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01章
  • 下载
  • 傀鸟的身上挂着一个符火法阵阵盘,经过施法者施法,可以发射猛烈的符火。

    傀鸟的鸣蜥头可以发出震天动地的音波震击,令敌手昏厥,再以符火灼烧,无往而不利。傀鸟的双翅是鶡鸟翅,布满鶡鸟鲜艳的羽毛,可以挑逗对手失去理智,与傀鸟缠斗,犹如愤怒的公牛。

    不同的浮生会会众对于傀鸟的建造处理,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比如有些人的阵盘就不是最常见的符火阵,而是雷电阵,不但威力增强,还有酥麻效果。

    也有人喜欢把傀鸟的头装两个,一个喷火,一个喷霜,来个冰火两重天。

    就看控制傀鸟的玩家愿不愿意氪金让自己的傀鸟变强。

    每一只傀鸟都可以自行报警和攻击,但是在遇到强大敌人的时候,它们需要施法者全程以妖术控制其攻击和防御,否则很容易因为反应迟钝而被打成二傻子。

    恶狰都和傀鸟这些特性,聂隐娘知道得一清二楚,全都告知了聂莺莺。所以聂莺莺一开始就知道怎么打这些怪物。

    她冲入陈家老宅倒塌的院墙,立刻在地上打出一枚云香派特制的五色烟雾弹,围过来的三只狰兽立刻抓瞎。操纵它们的大玩家眼珠差点瞪秃噜出来,就是看不清聂莺莺的踪影。

    聂莺莺猛然从五色云雾中穿出来,手中匕首犹如走线银蛇,嘶嘶嘶地没入狰兽们的脖颈,黑血喷射之间,三只丁类狰兽同时倒地。

    聂莺莺杀死狰兽之后,在血花四射中冲天而起,手中匕首脱手飞出,在空中画了一个银晃晃的大圈,电光火石之间割掉四五只飞过来的傀鸟鸟头。

    这一下子,她可跟所有混迹妖神宗和浮生会的大玩家结下死仇。如果雷长夜此时闭上眼睛,能看到脑中界面里全是刷屏的垃圾话。

    在这些狰兽和傀鸟身上,凝聚了他们不少时间精力和玉符,结果一个照面重回新手村。这能不气吗?

    好几组的傀鸟组和十一二只狰全都过来了,将聂莺莺围得水泄不通。

    恶狰都的狰兽围住聂莺莺拳打脚踢,爪挠嘴咬,不但有野兽的凶猛凌厉,而且暗合人类拳掌搏击术机变精巧。

    傀鸟组则在空中结伴飞行,不断以彩羽、蜥鸣和符火、雷电、霜火等远程攻击控制法术对她袭扰。

    因为傀鸟没有内家气息,人们无法判断它们的品阶,但是根据它们放出来的法术,足以抵得上小四品法师。

    聂莺莺收回浮空旋转的匕首,手腕上圈了十几环银线,却原来是有一根极细的链条链接她的大拇指和她的匕首。

    她纵身钻入狰兽的敌群之中,引动傀鸟的法术攻击狰兽,并以狰兽的身体躲避其他狰兽的进攻,在躲无可躲的紧要关头,她就用一把五色烟雾弹隐藏身体,躲避狰兽和傀鸟的攻击。

    她的动作快捷无比,犹如闪电,瞻之在前,忽焉其后,瞻之在左,忽焉其右,配合五色烟雾做屏障,令人防不胜防,竟然和十几只狰和二十多只傀鸟打了个不相上下。

    但是聂莺莺知道,自己有点太过于托大。恶狰都的狰兽和傀鸟组的傀鸟虽然各自的特点她都知道,但一旦两组妖兽组队合体攻击,攻击的变数多了何止十倍。

    她一个个的杀都没问题,但是这样围着她合力攻击,却让她有力无处使,一旦她冒死攻击一头狰兽,就会露出破绽让一堆敌人趁势突进。

    她有点想要跑了。

    但就在这时候,一阵阵地震般的颤动从地面上传来。两只足有船桨大小的光脚板出现在陈家老宅连接前后院的垂花门前。紧接着,一颗巨头弯腰钻了出来。伴随着隆隆的雷音,这个巨型大汉艰难地从后院走出来。

    他对着满空五色烟雾用力吸了一口气,呲溜一声,五色烟雾被他吸了个一干二净。

    他打了一个嗝,从腰上解下一根乌黑油亮的链子,链子尽头是一枚榴莲一般的刺流星。他优哉游哉地抡起了链子,刺流星在空中乌油油旋转,触目惊心。

    恶狰都的狰兽都闪开了,聂莺莺扭身一闪,刺流星闪电般轰在她站立的地面旁边,

    嗡地砸出一个碗一般的陨石坑,聂莺莺一个踉跄,沿着陨石坑滑了下去。

    她的心一沉,在这个毫无腾挪空间的坑里,她将是死路一条。

    傀鸟组和恶狰都同时扑上来。七八只狰兽犹如嗜血的恶虎,口爪狰狞,合身纵向聂莺莺,要把她撕成血块。聂莺莺闭上眼睛,满心遗憾,再也吃不到石大嘴的美食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银光从陈家大院东院墙闪来。疾风扑面,寒光一线。仿佛天上星辰倏然飘落,拉出一道长长的星尾。

    银光到了近前,扯出七八道残影。

    从残影中模糊可以看到一匹四蹄腾飞,恣意狂奔的银天马,马上银蹬银鞍,坐着一位银盔银甲银靴将,他的手上挽着一杆四刃银枪,正意释神舒地长伸猿臂,横枪一卷,扫向狰兽群。

    他那悠闲的姿态,犹如一位阅尽繁华的老僧,在清晨的藏经阁前,横帚扫叶。

    突然遭到袭击的狰兽们纷纷在瞬间反应过来,舞爪封挡。空中的傀鸟们也纷纷对准银影喷吐霜火风雷。

    沐浴在傀鸟火力中的银影突然加速,银枪狠狠撞在兽爪上,化为狂舞银蛇。

    噗、噗、噗、噗一只又一只狰兽被反馈回来的庞然巨力挑上天空,银枪横过,开膛破肚,力贯肺腑,经脉断裂,在空中翻腾的时候,已经生机断绝,死得不能再死。

    等到银影横空而过落在西院墙之上时,七八只狰兽同时坠落在地,滚成七八只血葫芦。

    “稀溜溜”马鸣声破空而起,这匹银天马马蹄点在西墙上的瞬间,已经发力回跃。此刻再次化为一道白电,扭头杀回,而且是一跃跃上了高天,犹如振翅飞翔的飞马。

    马上银枪将浑身白光一冒,长枪化为万点梨花。噗噗噗噗天上纵横飞舞的傀鸟一瞬间淹没在天星海雨般的枪影狂潮之中,根本连最起码的反应都没有,全部从高空坠落,飘若落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哒哒哒几声脆响,银天马在空中一个转折,轻盈落地,铁蹄踏在院中石板地上。马上银枪将策马走在一地血污和死尸之上,枪藏背后,勒住马辔头:“鬼王蛆,你多行不义,恶贯满盈,这山塘街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嗷”院中的巨灵大汉狂怒地爆喝一声,抡起手中刺流星,对准银枪将飞速轰去。

    银枪将横枪一挡,银枪在空中弯成月牙形,整个人连同银马都向后退了一步。

    但是巨灵大汉这足以在青石板地面上砸一个陨石坑的巨锤之力,却被他纹丝不变地返了回来。

    呜地一声,刺流星犹如抛石器抛出的石弹闪电砸回。

    “嗷”巨灵大汉双脚跺地,整个院落都陷入了地震般的摇晃中,他单手一横,一巴掌稳稳抓住了飞回的刺流星。但是他的整只手掌都被鲜血浸满。

    就在此刻,眼前银光一闪,银枪将的银枪已经闪电般凌空扫过。巨灵大汉看到脖颈处鲜血狂喷,他下意识地捂住脖子,才发现,脖子已经被枪刃割开,血肉模糊。

    他伸出手,想要发出一声狂怒地嘶鸣,但是声音却暗哑下去,巨大的身子犹如一整面影壁墙,轰隆隆栽倒在地。

    银枪将此时已经将枪递入陨石坑,坑内的聂莺莺伸手抓住枪杆。他轻轻一挑,将她从陨坑内挑出,让她稳稳坐到他的身后。

    “你是谁?”三个迥异的声音同时从院落中传来。

    “蜀武盟,永强永海川!”银枪将说完这句话,纵马越过院墙,瞬间不知去向。

    第一百三十七章 武盟大复兴

    带着聂莺莺奔跑在空无一人的街上,雷长夜心脏激动得砰砰直跳。刚才他作为永强亮相的十几息时间,他完美无缺地发挥了自己身上所有技能。

    银天马的速度,养剑诀的听劲,雷反之力化为雷驱催动身体加速,还有黑锥枪身为二品法宝的变化之能,全都利用到了极致。

    尤其是以雷驱之力催动黑锥枪使出那一招万点梨花和闪电割喉,他本来完全没有把握可以成功,只是尽最大努力耍酷。没想到万点梨花正好干掉空中所有傀鸟,闪电割喉一招就干死了那个恐怖的巨灵大汉。

    他知道自己今夜已经到了完美的极限,言多必失,捞完好处赶紧走人才是硬道理。反正背后带着聂莺莺也不可能直接硬怼鬼王蛆、斤雀之主和浮生会匠宫主人天机叟。

    银天马速度太快,瞬间就把所有追踪者摆脱在身后。雷长夜催动银天马直接跃入蜀山会馆,在院落内策马站立。会馆正厅的门一下子就开了,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全都跑了出来。

    “永强你终于现身了。”薛青衣眼中神光四射。钱幂和鱼玄机互望一眼,都激动无比地看着一身银盔银甲的永强,拳头攥得紧紧的。

    “鬼王蛆现在已经知道我在盯着他,防卫只有更严密。我一个人难以冲进陈家老宅,只有劳烦薛宗主重整武盟,联手对敌。”雷长夜在马上拱手道。

    “此事尚需商议。你也是蜀武盟一员,何不到蜀山会馆暂住,从长计议。”薛青衣沉声道。

    “我答应长夜兄,完全遵从武盟的决策,宗主有了决策,知会一声即可,后会有期。”雷长夜从马上放下尚在恍惚中的聂莺莺,纵马跃出院墙,呼啸而去。

    “永大侠!”鱼玄机跃上院墙,却发现银天马已经在街尽头消失,她的轻功根本跟不上。

    “莺莺?”薛青衣来到聂莺莺身边,扶住她的肩膀,晃了晃,“你怎样了?”

    “我我”聂莺莺直到现在神思还沉浸在永强银枪飘若雪,横扫山塘街的画面中,死活出不来。

    “莺莺姐,你和永大侠在哪儿见到的?”鱼玄机从墙上跳下来,迫不及待地问。

    “陈家老宅”

    “嗯?”蜀山会馆里的人们眼睛都亮了起来。

    雷长夜纵马跳入苏州河中,在夜色中的河水里迅速换装,将银天马也收进了盟宝袋。他在河中游回山塘街,从蜀秀零食店后门钻回厨房,以内力蒸干身上的水分,躺在厨房里的卧榻上休息,仔细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他深信这一次永强的拜访,会打消鬼王蛆任何想要炼宝的意图。同时,他申明了自己的立场,他是蜀武盟的永强,那就间接是薛宗主的麾下。苏州武盟的力量一下子得到了无限强化。

    想要得到精精儿宝藏的各路势力,肯定会以全新的视角看待现在的武盟苏州分坛。拥有永强、薛青衣这样大唐江湖上顶级的战力,还有可以应付高烈度战斗的阴将团队,武盟苏州分坛已经有了单独进军陈家老宅的实力。

    现在不去结盟,自然会有大把的势力抢着去结盟。到时候己方势力在夺宝时,会处于绝对的劣势。

    他可以确定苏州的黑白两道势力至少在明面上,会暂时形成稳固的两个阵营。至于私下里是什么样子,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个时候,山塘街估计会进入僵持阶段。这个时候,就是石大嘴开始绽放光芒的时候。

    他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休息不了。脑中界面信息流呼呼呼地往上冒,大部分是骂街的。有李密、王伯当、侯君集那股子妖神宗势力大玩家,也有张角、萧铣和李信那一拨浮生会势力大玩家。

    全都是在抱怨自己投资的玉符被永强砸锅的。

    这些浮生会和妖神宗势力玩家都在各自的公会频道里骂,骂得久了也就那样,没什么新鲜的,雷长夜想要屏蔽他们也找不到方法。只能分神想别的事情。

    幸好这帮玩家的抱怨渐渐被另外几股势力大玩家的信息刷了下去。

    这些玩家都是跟八派结盟,这个时候只是隐藏山塘街伺机而动,所以他们看了一晚上热闹。刚开始聂莺莺打进院子里,他们还在吐槽她找死。但是最后雷长夜扮演的永强出场,真的把他们给惊了个呆。

    十几息之内恶狰都和傀鸟组没了!连鬼王蛆麾下的看门人巨灵力士也被干死了。

    斤雀之主,天机叟和鬼王蛆只来得及问出一句话,然后人家就走了,还追不上。

    永强永海川此时此刻在他们看来,就是一条新冒出来的主线人物。因为他完成了远超他实力水平线的壮举,那就是直接让妖神宗、浮生会和鬼王蛆三股势力同时吃瘪。

    已经开始有大玩家打听永强的出处。结果不少看过永强视频的玩家找到机会秀优越感了。

    “永强你们都不知道?”

    “蜀武盟的呀,闪金镇!那阵子不是很火吗?”

    “虽然没有江南势力强力,但是后勤支援能力一流,而且贼好玩。”

    “我为什么不去?我不是懒得跑那么远去剑南吗?”

    “听说参加白银义从在蜀南打得有声有色,好多人都升到四品了。”

    “我要不是根本过不去十五阴将阵,早去剑南了。”

    雷长夜看到江南势力里居然有这么多蜀武盟闪金镇的拥趸,心里无比踏实,看来他的布局已经开始产生影响。想着未来的远景,他一身舒泰,沉沉睡去。

    第二天,山塘街惊魂一夜发生的事渐渐在小乞儿们的奔走相告中传播开来。整个苏州城都知道了永强永大侠和云香派聂莺莺。

    一艘沿大运河南下的乌篷船刚停泊在阊门码头,就听到整个码头的百姓都在津津有味地聊着聂莺莺夜闯陈家老宅被大侠永强救下来的事迹。

    从船上下来一位头戴黑斗笠,黑纱罩面,身穿素色武服,身披黑氅的女子。她立在阊门码头,听了听四下里淅淅索索的议论声,轻轻哼了一声:“果然来晚了一步,这小妮子,越来越长本事了。”

    在她身后,跟上来一名白衣男子,他追在她身后:“娘子,莺莺有你当年的侠气,这是好事啊。”

    “这当然好,不过她还有你当年的傻气,这就很要命了。”黑衣女子冷冷地说。

    “说什么呢。”白衣男子有点不满。

    黑衣女子回过身来,冷冷瞥了他一眼。

    “我是说,什么当年的傻气,我难道现在就没傻气了?”白衣男子赔笑。

    黑衣女子捂了捂嘴,伸拳打了他一下:“你严肃点。咱们这次统一口径,要好好教训她,你别老给我泄气!”

    “是是!”

    这一男一女下了船,让麾下弟子找地方停靠,两人则手挽手径直朝着蜀山会馆走去。他们的亮相,顿时震惊了整个苏州的江湖两道。

    无数替各方势力打探情报的黑帮探马拥塞在大街小巷,小心翼翼地观看着他们的行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