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1章
  • 下载
  • “接剑!”花萝茵丢出自己的佩剑。毕一珂闪过这一刀,接过佩剑,脆喝一声,剑花翻滚,和五名阴将大战起来。

    五名阴将两个用拳脚,一个用刀,一个用枪,还有一个用弓箭。

    雷长夜发现他们完全听从自己的脑袋里算好的招式。也就是说,他们基本上都是他的脑神经控制。

    他思索一下原因,发现其实师父只是给了五个阴将一个更好的容器,真正请来阴将,并能给他们发号施令的是他。

    因为他的玉符制造出了这座天枢驱灵阵。这些阴将都是他召唤来的。师父的撒豆成兵符请的阴兵全都被他吐口水吐回去了。

    他第一次操纵五个人打架,手法还不熟练,虽然五名阴将打得有声有色,但还是折腾了好久才把小老虎一样的毕一珂抬出阵外。

    “怎么样?”毕三泰得意洋洋地问。

    “凑活。”花萝茵不是很满意,“一珂比起紫馨还有一段距离。而且,我可从守金顶的姐妹那里打听到了,祖师把那小妮子带到金顶宝窖,拿了一件二品法宝四色神砂,你慢慢品。”

    “哎哟。”毕三泰愁眉深锁。

    蜀山法宝位列八大派收藏第五位,派中法宝按照八派宝宗共同商议的品阶,分为一品名贵,二品珍稀,三品超凡,四品入神,五品仙班,五个等级。

    法宝难得。一品名贵法宝已经是一宝难寻。

    二品珍稀已经值得武林人士舍命抢夺。蜀山也只有各宗大弟子才会凭借自身修炼所得,以及师门照拂,得到一件珍稀法宝,有时还要几人共用。

    四色神砂就是个二品珍稀法宝,而且是五十年前祖师亲自炼制而成,可以化形为铠、盾、镜、伞四形。地铠、火盾、风镜、水伞,分别抵御刺杀、暗器、拳脚、内力。

    出山巷的攻击,基本全被克制。

    “师父,还有三个月时间,我慢慢再想办法。”雷长夜连忙说。

    “对对对,这才一天,已经有了如此进展,大师兄,我看好你。”毕一珂立刻说。

    “你们还不明白,掌门是下定决心不让弟子下山啦。紫馨就只是一个工具而已。”花萝茵切了一声。

    “师娘,我和师父已经想过这一点。”雷长夜点头说,“所以,我会把出山巷设计成包括紫馨在内的所有弟子都闯不过去。这样既满足了掌门的要求,也没有坏了掌门的计划。反正,大家还是下不了山。”

    “嗯你倒是醒目。”花萝茵笑了,“不过就你这五个阴将,比起四色神砂,差远了。”

    雷长夜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他虽然会蜀山基本拳脚内功和器械,但是对于克敌制胜的奇招妙式,没下过大功夫研究。

    要他控制五个阴将打败四色神砂保护下的紫馨,地狱难度。

    “大师兄,你一定行的!”毕一珂为他打气。在她看来,那么厉害的阴将都有了,打败四色神砂武装的紫馨,根本就是时间问题。

    “长夜,明日卯时,到练功场等我。”毕三泰思忖片刻,开口说。

    “嗯?是!”雷长夜躬身说。

    第二天雷长夜起了一个大早。昨天毕三泰看他的神色有异,他深自警觉。他生怕师父看出他能用“玉符”改变五鬼搬运阵的玄机。

    虽然师父不是外人,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但是他身为世界bug这件事要是被师父知情,万一他逃不过抹消的厄运,怕是也要牵连到师父。

    今天早上,雷长夜决定探探师父口风,想个办法遮掩过去。

    刚来到练功场,他的心就是一沉。毕三泰换了一件紧趁利落的蜀山战衣,由半臂白衫配缝上云宝纸甲片的布背衣而成的武服。云宝纸甲片上画有蜀山山川图。

    若是乐山符宗,山川图上画的则是乐山。毕三泰还戴了幞头巾子,这是他未上蜀山之前,在江湖游侠的打扮。

    毕三泰少年时任侠好武,曾行走天下七十二馆,以挑战名侠为乐,浪得飞起。他的剑法,混杂着他见识过的八派七十二馆各种剑客的高招,据说相当厉害,连掌门都说“要嘚”。

    可惜他因为太过于自信,在一次与十二衙门的战斗中,单人独剑去恶斗巫主。结果虽然杀了一名巫主,却被巫主临死毒伤。

    当年幸好雷长夜和师娘学了毒术,成了再世华佗,好不容易帮他治好伤。但是之后他内力跌落一个品阶,成了符宗一群师叔师伯中品阶最差的一个。

    直到今天,他的品阶还在五品巅峰,未得寸进。

    从那以后,雷长夜一有空就劝师父看在师娘和小师妹的份上,莫要再浪。

    结果今天,毕三泰竟然又穿上了他的浪客装。这比知道雷长夜的“玉符”还要糟糕。

    “师父,你这是”雷长夜问。

    “莫慌。师父不是要出去浪战。”毕三泰翻了一个白眼,“长夜,你可知一句俗话。叫做兵随将,将随帅?”

    “”雷长夜茫然摇头。

    “狗似主人型呢?”

    “知道!”雷长夜恍然大悟,原来师父看出来的是这个!

    “哼。昨天那五个金甲阴将功架那么猥琐,一看就知道是你在操控。”毕三泰怒其不争地瞪了他一眼,“你呀,除了能扛,就是能养,就没见你花费时间在克敌制胜上下功夫。”

    “弟子惭愧。”雷长夜连忙躬身行礼。

    “你呀。小时候遭雷灾,为了活命打熬身子,我不怪你。现在,你的雷灾也过去了。是时候好好学学克敌制胜的武功,将来下山历练,也好为自己积一些功德,增加道行啊。难道你真要在符宗做一头千年老乌龟?”

    “师父,你这么一说,掌门他”雷长夜忍不住说。

    “哎呀,别提他。他九品至高,熬着就行了。你可不一样,二十多岁了,还在小三品,就是功德没积攒够。”毕三泰恼火地说,“你若是想要早点长生,就要出去好好历练,去红尘炼心。”

    “是。”雷长夜看出来师父是真的为他担心,只能点头应是。

    “看你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嘴里说是,心里怕是不以为然吧?”毕三泰斜眼看他。

    “”雷长夜躬身不语。他当然希望自己一辈子呆在山上,直到炼成长生不死之身。他最近修炼电真气,境界进展很快,因此很有信心。

    “咱们内家九品制,看起来好像只要闭门修炼,养气修神,就能突破,其实心境是绕不过去的关口。”毕三泰侃侃而谈,“想着长生不死,一心求突破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这些人往往数十年不见其功,为何?”

    “徒儿愿闻其详。”雷长夜来了兴趣。

    “这就像一心想要建功德的人出去行侠仗义,脑仁子都打出来,境界也不会有一分一毫的晋升。因为功利心太重,往往未建功德,先生业障,仙佛共弃。”

    “炼气同样的道理。一心想要置身事外,专心向道,其实不过学那缩头乌龟,仙佛未成,先成畜生,同样是境界落在下乘。”

    “师父,小点声儿。”雷长夜提醒。

    “莫慌,掌门雅量高致,不在乎这几句。”毕三泰摆了摆手。

    “师父,既然行侠积功德会落业障,一心向道修行,又成了畜生,该如何提升这修行的境界呢?”雷长夜诚心询问。

    “无非随遇而安,不忘初心尔!”毕三泰摇头晃脑地说。

    “师父,咱讲人话成不?”雷长夜问。

    “唉,你真是我带过最差的弟子。”毕三泰叹息一声,“还得我掰开揉碎了说。不要刻意躲避那十丈红尘,也不要被十丈红尘迷了本心。不要为了广积功德刻意去除魔卫道,也不要因为恐惧,在大难当头的时候转身就跑。心静而性勇,情真而思定,永远去找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这才能积功德,增道行。”

    “师父,受教了!”雷长夜仔细思索了一番毕三泰的话,发现句句都点在他这些年一直在思索的问题上,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唉,千言万语一句话,你一个人都干不掉,怎么解决问题,嗯?”毕三泰问。

    PS:今生盟主,感谢你一直不离不弃的支持。从夺帅的七盟之力,到大唐的盟主助推上签约榜。希望这本书能给你好的回馈。

    第十四章 苦养心中剑(感谢封七月大大的盟主)

    毕三泰的话,给了雷长夜很深的触动。

    自从穿越以来,一直被天雷突脸,求生成为了雷长夜二十年来的执着。哪怕发明了吞雷符,哪怕练了一身的横练功,他还是在求生的状态下挣扎不出来。

    雷灾过去,第五天灾到来。他的求生哲学从未改变。

    但是今天,雷长夜忽然发现,自己一直躲在蜀山的苟态,似乎有点舍近求远。如果能够深入这大唐幻世十丈红尘之中闯荡一番,也许反而会距离他渴望的长生之路更近。

    面前的毕三泰突然用拳头捂住嘴,转过头去,压抑着声音,低咳了一声。

    雷长夜心头一沉。

    师父在与十二衙门那一战中,做到了符宗宗主董畴需要动用天人合一符才能做到的事,以他精养的心剑,一剑斩了一位巫主。

    可惜,他中了这位巫主临死前激发的巫毒,腐蚀了丹田气海,不但跌了一个品阶,而且境界再无提升,这让他在弟子们眼中失去了追随的价值。

    到现在,师父的旧伤还在隐隐作痛。

    现在,其他弟子都拜了别的师门,在师父门内,只剩下自己和小师妹两个弟子。如果他不下山历练,再也没有别的弟子为师父增道行,积功德。他的品阶今生就只能停在五品巅峰。

    总不能让小师妹为了父亲下山去趟这险恶无比,天灾遍地的十丈红尘。

    看来,是时候改变一下,走又肉又有输出的路线:肉的一逼的同时,伤害还高。

    为下山替师父和自己积功德,增道行做准备。也许,天可怜见,他这一努力,还能提前看到互联网出现的一天呢。

    “徒儿恳请师父传授养剑之术!”雷长夜下定决心,跪倒在地,朝着毕三泰连着三拜。

    “哦?这么突然?哼哼!考虑考虑”毕三泰转过身来,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做出一副思考状。

    雷长夜低头跪地,强忍着笑,做出一副诚心求教的样子。

    毕三泰凌晨爬起来,一身武士服,手里拎着剑,张嘴一口大道理,想干什么,还用猜吗?老傲娇。

    毕三泰的剑术从实战中而来,与蜀山剑宗的剑法修行顺序完全不一样,所以剑理迥然不同。这也是他不屑于去剑宗,偏偏要来符宗的原因。

    但是他收的弟子没一个想学他的剑法,路子太野。另外,他的剑法可没让他从十二衙门那一战全身而退,而且也没帮助他在境界上踏入更高一层。

    “剑道一途,首重心性。徒儿啊,你可知作为剑客,最重要的品性是什么?”毕三泰问。

    “呃”雷长夜从没仔细思考过克敌制胜之学,所以是一头雾水。

    “唉。真朽木也。”毕三泰摇头,“最重要的品性,当然是:勇!”

    “原来如此”雷长夜点头,原来玩剑就要浪。

    “剑道自春秋起,皆从杀伐而来。和所有武道一样,剑道之理与人之本性相反,与拳掌搏击之法大有不同。但是传到诸家道门,为了迎合修身养性的道学,反倒变得冲和平淡起来,用剑之法和拳脚无异,重防御,重闪避,重招架,以气伤敌,简直本末倒置”

    雷长夜听得心头砰砰乱跳:“难道这就是剑宗气宗之争的开端?师父板载。”

    “拳脚相搏,一拳到来,闪避可以得势,防御可以得势,就算没闪过,没防住,顶多蹭一下,未失根本。但是兵刃相搏,一剑刺来,没闪开,没防住,你就没了。就算是招架,也会失了架势,给人连击猛进的机会。所以用剑当勇,有进无退,敌人一剑刺来,破剑之时,就是克敌之时。”

    “求师父指教。”看到毕三泰说得兴起,雷长夜赶忙追问。

    “哼哼。”毕三泰摸着自己山羊胡子的手,小拇指,无名指翘了起来,“吾之剑道,姑且称之为养剑诀,讲求的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因敌而动,一击成功。剑法第一段,养神于剑,掌阴阳二力。第二段,闻敌而动,因敌而变。第三段,敌进我进,听劲破敌。”

    “今天,我就先教你如何养剑。”毕三泰得意地说。

    毕三泰的养剑诀不但让雷长夜茅塞顿开,而且让他对学剑有了强烈的渴望。

    养剑诀暗合蓝海星世界后世那些内家枪法和剑法,只是更加神妙。

    养剑第一步是选一块上好的精铁条,长约九尺左右。

    雷长夜要将自己修炼的蜀山天一无极真气注入精铁条中,令其初步拥有阴阳二力,意即让这根铁条有着类似柳枝般的柔韧和弹性,刚中有柔,刚柔合体。

    然后他每天要横举精铁条,靠精铁条中的阴阳二力与体内阴阳二气持续相融,合二为一,互相调节配合,尽量保持精铁条的平举。

    精铁条大概有十把剑的重量,以雷长夜现在的力气,举一个时辰,勉强能做到。但是,要举六个时辰,就困难了。

    必须靠关节、经络、骨骼的抖动与精铁条内的阴阳二力抖成一体,肌肉一张一弛,轮流休息,阴阳循环,生生不息。

    在第一天,雷长夜举到第二个时辰就累倒在地。还得被小师妹搀扶着才能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

    第二天,他费尽心力终于将精铁条中的阴阳二力和体内的阴阳二气调节到了一个平衡点,大体上有了合二为一,和谐共振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