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08章
  • 下载
  • 董卓二十级贵宾:河东的,都滚回来。

    吕布十九级贵宾:兵胆社的,立刻回头跑!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撤!

    噗!雷长夜差点喷了。

    这三个大玩家如此能氪,必然刷了玉符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线索。想到八派还有一群不知死的冲在最前列,雷长夜知道自己不能坐视不理。

    他偷偷从船上下来,找到隐秘角落,艰难换上一套备用的白银套装,拿起银锥枪,召出银天马,纵身上马一跃跃过苏州民居房顶,纵马杀入山塘街。

    “所有人听好,武盟坛主薛青衣有令,全都给我后撤,从风雨妖庭阵中撤出来。”雷长夜用永强的语音放声大喝。

    第一百四十七章 饕餮吞天地

    风雨妖庭阵的核心突然冒出一只羊身人面,头长赤角的妖魔,它的身子颤巍巍地一挺,化为三层楼高,大嘴一张,整个下巴从下颌脱落下来,形成一个直径足足一米五的巨型黑洞。

    刚刚被药师收服的那只饕餮仔,如今竟然飞快长成了庞然大物,气息化为八品,隐隐然有了灭世之姿。

    看到眼前张开巨嘴的饕餮,冲杀上前的山塘街高手们心脏都快吓炸了。这种感觉就跟现代人老远看到蘑菇云一样,那是真正的心胆俱裂。

    幸好雷长夜化身的永强以及各方大佬提醒一声,八派和各方势力及时抽身后退,转身没命地撒丫子跑。

    紧追在妖神宗妖兵身后的浮生会两宗宗主,妖将雷公和上千浮生会黑帮势力高手却没这个好运气,全都被这张大嘴吸了进去。

    饕餮吃下这顿大餐,昂昂大叫,用力擂动胸膛,意得志满。

    突然间,它猛地打了个喷嚏,鼻孔中喷出三团金光。这三团金光在空中一转,化为妖将雷公和浮生会两宫宫主天机叟、青面老者。

    “药师!你不但收了我们的饕餮,还让它吃了本宫的妖将计蒙!”青面老者嘶声怒吼。

    “多谢雷神子上人喂食。”妖神宗兵阵中传出药师清朗慵懒的声音。

    “雷神子,走!此地不宜久留!”天机叟低声道,“此事主上自会知晓。”

    “哼!走!”雷神子光棍得很,转身一跺脚,拉着雷公纵身而去。天机叟纵身追上他,从袖中取出一面青幡裹住三人身躯,倏然消失。

    “呃”吃下上千黑帮高手的饕餮打了一个饱嗝,身子突然缩水,变成了原来一人多高的七品饕餮仔。

    与此同时,风雨妖庭阵轰地一声旗幡碎裂,结界轰塌,弥漫在山塘街的烟雨和妖灵之气,倏然四散。

    原来,刚才饕餮仔只是在风雨妖庭阵的加持下才突然变成了八品妖魔,拥有了吞天地的能力。但是它的技能发动之后,消耗光了妖庭阵所有的法力,吞噬结束,妖庭阵也阵核粉碎,不复存在。而它则重新恢复了饕餮仔的样子。

    在妖神宗妖兵的阵列中,一只斤雀倏然升入空中,雀背的卧榻上,带着面具的药师横笛在唇,吹出清朗笛音。

    饕餮仔仰天发出温顺的应和,在众妖兵护卫中,迅速撤离了山塘街。

    刚才煞气冲天的山塘街,如今只剩下一片深沉的宁静。

    直到这个时候,薛青衣和聂隐娘才双双从天机叟和药师合摆的倾覆不周天之阵中杀出来。聂隐娘手中还提着夫诸的头颅。

    她们杀了整整一天才终于破阵,正要找药师和天机叟要说法,结果出阵一看,山塘街干干净净,什么人都没了。

    “宗主!宗主!”就在两人茫然四顾的时候,两个凄恻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却是鱼玄机和钱幂跌跌撞撞跑了过来。

    “玄机?钱师妹?出什么事了?”薛青衣看着两人红彤彤的眼睛,微微动容。聂隐娘也转过头来,神色凄厉。

    “永强永大侠,他、他、他”鱼玄机一口气喘不上来,哇地哭了出来。

    “永大侠不幸被鬼王蛆给”钱幂红着眼睛哑声说。

    “给怎么了?”薛青衣和聂隐娘一眼大眼小地望着钱幂和鱼玄机。在她们身后,永强策马站立,完好无损。

    “薛宗主,聂宗主,两位无恙,幸甚至哉!”雷长夜在马上拱手行礼。

    钱幂和鱼玄机身子一跳,难以置信地回过头来,赫然看到满血复活的永强。

    “永大侠?你不是被鬼祖给穿了个前心贴后背吗?”钱幂吓得脱口而出。

    “侥幸逃脱而已。”雷长夜淡淡地说。

    “永大侠,是用了金蝉脱壳术吗?”鱼玄机激动无比地问。

    “金蝉脱壳术这么神,我怎么不知道!”钱幂用力一拍鱼玄机脑壳,“你是高兴傻了吧?”

    “咯咯咯,永大侠,你能活着,太好了!”鱼玄机揉着眼睛,笑着大声说。

    “让两位担心了。我是死不了的。”雷长夜说完策马来到薛青衣面前,将马上挂着的鬼王蛆头颅摘下来,递给她,“薛宗主,幸不辱命。”

    薛青衣双手捧过鬼王蛆的人头,神色肃穆地左右观看,一时之间,埋藏了二十多年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感慨万千:“是他。想不到,鬼王蛆终有授首的一天。”

    聂隐娘看着薛青衣和永强,一脸好奇:“永大侠,你可是巴蜀人士?和红线是旧识吗?”

    “只是最近才认识的人。”薛青衣连忙打断她。

    “告辞了。”雷长夜抱了抱拳。

    “永大侠,鬼王蛆虽死,但是现在江湖上有了饕餮,此事”薛青衣忍不住开口道。

    “此事我自会继续追查。请宗主等我消息。”雷长夜头也不回,纵马而去。

    在他纵马而出的刹那,白荣带着聂莺莺也回来了。聂莺莺看到永强,下意识地喊了一嗓子:“永大侠!”

    雷长夜头也没回,催马冲出了山塘街。

    “喂,永大侠”聂莺莺还想叫住他。但是雷长夜已经消失在山塘街尽头的阊门码头。

    “这人你认识吗?”白荣忍不住问。

    “哎呀,阿爷,他就是从妖神宗和浮生会救了女儿的救命恩人呀。”聂莺莺急切地说。

    “哦?是他!”白荣惊呼。

    “喂,你们两个还好意思回来,让你抓个计蒙,你们跑哪儿去了?”聂隐娘大为不满地说。

    也难怪她生气。她和薛青衣并肩进阵,显然各自都派了人进行随后的布局。她当然相信自己相公可以找到计蒙这位雨师妖将。风雨妖庭阵全靠计蒙的召雨术撑住局面,只要干掉计蒙,风雨妖庭阵瞬息可破。

    白荣和聂莺莺找了一天,什么都没干成。但是薛青衣手里的永强一出手,直接交接鬼王蛆的人头!

    鬼王蛆的人头对于大唐白道英豪是什么概念:那就是在珠穆朗玛峰上插了旗,在宝师行会拍卖不死圣杯,在盗墓者黑市里炫耀嬴政的遗骨,在天下会盟的大典上展示传国玉玺,定鼎天下。

    从此,白道第一门派就是蜀山派了。羡慕嫉妒恨啊!

    即使是聂隐娘这样的城府,也实在难掩对薛青衣手中鬼王蛆头颅的艳羡。她一生最辉煌的时刻是摆平了空空儿和精精儿。不过她可是一个人头都没拿到,全靠一张嘴说出来的功劳,总觉得虚了一点点。

    “娘子,红线,这永大侠可曾有婚配呀?”白荣忽然问。

    “阿爷!”

    “相公!”

    聂隐娘和聂莺莺都一脸想要糊住白荣嘴的表情。

    聂隐娘伸手拎住白荣的耳朵:“走,回会馆咱们好好聊聊。”

    “轻点轻点,娘子,我只是关心一下人家终身大事。”白荣缩着头辩白。

    “阿娘,轻一点,阿爷耳朵软!”聂莺莺也追了上去。

    看着聂隐娘一家人欢闹着远去,薛青衣嘴角隐隐露出一丝笑意。纵横江湖一生,到如今她终于感到自己隐隐约约,压了这位闺蜜一头,这种酸爽的感觉,可以有。

    “回去吧。”薛青衣手里拎着鬼王蛆的人头,脚步轻快地朝蜀山会馆走去。

    鱼玄机和钱幂跟在她身后,偷偷互相交换着眼色,终于决定暂时先不说话。

    山塘街惊天一战的战果,在第二天传遍了苏州大街小巷,又经由各方势力探马传遍了整个大唐。以薛青衣为代表的武盟力杀鬼王蛆,浮生会不知得了何种机缘,竟然捕获一只饕餮仔。

    但是,这次大战最大赢家反而是妖神宗,不但以四品入神级法宝降妖葫芦收了饕餮仔,驱使它吞吃了浮生会八大妖将之一计蒙妖将。而且,还用饕餮吞噬了所有空空儿宝藏以及浮生会在苏州所有黑帮势力。

    各大势力开始怀疑,一开始吸引各方势力到场的精精儿宝藏藏宝图,也是妖神宗的谋主药师散入太湖的饵,意图吸引各方势力汇聚山塘街,围捕鬼王蛆,以此算计浮生会。

    饕餮加上空空儿宝藏,妖神宗虽然成为了山塘街博弈的大赢家,也成了众矢之的。一旦让他们养起来饕餮,或者找到另外一只计蒙类型的妖将,再摆一个风雨妖庭阵。哪座城都禁不起这种折腾。

    汇聚在苏州的势力不想走了,他们都希望加大力度围剿妖神宗,以谋巨宝。

    在山塘街大战结束第二天,各大势力的人物重新上街,这一次他们是挨家挨户打听消息,任何一点妖神宗的信息都不放过。

    所有变成妖兵的武者家里都被翻了个遍,他们亲戚朋友全被拉出来盘问。

    浮生会的势力这一次遭到重创,无力维持苏州黑帮的霸主地位。妖神宗的卧底们也被全面驱逐。齐可追在薛青衣的支持下,趁势崛起,以武盟为招牌,招揽了一大批痛恨浮生会势力的帮会,组成了山塘帮,人数迅速过万。

    他简单进行了一番帮会重组,提拔了快刀盟的干将做各区香主,开始接管各城区的生意。

    薛青衣偶尔指点他几句做生意的窍门,尤其是如何和石大嘴的零食店合作。齐可追照做之后,各地的生意都意想不到地兴旺起来,隐隐间连成了一气。

    因为生意变好的关系,山塘帮的实力迅速扩大,吸引了无数市井好汉加盟,帮中人强马壮,一派欣欣向荣。

    齐可追不是傻子,他发现石大嘴在山塘帮崛起的进程中,发挥了难以想象的作用,尤其他的零食店。所以他对石大嘴变得一天天敬重起来,渐渐将其奉为上宾。

    第一百四十八章 鬼王蛆前事

    鬼王蛆伏诛之后,苏州武盟分坛声势大起。在薛青衣在武盟分坛门口悬挂鬼王蛆人头示众的那一天,散布江南各地的八派宗主们不得不亲自来到苏州祝贺。

    昭告天下鬼王蛆之死,是一次显示实力的重大机会。各派宗主私底下都有偷偷支持的争霸势力,如果不在这个重大时刻到场助阵,那么他们支持的背后势力就会失去不少起事的声望。

    所以尽管面对薛青衣是一件极其难堪的事情,当初力主驱逐薛青衣和蜀山派的宗主们还是不得不前来祝贺。

    金丹教宝宗宗主蓝颂仙、兵胆社双水堂堂主猛金镖、纯阳宗匠宫宫主罗休、神武派催阵堂堂主戟圣刘宗虞、光明宗剑宫宫主波建德这五人在众宗主中,是最尴尬的。

    因为他们当年就是驱逐薛青衣的主要负责人。薛青衣重建苏州分坛时,他们不愿意前去听候调遣,暗中则安排各派精锐去抢夺鬼王蛆的人头和宝藏。

    但是他们的一番布局,被蜀武盟客卿身份的永强永海川搅得一塌糊涂。他不但单枪匹马干掉了所有恶狰都和傀鸟组,而且一人一枪大战数百鬼儿镖,将它们全部击碎。

    趁着永强与鬼儿镖大战,他们麾下的精锐倒是冲进了后院。但是这帮蠢材在院中转了足足半天,竟然没发现鬼王蛆地宫的入口。

    相比之下,浮生会知道从山塘河凿洞杀入地宫。妖神宗在药师指挥下,悄悄找到地宫入口位置,潜入地宫。这一番应变,都比他们的精锐要漂亮多了。

    当然,最漂亮的,还是永强永海川。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法,竟然在浮生会和妖神宗手里抢了鬼王蛆的人头。虽然饕餮和空空儿宝藏没他的份儿,但是相比起其他派,白道之中收益最高的,就是他和他背后支持的蜀山派了。

    在示众大典之前,这五派中的宗主想要找到永强,游说他与蜀山派保持距离,并许下可观的好处让他与自己门派结盟。但是,五派都想要让他加入自己的势力,这首先自己人就打起来了。

    当他们好不容易统一意见,先说服永强再说,没想到永强在示众大典这一天,出现在薛青衣的身后,以薛青衣的后辈和蜀武盟客卿的身份,为蜀山派站台。

    这就等于断了他们所有想要作妖的念想。

    身后站了一身银甲的永强,薛青衣的形象在八派武人当中,立刻变得无比高大上,简直光华灿烂。就算是和她亲密无间的聂隐娘一家人都看得极为眼热。站在永强身边的钱幂和鱼玄机就更是心痒痒,好希望有朝一日能像薛青衣这般气派。

    一位江湖中的宗主,背后站着一位取了鬼王蛆人头的后辈,这威风凛凛的感觉谁不想要?

    吉时到来之时,武盟之外一片锣鼓喧天。

    武盟外的广场上,几十只木头金眼,铁角银齿的南狮从四方街道汇聚而来。每一只南狮都由一对山塘帮最能打的帮众扮演。领头的金毛狮王,则由齐可追和一名亲信亲自扮演。

    随着喜气洋洋的锣鼓与唢呐声,这几十只南狮或眨眼微笑,轻跳转身,憨态可掬,或怒目横眉,扑击旋身,弓马转换,动作迅疾;沉静时鼓停狮伏,惊动时激情奔跃;迷醉时垂首拖步,动摇西晃,清醒时开口伸腿,左右环顾,威猛无俦。

    看着狮群威不可挡的激情群舞,一股凛然不可欺的气势席卷全场,震慑着仪式中心怀鬼胎的五派中人。

    “薛宗主,好一场斗气勃发的狮舞啊。”金丹教蓝颂仙低头敛眉,淡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