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09章
  • 下载
  • “哼!”兵胆社猛金镖忍着气哼了一声。

    这两人一一武,当年都是驱逐蜀山派的主力,如今开口发声,却是觉得狮舞是冲着他们来的。

    此时北方狮舞才入江南,在苏州迅速流行起来。狮舞不再是太平舞,而是各地帮会互相挑衅时的战舞。凡是舞狮的帮众,必然弓马娴熟,能打敢杀,双方帮会为了争夺一地,必先来一场狮会,先礼后兵。

    狮会之上,双方最能打的帮众舞狮斗法,剑拔弩张,很容易擦枪走火,化为武斗。不过也因为黑帮的普及,狮舞渐渐成为苏州的特色,演化出南狮各种特定的姿态和走位。

    如今齐可追安排上苏州特色南狮舞,本来就有给人下马威的意思。

    “今日的狮舞让我想起当年我等会盟之时的狮舞。”薛青衣冷笑着说,“会盟的誓言犹在耳边,没想到转眼间走丢了鬼王蛆,有些人抓人的本事没有,互相推诿的本事却着实了不得。”

    “薛红线!当年你以美色搅得会盟兄弟心猿意马,围捕之时我家几位师兄”猛金镖厉声怒吼。

    “猛金镖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聂隐娘突然一拍桌子大声怒喝,“你的几位师兄见不得美色,心浮气躁,自命不凡,和你一模一样。你走运,他们死了,你没死,只此而已。你自己无能,却说红线有错,满嘴放屁!”

    “聂隐娘!你岂敢污蔑我战死的师兄?可是视我兵胆社为无物!”猛金镖勃然大怒。

    “不是我看不起兵胆社,而是兵胆社有你这样的货色,丢人!”聂隐娘冷然道。

    “聂隐娘,慎言!”蓝颂仙一把拉住暴跳而起的猛金镖,“今天是庆祝鬼王蛆之死的好日子,天下豪杰俱在此间,说些昔年恩怨作甚,没的让人笑话。”

    “蓝颂仙,不是我想提昔日之事,而是你们两个管不住嘴巴的东西先挑衅。”薛青衣慢条斯理地说,“既然你们说了昔日之事,那咱们就好好掰扯清楚。当年围捕鬼王蛆,到底是谁放走的贼人?”

    “红线,如今说这些有何意思,鬼王蛆没抓到,大家都没面子。”戟圣刘宗虞急忙说。

    “当初我们围住他,却让他走脱,大家配合不妥,如此而已,事到如今再做追究,永远扯不清楚。”光明宗波建德心虚地开口。

    “是啊,这事儿不提也罢。”纯阳宗罗休也说。

    “现在你们都说不要提了,当年你们却拿这个当把柄,把我和蜀山派挤出了苏州。”薛青衣冷然道,“今天我薛青衣的人杀了鬼王蛆,正说明当年没用的不是我,是你们,这件陈年旧案,我不和你们几个扯,自去见各位的掌门讨个公道。”

    “胡闹!”猛金镖第一个蹿了起来,“掌门日理万机,谁会管这门闲事。永先生杀了鬼王蛆,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我们宗门都有派人做事!”

    “哦,大家都出了大力?”薛青衣喝了一口煎茶淡淡地问。

    “正是!”五派宗主齐声说。

    “那大家就在广场上比一场,谁的人武功最菜,谁就是当年放走鬼王蛆的废物!”薛青衣冷然道。

    “岂可如此,如此乱斗,坏了规矩,丢了八派的人!”罗休连连摇头。

    “这样吧,我就出一个人,跟你们五派比一场,如果我的人输了,我就认了当年的栽。如果你们输了,带着你们的人一起滚出苏州。”薛青衣冷冷地说。

    五派宗主同时沉默不语。他们当然知道薛青衣派出来的人是谁。永强永海川!

    这位永大侠虽然武功盖世,年纪不小,但是却愿意和蜀武盟坛主雷长夜结拜为忘年交,辈分矮了薛青衣一头。他要是出场,五宗门下无人能敌,上多少都是送菜。

    “各位,不才永海川,愿领教五宗高明。”永强似乎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愿意做这个工具人。

    看到五派宗主没有回应,他咳嗽一声:“天下人有辈分之分,但是武学却无先来后到。在下愿以掌中枪会一会五宗任何高手,五派宗主下场,亦无不可。”

    一阵不可遏制的窃窃私语声传遍了整个正厅。永强永海川单挑五派宗主,这可是朝着武道巅峰进发的一次盛会。这五派宗主都是大七品往上的内家高手,虽然可能不是薛青衣、聂隐娘那样的七品巅峰,但是已经无限接近。

    这是一批江湖上至高无上的武力担当。永强想要向五派宗主挑战,那就是想要把这个示众大会,当成扬名立万的契机了。

    五派宗主斜眼看着正厅主桌桌面的鬼王蛆人头,都默不作声。

    他们虽然各有绝活,但是距离鬼王蛆那种水平还差得很远。永强一个人一杆枪可以挡住数百鬼儿镖,也能单对单斩杀鬼王蛆,这种武功,可不是品阶可以抵消的,这是千万次实战中炼出来的真功夫。

    他们站出来打一架,首先辈分上有高低,赢了不光彩,输了不体面。其次,他们几乎可以确定,他们绝对要输。永强新杀鬼王蛆,威风士气都在巅峰。他们心中有鬼,也好久没练手了,差出去可不是一点半点。

    五派宗主的目光不由得集中在了武长卿身上。

    武长卿眼珠一转,连忙走出来拱手道:“永大侠不畏品阶之限,敢挑战强敌,精神可嘉。然,五派宗主都是爱才之辈,所以当年才会因为师兄弟的惨死而情绪失控,多有得罪。如今天幸薛宗主卷土重来,永大侠击杀鬼王蛆,为当年惨死的前辈们复仇。此乃普天同贺之会,实不应因前事之争而毁。”

    “正是如此啊”五派宗主听到武长卿的话,同时松了一口气,连忙说。

    “嗯,你说的都很好。所以五派宗主能情绪失控,我就要忍辱负重,你可是觉得,我蜀山派是好欺负的?”薛青衣冷冷地问。

    “在下绝无此意!”武长卿吓得连忙躬身。

    “薛宗主,我觉得五派宗主已经同意了当年驱逐蜀山派和宗主是情绪失控之下做的无礼之举。”永强忽然开口,“若是他们承诺今后精诚合作,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薛青衣笑了。她点了点头:“也罢,几位宗主,只要你们认我蜀山派做武盟的盟主,今后一起追杀妖神宗。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

    “呼”五派宗主长长舒了一口气。薛青衣能放过他们不让永强和他们打一仗,委实让他们松了口气。而追杀妖神宗一直是他们的心头大事。薛青衣愿意纠合武盟之力帮他们的忙,自然乐得从命。

    “我等愿认蜀山派做武盟的盟主,共同追杀妖神宗。”五派宗主同声道。

    “且唉!”武长卿长叹一声。薛青衣说的不是苏州武盟的坛主,而是天下武盟的盟主。五派宗主这嘴一秃噜,蜀山派一下子成了武盟之主,后果委实难料!

    第一百四十九章 会馆小家宴

    武盟分坛坛主或者武盟盟主,对于今日的江湖和八派宗主们而言,已经是昨日黄花。做坛主需要什么权力背景,做盟主又需要什么权力背景,人们在很久之前已经失去了兴趣,对这些词也不敏感了。

    如今各派高手再聚武盟分坛,无非是想利用现成的武盟机制为他们寻找妖神宗服务,大家就是个互相利用。五派宗主虽然说完这句话之后,渐渐明白自己说错了,但是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没人敢说刚才自己说错了。因为一旦这么说了,不就等于承认刚才被永强给吓傻了吗?

    反正武盟对他们只是一个工具,做盟主客卿,还是做坛主下属,又有什么区别。

    门外锣鼓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永强亲自下场,和齐可追一起舞动南狮,在山塘帮两只南狮的托举之下,纵身跳上空中,将鬼王蛆的人头从狮嘴中伸出,直接挂在了悬首杆上。

    这一招狮子挂绣球顿时引来无数观礼百姓的轰然喝彩。永强永大侠果然威风凛凛。

    “武盟万岁!”

    “除暴安良!”

    “除魔卫道!”

    “从此苏州太平啦!”

    无数吃瓜百姓都放开嗓子高喊,把场面烘托得无比热烈。

    永强挂完鬼王蛆的人头,重新回到薛青衣身后一站。五派的宗主们看在眼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闹心。

    蜀山派计划周详,从两年前就开始布局武盟之事,蜀武盟分坛内居然召到了如此一位能打善言,敢于任事的大侠来效力,这一下子八派的档次就被拉开了。

    而且听说最近蜀山派掌门实力往上蹿升了一大截,已经和各派掌门并驾齐驱。蜀山派在几派中的弱势已经被抹平。如今正是蓬勃上升的发力期,非常难以应付。

    “大礼已成,既然各位愿和武盟精诚合作,我苏州分坛自当一尽地主之谊,分坛为各位置办了点心小吃以及大酒巷的竹叶春,还请赏脸品尝。”薛青衣这一次扬眉吐气,意得志满,一洗二十年来的怨气,容光焕发地挺身击掌。

    几十个衣着整洁的小孩子在一位身材瘦高的少年带领下,一人托着一个大红盘,喜气洋洋地跑出来,将上面的六味香气四溢的零食糕点和一小坛竹叶春放在八派中人身边的小几上。

    这正是蜀秀零食店招牌产品:大嘴香干、五香锅巴、香酥黄豆、戚风蛋糕、鱼豆腐和肉松饼。

    浓烈的香气顿时把各派高手的肠胃给刺激得蠕动不休。刚才五派宗主在薛青衣和聂隐娘那里受了一肚子气,如今被香味一激,顿时化悲愤为食欲,张嘴大嚼。

    “嗯?嗯”

    “啧啧”

    “咕咚”

    “薛宗主,今日鬼王蛆授首,武盟重现声威,可喜可贺,我武长卿借花献佛,以这一坛竹叶春敬宗主一杯,祝武盟旗开得胜,武运昌隆。”武长卿捧起竹叶春喜气洋洋地站起身朗声道。

    “祝武盟旗开得胜,武运昌隆!”八派高手都笑着捧杯而起。

    唯有五派宗主一脸尴尬,愣在原地。他们刚才吃着蜀秀零食,就着竹叶春酒,瞬间所有东西都下肚了。

    幸好刚才来送食盘的打头少年十分机敏,立刻打发人到后堂又拿了五瓶酒放到五位宗主面前。

    “哈哈哈,好!各位饮胜!”薛青衣仰天大笑,捧杯畅饮,看着她意气风发的样子。五派宗主都无比落寞。二十年前,她只是武盟一个新丁,他们才是武盟元老。如今她只手重振武盟,他们全都是她手下的客卿。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

    示众大典的庆祝因为各派高手贪恋蜀秀零食,竟然一直吃到黄昏才散场。本来到了黄昏都意犹未尽,但是香酥黄豆吃了太多确实不适合聚集在人群拥挤的区域。各派高手揉着肚子回味无穷地走了。

    这一次大典圆满成功,在薛青衣来说成功逼着五派宗主承认了蜀山派在武盟的主导地位,在雷长夜来说,他的蜀秀零食店也打开了局面,赢得了八派众人的喜爱。以后在苏州,他的零食店必有一席之地。

    今天扮演完了永强,雷长夜一身疲惫准备告辞离去,谁知道却被白荣和聂隐娘堵住不让走。

    “且慢,小女承蒙大侠救命之恩,我与夫君还未正式向你致谢,不如今夜在蜀山会馆小坐,由我夫君亲自下厨为你奉上一顿晚宴如何?”聂隐娘亲自拦在雷长夜面前,还特意躬身万福,给足面子。

    “这个聂宗主客气了。聂姑娘既是宗主之女,也是武盟中人,同气连枝,自当施救。”雷长夜无奈地拱手回礼。

    “那也不能让我们连道谢都没机会,来来来,里面请,我早就已经在厨房里准备好食材,咱们今晚上吃好的。”白荣一把揽住雷长夜肩膀,亲密无间地说。

    “白前辈客气。”雷长夜想跑都跑不了,直接被白荣硬撸进了屋。

    苏州分坛与蜀山会馆本来就已经连通,雷长夜被白荣拉着穿过曲折小径,从后门进入了蜀山会馆。

    会馆的后堂中,鱼玄机和钱幂早就已经摆好了七八样精致清淡的小菜,还有好几坛竹叶春酒。白荣把雷长夜按进座位就兴致勃勃地进了厨房,准备做当年长安让聂隐娘与他一夜定情的鱼脍。

    薛青衣和聂隐娘并肩进堂,还带着一脸兴奋的聂莺莺。鱼玄机和钱幂看到雷长夜扮演的永强到了,也是喜上眉梢。鱼玄机当然是一脸痴情。钱幂则是两眼金光闪闪。

    永强从鬼王蛆手中抢到山河仙隐图,这事只有鱼玄机和钱幂知道。而钱幂记得最牢,念念不忘。那可是四品法宝啊,而且鬼王蛆把几乎三分之一的空空儿宝藏都炼化在了这件法宝身上。这可是一件带了仙气的至宝。

    所以钱幂看永强,那都是浑身金光。

    众人坐定之后,雷长夜异常尴尬。这座上全是女士,只有他一个男人。唯一可以陪陪他的白荣,却缩进厨房不出来。

    “”聂隐娘若有所思地歪头打量着永强的面罩,沉吟不语。

    “永大侠”聂莺莺羞涩地抬起头来,鼓起勇气站起身,对着雷长夜盈盈下拜,“当日被大侠救下,小女子一直未能找到机会向你道谢,今日一切事毕,终于可以向大侠拜谢救命之恩,请受我一拜!”

    “聂姑娘客气了。”雷长夜连忙起身,做了一个扶她的手势,却不便伸手去搀扶。

    “好啦,永大侠让你不用客气,坐回来吧。”聂隐娘笑着一拍身边的椅子。

    聂莺莺红着脸坐回到娘亲身边,低头不语。

    “我问过红线,当日的情况莺莺从没说过,永大侠自然只字不提,到底是怎样的,一直没人知道。今日趁着等你阿爷的鱼脍,你就给大家说说。”聂隐娘笑着一边说,一边看雷长夜。

    “永大侠当夜真是威风盖世”聂莺莺立刻兴奋起来,将雷长夜纵马闯入陈家老宅,三个来回,杀恶狰都,杀傀鸟组,救她出坑的经过说的详细无比,每个细节都没漏过,包括永强的武功、身法、战斗技巧和临敌决断。

    雷长夜听得浑身冷汗,聂莺莺的观察细致入微,简直到了可怕的地步,对于每个细节的掌控都很到位,不愧是名刺客之女。

    经过聂莺莺的描述,众人就仿佛亲身站在陈家老宅,看着永强纵马擎枪横扫山塘街。聂隐娘和薛青衣同时击掌喝彩,连连点头。

    鱼玄机看到聂莺莺和聂隐娘看永强的眼神,心里急得直叫唤。这摆明了就是选婿的桥段。白荣还在厨房替准女婿做鱼脍。

    聂隐娘一脉在武林中的血统何等高贵,她鱼玄机就算是舒家后人,但是早已经隐姓埋名,而且还做过神偷,名声不佳,那是肯定比不上的。她们要是认定了永强做女婿,她最多只能做小。她可不想做二房啊。

    “永大侠,这里都是自己人,就把面具头盔脱下来吧。”鱼玄机忍不住说。

    雷长夜早就想这样,因为没人问自己也不好突然脱,现在听鱼玄机这么一说,他立刻把面罩和头盔摘下来,露出他一脸大疤瘌。

    “”聂隐娘和聂莺莺瞪大了眼睛,憋红了脸才没有同时叫出来。

    “两位受惊了,在下昔年潜入南巫国为家乡故旧复仇,受了点伤,至今未愈,面容丑陋,见笑了。”雷长夜拱手道。

    “说的哪里话来。”聂隐娘神色一肃,出乎意外地说,“我本来还在担心海川你是否有妻室,我的女儿岂能嫁与旁人做二房。不过如今看来,若是莺莺对你有意,我当”

    “且慢!”聂莺莺和雷长夜吓得全都叫了出来。

    聂隐娘顿时目含煞气:“莺莺,你莫非嫌弃海川相貌丑陋,不是如意郎君?”

    “母亲,绝非如此。”聂莺莺用力摇头,“只是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