追望向雷长夜。

    雷长夜点点头。楚小岳目前最好的出路,除了做他的店员,就是山塘帮了。以他的统御能力,未来做个副帮主,没问题。

    “抱歉,齐帮主,虽然我很佩服你,崇拜你,但是我还是想学大嘴叔一样做生意。”楚小岳红着脸说。

    “哈哈哈”齐可追和雷长夜都尴尬地笑了起来。楚小岳虽然小,居然也看得出黑帮前景堪忧,颇有见识。

    齐可追自己都在想着如何洗白,对于楚小岳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他一拍楚小岳肩膀:“你放心,我和你大嘴叔是合伙做生意,你不用一定入山塘帮。只要帮着我和大嘴叔做好生意,以后我给你开一间店面。”

    “是!多谢齐帮主!”楚小岳激动地说。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三阵并地走

    自从和齐可追商定合伙做生意之后,雷长夜为小乞儿们都换上干净整洁的店服。蜀秀零食第二天就在苏州各处青楼画舫内频频亮相。

    在蜀秀零食亮相青楼的同时,雷长夜把蜀绣零食店关张,暂时不做生意了。

    首先他最近一直在监控宝宗十子图的炼宝进程,已经分身乏术,无法再做店里生意。

    其次,他派出了所有店员去青楼教坊兜揽生意,零食不再出现在苏州大街小巷。他怕老主顾们全都涌到店里来把他忙死。

    在最开始进军青楼教坊的时期,他把散在大街小巷上的贩货员全都收缩到青楼区,这样想吃零食的顾客几天找不到贩货员,很可能跑到青楼教坊里打听,这就是一波变相的宣传,很容易帮他打开销路。

    在和齐可追商议过价格之后,鉴于青楼教坊地界物价昂贵,他的店员们卖货的价格也随之上涨。这些小货郎们卖货更加起劲儿了。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零嘴嚼食确实吸引力不大,在都知和舞伎盈门的青楼教坊,都是通宵的酒会和宴席,宾客以吟诗对句,欢歌豪饮为荣,没工夫理会这些添头一般琐碎的食品。

    但随着消息在苏州散开,石大嘴零食全跑到青楼教坊区了。在苏州满世界找零嘴的江湖人物们,很多盘缠丰厚的主儿就直接杀入了青楼教坊,到处询问有没有卖零嘴的小贩。

    随着他们争相询问,首先感兴趣的是青楼都知和教坊艺伎们。她们每天晚上都是大鱼大肉,清晨晌午没有食欲,只想要吃点零嘴,就点煎茶解闷消愁。石大嘴零食正好供上她们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