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04章
  • 下载
  • “不用这么多。”小乞儿说。

    “拿着吧!你笸箩里东西我们全要了。”聂莺莺一边嚼蛋糕一边说。

    “嗯!”小乞儿激动地连连点头,把笸箩里东西都倒给聂莺莺。聂莺莺叼着蛋糕用裙裾全部接住。

    “成何体统!”白荣一边摇头叹息,一边在聂莺莺裙裾上的零食划拉,找她刚才提到的戚风蛋糕。

    “你说的那什么蛋糕呢?”白荣问。

    “呃”聂莺莺翻了翻眼珠子,“阿爷,你看这肉松饼也不错,你尝尝。”

    “你不会全吃了吧?我刚才看有六七个呢!”白荣瞠目说。

    “那个要不,我看看别人有没有剩下的!”聂莺莺转过头去。此刻的山塘街到处都是叫卖零食的小乞儿。

    这些乞儿仿佛看不到山塘街的妖雾和杀气,挺胸叠肚,小脸通红,两眼放光,一会儿钻到这儿,一会儿钻到那儿,专门找站在街角的江湖人士贩卖零食。

    这些江湖客此刻都处于精神极度枯燥和紧张的阶段,闻到小贩笸箩里的香味,顿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食欲,甚至有一种精神上的安适。

    很多势力中的人物都是黑道出身,本想一巴掌把小乞儿们扇一边去,但是看到街上各路人马,生怕做多余的事暴露身份,只能强忍不耐,花钱购买零嘴来嚼食。

    整个山塘街都是一片咀嚼咂嘴之声。聂莺莺想去找戚风蛋糕,却发现这是第一个卖光的东西。

    “蜀秀零食,吃一口想两口,吃一袋想两袋,香酥黄豆,忘记忧与愁,五香锅巴,明天你就发,大嘴香干,吃了不孤单”

    街尽头的云雾中,传来一阵嗓音高亮的叫卖声。白雾一卷,一个蛤蟆眼、大嘴叉、厚嘴唇、眼角有滴恐龙泪痣的男人走了出来。

    “哈哈,终于让我找到了,妖孽!你看这是何物!”白荣看到他,欣喜若狂,举起照妖镜大喝一声。

    第一百四十一章 江南暗雷多

    雷长夜乍一听到白荣的呼喝,再一看他手里的东西,心里咯噔一下子,差一点心跳骤停。他在蜀山可没少听说照妖镜的威力。

    但凡是妖、魔、鬼、巫、怪,就没有照妖镜照不出来的。道士法师的符法道法,全都是摆设。什么宝鉴符,幻真符,全都有暴露的危险。可以说,如果他是永强,被白荣一照,必然原形毕露。

    幸好,他今天是戴着人皮面具出门的。这人皮面具是钱幂和鱼玄机合力打造,是一门工艺,不是一门法术,照妖镜虽然照遍天地万物,却只照法术,不照技术。

    雷长夜看着铜镜中石大嘴的相貌,还举起手扶了扶鬓角,嗯全无破绽。

    “阿爷,你以貌取人!大嘴哥怎么就是妖怪了!?”聂莺莺一下子不乐意了。

    “我岂是以貌取人之辈。我只是误以为他是鲶鱼怪,无意中就照一下。”白荣连忙收起照妖镜,“对了,你叫他大嘴哥?!”

    “阿爷,你不记得他了,我跟你提过这人啊,江陵府的大嘴香干!”聂莺莺说。

    “哦你为他杀的郑泰源。”白荣收起照妖镜,点了点头。

    “原来是聂姑娘的长辈,江陵石大嘴,这厢有礼。”雷长夜低头说。

    “说起来,莺莺,你独闯陈家老宅,好像也是为了他?”白荣想起前事,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是啊。大嘴哥颠沛流离半生,好不容易有个落脚的地方,结果还遇到妖神宗和浮生会,女儿气不过,就是要主持个公道,扫清山塘街。”聂莺莺严肃地说。

    白荣神色顿时不对了,他背着手,围着雷长夜走了一圈,左看右看:“大嘴是吧。”

    “呃正是。”雷长夜心里一阵紧张,忽然有种女婿见老丈人的感觉。

    “家里可有亲眷?”白荣斜眼问。

    “阿爷,我不跟你说过,大嘴哥一家人都被横江盗祸害了吗?提这个干嘛?”聂莺莺恼怒地说。

    “哦,对,”白荣的脸色顿时舒展了,“不可能的。”

    他伸手从雷长夜笸箩里拿过一枚戚风蛋糕,放到嘴里嚼了一口,眼睛立刻闭了起来:“嗯嗯嗯难怪莺莺这么帮你。”

    “大嘴能在山塘街站稳脚跟,聂姑娘多有相助。伯父若是喜欢,随时到大嘴的店里做客,店内所有零食都可以随意取用。”雷长夜沉声说。

    “那我不客气啦!”白荣一巴掌把所有戚风蛋糕都糊撸到自己的袖口里。聂莺莺扭头看到满街注视白荣的怪异目光,羞得低下头来不敢抬起。

    雷长夜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对于这位聂隐娘一眼看中执意要嫁的男人,他一直很感兴趣,这绝对算是人生赢家。他如此率性,倒也符合聂隐娘择偶的标准。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脑中界面的异动,连忙闭上眼睛,迅速查看。

    褒姒十一级贵宾:小心!白荣到了山塘街东,距离计蒙只有一百步。掩护它撤退!

    张角十一级贵宾:宝妹,你带计蒙先走,我们浮生会的人留下断后。

    褒姒十一级贵宾:大仙真是英勇,么么哒。我带计蒙去阊门码头暂避。

    张角十一级贵宾:宝妹,等到事了之后,到我们浮生会吧。妖神宗有啥好玩的。

    褒姒十一级贵宾:你们浮生会有像药师那么帅的主线吗?

    张角十一级贵宾:别看我们浮生会主线没那么帅,但是强力啊。而且眼看精精儿宝藏就要到手了,到时候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褒姒十一级贵宾:我们也有精精儿宝藏啊。

    张角十一级贵宾:嘿嘿。

    褒姒十一级贵宾:张角,你们不想好事!说好了咱们两宗合力开大搬运术偷偷运走宝藏,你要反悔?

    张角十一级贵宾:宝妹,我怎么舍得反悔啊。实在是我们主线想得根本不是宝藏。他要的是鬼王蛆!我目前还只是小头目,根本影响不了上面的决策。

    褒姒十一级贵宾:哎,这不正好吗?你要鬼王蛆,我拿宝藏,皆大欢喜。

    张角十一级贵宾:乱世人能这么好说话吗?他全要!不过他是先炼

    白起十五级贵宾:张角,怎么聊了这么久?

    张角十一级贵宾:不不不,说完了。

    妲己十五级贵宾:宝妹,你看起来怎么这么开心?

    褒姒十一级贵宾:妲姐,和主线猜的一样,乱世人果然要用融妖炉炼化鬼王蛆,不过没想到乱世人连宝藏也不放过。这略微有点麻烦。

    妲己十五级贵宾:哼,主线聪明绝顶,自有办法玩死浮生会。到时候我们看好戏就是。

    雷长夜睁开眼睛出了一脑门子汗。他想要用鬼王蛆引出江南势力是不错,但是他没想到引出来的简直是成堆妖孽!

    妖神宗和浮生会全都不简单,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个坑。想到光明宗里藏着的妖神宗内鬼,雷长夜感觉宣家血案中的暗雷极多,异常棘手,难怪宣家姐弟报仇会引动天下大势。

    他的计划是让天下大势在发生之前,就宣告消失。当时觉得这个想法有难度,但是能勉强做到。现在他发现,自己也许根本做不到!

    “大嘴哥?大嘴哥?”聂莺莺的话让他连忙睁开眼睛。

    “嗯?”

    “大嘴哥,我阿爷就这样,你别见怪。”聂莺莺不好意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哪里!”雷长夜连忙摇头,看来聂莺莺是看他闭眼睛,误会了,“伯父性子率真,自成一格,比起我们这些商贾之辈要坦荡多了。”

    “你这晚辈,倒是挺会说话的。”白荣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满意地点头。

    “大嘴哥,山塘街如此混乱,你还雇这许多小乞儿来卖货,真的不怕死吗?”聂莺莺忍不住问。

    “我是不在乎了。这些小乞儿,若不在这里卖货,将来都要饿死,倒不如跟我一起为零食店打开局面。”雷长夜无所谓地说。

    “嘿,你倒挺有魄力。凭你的手艺,将来这山塘街怕不是你的天下了。”白荣砸吧着嘴说。

    雷长夜望着他,思索着如何把计蒙就距离他一百步这件事暗示给他。

    “大嘴哥,你能得到阿爷的看重好生不易。阿爷一向自认为厨艺天下第一的。”聂莺莺笑着打开了五香锅巴的袋子,伸手就抓。

    远处的街角,一群人的身影倏然窜出云雾,消失在阊门的船河之中。雷长夜看在眼里,心里叹息一声。虽然白荣这一番搜索起到了驱逐计蒙出山塘街的作用,但最终还是让这只妖将走脱,留下了祸根。

    雷长夜的大脑飞速运转,试图想到妖神宗和浮生会两股势力各自针对对方的应手。同时,鬼王蛆也是大问题。妖神宗和浮生会都对他有恶意,作为活了这么久的老妖,心里总该有点数吧?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雷长夜忽然浑身冷汗森森而下。鬼王蛆早就买下了陈家老宅,说明他在这里布局已久。他之所以联合妖神宗、浮生会,并不是盲目的寻找同伴对抗薛青衣和武盟,而是为了建立两个对立阵营,制衡各方势力,他自己要趁机偷偷炼化空空儿宝藏。

    陈家老宅的深处,必然有一个隐秘的炼宝密室,可以让炼宝师毫无声息地秘制宝物。

    他要炼的法宝肯定是一件可以让他摆脱眼前困境的异宝。

    “完蛋,空空儿宝藏此时此刻怕是被消耗了不少了。”雷长夜忍不住捏紧拳头,现在唯一止损的方法就是及时阻止鬼王蛆炼宝。

    他记得李傕郭汜挖地道的时候就被鬼儿镖攻击了。这说明攻入陈家老宅的行动是可以引起鬼王蛆关注的。那么,鼓动所有人攻击老宅的手段可以用出来了。

    这一回,还得是永强出场。雷长夜现在痛感分身乏术。石大嘴要做生意,永强要行动,雷长夜自己还需要搞武盟,什么时候能够一分为三,那才美滋滋。

    但是现在只能收起美好的幻想,赶快行动。

    雷长夜刚想到这里,周围就响起了小乞儿们欢快的声音。

    “大嘴叔!我们卖完了!这是一百!”

    “我也有一百!”

    “我卖了这么多,足足两百!”

    “我有两百五十!”

    十几个小乞儿脏兮兮的小脸上全是欢喜的微笑。

    “好好好!你们都表现得很好,明天再来零食店,咱们继续卖零食。”雷长夜笑着收起小乞儿们拿过来的一贯多铜子,放到竹笸箩里。

    “伯父,聂姑娘,我先走了,明日再叙。”雷长夜朝白荣和聂莺莺点点头,捧着笸箩走了。

    望着他的身影,白荣连连点头:“一天就卖了一贯多钱,这生意做得过。”

    聂莺莺看了他一眼:“阿爷,你忘了你在找什么了吧?”

    白荣这才恍然大悟,伸手拉过一个路过的江湖客:“你看这是何物!”

    雷长夜回到零食店,关上店门,上好门板,回到厨房架上食坊图,开始做第二批货。他自己则换上永强的套装,偷偷从后门摸出店。

    等到他跑到隐秘之处,骑上银天马,拿出银锥枪之后,他纵马跃上民居房顶,化为一道银光,倏然冲入了山塘街。

    此刻山塘街上豪强云集,看到天上飞过一片银光,纷纷朝自己的势力报警。立刻有无数江湖客纵高跃低,跟在银光之后,想要追探究竟。

    雷长夜纵马跃上陈家老宅西院墙,顿时有一大群妖兵呼吼着围在院墙附近。

    第一百四十二章 群魔乱舞时

    “永强永海川,你既是武盟的一员,你家坛主正和我等赌斗,你若擅闯大院,是坏了规矩!”天机叟的声音在院中传来。

    “在下无意宝藏,只想狙杀鬼王蛆。不过你们似乎弄错了,这里的宝藏是鬼王蛆盗来的空空儿宝藏,而非精精儿的敌国之财!”雷长夜用永强的声音朗声道。

    “嗯?”院子里传出声调各不相同的冷哼。

    妖神宗和浮生会入驻陈家老宅之前,自然以自己的探视之法探测到鬼王蛆释放的冲天宝气。不过,鬼王蛆肯定没让他们亲眼看到宝藏,所以他们才会信以为真,认为这就是精精儿宝藏。

    空空儿宝藏和精精儿宝藏的区别是海量法宝与海量资财。虽然这两样放出来的宝气有细微区别,但是光靠探查之法是无法区分的,必须亲眼分辨。

    妖神宗和浮生会想得都挺好,但是却吃了这方面的大亏。被鬼王蛆钻了空子。

    “查!”几个声音同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