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07章
  • 下载
  • 不得不说,第三代鬼王蛆是个脑洞开阔,善于解决难题的人。

    可惜他们想要成功颇为不易。且不说四品入神级法宝炼成五品仙班级法宝有多难。就说炼成之后这宝物归谁可真说不定。

    身为浮生会主脑的乱世人早安排了人手潜伏左近,伺机要用融妖炉炼了鬼王蛆和蛆镖鬼祖。而妖神宗宗主之下第一人药师面对乱世人的安排,自有“妙计”反安排。

    而一旦鬼王蛆和蛆镖鬼祖被这两位爷安排了,他们的隐匿之法就要散功。到时候五品仙班级法宝的宝气出现在苏州,必然引来八派掌门的觊觎。

    那可都是九品至高之境的陆地飞仙,这种宝贝一旦入了他们的眼,那就是一场天崩地裂的龙争虎斗。

    雷长夜一边在后院庭院中大战鬼儿镖群,一边苦苦思索破局的方法。就在这时,他身子忽然一震,通过阴将之眼他终于发现了钱幂。

    这位钱幂真的是位“钱迷”。此刻的她竟然发动踏月摘星之术,正用雷长夜事先给她的盟宝,偷摸装着鬼王蛆以螺旋线摊在地上的空空儿法宝。

    只见她犹如花栗鼠一样用嘴叼着盟宝,把它的口敞到最大,两只手仿佛两只螃蟹钳子,唰唰唰地抓住法宝就往盟宝里塞。因为她动作太快,身影又呈虚影状,躲在甬道往里偷看的鱼玄机竟然到现在还没发现她在干什么。

    反倒是雷长夜先看到了,毕竟有八只眼睛就是不一样。

    雷长夜汗都下来了。看着她的速度,再过两炷香的功夫,就要把地上所有法宝全都给一锅端了。到时候鬼王蛆看到她,肯定要炸锅。

    要命的是,鱼玄机到现在还没看到师父在干什么,还在呆呆地看着天空中流光溢彩的山河仙隐图,脑子里不知在想什么。

    雷长夜脑筋电转,他必须立刻想个方法破局。他没资格说钱幂贪心,因为他比钱幂还要贪。不但空空儿宝藏他要,山河仙隐图他也想要!

    他有个感觉,这个山河仙隐图能够帮助他完成一个他一直梦想实现的超级布局。

    但是,如何从鬼王蛆手里抢过这幅被数代帝王和宝师不断抢夺的至宝,这确实是一个难点。

    猛然间,他的背后又中了一记鬼儿镖,这一镖差点把他的防御击破,幸好他及时激发金顶横练,挡了致命伤害。他运用肌肉间的金甲符之力,夹碎鬼儿镖。

    这时,一个胆大包天的主意在脑中浮现。

    冷汗呼地滚滚流下。雷长夜甚至想摇摇头,放弃这个可怕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越来越诱人,一直在他脑子里扑腾。他算了一下时间,两炷香转瞬即逝,现在不下决定,他将永远和山河仙隐图错身而过。

    “拼了!”雷长夜咬牙发狠,雷驱符术激发到顶点,银锥枪在空中舞出七道雷蛇,卷得空中鬼儿镖鬼叫连连,四分五裂。

    他再战数十息,攒够十发雷蛇的雷反之力,一口气爆了出来,漫天鬼儿镖同时碎裂。

    他心里苦叹一声:可惜!随即催马朝着后院正厅狂奔而去。

    “喔!”院外围观的众势力高手同时发出一声喝彩,刚想起追过去看看,却发现永大侠的身影已经在正厅里消失了。

    雷长夜纵马疾如闪电地冲进柴房,纵身下马,收了银天马,脱了成了破烂的银符甲,从盟宝里换上早就准备好的黑符甲,然后纵身跳进盗洞。

    走过鱼玄机刚才领着阴将们走过的盗洞斜坡,进入通往地宫的甬道,再一路冲到地宫门口,雷长夜深吸一口气,运起藏剑之术,蹑手蹑脚朝着地宫内走去。

    这个时候,钱幂已经差不多快把空空儿宝藏拿走一半多了。直到此刻,鱼玄机才发现师父在干啥。

    “师父!”鱼玄机吓得连忙用传音入密呼唤钱幂,“你疯了。”

    “嘘!”钱幂瞪了鱼玄机一眼。

    但是,正在炼制山河仙隐图的鬼王蛆突然扭过头,施展了一个法术。呈螺旋状摆放的空空儿法宝群突然集体往前挪了挪。摆放在炉口的十几枚法宝鱼贯涌入炉中,点燃了更强的宝焰。

    但是鬼王蛆感到了一丝不对,仿佛他的法术可以感知空空儿宝藏的总量。如果钱幂只拿了十几件法宝,也许他感觉不到异样。但是她几乎把一半宝藏都搬空了。

    鬼王蛆狞恶地转过头来,他喉结处的伥鬼之头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啸,一枚鬼儿镖从他嘴里飞出,对准钱幂背心打去。

    钱幂连忙收起盟宝袋,甩手一枚摘星石打过去,神奇地在空中截住了鬼儿镖,将它打飞到空中。她趁机转身飞奔。

    “吱”伥鬼之头发出恐怖的怒啸。蛆镖鬼祖消耗了太多的法力对付永强,刚才那只鬼儿镖上功力锐减,竟然被昔日手下败将的摘星石给打飞,奇耻大辱啊!

    “喂!鬼王蛆,你不过如此!再见!”钱幂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嘲讽一句,报当初一镖之仇。

    听到钱幂的嘲讽,雷长夜也不再隐藏身形,运足最强的轻功,冲到地宫正厅,正好看到钱幂、鱼玄机迎面跑来。在她们身后,四大阴将正在发射天地双雷阻挡鬼王蛆。

    但是鬼王蛆何等功力,一道南明离火喷出,一个照面就化掉了四大阴将的符剑。四大阴将一起扑街,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两位南圣手,今天都不用走了,留下吧!”鬼王蛆发出阴沉的怒喝。他的喉结中传来咯吱吱的声音,犹如他的喉骨在一节节钻出他的嗓子。

    “呃”钱幂和鱼玄机回头看了一眼,恶心得差点吐出来。鬼王蛆喉结处的伥鬼之头犹如一只大蜈蚣,从他的身体里爬了出来。

    鬼王蛆顿时宛若一滩烂泥一般瘫在地上,双目如死,直挺挺地瞪视着钱幂和鱼玄机。

    蛆镖鬼祖终于要出手了。

    就在此时,雷长夜扮演的永强大喝一声,从甬道拐弯处冲出来,越过钱幂和鱼玄机,纵身一跃,朝着半空中的山河仙隐图冲去。

    鱼玄机、钱幂、鬼王蛆和蛆镖鬼祖同时回头,震惊地发现永强一头扎入南明离火的熊熊烈焰中。他身上的黑符甲遇火燃烧,将他的人烧成了一团火葫芦。

    在冲天的火焰中,他伸出手来一糊撸,悬在空中的山河仙隐图竟然被他收走了。

    “何方孽障!给我死!”鬼王蛆发出狂怒的厉嚎。

    蛆镖鬼祖也不去管鱼玄机和钱幂了,身子一扭,倏地冲上天空,一头钻入永强燃烧的躯体之中,将他从前心到后背,钻出一个血洞。

    “永大侠!”鱼玄机和钱幂同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然而,就在蛆镖鬼祖从永强身体里爬出来的一刹那,永强的身子突然噗地化为一道光花,消失无踪。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鱼吃小鱼

    雷长夜扮成永强冲过去夺宝的那一刹那,他已经做好了被干掉一次的准备。他知道此时此刻想要从鬼王蛆手里夺走这件至宝,不付出生命的代价是不行的。

    幸好,自从升入小四品以来,他升级了身上所有保命的道具。替身符也重新画了一份更强力的新品。这个替身符光用电池符已经无法激活,必须靠刷玉符点亮符上的五行之气才可以启动。

    原来的墨子五行记升级版替身符是预设的虚空替身与雷长夜替换方位,代他死一次。但是虚空替身很容易被敌人发现,而且预设的方位距离主体受死地点太近。

    升级后的替身符可以用一个实体替身代替他来受死。这样他就可以用事先化妆好的阴将替身来替代。

    在他冲进地宫的时候,他已经以潜意识命令留守在千里舟的第五名阴将换上一身他存放在船中的黑符甲,带上头盔面罩。

    当他冲进八卦炼化炉上空夺宝的时候,蛆镖鬼祖一头撞碎他所有防御,钻破他的肌肤,直抵他心脏的一刹那,他的替身符启动。他的身子传送到了千里舟上,而第五名阴将则替他受死一次,身躯被南明离火烧化,阴灵归入地府。

    蛆镖鬼祖可以吸收活人魂魄,但是本来就是地府阴灵的幽魂,却根本由不得伥鬼来咬。哪只伥鬼的道行大得过十殿阎王?

    阴灵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蛆镖鬼祖没有吃到任何魂魄,没有杀到任何人,嗜血之性爆发,陷入了无边狂怒。它发出欲求不满的怒吼,猛然转回身,朝着瘫在地上动不了的鬼王蛆扑来。

    “你干什么?吃她们”鬼王蛆大惊失色,用手一指甬道尽头,却发现鱼玄机和钱幂已经无影无踪。

    “吖”鬼王蛆发出绝望而愤懑的怒吼,伸出手奋力掐住蛆镖鬼祖的蛆颈,但是他整条脊椎骨都已经和蛆镖鬼祖躯体融合,现在脊椎骨没了,也使不上力气。

    蛆镖鬼祖双目血红地巨口一钳,绞掉了鬼王蛆的头颅。鬼王蛆双手一软,就此归天,阴魂从躯体内冒出来,却被鬼王蛆一口吞了。它意犹未尽,巨嘴一张,将鬼王蛆的无头身体一口吞了进去。

    片刻之后,蛆镖鬼祖巨蜈蚣一般的身体内突然啵啵啵啵地长出四肢,从巨蜈蚣变成了一只黑蜥蜴。它猛然从地上直立起来,肩膀、胸、腰渐渐显露出来,嘴巴也渐渐裂开,露出蜥蜴般的牙齿,它的眼睛也从蛆虫血目,变成了蜥蜴金目。

    就在这时,八卦炼化炉上空的地宫突然陷落,山塘河水滚滚涌入,随之而来的,是一道道家至上之火三元真火。

    这道三元真火劈开水浪,呼啸而来,犹如龙卷风一般卷住变形成蜥蜴人的蛆镖鬼祖,火红的光芒将整个地宫染得鲜血一般红亮。

    “不要”蛆镖鬼祖艰难地发出人声,它刚刚进化成半妖之形,还没来得及熟悉身体,却被这股三元真火困住,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半点使不出来。

    “哈哈,乖宝宝。我家主上早就想要炼化你这妖中之宝,可笑你竟自己送上门来,乖乖地做我们的妖将吧!”

    地宫顶上的坍塌处,一个青面吊目,金色道服的老者高举一枚香炉状的法宝,炉口倒扣,直指蛆镖鬼祖,正在喷吐三元真火。

    “吖”蛆镖鬼祖疯狂地扭动身体,但是它已经不是以前蛆镖的身子骨,无法像泥鳅一样钻出三元真火形成的法阵。

    紧接着,一股五色琉璃般的妖灵之光突然从天而降,如久旱甘霖,将蛆镖鬼祖身上的火苗浇息。

    蛆镖鬼祖呻吟一声,全身心地接纳这五色妖光,却突然惨叫了起来。这些五色妖光犹如附骨之蛆紧紧吸在它身上,穿透它的油亮黑甲,一点点渗进它的骨骼和肌肉深处,与它的妖灵强行融合。

    它难受得满地打滚,却无济于事,五色妖光一点点融合进了它本身的妖灵,属于蛆镖鬼祖的妖灵印记彻底抹消,它的躯体轰地躺倒在地,被三元真火团团包裹。

    五色妖光在它体内渐渐变得灿烂生辉。它体表的肌肤迅速变化着,漆黑的甲皮长出了长长的绒毛。

    四只蜥蜴爪化为长着尖利指甲的人手状利爪,尾巴从蜥蜴尾化为羊尾,身躯一点点变得庞大,头部化为巨嘴人脸般怪异形状,两只血红的羊角从头上破顶而出。

    它的眼睛猛然张开,眼神中全是贪婪和饥渴。

    “嗷”它伏在地上,张嘴怒吼,声震天地,嘴盖四野。

    这一切惊天动地的变化都被雷长夜看全。

    他此时此刻已经闪进了千里舟,与预设为替身的五号阴将互换了位置。但是他也伤的不轻,背后被开了大口子,差一点就危及心脏。

    不过他的金顶横练在破防后有加快恢复的效果,如果不是重要器官损坏,皮肤、肌肉的破损,还有血液的流失都会受到控制,并快速复原。

    此刻他疼得趴在船舱里的卧榻上,光着上身,等着伤口自动痊愈。为了转移注意力,他用内视之法控制还在地宫里的阴将抬起头来,偷看好戏。

    这个时候,地宫里已经灌进小腿深的山塘河水。四个阴将被他控制着缩在水里,也不用呼吸,就露出两只眼睛观看战况。

    大厅中央猛然崛起的妖物,他通过阴将之眼,看得一清二楚:这是一只饕餮!上古四凶之一,绝顶妖魔。

    这还只是一只没成气候的小饕餮,但是气势已经有中七品往上,再经过几次炼化,就能冲到八品。

    到了八品的妖魔,就可以轻易毁灭一座城,作为战争武器,堪称无敌。

    “哈哈哈,好好好!好一只极品饕餮仔,从今以后,你就叫狍仔。”青面吊目老者大笑着说。

    “是!主人!”饕餮仰起头来嘶声说。它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作恶大唐两百年的蛆镖鬼祖,一出世就已经认主。

    “去,把空空儿宝藏吞了,今日大丰收,哈哈哈哈哈!”青面吊目老者仰天大笑。

    饕餮狍仔大嘴一张,对准整个大厅一吸,满地法宝全都被它吸到了肚子里。

    “狍仔!”

    “嗯”饕餮茫然扭过头。却突然被一道金光罩住。它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想要挣脱这道金光,但是一股旋转之力突然在金光中传来。它用力挣扎数下,但最终还是被一股大力吸离地面,化为一道五色妖光,瞬间消失。

    “谁!?是谁收我妖将!”青面吊目老者勃然大怒,高举融妖炉,纵身跳下地宫。

    “哼,蠢材!”声音一闪即逝。

    青面老者纵身一跃,瞬息十数丈,冲过地宫正厅杀入甬道,终于追到一个青衣背影。

    “药师!果然是你!”青面老者狂怒嘶吼。

    “浮生会不地道啊,三宫宫主派来两个,欺负我妖神宗无人否?”那声音语气淡定,隐含轻蔑。

    “天机叟,别摆阵了,杀了药师,他夺了饕餮和空空儿宝藏。”青面老者大吼一声。

    “药师,哪里走!”天机叟的声音从地宫外轰然响起。院外妖兵和大玩家的喊杀声震天响起,整个山塘街沸腾了。

    趁着所有人都走光了,雷长夜操纵四个阴将爬起来,潜入水中,摸到了鬼王蛆的人头,然后纵身跳上地宫天花板,顶着滚滚注入的河水,强行从山塘河河底爬出来,向阊门码头的千里舟游去。

    等到四个阴将游上千里舟,整个山塘街都成了修罗战场。各方势力围住妖神宗笛音召唤的妖兵们血战不休。这些妖兵且战且退,越聚越多,渐渐在烟雨妖庭阵的阵心汇合。

    在浮生会的天机叟和青面老者的领头下,浮生会妖将蛇身雷公率领一批潜伏在苏州的浮生会附属黑帮高手,一马当先杀向阵心。

    其他各方想要宝藏的势力跟在他们身后,也冲了上去。八派首领武长卿、厉纯、玉虚子等高手率领他们支持的势力高手冲在第二阵列。

    空空儿宝藏固然引人动心,但是饕餮这种妖魔,更令众人心头乱跳。饕餮这种东西,在大唐幻世,相当于核武器,谁拿到都是一种绝对的实力威慑,攻伐之时,根本不需要用出来,只需要显摆一下,立刻就能令敌军士气崩溃。

    这种东西比起敌国之财丝毫不逊色,一场旷日持久的攻城战就足以让一个强国一贫如洗。如果能兵不血刃地赢得战争,那简直赚死。

    其他的方镇势力也不甘示弱,纷纷加入围剿。饕餮这种东西他们就算没有,也决不能让妖神宗给拎走,找不到饕餮,妖神宗的人全都要死。

    眼看着山塘街的战斗就要进入最后的高峰,雷长夜突然看到脑中界面里刷出三个七彩色的炫目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