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03章
  • 下载
  • 李傕郭汜顿时气得破口大骂,最后又发展到互相指责。

    雷长夜不得不睁开眼睛,不想再看。鬼王蛆坐镇后院,死守空空儿宝藏,异常生猛。

    他戴上石大嘴的人皮面具,走出厨房打开店铺门板,往街外一看,赫然看到山塘街妖雾滚滚,隐隐约约能听到洪水波涛之音以及薛青衣的冷喝。显然她在对抗药师双阵时,遇到了麻烦。

    药师、天机叟对抗薛青衣和聂隐娘,这是江湖大能之间的较量。他们往往不会真的生死对决,而是以特定的规则比拼功力。

    布阵与破阵的较量,就是一种比拼的方式。布阵者有着前期的优势,因为阵法占天时地利,又有后天的准备因素,往往能让破阵者险象环生,稍有差池,就有性命之忧。

    但是如果破阵者挺过了入阵之时的危机,渐渐摸清了阵法的门道,到了后期,破阵比守阵要容易一些。因为破坏总比建设要容易。

    一旦分出胜负,药师和天机叟就算反悔不守誓约,然而先机已失,士气低落,再难以在破阵而出的薛青衣、聂隐娘手上占到任何便宜。

    这样的比拼总好过直接硬碰硬,四位大能打起来,整个山塘街都会被削平。

    现在正是破阵的前期,薛青衣和聂隐娘再厉害都要被压着打一段时间。七品巅峰者全都是气力悠长到变态的修行者,这一番比拼估计要朝着七天七夜走。

    有点令雷长夜疑惑的是,药师这种满肚子坏水的大能怎么会轻易把自己置身山塘街这种险境?空空儿宝藏真那么有妖惑力吗?

    无论如何,雷长夜预计中的局面已经出现,那么是时候开始自己的骚操作了。

    他在厨房里打开盟宝,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请圣法阵,请阎立本上身。然后在铺开的巨大布帛上开始作画。

    自从他不断试验,试制出戚风蛋糕、肉松饼、香酥黄豆、五香锅巴和鱼豆腐之后,他就一直在想量产的方法。车间图、符宗九子图和宝宗九子图的成功,让他产生了无数新的想法。

    现在他已经把五种美食的制作流程搞清楚了,再加上他的石大嘴香干,他可以把这个六种美食的制作流程画出来。

    这就是他的食坊图。这一次和以前不同的是,图画里面全都是厨房、炊具、作坊、厨师和手艺人。他这些厨师和手艺人都是他在苏州购货的时候特意观察的食肆和酒楼大厨和帮工。

    他们都有一定的制作手艺,其中不少人是识字的。等到他把他们画好,他立刻架设移山阵,支付玉符将他们全都激活。幸好他学会了新的玉符支付法,花费了足足100枚玉符,令他们全都栩栩如生地出现在走笔成真空间之中。

    在这座宏伟的食坊图中,雷长夜画了六个食坊,每个食坊都建立在流水线边缘。每个食坊会制作特定的美食。他把需要的原料和制作方法小册子通过流水线输送入画面之中,每个食坊都会根据需要的选料和制作方法制作相应的美食。

    本来雷长夜可以真正地在山塘街建设这样一个美食连锁作坊。可惜现在的山塘街群妖乱舞,花多少钱都请不到人。所以他只能忍痛氪金,以走笔成真术黑科技刷出他想要的零食。

    在六个食坊旁边,他画了一个大食堂,食堂里满是就餐的卧榻和大长桌,摆满了各色美食。民以食为天,等到这些厨师和手艺人们完成了工作,他们就会聚集到大食堂里大快朵颐,享受浮生半日闲。

    食坊图完工之后,雷长夜立刻将早就买好的原料一袋袋端到流水线上,摇动摇柄将他们输送入诸食坊之中。

    那些食坊中的工匠和大厨聚集在美食小册子和原料之前,积极地讨论起来。片刻之后,他们一起举手做出喊叫的模样,拿起原料在自己的食坊中开工。

    雷长夜焦急地在食坊图面前来回踱步,不断地依靠提示板指示食坊中的工匠和大厨具体操作。这六种美食在制作过程中有许多复杂的程序。香干的反复烘煮,肉松饼饼皮和金丝肉松的制作,鱼豆腐的拌浆和挤压成型,满满都是难点。

    经过一上午的反复试错和摸索,六大食坊终于渐渐摸清了六种美食的门道。一锅锅一盆盆新鲜出炉的零食冒着热气,从流水线上滚滚而出。

    雷长夜大喜过望,将它们一排排放到厨房地板上,迫不及待地一个个试吃。虽然做的没有他私人制作的口味那么到位,但是八九不离十,完全符合出厂标准。

    他站起身,朝着食坊图内的众人竖起大指。六个食坊的工匠们都露出憨厚的笑容,纷纷排队进入大食堂,兴致勃勃地大吃大喝起来。

    因为这副食坊图所需的电量不多,所以它还在一直在运行不休。很多工匠吃完就在大食堂里趴下,呼呼大睡起来。画面中一片祥和闲适。

    就在雷长夜把所有零食分成十几堆排好之后,店外又出现了敲门声。雷长夜下意识就想到了聂莺莺。她不会又来了吧?

    他打开店门,却看到细竿腿带着一群小乞儿挤在门前。这些小乞儿都是面黄肌瘦,几天几夜没吃饭的样子。

    “你们怎么了?”雷长夜忙问。

    “大嘴叔,有吃的吗?我们饿了两天了,你救救我门吧。”细竿腿一脸哀求之色。他身后的小孩子们全都目光呆滞地望着他,显然已经饿得快不行了。

    “进来!”雷长夜没有犹豫,直接开门。

    小乞儿们发出一声狂喜地欢呼,蜂拥而入。

    “都给我好好坐好,不准动大嘴叔家里东西!”细竿腿大吼一声。满屋子乱跑的小乞儿们立刻排着队跪坐在地,乖巧地缩在一起,可怜巴巴地望着细竿腿。

    细竿腿坐到他们前面,眼巴巴地望着石大嘴,却不说话,只是耐心等待。

    雷长夜看着他们,心中叹息。苏州大乱,做生意的都躲起来了,客人绝迹,乞儿们找不到善人恩主,这两天怕是饿疯了。算起来,这也是在他谋划之下造成的恶果。

    他立刻在厨房了起了两口大锅,做了十几海碗小馄饨,给小乞儿们每人发了一碗。这些小乞儿有的连筷子都来不及拿,直接上手抓出小馄饨塞到嘴里,烫得面孔变形。

    “慢点吃,烫!先喝汤!”雷长夜忍不住提醒。看到有几个先吃完的小乞儿意犹未尽的样子,雷长夜又从厨房里拿出香干,分给他们食用。

    刚吃完小馄饨,又能吃到香干,这些小乞儿一边吃一边哭,开心得不得了。

    细竿腿吃完小馄饨,把海碗放在地上,满足地拍着肚子。

    “这几天山塘街不太平,你们还敢来,胆子可不小。”雷长夜趴在柜台上,看着他说。

    “大嘴叔,其他地方没有店铺开门,只有你住在店里,我才带他们来寻条活路。多谢你救我等一命。”细竿腿跪在地上,伏地拜下。

    “一天的吃食而已。”雷长夜笑了笑,忽然问,“不知道你们想不想要从此以后不愁吃喝?”

    听到这句话,细竿腿和一众小乞儿都惊喜地抬起头来。

    “不过,你们的胆子可得大,而且得守规矩,否则,我只好去找别人帮我做事。”雷长夜沉声说。

    “大嘴叔,他们都是我带的,我保证没一个是坏种,绝对守规矩。”细竿腿急忙挺起身,急切地说。

    “好吧,先试用一天,看看你们好不好用。”雷长夜笑着说。

    “好用好用,定然好用。”细竿腿从地上跳起来。其他小乞儿也跟着点头如捣葱。

    雷长夜转身走进厨房,拿出一个扁平竹笸箩,笸箩上用两根麻绳拴好,正好可以套在头上。笸箩分成了六格,每格里是一排零食,分别是:香干、香酥黄豆、五香锅巴、鱼豆腐、戚风蛋糕和肉松饼。

    香干、香酥黄豆、鱼豆腐和五香锅巴以纸袋分成一份份的。而戚风蛋糕和肉松饼单独摆放。

    闻到竹笸箩上泛出的香味,小乞儿们的眼睛都直了。

    第一百四十章 美味满山塘

    “大嘴叔,你是要我们卖吃的吗?”细竿腿思维敏捷,抢先问。

    “没错,”雷长夜点点头,“不过这个叫零食,何谓零食?就是饿不饿都得吃的东西。”

    “明白!”细竿腿用力点头,随即他又皱起眉头,“但是,现在苏州人都跑光了,我们要把这些零食卖到哪儿去呢?”

    “你们不用去别的地方,就去山塘街买,把七里西塘走遍,卖完为止。”雷长夜笑着说,“价格嘛,前四排香干、香酥黄豆、鱼豆腐和五香锅巴都是一样的价格,就是我店里一袋香干的钱五。后面的肉松饼和戚风蛋糕,一个要十。”

    “五十”细竿腿和众小乞儿艰难地记忆着。

    “当然,价格可以往上调,你们自己定。但是,每天回来,我需要你们每人上交一百,其他的钱是你们自己的。”雷长夜沉声说,“如果有人没完成一百的任务,下一次便换个人来。”

    “大嘴叔,你不怕我们把整笸箩的零食都拿走吗?”细竿腿看着眼前的美食,忍不住问。

    “凡是连续完成五十次每日任务的人,以后可以在蜀秀零食店永久担任售货员,我石大嘴永远管他吃喝,小馄饨管够。”雷长夜笑着说。

    “真的!”细竿腿激动得嗓音都岔了。其他的小乞儿的眼睛里也全都是激动的光芒。每天一碗小馄饨,那对他们来说就是神仙日子。

    “至于拿走了零食没交任务的人,以后就不用想到这里来了。”雷长夜淡淡地说。

    细竿腿听到这里,点了点头,猛然转回头去,对身后的乞儿们说:“大家听好了,大嘴叔这是给咱们一条活路,谁要是敢拿走大嘴叔的吃食不交任务,以后就是所有人的敌人,下次见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是,大哥!”小乞儿们纷纷点头。

    “又是一个齐可追啊。”看着细竿腿的背影,雷长夜感慨地想。

    细竿腿转回身,把第一个竹笸箩拿过来,套在自己的脖子上。雷长夜从柜台底下拿出一个制作拙劣的小旗插在竹笸箩的缝里。这枚小旗上写着:“蜀秀零食”。

    “记住,吆喝叫卖的时候,一定要喊出本店的名号,蜀秀零食。这六样零食,分别是香干,香酥黄豆,五香锅巴,鱼豆腐,戚风蛋糕和肉松饼。”雷长夜嘱咐道。

    “好嘞,大嘴叔,看我们的。”细竿腿兴奋地捧着竹笸箩出门。

    其他小乞儿看到细竿腿走了,也纷纷涌上来,一人领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竹笸箩,学着细竿腿的样子捧着,欢天喜地出店门,朝着山塘街街心争先恐后地跑去。

    雷长夜看到人都走光了,还剩一个竹笸箩在厨房的案台上,就把它套在自己头上,也捧着出门,山塘街上大玩家们人多嘴杂,说不定还能多收集点意想不到的情报。

    此时此刻的山塘街,站满了各方势力中人,有本地土著,有大玩家,有左道中人,有邪道中人也有正道中人,妖人杂处,鱼龙混杂。整个街区弥漫着一股躁动不安和风雨欲来的气氛。

    各方势力凑成东一堆西一堆,或是伸长脖子观望武盟大能与左邪两道大能的斗法,或是悄无声息地东瞧西看,寻找突入陈家老宅的方法,又或者缩在烟雨妖庭阵的雨雾中,伺机而动。

    白荣和聂莺莺此刻各自戴了一个斗笠,遮住面貌,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寻找着可疑人物。

    在聂隐娘冲入阵中之前,以传音入密向他们布置了一个任务。在烟雨妖庭阵中,除了守门的雷公妖将,浮生会还出动了一个制造雨雾的妖将,这个妖将是辅助妖神宗布置烟雨妖庭阵的罪魁祸首。

    他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个躲藏起来的妖将,防止它在关键时刻暴起伤人,让武盟受到损伤。

    妖将藏匿于山塘街,往往以变化之法化为人形。这浮生会的妖将都是通过融妖炉做出来的,取的是人三魂七魄中的妖灵之气。这妖灵之气来自人魂,所以再化形成人极为容易,也难以辨别真假。

    不过这只是对普通的江湖人士而言,对于白荣来说,这正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白荣乃是天下有数的炼宝师和持宝人,少年时代就以磨制宝镜著称,在八派享有宝童的名号。

    白荣属于技术型匠师,在江湖上保持低调。但是经他的手磨制而成的宝镜,却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二品法宝的材料制成三品超凡之物,时有发生。

    人到中年之后,白荣炼宝之术大成,终于以三品宝材打造出了一枚摸到四品入神边缘的稀世奇珍照妖镜。此镜可以照透所有法术隐匿的妖、巫、鬼,怪,令世间妖物无所遁形。

    这种功能性秘宝比起特定持有人的秘宝还要来得珍贵。云香派掌门就因为这个秘宝的制成,特意提升白荣为云香宝宗宗主。他在法宝界的地位,比起洛修贤还略微高一点点。

    可惜,这个秘宝使用起来有个略微尴尬的问题。

    “蜀秀零食,五一袋,香酥黄豆、五香锅巴、大嘴香干、鱼豆腐”

    “蜀秀零食,戚风蛋糕、肉松饼十一个!”

    “瞧一瞧,闻一闻,不好吃不要钱!”

    就在白荣和聂莺莺瞪着四只眼睛在街上不停扫视可疑人物时,街头巷尾突然出现了清脆尖细的叫卖声。

    “莺莺,快!跟阿爷来,这山塘街妖魔遍地,居然有小贩敢来卖东西,肯定是妖将化身!”白荣眼睛一亮,拉起聂莺莺就走。

    “阿爷,这些是”聂莺莺还想要解释一下,但是白荣已经拉着她截住一名小腿细长的乞儿。

    “呔!妖孽!你看这是何物?”白荣从怀里取出脸盆大小的一面铜镜,对着小乞儿就照。

    这小乞儿看着铜镜里自己的影子,有些新奇,还举起手挥了挥。聂莺莺躲在铜镜后面,不想出来。

    “呃不是。”白荣略有些失望。他觉得自己推理没有问题啊。

    “客官,可要零食?香干、黄豆、锅巴、鱼豆腐应有尽有,都是蜀秀特产。”小乞儿热情地说。

    “唉,你们这些小乞儿命都不要了,这山塘街是你们能来的?”白荣话音刚落,闻到竹笸箩里散发出来的香味,肚子先叫了。

    “等等,我看看!”聂莺莺这个时候冒出头来,扳过小乞儿的身子,看竹笸箩里的零食。

    “戚风蛋糕?!真有卖的!我全要了!”聂莺莺大喜过望,掏出一片金叶子塞到小乞儿手里。

    “喂喂喂!你这丫头,谁家金叶子这么用!”白荣伸手想拦都晚了。

    小乞儿拿着金叶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接塞嘴里嚼,尝来尝去。

    “小心点儿,别吞了!你个小滑头!”白荣气不打一处来,他不敢怪女儿浪费,只能气这小乞儿狡猾。

    “这么贵重,我找不开啊。”小乞儿尝到甜味,把金叶子吐出来,又塞回了聂莺莺的手里。

    “哎,这小孩子很不错。”白荣连忙把金叶子抢过来,生怕女儿再犯迷糊。

    “阿爷,这戚风蛋糕绝对值一枚金叶子嗯嗯嗯!”聂莺莺一边旁若无人地张嘴大嚼,一边美滋滋地摇头晃脑。

    “莺莺,你看你这吃相,唉,你算是嫁不出去了。”白荣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铜子递给小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