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10章
  • 下载
  • 雷长夜连忙接过话头:“聂宗主,在下身中南疆奇毒,一生不能动情,否则必遭剧毒反噬,婚嫁之事再也休提。”

    “哦,竟有此事”聂隐娘和聂莺莺面上震惊,但是神情都是一松。显然对于突然定下聂永二家的终身大事,两人心中都有说不出的想法。

    “来喽”白荣端着一枚大红盘走进屋,红盘上是切得薄如细纱,雪白如云的鱼脍,清香的鲜味满室飘逸。

    他刚要把鱼脍放到桌上,看到雷长夜的脸,哎呀一声直接把盘子甩上了天。

    第一百五十章 心系仙隐图

    白荣端着第二盘鱼脍重新进屋,特意把盘子放得离雷长夜近得很的位置。

    “永大侠,我人老手滑,别见怪。”白荣顶着一屋子人的蔑视,赔笑坐到雷长夜的身边。

    “白前辈客气,在下突然脱下面罩,唐突了。”雷长夜连忙拱手。

    “来来来,吃菜吃菜!”一旁的钱幂连忙打圆场。薛青衣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鱼玄机。鱼玄机感受她犀利的目光,红着脸低下头去。

    “对对,永大侠,尝尝我相公做的鱼脍。他干啥啥不行,就是做菜还可以。”聂隐娘瞪了白荣一眼,笑着对永强说。

    听她再提永大侠这个称呼,知道婚事是不会有了,聂莺莺的脸上也缓过劲儿来,红晕回升。

    雷长夜在众人注视下提筷夹了一片鱼生,蘸了蘸盘中金色的蘸料,尝了一口,鱼片清香,味道鲜美。白荣在厨艺上可以说是小有天才,出手不凡。

    “非常可口。”雷长夜点头道。

    但是他的表态却让聂隐娘一愣。她伸手拉过鱼脍盘,夹了一片蘸料尝了尝,顿时皱起眉头:“相公,这鱼脍怎么和当年我记得的味道不对?”

    “当年你喝成那个样子,还记得什么味道?”白荣笑了。

    “你尝尝。”聂隐娘把菜推给薛青衣。

    “嗯”薛青衣伸筷子夹了一片尝了尝,“白大哥,不对啊,这不是你当年的鱼脍!”

    “不可能啊!这就是我当年特意做给你们吃的鱼脍!”白荣微微一怔,“做法和当年一模一样,这是我出师之作,我怎会忘记?”

    聂隐娘和薛青衣互望一眼,都撇了撇嘴。

    “阿娘,薛宗主,这么久了,当年的味道谁还记得,阿爷好不容易重做鱼脍,好歹捧个场吧。”聂莺莺吃得津津有味。

    看到聂隐娘、薛青衣和白荣困惑的表情,雷长夜感到这件事还有下。他三口两口吃完饭,终于起身告辞。

    钱幂和鱼玄机同时站起身,抢着送他出门。

    三人走到蜀山会馆的前院时,钱幂终于忍不住开口:“永大侠,那个地宫之内,你冲过去抢那幅山河仙隐图,不知是否得手?”

    雷长夜这一晚上都在等她问这句话,听她终于问出口,心里才安定了一些:“钱前辈,我的确得手了。”

    “哦?!”钱幂和鱼玄机都惊喜地叫了出来。

    “当时我看到那幅画就认出了它的来历。”雷长夜站住脚步,“那幅山河仙隐图在江湖上也是传闻已久的珍宝,我一眼就猜出鬼王蛆的心意。他想要把它炼成五品仙班之宝,然后与蛆镖鬼祖一起进入仙图之内,立地成仙,脱却因果,破空而去。”

    “他想得美!”钱幂和鱼玄机都惊呼了出来。这个脑洞大开的想法,她们根本从未想过。鬼王蛆这个构想对于大唐时代的人来说,确实比较清奇。不过对于雷长夜来说,经历过无数次世纪脑洞的洗礼,只是小场面。

    “我想到他的企图,想到江湖死在他手上的上千条人命,心里决意不能让他得逞,于是纵身去抢画,画虽然抢到,但是我的背后中了蛆镖鬼祖的本命镖,命在顷刻。”

    “嘶”钱幂和鱼玄机同时握紧拳头,她们都亲眼看到他被一镖洞穿,如今听他重新提起当日往事,都是浑身发冷。

    “当时我本以为必死,没想到我竟然一头钻入山河仙隐图中”雷长夜说到这里的时候心头忍不住狂跳。这是最关键的一句谎言。因为他决定把这幅山河仙隐图占为己有,并成为自己最大的一张底牌。

    他必须让钱幂和鱼玄机对这幅绝世宝卷放弃求索的野望。因为他即将要用这幅宝卷做的事,是她们绝对无法想象也无力参与其中的,并且会暴露他穿越者的身份。

    “你钻进去了!”钱幂失声惊呼。鱼玄机的呼吸都停止了。这可是一幅山河仙隐图。她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真的钻进画中世界。里面会有什么,顿时激发了她无穷的想象力。

    “里面的世界,无与伦比!”雷长夜沉声说,“但是,我只呆了片刻。也许是我的进入扰乱了什么结界或者道法,这个世界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烈焰灼烧,天崩地陷。”

    “我知道!”钱幂和鱼玄机抢着说。

    “是鬼王蛆八卦炉的炉火,宝卷被烧尽了!”两人齐声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从画中世界中被抛了出来,落入山塘河中,后来被长夜兄的阴将们救上岸。”雷长夜说到这里,心里长舒一口气。

    “哎呀,好可惜啊,四品宝卷”钱幂想到空空儿宝藏里三分之一的法宝就欲哭无泪,“定是永大侠进入宝卷之后,宝卷无法承受外人的侵扰,法核崩溃,直接被烧了干净。”

    “师父,你别这么小气,至少这幅宝卷救了永大侠,值了。”鱼玄机望着永强,越看越是开心。

    “你呀,唉。我就是看不破一个财字,结果被掌门派去守着一座金顶宝库,看到吃不到,练到现在还是个财迷。我就希望你,能早点看破一个情字,别看到好男人就跟鲶鱼咬钩似的,能一口把钩子咬脑袋里。”钱幂心疼地看着鱼玄机。

    “师父”鱼玄机急得直拉钱幂的衣袖,羞得不敢去看雷长夜。

    “我这个告辞了。”雷长夜伸嘴打了唿哨,银天马从墙外纵身跳进院。他纵身上马,越空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鱼玄机用力一跺脚:“师父啊你可把永大侠吓跑了!”

    “别说,还真挺飒爽一男的,光看背影,还成。”钱幂眉花眼笑。

    第二天,雷长夜照例打开店门,将早已经由食坊图里的工匠们做好的六大系列零食在竹笸箩里装好,交给了细竿腿带领的小乞儿。

    雷长夜已经知道了细竿腿的真正名字:楚小岳。他与父母逃难来苏州,路上父母罹难,他对于自己的身世记得不是很清楚,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如今的楚小岳和小乞儿们都已经不再穿破衣烂衫,雷长夜给他们置办了剪裁得体的店服,虽然不是名贵布料,但是样式紧衬利索,颜色鲜亮,看起来奔儿精神。

    因为经常给贫民区的乡亲们带来救济,楚小岳成了苏州一带小乞儿们的头儿,所有贫户都愿意把孩子交给他带领。

    楚小岳手下的小乞儿越来越多,本来他以为石大嘴供应这十几个小乞儿已经捉襟见肘,他还尽量想办法把自己赚的钱拿出来周济大家。

    没想到石大嘴非常痛快地答应他多雇小乞儿,而且说出了多多益善的豪言壮语。

    今天的店外,他身后除了十几个衣着光鲜的正式店员,还挤了上百个小乞儿。

    雷长夜看到楚小岳身后浩浩荡荡的阵容,还有他略带不好意思和紧张不安的表情,微微一笑。他果然没有看错楚小岳。这个少年未来肯定有一番作为,至少不低于齐可追。

    他让楚小岳和十几个最早的店员进门,一人给了他们十个竹笸箩。

    “一人十个竹笸箩,上交的份额是一贯钱,自己分配。”雷长夜对他们说。

    楚小岳和十几个店员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早已经知道每个竹笸箩的零食平均能卖多少钱,如今听到雷长夜这么说,就知道其中油水很多。

    他们兴冲冲地与底下的小乞儿们分配任务,并且正颜厉色警告他们不得偷吃,不得偷拿,否则后果自负。一番敲打之后,上百个小乞儿的零食大军顿时铺满了整个苏州。

    雷长夜趴在柜台上,倾听着满街清脆动听的叫卖声,心情快美异常。武盟大典为他的零食做了最好的宣传。不但黑白两道都知道蜀秀零食与武盟有联系,而且八派精英都交口称赞。

    他几乎可以确信,只要妖神宗没有出局,苏州永远有购买石大嘴零食的群体,而且不怕他们不给钱。

    不过这只是蜀绣零食业的起步阶段。等到未来,他还想要把苏扬两州的黑白两道和世家大族一网打尽。

    大唐的财富和资源如今全都在世家大族和土豪宗门之中,严重的财富土地分配不均导致唐末农民起义,彻底瓦解了唐王朝。

    如果不能在最终的大动乱之前及时解决这种分配不均的现象,最后解决这种不平等的方式必然是血腥无比。黄巢之后,大唐世家俱毁,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

    到最后宋朝取代唐朝成为后续的大一统王朝,并非一次社会的进步,只是一次历史的轮回。

    以前雷长夜以闪金镇和白银义从司作为支撑巴蜀根据地的基本力量,逐步图谋中原,意图平定天下,那只是走一步算一步的试探。

    直到他拿到了山河仙隐图,他最终的构想和规划才终于有了实现的希望。一个个修正并放大山河仙隐图功能性的方案在他的脑子里打转,却又被一个个更加大胆和脑洞大开的方案取代。雷长夜仿佛看到了一个新世界在眼前缓缓展开。

    未来拥有了无限的可能。

    想到一直阴暗的前程突然透出一丝璀璨的阳光,雷长夜就忍不住想要哼歌。

    就在他心情愉悦到极点的时刻,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女走进了店门,一瞬间带走了他所有好心情。

    第一百五十一章 当年金玉脍

    聂莺莺哭丧着脸来了。

    “来碗小馄饨,大嘴哥。”聂莺莺坐到卧榻上,手扶小几。

    雷长夜心头一沉,这是准备久坐不走啊。他连忙到厨房里端了碗刚做好的馄饨出来。

    “大嘴哥,你可听说过当年长安的一道鱼脍名菜?”聂莺莺端着小馄饨,也没有心思吃,只是用筷子搅动着馄饨汤。

    “呃,在下从未去过长安”雷长夜一脸为难。他一听就明白昨晚上白荣做的鱼脍味道不对这事儿的下来了。

    “当年长安卖鱼脍的食肆极多,我阿娘阿爷曾经借其中一间食肆做过鱼脍。阿爷因为刀法精湛,所以鱼脍做得味道鲜美,与众不同。也曾经因为鱼脍之美味,获得阿娘芳心”聂莺莺娓娓道来。

    雷长夜抿着嘴耐着性子听,心里隐隐猜到她要来求些什么。

    “奈何我阿娘喜欢阿爷的鱼脍,并非鱼生的美味,而是蘸料之独特。我阿爷当初用的,并非自己做的蘸料,而是食肆提供的独门蘸料。如今阿爷急得五内俱焚,生怕阿娘觉得当初所托非人。”

    “聂姑娘来此,莫非想要打听如何能做出当年长安食肆的蘸料?”雷长夜问。

    “正是如此。”聂莺莺大喜,连忙点头。

    “这个”雷长夜也很为难,想要找出二十年前蘸料的原型,那可不容易。

    “大嘴哥,我们也算交情深厚,阿爷阿娘感情不睦,莺莺每日如坐针毡,不如你想办法帮我找到长安食肆那份蘸料的方子?”聂莺莺红着脸问。

    “”雷长夜很想拒绝。不过作为石大嘴,聂莺莺确实屡次三番帮过她。他虽然也救过她的命,但却是以永强的名义,算不到石大嘴身上。

    不过想到白荣天下有数炼宝师的名头,雷长夜觉得结个善缘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根据毕三泰二十年来向雷长夜描述的长安风物,当时长安食肆的鱼脍走的是金齑玉脍的路子,也就是白鱼生,金蘸酱。

    早在齐民要术中就已经有了这种菜肴的详细记载。金齑玉脍的种类多变,蘸料原料主要是八种,合称八合齑:醋、蒜、姜、盐、白梅、桔皮、熟栗子肉和梗米饭。其中白梅指的是盐梅。

    有醋以后,盐梅渐渐被醋取代作为食材作料,但是这个过程非常的漫长,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梅醋混用。齐民要术书写的时代,就是一个梅醋混用的时代。

    “难道是当年的食肆老板调味的时候全用了醋,而去掉了白梅?”雷长夜想起昨晚上吃到的鱼脍旁边确实有金色的蘸料。这应该是白荣自己调配的金齑。

    当时他吃得比较匆忙没仔细品味,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用捣碎的白梅做的调料,同时也有醋在里面。和醋相比,白梅胜在酸味强烈,混有咸香,吃久了会上瘾,但是醋的味道更加醇厚浓郁,相比白梅之味,更加王道正宗。

    白梅更适合泡饭,冲饮料或者做零食。醋才是做菜的正品。

    原版的金齑中白梅和醋同时下入金齑之中,味道过于酸爽,后世人都是只选一味而入,到后来鱼脍衰微之时,人们普遍选择醋而弃用了白梅。

    “聂姑娘,令尊所用的蘸料可是金齑?”雷长夜当然不能说自己就是永强,只能从头问起。

    “正是!金黄色的!”聂莺莺一听大喜,直接从卧榻上蹦起来。

    “应该是了,想不到当年长安名厨也知道这个方子。”雷长夜摸着下巴说。

    “哦!?大嘴哥,你能做出那种蘸料?”聂莺莺惊喜地问。

    “其实说破了也很简单,我需要去办点货,你帮我看个店,我很快回来。”雷长夜一边思索着一边走出柜台。

    “好嘞,大嘴哥!”聂莺莺用力点头,双手一推,推着雷长夜出门,恨不得一脚将他踢到阊门码头办货。雷长夜回头看了她一眼,这姑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金齑的八种调料山塘街和阊门码头都能办到。不过雷长夜却尚存一丝疑虑。如果当年鱼脍蘸料只是弃用了一味原料,吃起来味道也不该有那么天差地别的效果。

    他记得在蜀山会馆小宴之上,聂隐娘和薛青衣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似乎当年那蘸料中还藏有未知的提香之法。

    他买了所需的货品,正要回自己的零食店,却突然发现街边有一个花贩正在贩卖各种干花。这些花都是做香料和佐味料的佳品。

    雷长夜下意识来到这些花品前浏览了一遍,赫然发现了他一直在拼命想要记起来的名花紫花香薷。

    他记起大业拾遗记里曾记载吴郡献给隋炀帝的贡品中有一味鲈鱼干脍,清水泡发后混有一味香柔花,令鱼脍鲜香,成为东南佳品。

    后世研究显示这本大业拾遗记其实是宋人托颜师古之名而写。这香柔花就是紫花香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