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00章
  • 下载
  • “大嘴哥,这些都是什么呀?这是黄豆,这是锅巴,这是豆腐吗?这什么饼?”聂莺莺嘴里在问,但是根本没指望雷长夜回答,她已经直接一样样品尝起来。

    “大嘴哥,有水吗?”聂莺莺猛然睁大眼睛。

    “有牛乳,行吗?”雷长夜给她倒了一杯牛乳,心里直犯嘀咕。牛奶加黄豆幸好厨房这地方通风比较好。

    聂莺莺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牛乳,津津有味地吃起了香酥黄豆。她喜滋滋地点点头,再喝了一口牛乳,又吃起了五香锅巴。她拍了拍厨房的案板,又开始吃鱼豆腐。

    最后,连雷长夜吃剩下那半块肉松饼都一口吞了。

    “大嘴哥,这四样零食都是极品美食啊!味道丰富,绕齿回甘,鲜香隽永,和你昨天的糕点等量齐观。你真是厨道的天才。”聂莺莺全身都是元气,激动得俏脸红扑扑的,美艳无比。

    “多谢聂姑娘夸奖。”雷长夜躬身说。

    “只是大嘴哥,你曾说花费了不少心力才做出的昨日新品。怎么一夜之间,又多出这许多新品?”聂莺莺不解地问。

    “呃昨日见到妖魔当道,感慨良多。想我从巴蜀到江陵谋生,却又被逼奔逃回故乡,一家人死伤殆尽,再次回到江陵复仇,又跑到苏州谋生。大唐诸道跑了个遍,却躲不过命运多厄。”雷长夜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听到他的话,聂莺莺脸色一黯,低下头来。

    “我自知去日无多,回顾一生,唯得厨艺一道,堪足自豪,便想多做几味美食,流芳人间。这样即便我身死苏州,尚有贱名传诸后世。”雷长夜一脸悲容地说。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佬在苏州

    听到雷长夜的话,聂莺莺悚然动容。

    雷长夜这番话,自然是应和她刚才所说的为美食而生之类的鸡汤。不过,聂莺莺并非只是打打嘴炮,她是在尝过戚风蛋糕后,对石大嘴的手艺佩服得五体投地,认为他确实是为美食而生之人。

    所以,雷长夜附和着她说的这些话,特别能够打动她的心,也完美解释了他为什么可以一夜之间连续攒出四样美食。

    在聂莺莺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在苏州山塘街群魔乱舞之夜,一个漂泊半生的名厨,躲在他唯一能够找到宁静的厨房,燃烧他身躯内最后一点生命之光,奇迹般地做出了四样美食。

    她感动得有点想哭。

    “聂姑娘,吃完这些,你赶紧走吧。山塘街已成是非之地,你一个人姑娘家家的,不宜久留。”雷长夜看到一切都解释得差不多了,忍不住催促她离开。

    “大嘴哥,你要是想走的话,我可以护送你离开苏州。”聂莺莺忍不住说。

    “去哪儿呢?我的积蓄都花在了这间店上。这里是我最后的归宿。”雷长夜说到这里一挺胸,一副店在人在,店亡人亡的模样。

    “既如此,后会有期。”聂莺莺的神色忽然严肃起来,她以男儿姿态向雷长夜抱了抱拳。

    雷长夜感到有什么不对,不过现在真的想不过来了,只得拱了拱手,和她郑重道别。

    聂莺莺转过身来,想要大步走出店门,但是却尴尬地站住了。雷长夜连忙赶过来,帮她把店门的门板再拆下来,放她出去。

    等到聂莺莺终于走了,雷长夜才终于开始从盟宝里拿永强的装备。原来永强的银符甲上有用白笔画的旧版金甲符,以此来加强符甲抗击打属性。

    不过自从用过蛊雕王角丹墨之后,他食髓知味,决定用王角丹墨重新画一遍旧版金甲符,提升将近一倍的性能,这样可以让他在浮生会、妖神宗和鬼王蛆手下多一丝存活的机会。

    等到他用王角丹墨描画完所有符甲上的金甲符,他再用银粉盖上丹符的色彩,以免外貌协会的银天马又看不上眼。

    这一次他也把银天马带来了。

    实在是因为他自己的轻功与苏州这些大佬激战时,根本不够看,只能靠银天马的超强机动力来给他赚回几分牌面。银天马的速度那是真的快。雷长夜见过薛青衣的轻功,跟银天马比起来,好像慢了一倍的样子。

    升级完银符甲,雷长夜又拿出永强的黑锥枪检查。这把枪已经是二品法宝,只要他握住枪杆,动用意念,它就会依照他的意图化为黑银两色。

    这一次因为要动用银天马,所以黑锥枪必须化为银锥枪。

    这一次永强的出场要面对的敌人太强大了,无论如何准备都不过分。雷长夜已经做好了一旦战况危急,就动用雷反之术的最高境界枪上雷蛇。那可是横扫一切不服的终极手段,除非敌人是雷之巫魔强良或者是自己。

    现在就需要一个出场的契机。雷长夜心里很笃定,这个契机会很快出现。精精儿宝藏的消息传遍了江南,八派代言人都已经出现,其他结盟八派的扬州势力应该快到了。

    现在薛青衣已经跟八派提出合盟的条件。这些扬州势力不可能一点不做试探就同意重新在武盟会盟。

    这几天,他应该可以看到一场场龙争虎斗的上演。

    永强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机闪亮登场,浑水摸鱼。

    就在雷长夜第二次检查永强的全身装备时,他忽然闭上眼睛。沉寂已久的脑中界面忽然风起云涌。

    梁统四级贵宾:哎哟,不好,有人捷足先登,抢先攻进去了。

    窦融四级贵宾:奇怪,此人武功不高啊,还是她能掩饰气息,才中五品,这不找死吗?

    邓禹六级贵宾:会长来了吗?

    阴丽华十二级贵宾:他还在充值,要不我让他现在进来?

    邓禹六级贵宾:不用不用,他慢慢来,不着急。

    雷长夜看到这几个人名,没认出来。但是一看到阴丽华,他整个人都是懵的。阴丽华是历史名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称号,十二级贵宾是假的吧?

    雷长夜想要吃一口肉松饼镇定一下,但是肉松饼已经被聂莺莺吃掉了。

    严白虎二级贵宾:有人进去了,有人进去了!

    刘玄七级贵宾:喂喂,各位,我看见一人,好像主线!

    张绣四级贵宾:谁啊?

    刘玄七级贵宾:长得大概二三十岁样子,样子奇丑无比,但是器宇不凡。

    韩馥五级贵宾:样子丑能是主线吗?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严白虎二级贵宾:大家伙儿,有人打进去了!

    刘玄七级贵宾:因为他身边跟着一个人化成灰我都认得。

    刘表八级贵宾:老兄,别大喘气啊,谁啊?

    严白虎二级贵宾:各位打起来了你们不看啊?

    刘玄七级贵宾:阴丽华!

    雷长夜的脑中界面里跟爆炸了一样,一大串信息流呼呼往上冒,看得他头昏眼花。

    李密十级贵宾:哼!

    王伯当五级贵宾:蚍蜉撼大树,可惜不自量!

    侯君集五级贵宾:一个中五品想要冲咱们的恶狰都,怕是失了智。

    当这三个名字跳出来,雷长夜看到他们说的话,忽然冷静下来。有大玩家加入了妖神宗!

    妖神宗只是一个左道宗门,以妖炼为媒,试图炼出半人半妖的新生命形态,是妖修集大成者,按理说正常人不应该喜欢做这样的半妖人。

    不过玩家思维就不一样,只要能够最短时间变得更强,没什么不可以。

    雷长夜发现他之前的思路需要改一改了。以前他一直以为妖神宗为首的左道,浮生会为首的邪道,以及南巫国和西胡为首的外夷是不会有大玩家存在的。现在证明,玩家很可能无处不在。

    李信三级贵宾:糟了,我们负责的傀鸟组被人搞了。

    萧铣六级贵宾:没事,我们组的傀鸟顶上去了,后面看戏吧,谁叫你不充玉符的。

    张角十一级贵宾:你们的傀鸟别挡道,让我们组的先上。

    萧铣六级贵宾:抱歉抱歉,您先您先。

    看到这三个人的对话,雷长夜抿了抿嘴,果然,浮生会也有大玩家加盟。这几个人都不是好鸟,果然喜欢作妖!

    小乔十级贵宾:真讨厌!

    周瑜九级贵宾:亲爱的,何事心情不好?

    小乔十级贵宾:我看到那个臭不要脸的也来了苏州。

    周瑜九级贵宾:你没被发现吧?

    小乔十级贵宾:没有。不过她一直在光明宗深藏不出,今天突然到苏州,对于这次的精精儿宝藏,她一定志在必得。咱们千万别遇到她手下的恶狰都,这些畜生都认得咱们的味儿。

    周瑜九级贵宾:你放心,这次我们有老大镇场子。大乔姐,老大这次有时间玩吧,别像上次玩一半就挂机了。

    大乔十级贵宾:放心吧,这次他没别的事,能玩很久。对了,刚才你们没看见,有人杀进去了!

    雷长夜揉了揉眼睛,心中暗暗思索:锦儿说过,光明宗一直以来是支持淮南节度使宣剑鸿的,怎么会有恶狰都?难道说光明宗里面混进了妖神宗的人?而且,周瑜大小乔都来了!

    李傕四级贵宾:完球了,还说等老大来,现在就有人闯进去了。

    郭汜四级贵宾:得啦,是个本地土著,才中五品,掀不起多大风浪。

    华雄二级贵宾:既然已经打起来了,干脆直接把我们带的西胡兵放出来,由我带队,先冲进去。

    牛辅六级贵宾:万万不可,这些可是花了老大一大笔钱才雇来的。现在形势复杂,等军师决定吧。

    雷长夜感到脑仁子都开始疼。光是看这些洋洋洒洒的信息,他大致能看到有六股不同的玩家势力在苏州潜伏。

    妖神宗和浮生会各有一股。其他的尚不分明。光明宗似乎遭到了妖神宗的渗透。那么光明宗对于淮南的支持肯定出现了深刻的问题。宣剑鸿的死,扑朔迷离。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信息,有人冲进陈家老宅去了,是谁啊?

    他想到了聂莺莺临走前一副男儿姿态的拱手。不会吧?为了一口美食,她不会是去陈家老宅狙杀恶狰都和傀鸟组了吧?

    就不要说老宅里可能还呆着鬼王蛆、妖神宗斤雀之主和浮生会匠宫之主天机叟。光是操纵傀鸟组和恶狰都的人都是蓝海星赫赫威名的大玩家。

    聂莺莺应该也不是主线人物,随时有灭顶之灾。正常人,都不该去犯这个傻。但是聂莺莺是大唐土著,一个深受祖辈义侠思想洗礼的正统刺客。

    正统刺客是什么样的人?在华夏大地,刺客和游侠最开始是没有分别的,专诸刺楚,荆轲刺秦,千金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雷长夜心里一急。他为了掩护身份骗聂莺莺几句话没什么,若是因为几句话把她害了,这罪过就大了。

    永强,你出场的时候到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 横扫山塘街

    聂莺莺还就真的是为了石大嘴一句话闯的山塘街。恶狰都和傀鸟组她都听说过,她的娘亲曾经详细讲过恶狰都和傀鸟组的破法。所以她对付它们有一定的信心。

    不过最要命的是,她其实并不知道山塘街有精精儿宝藏的事,也不知道陈家老宅里还躲着一位邪道宗主,大魔头鬼王蛆。更不知道妖神宗和浮生会已经和鬼王蛆结盟。

    她心里想的非常简单,杀光山塘街的恶狰都和傀鸟组,还山塘街一片安宁,让石大嘴静下心来把他创造的美食发扬光大。

    在她看来,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理由,更值得她慷慨出击。

    幸好,陈家老宅之中,三王并立,谁都不想自降身份出手。妖神宗的恶狰都和浮生会的傀鸟组守住外围,它们成为了防御聂莺莺的最初力量。

    恶狰都的狰全都是食用了妖炼的城中武者。有名武馆的武者,有大帮会的打手甚至是帮主。猛鬼帮的帮主孟川就是其中一只。

    一旦斤雀之主引笛召唤,他们立刻失去人性,彻底化为狰兽听候调遣。他们虽然失去人性,全凭指挥,但是身上仍然有身为人类练的功法。

    所以这些狰兽都是半人半妖,武功妖法无一不精。妖神宗的这个法门极其阴毒高效。要知道让一只妖练成人何其艰难,但是把人炼成妖却只需一两年。投入产出比极低。

    恶狰都的狰兽以本身妖性和武功分为甲乙丙丁类。孟川那种一帮之主,就是甲类,接近中五品,极其厉害。齐可追合一帮之力,才好不容易干掉,刘大力更因此丧命。

    就算是丁类的狰兽也接近小五品,极其难挡。

    每一只狰兽有一名指定的驯兽师依靠哨音指挥调遣,否则它会因为妖化失去控制。这也是为什么李密、王伯当、侯君集这些大玩家会出现在山塘街。他们都是控制狰兽的玩家。

    浮生会的傀鸟组则更加极端。它们是南疆鸣蜥和鶡鸟的尸体通过妖术合成到符火机关上的机兽。鶡鸟双翅组成了傀鸟的翅膀,鸣蜥的头和脖颈组成了傀鸟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