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1章
  • 下载
  • 声明:本书由新奇书网(www.xsqishu.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大唐的玩家们》

    作者:金寻者

    内容简介:

    当今之世,君主暗弱,藩镇林立,民不聊生,天下大势将成,此正英雄豪杰,龙腾虎跃,争强斗胜,逐鹿九州之时,尔等应命而生,当……雷长夜:坐。先来一局雷公牌。

    第一章 月黑杀人夜

    嘉州东郊茶田镇,月黑风高,暴雨倾盆,两匹快马在官道上风驰电掣,破雨而奔。密集的蹄声砸在地上,宛若绵延的春雷。

    在两匹马的周围,十几个身披蓑衣的身影踏风而行,形成严丝合缝的环形阵,严密护卫着两匹马上的少男少女,奔驰之快,丝毫不弱于健马的速度。

    “此处已是蜀山地界,蜀山接应的人呢?”一位奔行中的中年男子厉声问。

    “谁知道!蜀山派居于西南一隅,两耳不闻川外事,怕是懒得管这闲事。”另一个奔行的国字脸男子冷然说。

    “如今淮南节度使被杀,武盟没了根基,算是名存实亡了”一位埋头狂奔的道士叹息着说。

    “嘘”道士身边的人纷纷低声提醒。道士抬头看了一眼快马之上的少男少女,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一团绿色的火焰倏然划空而过,落在官道前方。

    轰然巨响之下,绿焰冲天。

    平坦的官道被炸得波涛起伏,一环环涟漪般的震荡波迅速扩散。

    正在奔行中的两匹快马尖叫着高抬双腿,随即两只后腿被起伏的地面卷倒,整个身体被扫得四脚朝天。

    “快救大郎和小娘子!”两名蓑衣人惊呼一声。

    国字脸和道士同时跃起,一人伸出一只手,同时握住从马上掉下来的少男少女。

    此刻,绿焰被暴雨浇灭。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官道上炸出的巨坑中爬出来,狰狞的巨脸在明灭不定的绿焰中闪了一下,又融入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是巫兽!”队伍中一名手持桃木剑的黄发道士大声说,“崇吾举父!”

    “何昌这畜生,竟与十二衙门的巫士勾结,难怪能一直追到这儿”一个武士打扮的蓑衣客低声嘀咕。

    “快!护送大郎、小娘子进茶田躲藏!”领头的中年男子沉声说。

    “某来挡住举父!”黄发道士舞动桃木剑,挡在众人面前。其他立刻团团围住被救下来的少男少女,将他们带向路边的茶田之中。

    “呔!猪狗辈!待道爷收你。”黄发道士怒喝一声,桃木剑燃出一股赤红色的烈焰,在烈焰中,一条纯白色的火蛇扭曲身体,喷薄欲出。

    “四方火将,天河都尉,驱邪缚魅,保命护身,腾天倒地,驱雷奔云,队仗千万,统领神兵,开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黄发道士拧眉怒目,口吐咒言。

    随着黄发道士的咒言加持,纯白色的火蛇突然又生出八个头颅,蛇身膨胀,化为一只牛型,渐渐变成山海经中记载的

    巨石突然飞来,噗地撞散了火蛇幻形,直接撞在道士身上。黄发道士桃木剑碎成齑粉,人被巨石撞中,落地成泥。

    “昂昂昂”举父的狂笑声传来,它从道边再次挖出一枚青石,高举着朝众人奔逃的方向追去。

    “这举父已近六品之境,吾等休矣!”为首的中年人大惊失色。

    青石呼啸而来,护在少男少女两侧的道士和国字脸男子同时怒吼着纵身而起。

    道士激发真气,手中拂尘凝聚紫光,涌动雷音。国字脸男子横刀出鞘,刀芒如电。

    拂尘与横刀同时击中青石,青石应声而碎!众人连忙回头观看。只见国字脸和道士落到地上,同时喷出一口鲜血,竟然双双被震死。

    “喂喂喂!各位,莫踏了蜀山的茶田呀!”就在这时,一个满头白发,五十岁左右的方士从茶田里冒出头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位梳着半翻髻,一身青衣的少女。

    “蜀山派的,怎么来这么晚!”领头的中年人急叫。

    “晚了什么?”白发方士茫然问。

    “阿爷!快看,有怪兽!”他身边的少女突然惊呼。

    白发方士看到正在踩踏茶田而来的举父,大惊:“此獠何物,竟敢踩我蜀山茶田,看阿爷降它!”

    白发方士从腰中拔出一把青钢长剑,怒吼一声冲了上去。

    “阿爷,大师兄跟你说了别逞能”少女大急。

    但是,此时此刻,白发方士已经和举父厮杀了起来。举父手举青石,屡次要砸白发方士,都被他灵活闪过,长剑霍霍,对准举父的胸腹要害奋力刺击,逼得它连连后退。

    “且慢!各位!”正在飞奔的中年人回过头来,忽然顿悟,“举父天生能掷重物,每投必中,又是夸父之后,奔腾如马,只有舍身近战才能降它!大家莫要跑了,趁此机会,并力击之,方能活命!”

    “哇呀呀”正在逃逸的众人顿时了悟,一起转头,舞动刀剑枪戟杀了回来。

    “喂!你们你们怎么又回来了,阿爷想跑都跑不了啦!”少女大急。

    但是这群武林人士都是各州豪客,谁会听一个妙龄少女的,他们围到举父身边,大声怒吼,各展奇能,纵高窜低,大打出手。

    承受举父正面攻击的白发方士没过几招就因为伤到肺腑,口鼻出血,六品举父的威力,本非他一把剑就能抵抗。

    但是看到众人都来帮他,只能强自忍住。他知道,只要他有了逃逸之心,战局立刻急转直下,这里的人,都要死!

    就在这时,他抬头看着天上急雨,突然灵光一闪:“一珂,我能拖住,快叫你大师兄来!”

    “是,阿爷!”少女不敢多说话,闷头转身朝着嘉州西南飞奔而去。

    此刻正值亥时三刻,嘉州地面早已经人犬俱静,四野漆黑。青衣少女凭着天生的一双夜眼才能勉强辨明道路,很多时候完全靠直觉前行。背后传来举父狂野的嘶吼,每一声嘶吼之后,都有一名武林高手的惨嚎。

    少女心急如焚,不要命地飞奔,犹如一只俯冲的青鹭,劈开重重雨幕,朝着嘉州西南的绥山镇奔去。

    黑暗中不知跑了多久,漆黑一片的世界,突然出现一片温暖舒适的光明。此刻的绥山镇内,竟然有明亮如白昼的火光。恬静的橘火照耀着四周漆黑的雨夜,自有一股悠然景象。

    “大师兄”少女看着这温暖的火光,心里一阵暖意。她纵身冲入镇内,朝着火光所在之处飞奔。整座绥山镇,只有镇中心的一座新建的馆阁灯火辉煌。馆阁的门口,搭着两个油布棚亭遮雨,棚亭之下各有一盆篝火熊熊燃烧,照亮馆阁门前道路。

    馆阁门口挂着两个大红灯笼,闪烁红光,照亮馆阁的招牌长夜牌社。

    少女冲到馆阁门前,撩帘进去,却愣在当场。馆阁的门脸看起来不大,没想到里面联通了好几个民居老宅,内部空间无比宽广,而且到处都挤满了人。

    “客官,欢迎莅临牌社。本社新开,专精雷公牌”守在门口的牌社看门人倏然开口。

    “对不起,我找大师兄!”少女急道。

    “牌分五色阵营:藩镇、武盟、世家、西胡、南巫,对应金木水火土五行”看门人面无表情地继续说。

    “就是雷长夜!我有急事!”少女又说。

    “每一阵营有三到五个首领不等”看门人无动于衷。

    “我阿爷,就是他师父快死了!”少女急得跺脚。

    “符卡分橙紫蓝绿四色,橙色贵,紫色奇,蓝色稀,绿色是原谅色,新人可领免费牌包一套”

    “哪个阵营的套牌对新人友好一点呢?”少女一脸认真。

    就在这时,一阵轰天的喧闹声从牌社大厅深处传来。

    “我日你仙人板板,这弓兵凭什么能和枪兵硬刚!弓兵明明是阵后兵!我输得不服!”一个彪形大汉拍案而起,一把抓起桌边放着的三尺铁锏,嗡地往空中一挥,吓得周围围观的人群连连后退。

    坐在他对面的牌客,是一位大约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男子,相貌端正但是并不显眼,显眼的是他的态度。他正襟危坐,手摇蒲扇,面对暴走大汉,无动于衷,嘴角还微微上扬。

    “众所周知,自古弓兵爱近战,你是没和弓兵掰过手腕吧?”

    他说话的声调听起来说不出哪儿有毛病,但偏偏透着一股让人无比酸爽的嘲讽味儿。

    容易让人在他这句话主谓宾语之间脑补上无数的草泥马。

    “你敢嘲笑我,我拍死你!”彪形大汉抡起铁锏对准他砸去。

    “吖,不要!”少女吓得尖叫了出来。

    那时快,说时迟。彪形大汉的铁锏在砸到青年男子脑壳的那一刻,突然断了。

    不,不是断了,而是从他额头插了进去,又从他的后脑插了出来。

    屋子里一片尖叫。彪形大汉也吓坏了,猛然松手。他的铁锏就这么留在了青年男子的头上。

    “哎呀”少女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青年男子身边。一把抓住彪形大汉的铁锏手柄。

    “小娘子,你”彪形大汉看这少女如此可爱,忍不住叫了一声,怕吓着她。

    “好可惜啊,这精铁打的吧?如此的柔韧!”少女抓住铁锏把手,往上轻轻一抬。

    铁锏从青年男子头上取了下来,弯成了凸字形,看上去就好像一头插前,一头冒后。

    青年男子用手扶了扶自己的发髻,用力一甩头,满头长发飘逸秀美。让人完全看不出他刚才挨了一铁锏:“一点不可惜,这铁锏,中元节可以用来装鬼玩,师妹,收了。”

    “好,这铁锏归我了,你有何话说?”少女斜眼望着彪形大汉。

    彪形大汉终于回过味来,望着青年男子发呆半晌,突然捧着脸尖叫一声,夺路而逃。

    “师妹,你来这儿干嘛?”青年男子终于转头望向少女。此刻少女正把铁锏戴在自己的头上,伸着舌头做鬼脸。

    “大师兄,给我”少女放下铁锏突然想起,“吖,怎么给忘了,阿爷出事了!我们在茶田里碰到一大怪物杀人,阿爷上去阻拦,谁知根本打不过,他叫我来找你。”

    “唉!不跟他说别这么浪了吗?”青年男子下意识地一把抓住发髻,把整头头发给扯了下来,露出他画满了符的大秃瓢。

    第二章 雨急打雷天

    雷长夜,现年二十四岁,穿越人士。提到他的穿越经历,简单八个字:出门买菜,路遇天劫。

    来到这大唐幻世,他变成了一个三岁小儿,孤零零站在野地里。这一天,是雷雨天。无穷天雷滚滚而来,对准了他狂轰滥炸。

    如果不是师父毕三泰偶然路过,抱他到洞穴中躲藏,他已经被炸成了渣。

    因为遇到他的时候,雷电交加,漫漫长夜,所以毕三泰给他起名雷长夜。前世的名字他只能自己默默藏在心底。

    从他小时候开始,一到雨天,他就不敢出门。因为出门必遇雷。仿佛他的穿越,扰乱了这个世界的秩序,神明下定决心要抹去他的痕迹。

    毕三泰是符宗弟子。所以雷长夜也在符宗里混了一个弟子身份,从四岁开始,偷偷自发学习符箓术,钻研引雷之法,想要看看有没有可能以后不再被雷劈呢?

    从他在蜀山派收集的资料显示,这个世界类似于唐朝中晚期藩镇割据时代,一个风云诡谲的世界。作为一个穿越人士,如何在这个凶险世界中存活?

    答案只有一个:肉出一片天!

    雷长夜开始了闭门修炼。铁头功,铁裆功,金钟罩,铁布衫,那是最基本的。气宗外家护体神功金顶横练,宝宗收夺各方宝物,防止宝物伤害的天龙夺珠功,符宗的金甲符和替身符。全都被他学了个遍。

    同时,他还缠着师母毒娘子花萝茵学习防毒抗毒本事。

    毕三泰的这位娘子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江湖女毒物,曾经毒霸一方。后来从良跟着毕三泰归附蜀山。手底下的毒功无人继承,也不敢传给女儿。见到雷长夜想学,她还有点开心。

    没想到雷长夜毒功毒术不太精熟,如何防毒抗毒化解奇毒却学出了花。

    花萝茵好失落。本来想要培养个小毒物出来,没想到养出个再世华佗。

    这段时间,雷长夜的符箓苦修也有了进展。他创造了吞雷符。他想过很多种能随身携带的装配吞雷符避雷的装置。但是都因为天雷不断的猛烈轰击而土崩瓦解。

    最后,他发现只有一样东西能扛住天雷的轰炸他自己。

    为了活命,他忍痛剃光了自己满头的秀发,在头顶上刺了东南西北四方吞雷符。