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11章
  • 下载
  • 也许当年的长安名厨在弃用白梅之后,在蘸料里用了香柔花提香?雷长夜当下买了一份紫花香薷回去试制八合齑。

    当他回到店里的时候,赫然发现店里又多了一个人,却是白荣亲自来了。此刻的他正抓着女儿的手,反复询问着什么,一脸仓皇。

    聂莺莺看到雷长夜回来,吓得连忙按住白荣的手:“阿爷,你可别乱说话,我和大嘴哥绝无此事。”

    “还敢说没事?你都帮人看上店了!”白荣说。

    “伯父你来了?”雷长夜拎着今天办的货从容进门。

    “大嘴哥,你总算回来了。阿爷,我是来拜托大嘴哥帮你想出金齑玉脍的做法,大嘴哥去办货,我才帮他看会儿店。”聂莺莺飞快地说。

    “是啊,伯父,我这就去做八合齑。”雷长夜接口说。

    “唉,丫头,家丑不可外扬,你还到处说。”白荣低头不敢看雷长夜。

    “阿爷,看你急得掉头发,我不心疼啊?”聂莺莺嘟着嘴说。

    雷长夜斜眼看了看白荣,确实到了岁数。

    “我急的不是我做不出鱼脍,是急你嫁不出去。”白荣瞪眼说。

    “阿爷”聂莺莺看了一眼雷长夜。雷长夜不声不响已经进屋了。

    金齑玉脍虽然是古菜,但是制作工艺流程极其精细,严守食材相佐之道。八样作料中,必须先将姜丝、紫花香薷和桔皮捣成泥,取出待用,然后捣碎梗米饭和熟栗子面,再捣碎生蒜。

    生蒜捣烂后再下沸水抄过的熟蒜,再下盐,捣出白沫,随后拌入姜、花、桔之泥,再用石臼捣均匀,最后拌入醋。

    这样的顺序可以做到甜不为咸所杀,香不为蒜所杀,花不为醋所杀,诸料相佐,混合而成金齑之味。

    等到雷长夜做出八合齑的成品,色泽淡黄,清香怡人,咸酸甜辣,美味天成。他略微尝了尝,满意地点点头。去掉白梅,加入香柔花,没有了白梅的奇酸,以醋相代,又有香柔花之芳香相佐,味道确实得到了充分的提升。

    等到他把金齑端出来的时候,白荣和聂莺莺全都凑了过来。父女两人看着金灿灿的金齑酱,不断地咽口水。

    “伯父,不知道这是不是你当年尝到的金齑酱?”雷长夜伏在柜台上问。

    “我其实真的记不起来了,我先尝尝。”白荣扑过去就是一口,连勺都来不及拿。

    聂莺莺翻了个白眼,却也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指头,蘸了点尝尝。

    “嗯”白荣和聂莺莺互望一眼,都露出惊喜交集的神色。虽然他们都不知道当年长安蘸酱的滋味,但是一尝雷长夜做的金齑,都有一种当年鱼脍就该蘸此酱的感觉。

    “大嘴啊,这酱绝了,我那个我先拿去用,一会儿再跟你聊。”白荣眉花眼笑,毫不客气地一把将这碗金齑酱端走,一溜小跑冲出了店。

    聂莺莺用力抓住雷长夜的手,紧紧握了握:“大嘴哥,我欠你一个天大人情,他日必当偿还。”

    “聂姑娘无需客气。”雷长夜连忙说,“说起来我欠姑娘的更多。”

    “那咱们两清了。”聂莺莺潇洒地一摆手,兴冲冲地蹦跳着出门,追她的阿爷去了。

    “呼!”雷长夜长出一口气,能够跟聂莺莺恩怨两清,确实让他松口气。若是聂莺莺抓着昔日的情分,老是来找他做事,真的十分头疼。

    送走白荣父女,雷长夜终于偷得浮生半日闲,躲进了厨房,偷偷打开随身的盟宝,在袋子里面悄悄展开他用性命抢来的宝贝山河仙隐图,贪婪地观看画卷上的万里仙境,再次开始思考起如何对其进行改造升华。

    因为他用盟宝遮蔽着山河仙隐图,所以宝卷上的宝气收束在袋中,并没有溢散出来。但是这样看,他只能看到十分之一的画卷。

    就在他渐渐有了一点下一步计划的眉目时,他突然将宝卷卷起,封好盟宝袋口。因为他感觉到有人进店了。

    他从厨房出来,赫然看到白荣和聂莺莺喜气洋洋地进门。

    “大嘴啊,真不愧是江陵名厨,一日之间就能复制长安名厨的独门金齑。”白荣一见到雷长夜立刻竖起大指。

    “大嘴哥,我阿娘吃了阿爷新做的金齑玉脍,终于心满意足,不再怀疑所托非人。阿爷和我真是松了一口气。”聂莺莺双手捧腮,在店里一坐,一脸满足。

    “呃大嘴,我还有个事儿求你。”白荣不好意思地说。

    “伯父放心,此事我当守口如瓶。”雷长夜闻弦歌知雅意。

    “大嘴,你很不错。可惜就是长得,不知你有何所求,只管跟我说,无有不应!”白荣感激地拍着胸脯。

    第一百五十二章 巧得如意炉

    雷长夜听到白荣的提议,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能不能把你女儿禁足,别老到我这儿来。聂莺莺作为刺客之女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万一哪天再把聂隐娘给引这儿来,他干脆自揭身份算了。

    雷长夜脑子里转过这个念头,当然没有说出口,只是下意识地看了聂莺莺一眼。但是这一眼却把白荣和聂莺莺都惊动了。聂莺莺低下头,晕生双颊。白荣惊得连忙探头挡住雷长夜的视线。

    “等等等一下,我刚才没说清楚,不是说无有不应,是合理要求,无有不应”白荣说到这里,一把把聂莺莺拉到身后,“我可只有这一个女儿。”

    “阿爷,你整天胡说什么呀?先听大嘴哥想要什么嘛。”聂莺莺羞得俏脸通红。

    “伯前辈,这金齑做法只是举手之劳,我现在一无所需,只想好好在苏州做生意,聂姑娘对我有恩,我聊表寸心,应该的。”雷长夜忙说。他不敢再说伯父,怕白荣以为他套近乎。

    “这个咱们分开算,你欠莺莺的,你还继续欠着。你给我这个人情,我必须还,否则我也寝食不安。而且”白荣不好意思地搓着手,“我还想跟你学学做金齑的方法。”

    “前辈,我所制的金齑玉脍中一切作料都和八合齑一样,只是以柔香花代替了白梅,并多加了醋调味。你只需要按照齐民要术的记述一步步制作,再按照我的方子略作改动即可。”雷长夜低声道。

    “哦?齐民要术?这书里有记载八合齑的制法?”白荣微微一惊。

    “前辈,你莫不是没读过齐民要术?”雷长夜脱口而出。

    “呃我当年求学时倒是见过,不过我追寻的道学和炼制之学,所以这书浮光掠影看过一眼就忘了。”白荣尴尬地说。

    “但是前辈也做过金齑啊?”

    “那个是我厨道上的师父教我的,师父说的也很简略,就把几样作料说清楚了,其他的让我自己摸索。”白荣挠头说。

    “这是没得真传啊。”雷长夜肚子里嘀咕。齐民要术之上不但有作料,还有细致的制作过程和用具选取,佐料之间君臣王佐之道记载得详细分明。如果没读过,把材料制作先后顺序弄错了,那味道就完全靠运气了。

    当晚他吃到的鱼脍味道尚可,那已经是走了狗屎运。最大的可能就是蒜味杀掉所有鲜香佐味,只剩下一嘴巴的酸辣味。

    这么看来齐民要术确实是一本伟大的著作,把世上名匠的真传无私地记录下来,供给后世参考借鉴,每一条记录都是绝世的珍宝。

    如果有朝一日,他能把大唐幻世改造成一个全新的时代,让名匠名士争相记录世间真传,并以此为最高梦想,那么人间的明高速发展,说不定很快就可以迎来互联网时代。

    “做法都在齐民要术之上,把白梅换成柔香花,就是紫花香薷,即可。”雷长夜无奈地说。他可不想白荣进自己的厨房,什么都暴露了。

    白荣连忙飞快重复了几遍雷长夜的话,牢记在心:“没想到齐民要术里有这种好东西,我当连夜拜读。”

    “”雷长夜看着白荣非常靠后的发际线,心里在琢磨一件事:如何再和白荣深聊一下,引导他跟自己说说他炼制法宝的经验法门。尤其是以走笔成真术画成的画卷如何炼制才能升品。

    “大嘴,你既如此无私传授,我也不想多做保留。不瞒你说,我乃是云香派宝宗首席炼宝师,白荣白保义是也。”白荣得意地说。

    “前辈不姓聂啊?”雷长夜装作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

    “呃这个我和娘子商量好了,生儿子姓白,生女儿姓聂。所以我女儿才跟了她娘的姓。”白荣尴尬地说。

    “原来如此。”雷长夜点点头。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你也是江陵府人士,必然知道云香派宝宗的名头。在我手上做出来的法宝多如烟海,我身上还有几件随身带,你有什么想要的法宝吗?”白荣傲然问。

    “哇,大嘴哥,阿爷的法宝在江湖上可是异常金贵,他难得对你夸下海口,你可要抓紧机会要个好宝物傍身。”聂莺莺大喜,兴冲冲地说。

    “”白荣斜眼看她,女儿这是明显胳膊肘没放对。

    “白前辈,我不是江湖中人,对于法宝不是很懂。”雷长夜做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不知道有没有让死人复生的法宝?”

    这是照着自己的目标走出的第一步。先卖惨,赢得同情,同时维持一下人设,以观后效。

    “这个没有”白荣和聂莺莺顿时神色肃然,一起摇头。他们当然都已经知道石大嘴一家人的悲惨遭遇。

    “有没有能够见到死去亲人的法宝?”雷长夜又问。

    “大嘴哥,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千万莫要再困在过去的阴霾之中不能自拔。”聂莺莺同情地说。

    “唉,大嘴,你的遭遇我非常同情。我倒是知道有一种法术,叫做走笔成真术。一般而言,这种法术只能是画圣之类的高人应你的要求作画,画出你亲人模样,再辅以走笔成真术令其栩栩如生。”白荣思索着说,“不过法术只能维持一段时间就消失了。”

    “竟真有此事?”雷长夜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走笔成真术既然记载在墨子五行记里,那么在世上别的地方也有流传并不出奇。云香派也是道家鼎盛之地,白荣很可能在道家经典中看到过类似的记述。

    “不过想要得到这种画,需要无数机缘,即使得到走笔成真画,也只能见到亲人音容片刻,除非”白荣说到这里抿了抿嘴。

    “除非如何?”雷长夜追问。

    “除非你懂得炼制走笔成真画的方法。”白荣为难地说。

    “白前辈,别的法宝也就罢了,我只想知道炼制走笔成真画的方法,请不吝赐教。”雷长夜急忙说。

    “这个”白荣为难得直皱眉。

    “前辈,我只想见亲人长一点时间。这是我唯一想要的法宝,还请施恩传授。我保证此生不会说与旁人知。”雷长夜心头狂跳,连忙说。

    “这个嘛,你能遇到画圣,画圣又懂走笔成真术的机会太渺茫了。你真的想要知道?”白荣问。

    “是!”

    “也罢。我就把这个宝物给你。”白荣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香炉,摆在雷长夜的面前,“这个就是我自制的一品法宝如意炉。这个是炉口,这个是炉门。你只需要挑选百年人参、茯苓、黄精三宝,再辅以拇指大小的极品南珠、大师级炼宝师制成的金银法器,被温润过千年的蓝田玉饰,开炉炼制,走运的话,就能炼成一品走笔成真宝卷。”

    “阿爷,这也太耗材了,我记得你说过炼制不用这么费的,只需要人参、茯苓、黄精三宝,再加上普通的金银玉珠就行了。”聂莺莺顿时替雷长夜肉痛起来。

    “我当然没问题啦,我有内家真传的南明离火,那是内家至高炼宝之火,吐一口离火顶得上无数天材地宝。大嘴他要自己炼宝,就只能这么炼,还得看运气。”白荣不无得意地说。

    “大嘴哥,你如果真的找到走笔成真画,就拿着如意炉去云香派宝宗找我和我阿爷,我们帮你炼宝卷。”聂莺莺豪气地说。

    “多谢聂姑娘,多谢白前辈。虽然我不一定能拿到走笔成真图,但是能有个念想都好。”雷长夜看着如意炉大喜过望。

    这个如意炉虽然只是一品法宝,但是里面蕴含着炼制走笔成真画的法阵结构和道家心法。

    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是雷长夜有三宝,墨子五行记,毕三泰的幻化书和玉符,只需要根据两本书上的心得与如意炉互相印证,阵法大概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等到他自己制造法阵的时候,再用玉符加以修正,就能制造出比如意炉更高级的炼化炉。至于南明离火的内家功法,宝宗宗主洛修贤也是个中翘楚。

    如今的洛修贤正在以南明离火苦苦冶炼芥子袋,试图创造出炼妖壶一般的五品仙班级法宝。雷长夜自然不敢去请他帮忙。不过他有宝宗九子图啊。

    而且,有了如意炉,他是不是可以把所有的走笔成真图都升一级玩玩?

    想到这里,他心头火热。

    “恭喜阿爷,这件没人要的如意炉终于找到主人了。”聂莺莺笑地说。

    “臭丫头,就知道揭阿爷的短。这不是大嘴想要才给的吗?”白荣尴尬地说。

    如意炉是他专门为了炼制名画而研发的法宝。他自己其实也有一个自找仙山福地的梦想。但是大唐幻世的所有已知仙山洞府都被占得满满腾腾的,一个萝卜一个坑。

    所以他发愤图强,想要靠炼制画圣的名画自制一个仙山宝地。

    于是他创制了一个如意炉,炼制走笔成真图的效果极为出众。当然,也因为这样,它炼制其他法宝炼一个废一个,被戏称为法宝食者。

    想要如意炉起作用,就要找大画圣所画的足以乱真之图卷,比如山河仙隐图之类。如意炉的使用就卡在这里了。过了好多年白荣都找不到这样的宝物。云香派也没有墨子五行记的传承,所以他制成的如意炉到如今都是屠龙术一般的法宝。

    如今石大嘴因为思念家人想要炼走笔成真画,说不定天可怜见他真能找到走笔成真的天才呢?这样白荣的这件小法宝也能派上用场,甚至还能成就一段功德。

    第一百五十三章 解构如意炉

    接下来的半个月,雷长夜过得异常充实。每天早晨打发近两百个小乞儿满苏州贩卖蜀秀零食之后,他通过脑中界面监听大玩家们的聊天,记录各大势力在苏州的动态,一点点描画出江南势力图,为未来宣锦姐弟下江南做准备。

    妖神宗带着三分之一空空儿宝藏和饕餮仔走了,他们自以为走得干净利索,其实饕餮仔吞空空儿宝藏的时候,还把雷长夜的几百个蜀来宝都吞了。

    雷长夜有空就躲到厨房里,掏出电池人甲符看一眼妖神宗的逃亡方向,没想到他们逃进了扬州黄山会馆之内。妖神宗和光明宗的勾结实锤了。看来宣家血仇,要着落到光明宗和妖神宗身上。

    这些天,这帮妖神宗的人就待在扬州黄山会馆出不来。雷长夜也不急着去扬州,而是每天都会在市井中巧妙散布一些消息,将江湖中人不断地引到扬州黄山会馆附近转悠,把妖神宗的人困死在黄山会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